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无政府主义者”之论点 ]
非智专栏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挑战北京的“夏虫”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百年之庆
·文革,无法无天的时代
·也谈“中国梦”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众生百态
· “三怪”之“秀”
·我不願是棵橡樹
·“君”、“国”之概念/非智
· 人生之路
·明月牽思
· 话说历史
·马来西亚行
·酒思
·大壮
·小素
·老辜
·康哥
·杆子
·小瑜
·学者
·阿杨 人物素描八
·晓莹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从体制内反腐败谈起
·风暴
·鸹噪的日子
·过年
·從老畢被告密想起
·被扭曲的一代
·這是個秋
·喜好折腾的民族
·生命只有一次,好好过
·党日随想
·胃肠与文化
·探究女人灵魂
·人民不需要救世主
·还是要走“韬光养晦”之路—— 政情分析
·法庭记事(一)
·法庭记事(二)
·法庭记事(三)
·法庭记事(四)
·旋聚的革命之风
·勿因事小而误
·善,乃人之本性
·文章之议
·老人不老
·宇宙的起始
·国民心态
·天道酬善
·妓女随议
·孤独者
·从这次澳洲大选谈起……
·不争则善胜 ---一点感悟
·不抗争的代价
·对流氓从政说“不”
·闲聊互联网
·澳洲华人从政之意义
·穆斯林问题
·“思想自由,独立精神” 之呼唤
·新一年的希望
·记得,是昨天
·圣诞之时说《易经》
·丙申除夕之日的随笔
·美国总统川普的旋风
· 小议元宵节
·对“政治正确”的反思
·评美国商业集团美国式的傲慢
·闲时的“胡思乱想”
·守住自己的心,守住自己的口
·谈川普的“收缩”政策
·诺贝尔奖在中国
·对种族主义的抗争
·对禁止穆斯林在公共场合穿“布卡”的一点看法
·没有自由,何来幸福?
·独裁者,结局必惨
·从过圣诞节想起、、.
·政治上的“碰瓷”行为
·中国女人、文化和老外老公
·生活剪影一二
·对独裁政府绝不能姑息绥靖
·生活剪影一二:柏斯的东北媳妇
·过年的感想、、.
·漫谈西澳警察
·从武术上的作假说去、、、、、、
·读《易经》点滴心得
·读“明史”的感概
·《周易》的处事哲学
·城头变换总理旗
·柏斯太小,流言太多
·从政治人物佩戴假勋章谈起
·厉害之文之用心
·怪人川普的计谋
·“无政府主义者”之论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无政府主义者”之论点

    非智
   
    “政治家想起人民的时候,在于他们开始考虑竞选的那刻”,这是西方民主政治的一个特点,那些所谓的政治家,想起人民时候主要有两方面,一方面当然是选票,另一方面是捐款。在需要人民的选票前,一般这些政治家会要求人民给以捐款,以便他们能够用所得捐款来参与竞选活动。
   
   


    说西方政治家是人民用钱和选票堆出来的,其实也不过分。当然,这个人民的概念有大有小。作为一个从常被“人民代表”所代表的国度出来的人,是很知道这个“人民“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的。
   
   
    人是同动物区别时的指人类的个体,民则“表明属于人类个体具有国民的权力和国民的义务”者,革命家将“人民”合二为一取代“百姓”,目的是要以人民的数量来反对独裁者。所以,革命家常常说:我们人民怎么样反对你们独夫民贼,我们人民怎么样团结一心,共同建设家园。总之,从巴黎公社起,那些除了皇权的执政者都是以人民的名义来做事的,包括屠杀反对派,砍国王的头。发展到后来,专制国家的官员,一开口说话,就代表起人民了。可以说,把人民代表得最为彻底显然要数大陆官员了,常常遇到,即便一个小小政府官员,到海外讲话,动口就代表着人民,甚至那些投资海外的企业领导,也有幸地代表本国人民,并以此对外宣称有着十四亿人民的支持。玩弄人民这个概念,最纯熟的当然是政治家了,玩的最好者,非大陆一些官员莫属。
   
   
    不管在国内国外,不管是专制或民主体制,官员或政客们把人民挂在嘴上,是玩弄着最佳的政治伎俩。西方民主国家将人民挂在嘴上最多的时候,固然是大选来临之际。虽然, 我不喜欢西方那些政客们到了选举临近的时候才想起人民的行为做法,但至少,这些政客还有想起人民的时候;一些把人民挂在口头及高呼人民伟大的国度,比如朝鲜等,实际上,政府官员基本不会想到人民,因为没有这个必要,因为除了被压榨奴役外,人民实在对他们没有任何意义。
   
   
    当你既不需要人民的选票,也不需要人民的募捐参加竞选,你说你还要人民做什么呢?何况,这些人民基本上在专制政府官们的眼里,多是贱民。
   
   
    专制的政治是将人民作为象棋里的卒子,因为卒子可被尽其所用却价值不高。那个高喊到女人那儿时不要忘了带鞭子的哲学家尼采,就主张强人政治,主张民众就是强人的卒子,故此,他的哲学理论很受独裁者希特勒欢迎。西方民主政治,则视人民为棋局中的士象,似乎人民地位很高,政府需要他们的支持,但实际上政府对这些士象限定了界限,即不可越河界一步,也就是说,人民只能牢牢地生活在政客们所制定的法规上。在这里,人民的地位似乎高高在上了,不是单单成为卒子,可实际上,人民在政府的决策上是无能为力的,因为,人民管不了那个被选出来的“主“。
   
   
    国家之主的“主”,在专制国家,指的是那个专制者,在民主国家,多是指那个执政的政党。那些被人民投票选出的“主”,在做出决定时,就常常理直气壮地代表人民,因为被选的“主”们认为他们是为人民所选,是人民的主人了。德国总理默克尔及西欧一些左派执政者就犯了这种错误,政客们所犯的错误代价,最后都要由被他们所代表的人民来偿还,灾难最后都落在被代表的人民身上。
   
   
    现在多数人已清醒地认识到,西方政治,不是“民主”,而是“选主”,一旦一个党或一个个人被选为执政者,他们或他就可以制定出并不为人民所喜欢的政策了,这些政策中,当然也包括未对大量的穆斯林难民经过细心审查就批准其移民之政策,民主国家内宗教之间冲突悲剧的发生,多源于这种政策。 虽然,人们知道,总体上,西方的“选主”政治体制,比之一党专制的政治体制更具人性,更为人民利益所考虑,具有更让人民做主的观念,因为,毕竟国家之主是由人民所选。但是,这种“选主”的缺陷也明显存在,即这个“主”一旦被选上,就有可能成了人民之“主”而凌驾人民之上,就有可能将国家捣腾成一个贫困落后或暴力独裁的国家。 所以,怎样控制好这个“主”,也就是小布什总统所说的:将权力锁进笼子,是极为重要的。但到目前为止,世界上还没有一个民主国家能真正有效地“将权力锁进笼子”,正因为这样,我们已看到民主体制的西方国家,逐渐地呈现衰落之象,不仅在经济上,在政治上也是如此。 当代,这世界上除了资本主义的民主体制外,还没有更好的政治体制出现,所以人民就向往乌托邦,向往“共产主义”,向往大同世界,向往一个人人做主的社会。我倒更倾向“无政府主义”,事实也是,如果政府不是为了人民,人民要政府做什么?就像耶和华对以色列人说,为什么你们要自讨苦吃地立扫罗为王来统治你们?
   
   
    人是天生自由的,但人进入社会后,却更多地自愿选择不自由。当然,历史上一些阴谋家野心家为达到个人统治奴役他人,占有他人物质利益之目的,硬是以各种卑劣手段剥夺人民的自由,从思想上和精神上牢牢控制人民,并以此声称他们代表人民。现在,即便在所谓的西方民主自由的国家,人也有着很多的不自由,特别是言论的不自由。举例而言,在澳洲明明我就是不喜欢穆斯林文化,为什么我不能说呢?明明我就是反对同性恋结婚,为什么我不能表达我的看法呢?如果有人在公开场合说要防止穆斯林文化最后同化澳洲文化,可能会面临着被指控为种族及宗教歧视,其实,这只是一种根据目前穆斯林文化对世界文化的软硬干涉所预计的结果,但政治家不能说,一般人也不能公开说,这是多么荒谬的政策。
   
   
    我曾对民主向往,但在这民主的国家里,我逐渐发现这个民主体制在制造着“选主”的结果,尤其常看到那些自以为代表多数人利益的政党及政党领袖在政策上的我行我素,及不计后果的行为做法,我是有些失望的。
   
   
    坦率地说,现在的我,更希望是个独立自由不被任何人代表的人, 是个不由于选举日将到突然被政客们想起来的人。我是个自由的人,谁也代表不了我,我也不代表他人,我为自己负责,只代表我自己,这是我生活的原则。
   
   
    我崇尚身体上的自由,更崇尚精神上的自由,所以,“独立思想,自由人格” 是我一贯奉行之理念,或许,你会说这是“无政府主义”行为,如果是那样,那么,我宁愿我是个无政府主义者。
   
   
    2019年3月27日
(2019/03/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