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主页]->[]->[]->[超期扣押14台电脑等私产 ——冯正虎被剥夺诉权的行政案件系列之一]
冯正虎文集
·上海莘庄失地农民第468次向法院请愿
·成田机场日记(10):不移动
·成田机场日记(11):香港大学学生陈巧文送食品
·成田机场日记(12):欢迎美国总统奥巴马访问中日
·成田机场日记(13):中国公民不能回国,谁能相信?
·成田机场日记(14):艾未未助手高芜与英国金融时报记者的现场采访
·976位上海维权访民冲破封锁参加第23次国办大集访(35图)
·成田机场日记(15):不让冯正虎回国是我们的国耻!
·成田机场日记(16):谢绝了联合国难民申请
·成田机场日记(17): 赢得日本官员的信任与尊重
·上海莘庄失地农民第469次向法院请愿
·冯正虎谋略—成田机场九十二天抗争路线图
·成田机场日记(18): 艾未未等友人的真情与温暖
·坚守护宪维权的冯正虎
·冯正虎募捐
·上海莘庄失地农民第470次向法院请愿
·上海杨浦区民政局核实冯正虎募捐
·成田机场日记(19):来自国内一位大学生的短信
·成田机场日记(20): 六四学生领袖王丹的电话问候
·成田机场日记(21):中国人权活动家冯正虎
·出版无罪,法院枉法——冯正虎致函最高法院院长周强(1)
·成田机场日记(22): 全球知晓的新闻人物
·出版无罪的刑事申诉状
·冯正虎冤案的证据资料—— 出版无罪,法院枉法
·成田机场日记(23):告示板的争议
·成田机场日记(24): 中国民阵领导人现场慰问
·成田机场日记(25): 各国民众关爱的“小孩”
·冯正虎致函最高法院院长周强(2):保障囚徒诉权
·保障囚徒诉权的行政申诉——冯正虎致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的行政申诉状
·冯正虎见证崔福芳在两会期间被非法监禁
·冯正虎向检察院举报违法官员
·上海莘庄失地农民第471次向法院请愿
· 成田机场日记(26):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答记者问
·冯正虎:欢迎王扣玛出狱回家
·上海莘庄失地农民第473次向法院请愿
·上海莘庄失地农民第474次向法院请愿
·成田机场日记(27): 终于看到自己的推特
·陈建刚律师:328对吊照律师捐款的感想
·535名上海市民联署:支持深圳律师王胜生、范标文维权
·成田机场日记(28): 美国芝加哥的中国留学生
·上海嘉定失地农民第14次向法院请愿
·820位上海访民冲破封锁参加第25次国办大集访(33图)
·820位上海访民冲破封锁参加第25次国办大集访(33图)
·上海维权人士支持律师维权
·上海莘庄失地农民第475次向法院请愿
·为什么刑事传唤冯正虎?
·冯正虎的第33张刑事传唤证
·冯正虎致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的控告状
·王扣玛、魏勤正气浩然蔑视枉判的庭审纪实
·上海莘庄失地农民第476次向法院请愿
·成田机场日记(29):美国CNN采访冯正虎
·151名上海访民支持律师维权
·成田机场日记(30):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冯正虎致函最高法院院长周强(3)
·浦夫人写给浦志强律师的心里话:珍贵的索物单
·1060名上海市民联署并推动的“维护公民诉权运动”
·上海莘庄失地农民第477次向法院请愿
·依法治国从保障公民诉权做起
·维护中国公民诉权运动的历程
·冯正虎33件“立案难”的第一审行政案
·沉痛哀悼顾志坚先生逝世
·上海莘庄失地农民第478次向法院请愿
·逾百民众向异议人士顾志坚遗体告别
·托林昭的福荣获两张刑事传唤证
·上海莘庄失地农民第479次向法院请愿
·上海莘庄失地农民第480天向法院请愿
·上海莘庄失地农民56件行政案件全部被登记
·草根维权者为学者冯正虎先生推动司法改革点赞
·立案庭长拒收诉状违反党纪国法
·1193位上海访民参加26次国办大集访创历史记录(35图)
·莘庄失地农民49件诉上海市政府的案件被立案
·“有案必立”,中国法院有史以来最彻底、最有效的改革
·习近平没有决定信访案法院立案后驳回
·与中央叫板拒收诉状的违法违纪怕什么?
·与中央叫板拒收诉状的违法违纪怕什么?
·法官违法(1):冯正虎向上海浦东法院投诉与起诉
·回复郑恩宠的提问:上海法院拒收案说明什么?
·不予立案的裁定(1):黄尧年诉上海闵行区政府征地违法
·成田机场日记(31):香港支联会主席司徒华领队赴现场慰问
·法官违法(2):冯正虎向上海黄浦法院投诉与起诉
·成田机场日记(32):家乡人见面格外亲
·法官违法(3):冯正虎向上海杨浦法院投诉与起诉
·成田机场日记(33): 向胡锦涛转呈日本政府的“劝告书”
·六四被纪念的刑事传唤证
·法官违法(4):冯正虎向上海静安法院投诉与起诉
·环球时报:艾未未在京办个展,挺有意思的事
·法官违法(5):冯正虎向上海一中院投诉与起诉
·法官违法(6):冯正虎向上海二中院投诉与起诉
·立案法官违法(7):冯正虎连续八次向上海三中院投诉与起诉
·立案法官违法(8):冯正虎向上海基层法院监察室投诉
·立案法官违法(9):冯正虎向上海中级法院监察室投诉
·立案法官违法(10):民众拥护的制度改革不可逆转
·7月10日冯正虎的传唤证
·7月20日冯正虎的传唤证
·成田机场日记(34): 上海空姐的保温杯
·立案法官违法(11): 检察院无法实施立案监督
·成田机场日记(35):诉阻止冯正虎回国的中美两家航空公司
·成田机场日记(36):NHK小林君的采访
·最高检对立案监督没有具体规定
·新设立的检察机关是否率先遵守新法?
·伟大的访民(赵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超期扣押14台电脑等私产 ——冯正虎被剥夺诉权的行政案件系列之一


   
   
   
   

   
   
   
   【编者按】

   
   冯正虎于2010年4月20日、8月3日、2011年2月16日、2月20日、3月3日、6月14日、2012年3月1日、3月20日、3月23日九次遭受被告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区分局所属警察的抄家扣物。其中多次,警察没有检查证、扣留物品清单等执法凭证,属非法搜查。二年内连续扣留冯正虎的14台电脑等大量物品,赖账至今未归还,可以申报吉斯尼世界记录。
   
   警察在九次抄家扣物的事件中,诸多环节是违法的,连所谓“涉嫌以其他方法故意扰乱公共秩序”具体案由都不存在,却要强行抄走扣留原告的合法财产,其中有19个文件夹内都是一些法院裁判书等司法文书及诉讼证据材料。
   
   冯正虎根本没有任何涉嫌违法事实,而是护宪维权,推进保障公民诉权的活动,清除司法不作为,督促司法公正,支持中共中央全面依法治国的方针政策,让上海变得更美好。警察频繁地扣押冯正虎的物品,而且霸占不还,这不是依法办案,而是奉命报复、恶意惩罚,逼迫一个坚守法律的人向不讲法、不讲理的权贵屈服。
   
   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区分局所属警察扣押冯正虎的物品至今尚未返还,违反《行政强制法》第二十五条的规定:扣押的期限不得超过三十日。
   
   冯正虎2012年7月依法向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起诉(EMS:ES797820566CS),该法院接收诉状,但至今既不立案又不裁定。根据《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调整基层法院知识产权案件、行政案件和未成年人刑事案件集中管辖的公告》,2018年7月13日冯正虎移向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起诉(EMS:1045358057723),法院接收诉状也是既不立案又不裁定,违反《行政诉讼法》。
   
   因此,冯正虎依据《行政诉讼法》第五十二条规定,于2018年8月23日用邮政特快专递方式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起诉(EMS:1058829028611)。
   
   本案诉求:确认被告所属警察九次抄家扣留原告物品超期不返还的具体行政行为是违法,判令被告返还超期扣押原告的全部财物或经济赔偿。
   
   本案从2012年7月11日向法院提交起诉状,截止2019年3月23日,法院超过法定立案受理时间的天数:2436天。
   
   上海法院服从地方级级核心,接收原告诉状后,既不立案又不裁定,违反《行政诉讼法》,抗拒中共中央确定的立案登记制,非法剥夺冯正虎的诉权。 冯正虎坚守法律,持续不断地向管辖法院催办,并依法向上级法院及相关监察部门投诉。
   
   兹公开本案的起诉状及其证据材料,请中共中央及司法领导机关、中外法律人评审,督促司法公正及行政机关纠错。
   

   
   行政起诉状

   原告: 冯正虎
   
   住址: 上海市政通路240弄3号302室
   
   电话: 021-55225958
   被告: 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区分局
   
   法人代表: 陈志康 局长
   
   住址: 上海市平凉路2049号
   
   电话: 021-65431000
   

   
   诉讼请求

   1、确认被告所属警察于2010年4月20日、8月3日、2011年2月16日、2月20日、3月3日、6月14日、2012年3月1日、3月20日、3月23日九次抄家扣留原告物品超期不返还的具体行政行为是违法。
   
   2、判令被告返还超期扣押原告的全部财物(价值10万元人民币)。
   
   3、判令被告赔偿因违法超期扣押原告物品所造成的经济损失,支付10万元人民币的75个月的银行定期利息(2012年4月起至2018年7月)
   
   4、判令被告向原告赔礼道歉,并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9万元人民币。
   
   5、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事实与理由

   原告冯正虎自2010年2月12日回国后,实现护宪维权的理念,推动维护公民诉权运动,促进司法改革,帮助访民依法维权,结果遭受某些领导人的报复打击。家门口有十几个便衣警察及其雇佣的保安人员,天天24小时轮班非法“监视居住”,并限制冯正虎的人身自由,同时也危及冯正虎的住宅安全。警察有时出示一张检查证,有时没有任何执法的证明文件,肆意闯入冯正虎的住宅,野蛮抄家,随意扣物,只拿不还,犹如有执照的强盗。
   
   2010年4月19日至2012年3月23日的二年内,冯正虎遭受9次抄家(2010年4月19日、8月3日、2011年2月16日、2月20日、3月3日、6月14日、2012年3月1日、3月20日、3月23日),被扣押的大批私人财物,至今尚未归还。这不是正常的检查执法行为,而是肆无忌惮的捣乱,恶意报复,逼迫一个坚守法律的人向不讲法、不讲理的权贵屈服。
   
   过去这是一个难题,法律没有具体规定警察扣物的期限,警察可以滥用职权,以检查为由瞒上欺下,扣押不还。现在有了2012年1月1日起实施的《行政强制法》,问题就简单了。《行政强制法》第二十五条的规定:扣押的期限不得超过三十日。
   
   一、冯正虎遭受九次抄家扣物的概况

   第一次,2010年4月19日深更半夜,被告所属警察及社区保安人员闯入原告家,先把原告骗到五角场派出所,然后开始抄家,直至第二天凌晨3:00许,扣押原告的电脑、打印机、网络设备等27件物品。当时,在原告的妻子强烈要求下,五角场派出所民警小庞才临时去五角场派出所取来几张《上海市公安局扣押物品、文件清单》,记录了被扣押的所有物品。这份清单没有公章,连案由、见证人、承办人也没有,仅作为这些警察违法行政的证据留下。
   
   第二次,2010年 8月3日上午,原告冯正虎打算穿上“我要立案”的文化衫,静静地坐在上海市第二中级法院立案大厅等候立案,去唤醒法官的良知,敦促当政者遵守法律,归还公民诉权,开启司法公正之路。但是,原告尚未出家门就遭传唤,又被抄家拿走两台电脑、两件“我要立案”文化衫以及艾未未摄制的影片《美好生活》等材料。被告所属警察拿走原告的财物,未留下《上海市公安局扣押物品、文件清单》,而且整个行政过程没有出具任何合法的执法凭证。
   
   第三次,2011年2月16日上午,正当原告准备去给上海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刘云耕寄信时,被告所属的警察闯入原告家,将原告传唤到杨浦区五角场派出所,然后抄家了三个多小时,抄走原告的两台电脑、两部手机、十九个文件夹的判决书、起诉书及证据等诉讼材料、十几本《我要立案——上海司法不作为案例汇编(第1集)》、一只南美羊驼绒毛玩具等33大类物品,其中包括原告致刘云耕的信函打印稿及刘云耕拒收的二封EMS退件。
   
   第四次,2011年2月20日下午,被告所属警察陆巍峰等人进入原告家,拿走电脑、显示屏、打印机各一台,留下一张《上海市公安局扣押物品、文件清单》。被告的所属警察把《上海市公安局扣押物品、文件清单》当作人民币,可以随随便便进入原告家里换取任何他们喜欢的财物。
   
   第五次,2011年3月3日上午8:30许,原告在家吃早餐时,被告所属警察及社区保安人员七、八人闯入原告家,出具五角场派出所的传唤证,并将原告带至杨浦区五角场派出所,但没有一位警察来做询问笔录,也没有任何人告知原告究竟有什么涉嫌违法的行为,莫名其妙地被关押至下午1:30许,又被送至上海市崇明县长兴岛的一个“黑监狱”(鹿鸣农庄),每日24小时由7名便衣警察及保安人员贴身看守,直至3月21日被释放,非法拘禁20天。(非法拘禁案另行处理,已向法院起诉。)3月3日原告又一次遭受抄家,抄走一台电脑、一部手机。《上海市公安局扣押物品、文件清单》在五角场派出所警察陆巍峰处,未交给原告。
   
   第六次,2011年6月14日上午,上海市公安局国保部门警察张旭清、上海市杨浦区五角场派出所警察陆巍峰率领三名警察及三名雇佣的保安来原告家抓人抄家。被告所属警察抄走原告的物品:电脑主机一台、显示屏一台、打印机一台、手机一部、《我要立案——上海司法不作为案例汇编(第1集)(108案例)》及《王蓉华要立案(60案例)》二本、《捍卫法律,还我诉权》《请支持“我要立案——捍卫法律,还我我诉权”行动(致人大代表、法官、检察官、律师及维权人士的信函)》等文章若干、“我要立案、捍卫法律、还我诉权”的挂牌4张等。上述扣押物品都是合法的物品,与涉嫌违法根本挂不上钩,而只证明原告坚守法律、维护公民权利的优良行为,应当表彰奖励,也证明这次传唤抄家绝对是错误的,又是一场瞎折腾。
   
   第七次,2012年3月1日下午15:00许,五角场派出所警察葛德强、王水根、陆巍峰、杨浦区国保警察沈国良及上海市国保警察张旭清等十名警察入室抄家,出具盖有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区分局公章的检查证。扣押冯正虎的物品:电脑2台、显示器2台、手机4部、打印机1台、扫描仪1台、照相机1部、网络设备若干、书籍文件及其他物品。出具的《上海市公安局扣押物品、文件清单》盖有五角场派出所的公章,并由承办人葛德强、王水根签字。
   
   第八次,2012年3月20日下午16:30许,被告所属警察陆巍峰、沈国良闯入原告的家,推搡原告至室内的书房,陆巍峰出拳殴打原告,接着野蛮抄家。扣押冯正虎的物品:电话机2台、3月1日扣物清单等文件若干、及其他物品。他们没有出具检查证、扣物清单等执法凭证,属非法搜查扣物。
   
   第九次,2012年3月23日下午14:30许,被告所属警察陆巍峰、沈国良及市国保警察张旭清,还有五角场派出所二名穿警服的警察,入室抄家,翻箱倒柜,肆意扣物。没有检查证,扣押物品也不出具《上海市公安局扣押物品、文件清单》,整个检查行政过程没有任何执法凭证。扣押冯正虎的物品:手机1部、电话机1部、手机卡1个、U盘2个、以往的扣物清单及传唤证等文件若干、电影光盘若干、其他物品。
   
   二、原告诉求的法律依据与事实

   1、要求确认被告所属警察于2010年4月20日、8月3日、2011年2月16日、2月20日、3月3日、6月14日、2012年3月1日、3月20日、3月23日,九次抄家扣留原告物品超期不返还的具体行政行为是违法。
   
    该项诉求依据《行政强制法》第二十五条的规定:“查封、扣押的期限不得超过三十日,情况复杂的,经行政机关负责人批准,可以延长,但是延长期限不得超过三十日。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的除外。
   
    延长查封、扣押的决定应当及时书面告知当事人,并说明理由。”
   
   2、要求被告返还超期扣押原告的全部财物(价值10万元人民币)。
   
    该项诉求依据《行政强制法》第二十八条第二项、第四项的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行政机关应当及时作出解除查封、扣押决定: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