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主页]->[]->[]->[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五)]
孟泳新
·对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批判和中国民主运动之思想基础
·张君劢是民国以来最值得纪念的人
·还原民盟成立的历史真相 一一与章诒和 、黄方毅等人商榷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一)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二)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三)
·张君劢=民主──为纪念张君劢诞辰一百三十年而作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四)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七)
·王沪宁居然也会犯低级错误\王公权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五)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六)
·《二零一八宣言》
·《二零一八宣言》附文
·《质疑中共的解放战争的开战时间》
·《必须彻底否定毛泽东》
·评判解放战争的历史意义的重要性与难度所在
·必须批判毛泽东的“正义”战争观
·向鲍彤致敬
·《二零一八宣言》的《八问》
·严家祺思维方式表象的剖析
·必须批判胡适的科学主义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一)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二)
·金庸:武侠巨人 政治小人
·说说中国海外民主运动的三件怪事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三)
·从法制史的角度来分析中国法律现况
·是“没有一战,何来五四?”还是“没有宣战,何来五四?”
·发动“解放战争”的毛泽东与发动“靖难之役”的朱棣
·对中国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百年各种历史认识观的简略评议
·黎鸣算不算是中国民主运动力量?
·认清毛泽东的“正义”战争观的错误所在
·有感于“敢为天下先”
·张君劢:诚不愿吾六万万同胞随苏联而殉葬也
· 敦促胡平、章立凡先生尽快树立罪错思辩方式
·对胡平《镇反运动小议》一文的解析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四)一树立罪错思辩这第二种思辩方式是一个关键
·高力克:徐志摩与胡适的苏俄之争
·向大家推荐张君劢《胡适思想界路线评论》(一)
·孟泳新/向大家推荐张君劢《胡适思想界路线评论》(二)
·向大家推荐张君劢《胡适思想界路线评论》(三)
·中国近现代史观之对决(第一部分)(一)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二)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三)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四)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五)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六)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七)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八)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九)
·孟泳新给陈奎德的两封信
·黃鶴昇《康德哲学给我们的启示》
·中国近现代史观之对决(第二部分)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一)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二)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三)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四)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五)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六)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六)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六)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七)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八)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九)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十)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十一)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一)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二)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三)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三)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四)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四)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五)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六)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七)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八)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九)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十)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十)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十)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十一)
·孟泳新博士《严家祺联邦制运动的终结》(上)
·孟泳新博士《严家祺联邦制运动的终结》(下)
·孟泳新博士《严家祺联邦制运动的终结》(下)
·五分钟法哲学拉德布鲁赫
·留德学者孟泳新博士《香港反恶法运动必定会载入史册!》
·第二部分 质疑余英时欧阳哲生新文化运动“论”史观(一)
·质疑余英时欧阳哲生新文化运动“论”史观(二)
·质疑余英时欧阳哲生新文化运动“论”史观(三)
·质疑余英时欧阳哲生新文化运动“论”史观(四)
·质疑余英时欧阳哲生新文化运动“论”史观(五)
·质疑余英时欧阳哲生新文化运动“论”史观(六)
·质疑余英时欧阳哲生新文化运动“论”史观(七)
·质疑余英时欧阳哲生新文化运动“论”史观(八)
·质疑余英时欧阳哲生新文化运动“论”史观(九)
·质疑余英时欧阳哲生新文化运动“论”史观(十)
·质疑余英时欧阳哲生新文化运动“论”史观(十一)
·质疑余英时欧阳哲生新文化运动“论”史观(十二)
·质疑余英时欧阳哲生新文化运动“论”史观(十三)
·质疑余英时欧阳哲生新文化运动“论”史观(十四)
·质疑余英时欧阳哲生新文化运动“论”史观(十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五)

七,神话历史的编织的可能
   
   1,对问题史学的解释
   
   在第六节中有这样的三段话,加上了【下面要有评议】的字样。第一段就是,但如上述第三种,根据某一问题来研究历史,实不是最理想的。例如有人提出一问题:“中国何以会有共产党?”若循此作研究,经过一番推溯,在中华民国政府成立以前,中国并无共产党,而且在百多年前,此世界亦尚无马克思其人。【下面要有评议】

   
   这里提出了一个问题史学这一概念。其我已经在第二节中作了解释。我正好与钱穆的意见相反,我就是很早就思考了,共产党在中国的这一重要问题,不仅有“中国何以会有共产党?”还有自己给自己设题,研究过共产党马列主义能在中国扎根,对中国有哪些有益之处,有哪些不利之处,是哪些事件使得共产党的观念能被许多人所迷信?一直到对个案(如邓拓等人)怎样从一个知识青年变为共产党负责宣传的高级干部,有哪些经历使其如此的,毛病又出于何处?特别是,正值五四运动百年纪念即将到来之际,我们就更要好好地思考,共产主义是怎样在中国传播开来的?特别要在这样的视野维度下研究新文化运动在中国大历史中起了什么样作用?也就是讲,有什么样的意义?由于本系列文章主要是取这二种不同的中国近现代史观作为对决的对手,一个是袁伟时为代表的中国近现代史观,另一个是余英时为代表的中国近现代史观。这二派中国近现代史观的分歧则是对共产主义马列主义的定性上,具体地讲,余英时为代表的中国近现代史观,大概谁都很难认定,余英时,包括陈奎德,胡平,严家祺,李慎之,李锐,(因为谁都很难认定,其从属于他的阵营的呢还是从属于他的同盟军?只有他们自己心中明白。)是怎样认识,共产主义马列主义是不是邪恶这个问题的?我们就得在这样的一个历史认识的假设前题下来讨论,一方面,由各个小事件出发分析大事件,再由各大事件出发来分析更大的事件,另一方面,由大事件出发分析小事件,另外我还常常混合同时并用此二法,这样可得出,胡适发动的新文化运动,及其各项具体分项事件,(如打倒孔家店,新文化,科学与玄学之争等等)对共产主义马列主义在中国的传播开来起了什么作用?有什么意义?袁伟时为代表的中国近现代史观,大概是认定早期的马克思主义或者晚期马克思主义是正确的结论,就在这样的一个历史前提下,我们来讨论,陈独秀发动的新文化运动的各项具体分项(打倒孔家店,新文化,科学与玄学之争等等)对共产主义马列主义在中国的传播开来起了什么作用?有什么意义?当然这些问题,我们无法在这一系列文章中全都解决了。但我们把重点放在,他们的问题出在何处?这样的话,只要理解了我们的意见,学会方法,就会自己去思考鉴别了。
   
   2,关于当代人书写当代史的问题
   
   第二段就是,写历史有两种分别。一种是随时增新地写。例如中华民国开国后,我们就该添写一部中华民国史。这也不必定由一人写,尽可由许多人同时来写。又如在此期间,有许多大事,亦该分别写。如国民革命军北伐,如对日抗战,这些大事件,都可分头写。在一个时代,必须有了一本本的小历史,才可由后人来汇集成一部大历史。现在大家都束手不写,将来变成一笔糊涂账,试问叫后人再如何下笔。所以历史该随着时代而增写。譬如过去有十七史、二十四史,接着加上《清史》,就成二十五史。有三通,又有九通、十通,但不能说中国历史即止于此,以下便断了。诸位研究历史,最大责任,就在此增写新史上,如此才好让这部通史直通下去。【下面要有评议】
   
   这里又回到了前几年国内热议过了的问题,当代人书写当代史的问题,记得讨论还很热烈,一派讲,可以,一派讲,不行。最后无终而了。事后,我看了一些有关的文章。我认为,一是没有设置一个仲裁委员会,讨论争论必然结果是无终而了,不了了之。二是为了要使讨论有个结果,使得每个参与者都能有所提高,必须将此论题改为新的论题,当代人书写当代史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极容易犯什么样错误?或者改为,更大些的,书写出来的什么样的通史只能是某个党的宣传品,而不能真正成为未来历史意义上的通史,更直白的,怎样防止秽史或者叫神话历史的出现?
   
   3,神话历史的编织可能性的讨论
   
   为了要了解当代人书写当代史的问题和神话历史的问题,在这里我想给大家推荐文学平的一篇文章,《历史认知的路径及其限度一一读《历史三调:作为事件、经历和神话的义和团》》。文学平,1973年生,2006年9月至2009年6月,复旦大学哲学学院外国哲学专业学习,获哲学博士学位 现西南政法大学教授,从事马克思主义哲学与现代西方哲学研究。他的这篇文章上是以读柯文(美国教授 1934- )《历史三调:作为事件、经历和神话的义和团》(1997年)一书的读书感出发写成的书籍评论型文章。
   
   文学平博士介绍了柯文的历史认知的三个路径,作为经历的历史认知的路径,历史学家式的认知路径(作为事件的历史认知路径),作为神话的历史认知路径。
   
   1)作为经历的历史认知的路径
   
   作为经历的历史认知的路径就是指历史事件的参与者或亲历者通过对历史过程的直接参与以感官体验认知历史的方法。也就是当代人书写当代史,和钱穆要求的那种随时增写新的那种历史书写者认知历史的方法。
   
   历史事件的参与者(亲历者),通过他对历史演历过程的直接参与,和通过他本人直接的感官体验、情感投入、意志决策,来认知历史。历史事件可谓“每个参与者个人经历的综合体”,我们讲的历史事件一般而言,都有上千上万,像文化大革命有达上亿人参加之,也就是说,文化大革命是上亿人中的“每个参与者个人经历的综合体”。
   
   身处历史事件演历过程中个人,到这中间,不可避免地首先面临的是历史事件未来走向的不确定性、未知性、可变性。“历史事件的直接参与者预料不到、也无从把握事态的未来走向,这可从三个层面来看:从最直接的意义上讲,是他们个人的命运;从宽泛的意义上讲,是他们正在参与历史事件的结局;从更宽泛的意义上讲,是仍在不断发展的能够重新确定以前发生之事的意义的未来事态。”未来的不确定性还必然导致个人目的和行动的多样性。作为经历的历史具有,意识的盲目性,目的和行动的多样性,解释的人格相对性,个人经历连续性等特征。 故此,文学平博士得出这样的推论,单一目的的宏大叙事只能是神话。
   容我在这里对文学平的此一论证作一简单解释。上亿人参加了文革,每个人的体验全都不一样,有毛泽东,刘少奇,林彪,四人帮,邓小平,等等,你是以毛泽东的体验来写文革,还是以刘少奇的体验来写文革,等等,那就相互间存在巨大差异,你若以任何一派一般性的体验,也是无法真实地反映出文革。但历史又偏偏要求人们写出文革史,北伐史,历史来,那历史是如何回应的呢。在大多数的情况下是以成功者的目的来书写,如对文革,以邓小平派方式来作宏大叙事,对北伐战争,以国民党方式来作宏大叙事。那只能是神话,这就是结论。
   
   当我们面对突然而多样的历史事态时我们必然已有自己的理解和解释,然而解释又因自己理解的前结构之不同而各异。因此解释就注定具有人格的相对性。故此,文学平得出这样的推论,这样对历史事件的单一解释也等于对历史的神话化。
   因此,直接参与者的实际经历对整个历史事件而言是零散的、不全面的。个人的经历相对于历史事件演变过程是呈现出片段性,使得作为经历的历史是破碎的、零散的、不完整的。因此,从历史参与者的经历来认知历史,历史至多是纷繁杂陈的真实经历的聚合体。
   
   2)历史学家式的认知路径(作为事件的历史认知路)
   
   “历史事件的直接参与者不知道事态发展的最终结果是什么,而历史学家是知道的。实际上,重塑历史的过程普遍是以已知的结果为起始点,接下来就是解释为什么会产生这一结果。因而,虽然历史学家的‘作品’(他或她写的史学著作)通常始于过去的某一时刻,然后往下推,而历史学家的要‘意识’则始于其后的某一时刻,然后往上推。正如埃尔顿指出的历史学家成功的秘密‘在于事后认知和回推立论’”。
   
   “历史学家以理解和解释历史探求历史真相为目的,对过去进行重塑。历史学家的目标不仅要解释历史事件本身,而且要解释它与之前和之后的历史进程的联系。历史学家重塑的历史沟通起来,把历史与现实沟通起来,以形成发生、发展、结束等各阶段完整演历的历史事件的整体。‘历史学家是现实与历史之间的调解人’,他本着十分诚实的求真精神,在现在与过去之间来回游走。”
   
   “历史学家在重塑历史的过程中比直接参与者拥有更多和更全面的证据。历史事件结果的确定性、历史认知者视野的广阔性和超时空性使得历史学家可以自由地运用先天的知性范畴,把凌乱的复杂的和不明晰的实际经历条理化、明晰化,尤其是对因果范畴的运用使得在先的事件成为在后的事件的原因。当然,应用知性范畴整理作为经历的历史,使得杂乱无章的历史经现具有了可理解性、条理性和明晰性。……
   
   但是,历史解释(或曰历史描写)绝不可能离开知性范畴的应用,知性范畴的应用必然是对感性杂多的超越,对感性杂多的超越必然要遮蔽一部分感性真实,这是历史解释的命定。”
   
   当然,严谨的历史学家式的认知方式是要对历史意义的赋予保持相当程度的谨慎的。历史学家最重视的是根据知识层面的确定性而非感觉层面的确当性来勾勒历史画卷。作为人类的一分子,历史学家也有与其他人完全相同的情感需求,但是作为历史学家,他们在理解和解释历史时,必须有意识地遵奉(在实践中从未完全实现过)社会公认的关于准确性和真实性的强制标准。正是这种责任和义务使他们成了历史学家。如果他们的意义赋予工作超越了按照公认的一系列职业准则去理解和解释过去发生之事的目标,他们就等于放弃了作为历史学家职责,走向了神话化的路径。历史学家式的历史认知方式所要求的知识层面的确当性,其实质是要求运用各种历史证据,以探求历史之真实为目标,使有关历史事件的信念与其相当的证据适成比例。通过知性范畴的运用而被知识化的历史事实被条理化,理论化和简化的过程,如果这个过程不能严格建立在证据和逻辑的基础上,那么历史事件的神话化就不可避免。
   
   3)作为神话的历史认知路径
   
   作为神话的历史认知路径是以过去为载体而对现在进行一种特殊解读,从现实需要的角度而非再现真相的角度来认知历史,把具体的历史事件或其某一方面嵌入进历史的宏大叙事,这种叙事往往指向某个宏伟的目标或神圣动机,这就是作为神话的历史认知路径。作为神话的历史认知路径在人们的历史认知过程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因为,作为神话化的认知路径往往能得出简单明确而且符合情感需要的历史结论,一旦这种结论被镶嵌在人的脑海中,人们就会相信自己认可的真相,即使历史真实与被相信的真实不同,被修改的反而是历史的真实,从而使得被相信的真实成为牢固的意识形态。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