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呼吁言论自由]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三千万人头
·关于民意和香港
·关于量变质变
·反马辟邪,匹夫有责
·今日微言(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尊我者生,挡我者死)
·一点提醒
·关于文化决定论
·关于说真话(微集)
·现中国最大的邪恶
·两极主义让人蜕化
·从美国的强大和文明说起
·毛氏十大罪
·武力攻台高级杀
·关于疾恶从善和如何对待邪恶
·辟邪英雄榜
·鬼蜮三伎
·誉毁不苟古之道
·马帮的反常
·天还没亮,我们先亮
·爱党爱民不相容
·古今中西我最优
·今日微言(批判马主义,弘扬儒文化,建设好制度)
·今日微言(写自己的字,让别人去说吧)
·什么决定历史发展的方向?
·两大高端腐败揭秘
·邪恶势力的最爱
·邪说之祸
·邪说之祸(二)
·自由从哪里来
·儒者的天职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达摩的半吊子安心法
·财产权和士君子
·好人吃亏在不够好
·魔纸
·做人就做大好人
·为底层一哭
·没有你党最重要
·高层内斗
·儒本位与汉本位
·今日微言(世界三大劣族:马红、伊绿、非洲黑)
·关于山大“学伴事件”
·光武的务实和隋炀的虚荣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
·学达性天方为贵
·打倒极权主义,重建中华文明(二)
·关于“言必信,行必果”
·关于“言必信,行必果”
·极权主义的自大和自卑
·民粹与极权
·关于张扣扣案
·防火墙(外一篇)
·恶政府不如无政府
·严禁杀无辜就是最大的大局
·做一个懂事的人
·竭中华之物力,结劣族之欢心
·一个全球性的误会
·马官是马帮最大的受害者
·为民为国为自己
·没有中华,美国最佳
·没有中华,美国最佳
·没有中华,美国最佳
·关于香港,明确三点
·平民教育非孔子首创论
·圣言有没有漏
·中华特色的三权分立
· 还主权于民,还教权于儒
·依据马家刑法,控诉马帮四罪
·江湖空前险恶,好人多多保重
·当心黑社会和民族主义
·行政不唯民意,主权唯民意(外三篇)
·今日微言(最好的赎罪立功和改良命运的方式)
·中共的两条出路(外四篇)
·肋骨折来当火把,头颅昂去对狼牙
·铁笔树成思想帜,罡风唤醒自由钟---自誓二
·特权富不过三代,马邦将很快返贫
·亲美和反美
·关于服务型政府
·哀其不幸,怒为其争
·哀其不幸,怒为其争
·把矛头指向上层
·东海三判
·关于元朝
·天相吉国以色列
·无敌之术自由行
·火上浇油欲何为---香港问题之我见
·正确对待民意
·香港事件的深层内因
·中共为什么不行
·做一个纯粹的好人
·今日微言(马帮问题大,三界骗子多)
·今日微言(马帮问题大,三界骗子多)
·特区毕竟有特权,大陆人民最可悲
·正发展
·正发展
·道德与幸福
·暴君和革命
·灾星
·教育焉能民主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呼吁言论自由

   呼吁言论自由---文化决定论漫谈之十四言论权是最基本的人权,言论自由是社会自由的核心、政治文明的基础和人格尊严的基本保障。没有言论自由,就没有人权、自由和文明可言。侵犯和剥夺言论自由,制造言论罪文字狱,是对人权和人格尊严最根本的践踏。

   言论自由是衡量政治无道与有道、文明与野蛮的基本标准。无论坚持什么道路,追求什么理想,实行什么政治、制度模式,首先都得把人民当人看。把人民当人看,就得尊重人权尤其是言论权,不能防民之口,防民如贼,以民为奴。否则就是与人为恶的恶贼和与民为敌的民贼,就是政治野蛮、反常和反动。

   防民之口是古今极权主义不约而同的共性。不过,古典极权主义如暴秦,民众只需要服从,不需要赞美,民众对恶法既不能反对也不能赞扬,否则都会受到严惩。而现代极权主义,则会通过思想导向、利益诱惑、暴力恐吓等各种方式让人歌功颂德。

   殊不知,“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在不自由的环境中获得的赞美,不仅无意义,恰是极权主义的自证和假恶丑的自曝。这句名言流行已久,至理也,出自于法国剧作家博马舍的《费加罗的婚礼》,据说至今仍刊在《费加罗报》的报头。

   马帮巧言令色,好话说尽,什么“为人民服务”、“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云云。其实都不需要。主权在民,民有民权;治权在君(代表政府)君有君权;教权在儒,教有教权。政府、领导、官员和民众,应该各守本分,各尽其责,各用其权,相互尊重,不能相互侵权。尤其是政府、领导和官员,不能侵犯民权,防民之口。

   政府倒可以防官之口。在言论方面,权位越高,责任越重,自由度就相应降低,官员低于民众,礼所当然。但防官之口只能防之以纪律,不能防之以法律。也就是说,官员言论如果错误反常,可以依据纪律予以相应处分,最严重的处分也就是削职为民。对于官员的错误言论,也不能入之以罪,惩之以法。

   在维护国民基本权利和自由方面,民主政治做得不错,王道政治要求好上加好。不过,对于王道来说,维护民权和言论自由只是基本责任和政治底线,还要导之以德,齐之以礼,选贤与能,为民立极---这是民主政治无法比拟的。民主或能“与能”,不能“选贤”,其自由主义文化也不足以培养圣贤君子。

   另外,对于野蛮、反常和反动的政治,正人君子也有底线,那就是坚持不合作主义,无道则隐,独善其身。2019-3-12首发于《民主中国》

(2019/03/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