[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主页]->[]->[]->[郭痞“消失”引发的“蚁穴”动荡]
人生百态
《乔奇不哭》
·前言
·第1----第5章
·第6----第11章
·第12---第20章
·第21---第26章
·第27---第30章
·第31---第35章
《情断西藏》
·《情断西藏》第一部分
·《情断西藏》第二部分
·《情断西藏》第三部分
·《人生》第一章
·《人生》第二章
·《人生》第三章
·郭痞“消失”引发的“蚁穴”动荡
·《人生》第四章
·《人生》第五章
·“喜马拉雅”—精神病人的国度
·老郭“大骗局”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郭痞“消失”引发的“蚁穴”动荡

   
   子曰:“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由此可见,只有以人内在的品格和外显的文饰共同作用,相辅相成方能成就“君子”——即文采与质朴兼具,辞藻与品德齐美。不幸的是,今君子少见,而小人横行。今天的“幕后玩家”郭痞,就是擅长玩弄语言、文字来引诱小蚂蚁的猎手。但缘何郭痞面目暴露后仍有蚂蚁追捧?今天我们就来梳理一下小蚂蚁对郭痞的“斯德哥尔摩症”。
   初乐园——“民主法治”郭痞 无知单纯小蚂蚁
   “多年经营尽茫茫,不思量,自难忘。潜逃海外,直播编料狂。民主法治纵不识,借大嘴,钓痴郎。”蚂蚁帮和郭痞之间的这段孽缘从郭痞远渡重洋开始持续了两年有余,然而郭痞所谓的“爆料革命”根本没有进入美政圈和海外主流媒体的视线,更像是一出自导自演、自娱自乐的滑稽戏,丝毫不具备政治上的价值。却不想,郭痞的“爆料革命”在社交平台上闯出了新天地,吸引到了一批粉丝——蚂蚁帮。起初的蚂蚁帮大多数还只是停留在为郭痞摇旗助威的份上,不可否认其中混杂了不少郭痞用金钱换来的“死忠”,但确实存在一定数量的小蚂蚁,是被郭痞口中所说的“自由民主法治”的口号吸引来的。这些小蚂蚁大部分心思简单,被郭痞富有表演力的直播一煽动,就傻乎乎地跳到圈套里了,成为了蚂蚁帮最底层也最庞大的“工蚁”。郭痞卖力地展现着自己的表演力,将自己塑造成一个民主斗士,用语言和文字编造一出出好戏,专为单纯小蚂蚁打造了一个充满希望的理想国。
   失乐园——机关算尽太聪明 众叛亲离路茫茫


   
   “夜来幽梦忽还乡,人犹在,屋满仓。好梦终醒,无处话凄凉。料得往后老来处,高墙下,小铁窗。”
   郭痞这几年来只做了两件事,一是肆意抹黑攻击CCP,假想了一个“豺狼政府”,以爆料刺激的虚假信息来吸引无脑小蚂蚁点赞、追捧。二是借机敛财,以各种基金的名义肥自己的腰包。虽然在郭痞的诱骗下出现了蚂蚁帮,但建立在谎言上的“乌托邦”必将破产,紧接其后的就是质疑和出走。2018年可谓是郭痞的煎熬之年,随着郭痞的经济情况越发拮据,一大批“以金换心”的能臣干将相继出走,更不乏与其反目成仇、对簿公堂的蚂蚁帮元老。而损失了大批“兵蚁”的蚂蚁帮战斗力明显下降,仅靠路德、魏丽红这寥寥几名大将,根本不足以支撑所谓的“喜马拉雅计划”,这使得胡编乱造的“爆料革命”难以为继。固然郭痞千辛万苦地炒作所谓的“王健之死发布会”“郭痞看春晚”等一系列活动,但人们却早已看穿了他的真面目,小蚂蚁们或认清现实,黯然出走,或迷茫无措,暗做打算。料郭痞机关算尽,终究落个众叛亲离的下场。
   复乐园——假作真时真亦假 欺海无涯苦做舟
   2018已经翻篇,郭痞的面目却愈发贪婪,可以说郭痞现在拥有的一切“群众基础”都是建立在谎言上的。尤其是在最近的直播中,料想是因为捐款者寥寥无几,蚂蚁帮分崩离析,郭痞已经开始自乱阵脚,自爆“十亿欧元假发票”、狂晒真假难辨的捐款单、晒孝心装消失又借“王雁平”“媒体组”等名义在线发帖,种种迹象都表现了郭痞的外强中干。夜里走多了会见鬼,谎话说多了会露馅,郭痞在2019年的多次直播都在推翻自己过去所说的话,直言“没有捐不出的钱”“不想捐别说不能捐”,甚至在评论中怂恿“伟大战友”为了捐钱可以不顾生命安全,可见郭痞是行到水穷处,要榨干小蚂蚁的血汗钱了。仍留在蚂蚁帮的小蚂蚁也是上了贼船,进退两难,在郭痞这条不归路上左右为难,既不肯相信自己受骗,也是舍不得自己前期大量投入的精力、金钱,但面对着咄咄逼人、气势汹汹的“讨债鬼”郭痞,也只能咬紧牙关,假作真时真亦假,欺海无涯苦作舟了。
   “但见郭痞,以文饰馋心。诱来小蚂蚁,臭名共远播。”郭痞人不如其名,反以文饰非,以钱为贵,小蚂蚁或受其蛊惑,或受其利诱,但郭痞现已图穷匕见,蚂蚁帮诸君应当好自为之。
   

此文于2019年03月24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