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改變歷史的珍寶島事件]
悠悠南山下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七)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八)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九)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十)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十一)
·中國援越抗美(1964年-1965年)
·卅五年後越南人對越戰的認識
· 兩大國握手,越戰便結束?
【 越戰:紀念巴黎協議四十週年專輯 】
·越戰:驚恐的聖誕時節已是四十年
·昔日的光環不可使經濟轉好
·河內重溫抗美勝利
·越戰時期和現今的越中蘇關係
·究竟河內擊落多少架B-52型美機?
·可怕的尼克松遺產
·安全逃遁之距離:1973年巴黎協議的醜陋真相
·巴黎協議:黎筍的失敗
·巴黎和談之歷程
·巴黎和談之歷程(續完)
< 紀念越戰結束四十週年文章 >
·四月三十日的代價
·四十年後的越南還存有幾分共產?
·“不要幻想美國保護”
·也許你不知道的越戰(資料)
·為何美國在越南失敗?
·美國最新越戰紀錄片:《在越南最後的日子》
·前南越總統阮文紹訪談錄:和平的墓地
·美國在越戰如何戰敗?
3.第一次印度支那衝突 ( 法越戰爭 1945 - 1954 )
·中國與奠邊府戰役 --- 武元甲回憶錄中的記載
·中國軍事顧問在奠邊府 ( 1950—1953 )
·引向日內瓦之路
·日內瓦會議之演變
·印度支那戰爭大事記 ( 1946 – 1954 )
·美國對印度支那戰爭之態度
·美國試圖在印度支那移植“朝鮮模式”
·奠邊府戰役以及其他視頻選輯
·讀《1946年之越南:戰爭是如何開始的》
·關於《中國援越抗法軍事顧問團史實》所引起的爭議
·越南軍隊自從奠邊府後之轉變
·美國在奠邊府戰役中做了甚麼?
·奠邊府戰役中的德國士兵
· 1954年日內瓦協議的歷史教訓
·日內瓦會議留下什麼教訓?
【 越南縱橫 】
1.越共政務人物探討
·山姆大叔與胡伯伯初次“擁抱”
·前越南共產黨領袖呼籲民族和解
·對越共歷屆黨大會回顧與評述
·評析越共黨第十次大會前後越南的情況
·“ 共產黨視甚麼亦是反動的 ”
·越共十屆黨大會政治報告作了甚麼改變 ?
·一黨專制下越南國會的活動
·重探究前越共總書記黎筍的歷史角色與影響
·胡志明的妻妾情人們
·越共推出 “ 親民, 民主對話 ” 新招
·北越土改運動图片
·五十年前北越土改革命運動
·關於胡志明在廣州被捕之事
·胡志明曾欲娶廣东姑娘為妻
·越南的斯大林派和托派
·《胡志明:消失的歲月》作者訪錄記
·越共“路線的改變比人事的變動更重要”
·前越共總書記私宅“曝光”(圖輯)
·越共召開六中全會外界關注高層內鬥
·越共第六次中央會議進入高潮
·“不許中國干涉黨內的事務”
·黃文歡和1979年後越共之清黨
·也談黃文歡事件以及“後事”
· 越共面臨體制危機
·武元甲---越南獨立的英雄(圖)
·武元甲:鮮為人知的往事
·武元甲對越南的意義何在?
·我所認識的武元甲將軍
·武元甲將軍---反對戰爭的人
·越南多名老黨員致黨中央公開信(全文)
·越南退休將領要求公布中越成都會議細節
·廿名前越南軍官致國家和政府領導人建議信(全文)
·河內舉辦“土改”展覽但遭暫關閉(圖)
·越南土地改革回顧
·從“反黨修正主義集團案”至攻打南方
·越共黨代表大會推延皆因仍分歧?
·越南國會間接確認“接受獨立工會”?
·越共民族政策歷史:革命歷程中之民族性問題
·歷史的真相何在:《獄中日記》?
·意識形態在越南共產革命運動中所扮演的角色
·1975年4月後,曾有兩個越南同時申請加入聯合國
2.時事動態與析評
·越南 --- 亞洲的小龍在飛騰
·越南立國六十年後的經濟
·越南經濟發展的存在問題
·“ 雅加達郵報 ” 社論﹕ 越南六十年來
·越南著名民運人士黃明政在美發表政見
·越南國內民運人士黃明政於哈佛大學的演詞
·越南民主道路新突破
·廿年越南經濟改革的原因與回顧
·越南民主漫長路 --- 一個政異人士的見解
·對越南經濟的評估和建議
·越南特赦近千犯人
·越南 --- 一顆冉昇之星!
·越南共產黨內保守派佔上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改變歷史的珍寶島事件

   

作者:SERGEY RADCHENKO

   
   紐約時報
   


   2019年3月4日
   
   改變歷史的珍寶島事件

   1972年,毛澤東(左)與尼克森總統在中國會面。 ASSOCIATED PRESS
   
   
   俄羅斯和中國在遠東的界河烏蘇裡江靠近中國一側,曾經有一座無人居住的小島。之所以說「曾經」,是因為它後來開始和中國這一側連接起來,結果就成了一次有地理諷刺意味的挑釁。但在1969年那個動盪的春天,這個在俄羅斯叫達曼斯基島(Damansky)、在中國叫珍寶島的小島成為了一個舞台,上演了一場改變遊戲規則的衝突。
   
   正是在這個小島上,那一年的3月2日,中國人通過伏擊殺死了31名蘇聯邊防軍。這個大膽的挑釁之舉,是為了阻止蘇聯入侵中國,在它於1968年8月入侵捷克斯洛伐克之後,這似乎太有可能發生了。
   兩周後,烽火再起。蘇聯部署坦克,並用BM-21火箭轟炸中方陣地,(據他們估計)擊斃多達1000名中國士兵。經過幾個月令人不安的平靜之後,8月13日又爆發了一場小規模衝突,這次是在中蘇邊境的西段,也就是現在的新疆境內。21名中國人和2名蘇聯人在衝突中喪生。
   
   雙方出現軍事衝突並不完全令人意外。在此前的10年時間裡,這兩個共產主義巨人之間的關係一直都很緊張,雙方都指責對方背叛了馬克思主義。意識型態之爭掩蓋了一個更為根本性的分歧:毛澤東不願在共產主義世界嚴格的等級制度中屈從於蘇聯。蘇聯領導人指責毛是「大國沙文主義」,而沒有意識到這個標籤同樣也很適合他們自己。
   
   至少在1969年之前,蘇聯和中國一直對動武採取克制的態度。這時,莫斯科開始考慮採取更嚴厲的報復措施,甚至考慮對這個前盟友發動先制核打擊——並通過駐華盛頓的蘇聯外交官試探美國對這個想法的反應。
   
   隨著緊張局勢的失控,毛澤東召集一群高級將領研究中國該如何應對這場危機。這個群體的領導者陳毅元帥得出了一個非正統的結論:面對北方這個死敵,在經過20年的互不承認和深深的敵意後,中國別無選擇,只能考慮與美國修好。
   
   經過兩年的祕密接觸,中國實現了這個目標——這是相當快的,畢竟毛要做的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接受備受撻伐的帝國主義世界領導人。1970年12月,毛要求他的傳記作者、有左翼傾向的記者埃德加·斯諾(Edgar Snow)向理查德·尼克森(Richard Nixon)轉達訪問北京的邀請。對尼克森絕無好感的斯諾大吃一驚。「好!尼克森好!」毛澤東反覆地說。「世界第一個好人!」
   
   這位中國領導人隨後將他與斯諾的談話記錄發給下級黨組織討論和辯論。討論的記錄顯示,即便是最聽黨的話的人,也對主席的立場感到目瞪口呆,許多人都想知道,為什麼毛澤東會把「反動的」尼克森稱為「世界第一個好人」,以及中國為什麼對美國這麼忍讓,卻不能跟蘇聯搞好關係。
   
   普通黨員不理解主席的全球戰略,也不理解他對蘇聯長期以來的恐懼。他多次將蘇聯比作納粹德國,認為美國人和西歐人在莫斯科的擴張主義面前都很軟弱。
   
   毛澤東現在提議建立一條反對蘇聯的統一戰線——他稱之為一條橫線。這條線讓美國、日本、中國、巴基斯坦、伊朗、土耳其和西歐結成准聯盟,旨在挫敗莫斯科的全球野心。尼克森1972年2月對北京的歷史性訪問符合這一設想。
   
   中國的一些盟友(儘管不是全部)讚賞毛澤東的戰略。朝鮮領導人金日成認為尼克森訪問北京是明智之舉。「中國不是去找他們,」他對毛澤東說。「這是一個很大的勝利。你們的勝利就是我們共同的勝利,應該慶祝嘛。」
   
   對毛澤東來說,重要的是尼克森認識到中國在對抗蘇聯的冷戰中是不可或缺的。他認為,比起中國需要美國,美國更需要中國。或者,正如1975年中國高級領導人耿飈在一次內部會議上所說,「美帝也利用我們和蘇修的矛盾,對付蘇修,他們想利用我們利用不上。我們可以利用他。」
   
   蘇聯領導人聽說尼克森訪問北京的消息後大為震驚。長期以來,他們一直懷疑中國人在兩面討好,但他們沒想到毛澤東會耍這樣的花招。作為回應,蘇聯總書記列昂尼德·勃列日涅夫(Leonid Brezhnev)試圖解凍因美國在越南的戰爭而陷入緊張的蘇美關係。他在1972年5月邀請尼克森訪問莫斯科,然後在1973年6月訪問美國,在兩個冷戰對手之間培育一種和解的氣氛。
   
   勃列日涅夫竭盡全力勸說尼克森相信,中國人不是什麼好夥伴。他在加州的聖克萊門特對尼克森說,中國人的特點是「野蠻、不忠誠、虛偽」。他們「背信棄義、心懷叵測」,「不誠實」,「特別狡猾、兩面三刀」。美國人需要與蘇聯人合作,而不是討好中國人。「我想和你私下談談——沒有其他人,沒有筆記。」1973年5月,他對尼克森的國家安全顧問亨利·季辛吉(Henry Kissinger)說。
   
   「你看,你們可以成為我們的合作夥伴,你們和我們共同管理世界。」
   
   尼克森和季辛吉並不買賬。他們現在可以在俄國人和中國人之間挑撥離間。那個時候,美蘇關係和美中關係都比蘇中關係好得多。兩國都向美國求助,這給了尼克森相當大的優勢。
   
   1972年春天,這種優勢顯現出來,尼克森短暫地升級了越南戰爭,河內的兩個最重要的盟友只做出了無力的回應。美國處於有利的位置,特別是在1969年的邊境戰爭之後,那場戰爭表明北京和莫斯科是多麼害怕對方。
   
   然而,這個遊戲只在恐懼存在的情況下才有效。經過十年的緊張關係,中國和蘇聯開始重新考慮兩國關係。隨著米哈伊爾·戈巴契夫(Mikhail Gorbachev)1989年5月訪問北京,兩國關係實現了正常化。近年來,在習近平和弗拉基米爾·普丁(Vladimir Putin)領導下,中俄關係變得密切了得多。遺留的邊境問題在2004年得到解決。在珍寶島/達曼斯基衝突50週年之際,這場將中俄推向核戰爭邊緣的對峙只剩下模糊的記憶。
   
   俄羅斯可能不再是一個共產主義國家,冷戰可能已經結束,中國現在可能是一個經濟強國,但是舊有的北京-莫斯科-華盛頓三角關係仍然存在。中國和俄羅斯目前還沒有成為盟友,兩國關係中存在著揮之不去的不信任感,莫斯科對中國日益增長的經濟影響力的擔憂,更是加劇了這種不信任。但普丁和習近平認識到,糟糕的中俄關係只會讓美國受益,他們正在努力避免讓自己處於戰略劣勢。從這個意義上說,雙方都吸取了1969年的教訓。
   
   但是,美國的政策制定者們又學到了什麼?1969年,尼克森和季辛吉的行為符合一句中國老話:「坐山觀虎鬥。」
   
   50年後,美國的戰略家們正從山頂上爬下來,在自己的地盤上親自和所有老虎搏鬥。中國沒有用來描述這種行為的諺語,也許是因為這不是什麼切實可行的戰略。
   
   如果說三角外交是一種遊戲,那麼美國已經忘記怎麼玩了。
   
   
   Sergey Radchenko是卡迪夫大學國際關係學教授,歡迎在Twitter上關注他 @DrRadchenko。
   
   翻譯:晉其角、杜然
(2019/03/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