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孟泳新
[主页]->[百家争鸣]->[孟泳新]->[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二)]
孟泳新
·民主中国宪法设计
·质疑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一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
·二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
·三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 (上)
·三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上〕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中〕
·建立张君劢纪念馆,这是我的最大的心愿
·张君劢是战犯吗?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1〕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2〕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3)
·《解放战争是非正义的》之一
·价值评判从镇压历史反革命运动上溯到解放战争
·《解放战争是非正义的》之二
·张君劢是战犯吗?
·斯大林的成功致毛政策“一边倒”
·揭秘民盟历史:张君劢与民盟的诞生
·张君劢是中国民主政团同盟创建第一人
·孟泳新给中国民主同盟的一封信
·论价值评判和必须彻底否定镇压历史反革命运动
·张君劢VS胡适
·张君劢辩证唯物主义驳论
·科玄论战的谁胜谁败
·张君劢为什么会同意民社党参加国大?
·必须重审《薄一波等六十一人叛徒案》以及再次发表的原因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之四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之五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之六
·“怀疑一切,打倒一切”,错在何处?(上)
·胡适要打倒孔家店,铁证如山
·学术研究和中国民主运动
·正义战争理论在当代海内外研究的文献评述
·批判列宁的“民族自决权”理论和我对民主宪法的三点建议
·列宁联邦制理论的必然之路就是全国解体
·列宁联邦制理论和中共的民族政策演变及现况
·联邦制和梁启超张君劢宪政思想在中国宪政思想史上的地位
·中国联邦制与孙中山蒋介石之民族主义(上)
·中国联邦制与孙中山蒋介石之民族主义(中)
·中国联邦制与孙中山蒋介石之民族主义(下)
·谈当代中国民族问题演变及未来民主宪法走向
· 欧盟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必须捆绑人权条件
·为什么同样的联邦制让苏联等国家走向深渊?
·对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批判和中国民主运动之思想基础
·张君劢是民国以来最值得纪念的人
·还原民盟成立的历史真相 一一与章诒和 、黄方毅等人商榷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一)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二)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三)
·张君劢=民主──为纪念张君劢诞辰一百三十年而作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四)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七)
·王沪宁居然也会犯低级错误\王公权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五)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六)
·《二零一八宣言》
·《二零一八宣言》附文
·《质疑中共的解放战争的开战时间》
·《必须彻底否定毛泽东》
·评判解放战争的历史意义的重要性与难度所在
·必须批判毛泽东的“正义”战争观
·向鲍彤致敬
·《二零一八宣言》的《八问》
·严家祺思维方式表象的剖析
·必须批判胡适的科学主义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一)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二)
·金庸:武侠巨人 政治小人
·说说中国海外民主运动的三件怪事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三)
·从法制史的角度来分析中国法律现况
·是“没有一战,何来五四?”还是“没有宣战,何来五四?”
·发动“解放战争”的毛泽东与发动“靖难之役”的朱棣
·对中国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百年各种历史认识观的简略评议
·黎鸣算不算是中国民主运动力量?
·认清毛泽东的“正义”战争观的错误所在
·有感于“敢为天下先”
·张君劢:诚不愿吾六万万同胞随苏联而殉葬也
· 敦促胡平、章立凡先生尽快树立罪错思辩方式
·对胡平《镇反运动小议》一文的解析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四)一树立罪错思辩这第二种思辩方式是一个关键
·高力克:徐志摩与胡适的苏俄之争
·向大家推荐张君劢《胡适思想界路线评论》(一)
·孟泳新/向大家推荐张君劢《胡适思想界路线评论》(二)
·向大家推荐张君劢《胡适思想界路线评论》(三)
·中国近现代史观之对决(第一部分)(一)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二)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三)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四)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五)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六)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七)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八)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九)
·孟泳新给陈奎德的两封信
·黃鶴昇《康德哲学给我们的启示》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二)

   
   四,历史学家的主要工作一一史料鉴别
   
   1,每一个中国人都必需要彻底地、清清楚楚地搞通的历史问题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问题呢,在说它是什么之前,先说一说,为什么它是必需彻底地、清清楚楚地搞通的历史问题呢?简单地说,因为它对中国历史走向是极其重要的课题。现在,谁都知道,在中国人心中最热门的一个词叫改革开放。但几乎没有一个中国人去探求一连串这样的问题串,现代中国为什么会关门锁国?是从什么时侯开始关门锁国的?说实话,它连带了中国现近代史的最主要历史走向的核心。锁国,指关闭国家,不与外国来往。但前几年我就这一问题查阅了一下,结果尽是些讲,从明代开始中国就关门锁国了,从清朝开始中国就关门锁国了。最近又查了查,几乎还是这些结果。去年圣诞节来临之际,在中国大陆中共掀起了抵制圣诞节的运动。甚至在民运的网站上也跟着讲什么,“欧洲文艺复兴、第一次工业革命时代,我们闭关锁国;二战后,我们大跃进勒紧裤腰带、三年饥荒、十年浩劫;……”,大喊起“中国又要第二次闭关锁国了”。这说明,共产党真理部以及民运的一些人都有意或无意地掩盖或忽略了历史研究的工作和功能。
   
   其实,闭关锁国是在1949年毛泽东宣布一边倒时就决定了的,之后有抗美援朝,等等,那么若要问,为什么毛泽东会宣布一边倒的呢……寻求其原因的一系列的疑问,这是第一方面的问题。我2012年在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1〕有这样的一段话,“中国所谓的改革的最最主要的任务应该是去斯大林化、去毛泽东化。中共的诞生与壮大、中共的夺权战争、中共建国、人大的编制、中共的宪法、中共的民主集中制、等等都是依据了斯大林的指令在中国推行的、都是飘荡着斯大林的灵魂,流荡着斯大林的血液,遗传着斯大林的基因,直到今天中共与普京搞的上海合作组织那只是斯大林主义的一个翻版而己,肃清斯大林的余毒是任何人无法抗拒的历史潮流”。至于若要问我,为什么如此说?这是第二方面的问题。目前,出现的美中贸易战的根本原因,中国加入WTO已过十五年,美国为何拒绝承认中国的自由贸易国地位,谁对谁错?等等的问题,怎么看?这是第三方面的问题。究竟如何看待这三方面问题,是否有一主线条串通其中,这主线条是什么,那就请看《中国近现代史观之对决》(第二部分)中的一个核心证据,你就全明白了。
   
   2,史料鉴别
   
   我在《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四)中简单地介绍了“兰克学派”。“兰克学派”有一个特征讲,历史应该“如实直书,必须要有可靠的依据,因此特别强调原始资料的重要性。他们十分重视回忆录、日记、信件、档案和当时人的原始陈述,其余资料只有当它们是从上述类型的材料中直接引述的或是与这些材料价值相当时才被引用。”史料,就是历史资料,也就是通过一定的文字、实物、口碑反映人类生活、斗争的业迹所遗留下来的原始记录。没有史实的记录,就没有历史的研究。确定、证实历史事实的依据则是历史资料。
   
   “历史学家们研究的起点……就是要区分确凿的事实与凭空虚构、区分基于证据及服从于证据的历史论述与那些空穴来风、信口开河的历史论述。”(参见埃里克.霍布斯鲍姆,史学家一历史神话的终结者(M)马俊亚、郭英剑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02)这句话讲,历史学家对于历史资料,史料的首要任务是对历史资料或史料、广泛的各类原始记录进行资料的爬梳、整理、筛选、评判、确定、证实。常言说,一个为世人所称颂的史料家能在千丝万缕的联系中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能在极细小的事件中捕捉信息,刨根追底。
   
   史料是证据的来源,从史料向证据的转化要经过复杂的智力和技艺的处理过程,其中起关键作用的因素,或许是问题意识、论述逻辑、证据链和解释路径。证据虽然源自史料,但只有进入论述过程的史料才是证据,因而证据的产生乃是史学家选择的结果。
   
   我们说,历史事实不是现成给定的,而是以历史证据为基础推论出来的历史认识。在历史证据和历史事实之间,历史证据是在先的,是先有历史证据,然后才有历史事实的。历史学家通过历史证据来推断历史事件,从而描写出历史上事实。我们并不是在已然发生了的历史事件中来掌握历史知识,而是在历史证据的给定元素中去寻求历史事实,历史事实是有关历史证据的推论性的知识。
   
   从史料学角度看,历史研究最忌讳的,就是以偏概全,以点带面,用某些能够验证自己预设观点的史料,来证明预设的正确。面对不符合自己预设的史料,要么弃之不用,要么掐头去尾,要么改头换面,反正要使其变得符合自己的需要,其结果是信史,甚至把史书写成挟带自己私货的“秽史”,“神话史”。以后我们就要证明,共产党真理部写的历史,袁伟时史观和余英时史观都是些“秽史观”,“ 神话史观”。
   
   3,一点说明
   
   前面已经交待了本《中国近现代史观之对决》的主旨,只能说是既有立的意思,又有破的意思。立的方面只是公开了我的中国近现代史观的关键的证据,破的方面只是给共产党真理部写的历史,袁伟时史观和余英时史观下了一道战书。
   本人虽是非历史专业出身,由于父亲曾是五十年代夜校的历史与地理教师,故家中藏有一些有关供教师用的历史与地理的书籍,在上小学时我就把所有的这些书都读了个遍,上初中时就看起历史学的专业杂志,就知道了历史学有史料、史论、史学理论之分辨。因为上中学时我的数理化成绩特别的好,于是选了工科院校进了唐山铁道学院。上大学在文革未开始前就看文汇报北京日报上的争论,因为几乎没有难我之处我就读懂了,而且看完后立即讲给同班同学们听。
   
   其实,有史料、史论、史学理论之分的历史学在过往的六十多年时间里有了很大变化。史学理论上增加历史哲学。如我在《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一)》向诸位介绍,“历史学,简称史学,是以历史为研究对象的学科。虽然在广义上历史可以包含人类以外的事物,但作为一门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历史学主要以人类社会为研究对象。何兆武讲,“历史学本身就包含有两个层次,第一个层次(历史学Ⅰ)是对史实或史料的知识或认定,第二个层次(历史学Ⅱ)是对第一个层次(历史学Ⅰ)的理解或诠释。”“历史学之成为历史学,其关键乃在于历史学Ⅱ,而不在于历史学Ⅰ。历史学Ⅰ是科学,历史学Ⅱ是哲学。”在何兆武的“历史学Ⅰ”、“历史学Ⅱ”两分法提出后,宁可又提出了历史学三分法。宁可讲,“历史Ⅰ(过去的客观存在的历史)→历史Ⅱ(史料)→历史Ⅲ(人们的历史认识)”。”以后又有了发展。
   
   现在来回答,这道战书应该写些什么呢?
   
   除了我早就说过了(2012年)“是充分的历史史实,严谨的逻辑推理,精准的价值判断来保障我的结论的正确性。”此外,子曰: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面对历史本专业出身的教授余英时,和哲学系专业出身的教授袁伟时这俩位的对手,必须明白,这是有关历史专业方面,特别是史学理论方面的交锋。史学理论简单地就是讲如何才能正确地书写历史,倒过来讲,就是我们能够指出他们各犯了什么错,即指出他们与史学理论的要求相违背之处,这是交锋胜负的关键。如同上面讲的从史料学的角度讲,国内有人讲,共产党真理部写的革命史观,都是些“秽史”,“秽史观”,“神话史观”,为了防止诬告嫌疑现象的发生,我们更需要的是证明,即除了共产党真理部写的革命史观外,袁伟时史观和余英时史观,也都是些“秽史”,“秽史观”,“神话史”。那么事先就得介绍和解释一下,何为“秽史”,“秽史观”,“神话史” 。故事先需要明明白白地解释一下有关史学理论的一些知识。要做好一件事,做好一些准备工作是非常重要。
   
    我记得曾写过有关“敢为天下先”的感言,但总找不见何处写过,今天总算找出来,原来是在,14.03.2013我投稿给陈奎德的信中,现给予公开。
   
   “世人常言道,敢为天下先,记得当年在文革前的上海地区、文革中的全国到处都流传的姚文元的敢当尝螃蟹的第一人的杂文,结果,此戏子〔姚父曾骂姚文元为戏子〕成了从云端踏入粪坑中之第一人。七十年代当我返回家中读起家藏古版的《资治通鍳》时知道,此“敢为天下先”与“敢当尝螃蟹的第一人”实乃《资治通鍳》中的“宁为鸡首、不为牛后”的现代版而己。敢为天下先,此言差也。德国哲学家哈伯马斯认为,一个理论若为真理,它必须是为普遍所接受的。敢于“诚服天下” 和敢于“诚服于天下” ,两者的完美的结合,这才是吾人认识世界、探索真理的心胸气魄。“诚服天下” 就是“使天下人心悦诚服”,“诚服于天下” 就是“不断反思、修正错误、诚服真理”。“诚服天下”这是常常容易些,而“诚服于天下”则是难啊,有时难于上青天。我敢于“诚服天下”,但我更敢于“诚服于天下”。在此真诚的表示,希望在发表后能见到各方的评议,特别是中共首席文胆王沪寧先生发表的意见。”
   
   虽然我标题上用的是对决二字,但意思指的是“诚服天下”还是“诚服于天下”的问题,在重新公开我的此感言后,也希望在发表后能见到各方的评议,特别是发自于余英时和袁伟时二位先生的意见。因为直到今日,我还是认为,二位先生必竟不同于王沪寧,还是讲点道理和理性的吧。
   
   为此在下面给诸位介绍各种各样有关史学理论方面的常识,只介绍,省去了评述,省去了系统化,敬请谅解。
(2019/03/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