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懷念最後的青年遠征軍戰士徐伯陽]
胡志伟文集
·一百個偶然演變成一個必然
·一、 襄公之仁
·二、 主帥優柔寡斷舉棋不定
·三、 粗枝大葉,麻痹輕敵
·四、 專家判斷失誤
·五、 忽視情報工作
·六、 主管官員尸位素餐、能不稱官
·七、 人事傾軋,以私害公
·八、 驕兵悍將陽奉陰違,抗命怠工
·九、 軍閥政客引狼入室與吃裏扒外
·十、 軍閥作亂的後遺症
·十一、軍閥餘孽叛變
·十二、啣私怨導致叛變
·十三、被俘乞活出賣黨國
·十四、為保身家、發橫財而叛變
·十五、共諜與內奸偷竊情報、策動叛變
·十六、共方心理戰、情報戰奏效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八、外國干涉中國內政
·錚錚鐵漢 萬古流芳
·首屈一指的戰地記者
·首位向全球宣告二戰結束的記者
·出生入死、實地報導
·在立法院為調景嶺老兵請命
·籌款建華夏大廈振奮時報員工士氣
·遵循記者操守、牢記社會責任
·文集第八集目錄
·對蠅營狗苟之徒深惡痛絕
·四十年如一日忠於國家
·黃嘉音與黃嘉德弟兄的遭遇
·鄭成功父子與蔣中正父子
·由秀才封王,拄撐半壁舊山河
·蔣中正臥薪嘗膽毋忘在莒
·鄭經治台時兩岸暗中通商
·蔣經國所託非人
·清廷不滅明鄭猶如芒刺在背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年貢六萬兩銀息兵安民之建議
·三百多年前的「一國兩制」芻議
·全民皆貪 全民皆盜 全民皆賄 全民淫亂
·六國之亡 亡在賂秦
·歲輸稱臣 討好周朝
·屈辱獻地 以圖苟延
·稱盡阿諛 歸附宋廷
·稱臣稱兒 枉費心機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滅亡之道切毋忘
·倘若台灣出產五十個朱伯舜 反攻大陸早已勝利成功
·各種榮銜皆得益於「六四」屠城
·蓋蘇文後裔敢於摸老虎屁股
·江澤民李鵬朱鎔基都上了老千的當
·超級老千玩殘中共領導人
·中共傳媒吹捧老千令人咋舌
·偽造文件 假戲真做
·香港《文匯報》淪為騙子工具
·中共大小黨官被耍弄哭笑不得
·一項流產的行刺胡錦濤行動
·寧死不屈的藏族反共抗暴戰鬥
·英雄虎膽 萬古流芳
·一段慷慨悲壯的漢藏情侶羅曼史
·復仇的怒火燃燒在青藏高原上
·博浪之椎 功虧一簣
·少女以肉身獻祭藏族勇士的英魂
·鴻篇巨製 扛鼎之作
·二‧二八事件的真相
·二‧二八事件是一場小型的南京大屠殺
·「處理大綱」換了中共恐更難接受
·警民衝突成了導火線
·台中暴亂最激烈 謝雪紅奪槍兩千枝
·暴亂的主力是日寇潰兵
·暴民首先開槍挑釁
·中共地下組織奪槍兩千餘枝
·中共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國民黨目光短淺畏首畏尾
·紀念二‧二八是煽動台獨的一張王牌
·胡志偉文集第九集目錄
·中共同黑道人物的淵源
·黑社會奉行「狡兔三窟」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顧竹軒深受周恩來讚揚
·杜月笙曾要求中共放一馬
·深圳踢竇記
·超級老千充當深圳黃埔同學會會長
·自稱是胡宗南外甥、顧祝同女婿
·口沫橫飛 漏洞百出
·李萬銘式的騙子逍遙法外
·于右任的反攻大陸詩句怎樣被刪成「認同中共」?
·吳法憲臨終大罵毛澤
·從未想到要坐共產黨自己的大牢
·迫害幹部的罪魁、全面武鬥的黑手都是毛澤
·不相信林彪反毛,不相信林彪搞政變
·證明周恩來逼死林彪
·對仇人惡有惡報感到快感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吳法憲承認志願軍擊落美機數字有假
·畫「天下第一馬」的旅德神醫沈其昭大師
·「天下第一馬」君臨天下
·長卷黑馬風靡歐羅馬
·氣功大師治癒疑難病症萬千例
·話說中國大陸的古拉格群島
·半世紀來幾千萬人經歷中共煉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懷念最後的青年遠征軍戰士徐伯陽

悼念青年遠征軍最後一位老兵徐伯陽
   悲鴻長子德藝傳薪火 抗戰老兵奮勇救國邦
   1月18日,摯友徐伯陽因罹患肺炎逝世於京郊太陽域老人院,享年九十二歲。
   1993年7月27日至30日,我有幸陪同徐伯陽謝豐增夫婦去天津旅遊,我們下榻於利順德大飯店。利順德座落在天津台兒莊路,面對美麗的海河,是天津現存極少的十九世紀英國式古典建築之一。在環境優美、設施豪華的咖啡廳,我同他促膝長談,作為訪問一百位名人撰寫口述歷史的開篇之作。
    ○ 胡志偉 □ 徐伯陽

   □: 這座四星級的涉外酒店,自滿清同治二年(1863)年開張以來,見證了中國近代史的滄桑,它招呼過李鴻章、孫中山、袁世凱、黃興、段祺瑞、名伶梅蘭芳、美國第卅一任總統胡佛、英王愛德華八世以及諧星卓別林等名人。
   十七歲投筆從戎殺日寇
   ○:伯陽兄,聽您這麼說,您對中國現代史十分精通呢!
   □:不是嗎?!我本身就是中國現代史的見證人,是中國青年遠征軍的老兵,這樣的抗日老戰士,在世的已不多了。
   ○:您可不可以談一談您的光榮經歷以飽我耳福?
   □:我是1927年12月26日來到這個世界的,那時母親蔣碧薇剛從法國回到上海。抗戰爆發時我才十歲,就隨母親逃難,經漢口去了陪都重慶。1943年,我初中畢業,暑假時父親帶領中國藝術學院的學生到川西青城山去寫生,我和妹妹隨行,回程經過成都,被時任四川省教育廳廳長的父母親摯友郭有守伯伯留下了,他讓我住在他的華西前壩官邸,就近考入華西協和高中部。翌年,我上高二上學期時,日寇為打通從東北直達越南的大陸交通線,出動幾十萬精兵發動豫西戰役與桂柳戰役,詎料左傾親共的中國戰區美籍參謀長史迪威抽調了國軍最精銳部隊去緬甸為他報仇雪恥,悍然拒絕調回部份遠征軍以援救豫西桂柳之急,還以租借物資分配人之特權,拒絕將已運至昆明的戰略物資運往豫湘桂抗日前線,甚至親自炸毀桂林美軍機場,又拒絕出動停放在成都機場的二百架驅逐機,以致衡陽國軍苦戰四十六天,得不到空中支援,傷亡十之八九。到12月初,日軍攻入貴州獨山,離重慶只有七百里了。當時戰線延長分散,兵力不足,最高統帥蔣委員長號召十萬知識青年從軍,成都市設立了招兵機構。我當時看到報上登載日軍燒殺姦淫的照片,熱血沸騰, 誓為死難同胞復仇,於是同華西高中六十多個同學一起到軍政部教導第三團報了名。郭廳長聞訊大吃一驚,即令他的司機、廚子、傭人把守住宅門,不讓我出去。我無奈脫下軍裝改穿學生服照常上學。到部隊開拔那天,我悄悄趕到軍校換穿軍服去了新津機場,次日乘坐美軍運輸機到昆明機場。
   ○:那時你父母不着急嗎?
   □:國家興亡,匹夫有責:國家危難時,忠孝不能雙全啊!那時殺敵心切,顧不上家庭了,實際上我父母追不上了。他們知道我出走從軍時,我已飛過了喜馬拉雅山到達緬北小鎮汀江。我們五百多學生兵換乘十輪卡車車隊,翻越野人山到孟貢,又換火車抵密支那,再坐汽車到伊洛瓦底江邊一個大森林——新一軍軍部直屬教導總隊的駐地,自己動手蓋營房,開始了緊張的軍事訓練。上午步兵操典,下午野外勤務。1945年初,我們第七隊集體宣誓加入國民黨,介紹人是遠征軍第一路司令長官羅卓英和新一軍軍長孫立人。同年二月,新一軍第八師攻下了緬北日軍最後一個據點八莫。軍長兼教導總隊隊長孫立人將軍命令教導總隊全體隊員行軍到八莫參觀戰場,然後回師密支那。新一軍總部就開始陸續回國。六月份,我乘飛機回到雲南陸良,又換飛機抵達廣西南寧,到新一軍幹部教導總隊繼續受訓。
   父親受政治運動刺激英年早逝
   ○:新一軍後來在東北全軍覆沒了,您是怎樣離開的?
   □:日本宣告投降後,新一軍奉命接收雷州半島,我隨教導總隊行軍至肇慶,再乘船到廣州。1946年1月在中山大學校園舉行教導總隊畢業典禮,我被分配到新卅八師山炮營第一連任觀測軍士。在營部接受一個月的觀測訓練,三月間從廣州開赴九龍,一週後領了禦寒裝備登上美軍登陸艦經七天八夜航程到達一片銀色世界的秦皇島。登陸後立即換乘火車出山海關,到瀋陽即投入戡亂作戰。新一軍攻下昌圖、開源,在四平街血戰卅二天。那年頭,毛澤東下令「化四平為馬德里」,殺得屍橫遍野,血淚成河,國軍陣亡萬人,共軍戰死八千。
   ○:中共說國軍有美式裝備,共軍只是小米加步槍,怎會國軍更傷亡慘重?
   □:哪裡的話?當時新一軍帶到東北只有五百發炮彈,半小時就打光了,可是共軍有大量蘇軍移交的日本武器﹔還有美製的寒帶作戰精良槍炮,剛運到海參崴日本就投降了,於是那些美式耐寒武器全部由斯大林移交林彪的「東北民主聯軍」,足足裝備了十個縱隊(軍)。我們新一軍,新六軍用的是熱帶叢林作戰的槍炮,到了東北全不適用,當然傷亡慘重。這是第二次四平之戰,五月中旬,林彪悄悄率部北撤了。
   ○:一年後的第三次四平之戰,傷亡更為慘重,您那時……
   □:我們發覺林彪夜遁,就拼命追,一直追到長春,然後乘火車南下,到離海域不遠的湯崗子溫泉整訓了幾個月。同年10月換防開赴吉林市東邊一百多里的老爺嶺前線。1947年1月,新卅八師113團這支抗日勁旅在松花江邊其塔木鎮被共軍擊潰,我所在的山炮營第一連配屬114團趕去救援,於除夕夜趕到了其塔木,進駐烏拉街,但始終未遇上共軍主力。從烏拉街回到吉林,我就接到了退伍令,投筆從戎的青年遠征軍官兵,奉命一律復員繼續學業。
   ○:看來蔣介石國民黨還是言而有信、一諾千金的,讓你們離開戰火返回校園。
   □:我奉命在連部辦了交接,去師部報到,然後集中乘火車到長春新一軍軍部辦妥退伍手續。軍部調用一列火車,把全軍的退伍青年軍學生兵三百多人送回天津,各奔前程。我轉車回到北平,那時父親擔任國立北平藝術專科學校校長,已經同廖靜文結婚生了一個弟弟和一個妹妹。同年5月,我加入了青年軍聯誼會北平分會。暑假時,父親要我到南京去看望母親,我從天津乘船到上海,再坐火車到南京,重新回到兒童時代住過的傅厚崗舊居,那是我母親蔣碧薇向友人借錢蓋的一所帶花園的小洋樓。那時母親剛當選國大代表,家裡僱了四個傭人侍候她。我在南京住了一個月就北返了,沒想到這竟是我和母親最後一次見面,更沒想到我當時這個選擇會使自己遭受三十年非人的地獄生活。
   ○:大概是您在國軍青年遠征軍那一段抗日經歷使您背上了「歷反」的沉重包袱?
   □:是啊!1948年,我考入國立藝專西畫系,當選為青年軍聯誼會北平分會直屬藝專小組的組長。同年冬,共軍圍城,局勢日趨緊張,校內的左傾師生既百般阻撓學校南遷,又勸說父親留下別走。那時父親身患嚴重的高血壓症。不能坐飛機,又捨不得丟下他胼手胝足創建的藝專以及他一生心血積累下的寶貴收藏。1949年1月31日共軍開進北平城。起初中共逼他創作一幅巨大的油畫「毛主席在人民中」,準備運到蘇聯參加「中國現代畫展」。然而在審查時,共幹說這幅畫違反了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講話的精神,油畫的主人公不是工農兵而是知識份子,所以父親辛辛苦苦畫出的巨幅油畫被否決了,他受此精神打擊,心情極為沮喪,沒幾天就患腦溢血,半身不遂。知識份子思想改造運動開始後,他為了避禍,將一生積累的兩千多幅油畫,包括他用私蓄在國外購買的西洋名畫,全部捐給了當權者。
   ○:聽說由於土豹子不懂保存之道,其中大多數都堆在倉庫中粘連發黴了。
   □:是啊,如果保留到今日,哪一張也在一百萬元以上。
   ○:您老太爺走得早,總算沒遭到十年文革那一場浩劫,畫家江豐、華君武、黃胄、韓美林等都被鬥得死去活來,小提琴大師馬思聰還被強迫吃大糞……
   □:我父親受此刺激,不久就患腦溢血半身不遂,一年多就去世了,時為1953年9月26日。一個多病的老人,被逼著去山東導沭整沂水利工地「體驗生活」,回到北京要參加思想改造運動,被迫辱駡、詛咒自己,白天充任全國文代會執行主席,晚上又要趕去歡迎外賓,由於操勞過度,他在宴席上腦溢血復發暈倒。那時他月薪才一千斤小米,哪有錢請名醫會診呢?我和父親留在北平,沒跟國民黨撤往臺灣,這一念之差,釀成千古之恨!
   軍代表誣指伯陽是「軍統潛伏小組組長」
   ○:這些年,您是怎樣熬過來的?
   □:我考入國立藝專西畫系才一學期,共軍就佔領了北平。我所在的那一班,導師是董希文。
   ○:就是那個「開國大典」油畫的著名畫家,高饒事件後摳掉了高崗的畫像,文革打倒劉少奇時,被迫挖掉劉少奇的形象,林彪折戟沉沙又剔掉林……
   □:就是這個董希文。我們全班在董教授指導下繪製兩丈高的毛澤東、朱德肖像,整天爬着梯子打格子,再畫輪廓上顏色。畫這兩幅巨型畫像耗去半個學期的時間,實在很無聊,再加上西畫系許多同學思想偏激,對我心理壓力很大。於是,一年級修完,我就決定轉到音樂系去了。1949年10月,音樂系併入天津中央音樂學院。1950年韓戰爆發,上頭號召抗美援朝,參加軍事幹校,並在師生中開展批判「恐美、崇美、媚美」思想,根本沒時間上課。1951年開展思想改造運動,11月全校師生帶了行李到安徽參加治淮,在佛子水庫工地從事繁重體力勞動十個月,工餘還要做宣教工作。1952年暑假才回校,接着開展「忠誠老實運動」,上頭要師生們主動交代參加過什麼「反動組織與活動」。共產黨搞運動從來不是和風細雨,如果抗拒交代,立即要綁到公安局懲處。我被迫交出了青年軍服役證和知識青年從軍退伍證以及預備軍官適任證。1953年,東歐幾個共產國家的歌舞團一個接一個來北京演出,有匈牙利民間歌舞團、捷克軍隊歌舞團、蘇聯紅旗歌舞團、波蘭瑪索夫民間歌舞團、朝鮮人民軍歌舞團。我那時任學生會美術組組長,每來一個團就要忙著佈置禮堂,耽誤的學業就無法統計了。我這一屆學生是中共建政後第一批入學的,政治運動繁多,校方決定修業六年才畢業。六年級那年正趕上批胡風和肅反運動,畢業了還要留校參加運動。一位教民間音樂的老師曾任國軍少將、一位從日本回來的作曲老師因「思想反動」,另一位聲樂系同學因參加過三青團,他們都成為專政對象。
   ○:肅反時有沒有追究您在青年軍那段經歷?
   □:雖然沒有被批鬥,但是那段歷史已經被裝入了檔案袋,永世不得翻身。1954年9月1月我和鋼琴系同學謝豐增在學校舉行了婚禮。1955年我畢業分配到文化部所屬的中國音樂研究所,在民間音樂研究室任實習研究員,相當於助教。1956年隨所長楊蔭瀏(按:著名音樂史家,中國音樂家協會常務理事,瞎子阿炳名曲《二泉映月》、《昭君出塞》的錄音、整理者)到湖南做了一次音樂普查。1957年毛澤東提出「百家爭鳴、百花齊放」,號召人們「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言者無罪,聞者足戒」,我當時不知道那是「引蛇出洞」,便在一篇壁報稿上寫道:「主觀主義、官僚主義、宗派主義像三座大山壓在我們頭上,使我們喘不過氣來,無數條清規戒律像 千百條鎖鏈捆住我們的手腳,使我們寸步難行」,這就觸怒了研究所的黨老爺,所以反右一開始我就被打成右派份子,罪名是「反黨反社會主義」。其實我的許多看法都是我父親的看法,如果父親健在,1957年他一定也被打成右派,魯迅要活到五十年代也一樣。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