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我们欢迎支持,但不争取支持]
东海一枭(余樟法)
·马魂儒体和手表定律
·今日微言(佳人可爱休胡爱,真理难传不懈传)
·儒理就是真理,维明何其不明
·邪恶不胜正善,善恶自有报应
·《论语点睛》:冉雍可当大领导
·论批评
·今日微言(摧邪是最好的显正,惩恶是最好的扬善)
·儒家的宽容和严厉
·圣人有无常心
·辩异求同莫混同
·善良是否靠得住---兼论《狗镇》
·有一个观点惊世骇俗
·圣贤盗贼莫混淆,实事求是最重要---为茅于轼纠误
·今日微言(成仁是人生最大的幸福,仁德是幸福最大的保障)
·海边小通告
·关于中华文明分期和第四期经典
·革命和造反
·在民意之上还有更高的道统合法性
·淑女、君子和家庭(微集)
· 品德和学问
·信仰与自由
·吴元士《述志文》,东海附言
· 师道父道官道友道
·今日微言(宅兹中国,扬我仁旗)
·今日微言(宅兹中国,扬我仁旗)
·女德和男德(微集)
·本性微论
·五福和《洪范》(微集)
·国家本质一二三
·我的一点态度(微集)
·极权主义和民粹主义
·今日微言(大千世界一元化,无尽儒心万代明)
·未能诲人不倦,不敢好为人师
·新三权分立和元首的产生---儒宪论之一
·警惕民主扩大化----儒宪论之四
·关于民本及人本---儒宪论之二
·关于家天下君主制---儒宪论之三
·老子的糊涂
·关于家天下君主制---儒宪论之三
·人贵三得
·建议习近平先生
·反儒是最大的反常、反动和反华
·儒家文化与极权主义
·知言与知命
·今日微言(书法、艺术、台湾、电视剧等等)
·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
·谤来可乐是真言
·艺术微论
·【有感写怀】
·再论孟荀不可调和
·可责备贤者,勿责备小人
·儒词训解之一:元仁首义
·巫马子的错误
·儒词训解之二:仁外无天
·儒词训解之三:仁本无敌
·儒词训解之五:唯仁为宝
·儒词训解之六:唯仁主义
·儒词训解之六:唯仁主义
·儒词训解之四:良知大定
·儒词训解之七:唯仁独尊
·《论语点睛》:颜回的两大道德特色
· 中华第一字
·儒词训解之八:天下归仁
·阴阳微论
·阴阳微论
·儒词训解之九:止于中道
·儒词训解之十:君子三明
·儒词训解之十一:仁道设教
·儒词训解之十二:我仁惟扬
·儒词训解之十二:我仁惟扬
·儒词训解之十三:仁者强
·儒词训解之十五:三道唯仁
·论语点睛:君子周急不继富
·儒词训解之十六:自作自受
·最大的国耻
·历史螺旋式上升论
·最大的国耻
·历史由德性决定
·儒词训解之:自作元命,顺天休命,正位凝命
·儒词训解之:自作元命,顺天休命,正位凝命
·善到大处鬼神钦---善良小论
·批判歪理邪说是文化人的天职
·批判歪理邪说是文化人的天职
·统一不是最高道德
·于转物时观世界,向无心处得天真---近日微言集
·《论语点睛》:英雄不怕出身低
·吳元士:讲仁义是对弱势最好的保护(附东海荐语)
·盗贼崇拜要不得,圣贤崇拜不可少
·君子心细微论
·伪善的口和祸害的手
·佳联欣赏
·从耶诞说起(微论)
·新词语之二十五:仁道致远
·新词语之二十六:指马为儒
·写在毛诞日:我是来救人的!
·儒词训解之二十三:君子无戏言
·【吴元士】德不孤,必有邻——访浙江儒林前辈吴光教授记
·三教不可合一論
·关于“三教不可合一”答客难
·关于“主权在民”答客问
·殷周皆王道,殷秦非一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们欢迎支持,但不争取支持

   我们欢迎支持,但不争取支持
   这个标题貌似矛盾,实不矛盾。欢迎和争取,态度不一样。欢迎只是不绝缘,中道而立,能者从之,顺其自然;争取则是攀缘,主动努力寻求支持。
   
   之所以要表这个态,是一再有人劝告或认为,儒家应该放低身段,多多接触商企界人士,争取他们的支持。殊不知,这是缺乏儒学常识的外行话。君子本来就是儒家,正人自然支持儒家,都不需要争取。儒家事业作为一种最正义、伟大的公益事业,本来就是正人君子的事业。需要争取的支持,恰恰是儒家不屑于争取的。
   


   欢迎支持也不是见钱眼开,有钱就收。某些人物和势力即使主动提供经济支持,也得接受资格审核。有财有势,在世人面前就有面子,在君子面前则未必。位高多金者面子最大,压倒一切,若非善类,君子至少有权不见,嘿嘿。世俗拜权又拜金,吾避尔等如灾星。
   
   要想在君子面前有面子,唯一的办法是积善立德。有德自有面子,言行越正,德性越高,面子越大。言行正到一定程度,就是中正,就成为君子。
   
   《教父》有句名言:“没有不可以收买的人,只是数字不够而已。给他一笔无法拒绝的钱!”这是西方黑道眼界浅,无缘见识圣贤君子。它们与绝大多数马邦人一样,本身就是唯利是图的利益之徒,终身所交往和见到的,无非见钱眼开的龌龊小人。
   
   西方无儒可尊,何其不幸;中国有儒而反,更加不幸。但儒家是反不掉、打不到的。百年风雨沧桑,儒家又历劫归来了。
   
   儒家事业是人世间最正善伟大的事业。正义是邪恶的克星,真理是谬论的克星,文明是野蛮的克星,光明是黑暗的克星,良知是恶习的克星,圣贤是盗贼的克星,而儒家是正义、真理、文明、光明的集大成,是良知的根据地和圣贤的大本营,是一切假恶丑的灾难一切真善美的福音。
   
   儒家集正善之大成,为中华之代表,事业虽小必大,力量虽弱必强!支持儒家,是支持者的福德,是体现人生价值、扩充生命意义的重要方式,任何时候支持都不嫌迟,但无疑越早越好。就像买股票有机会买到原始股,不妨果断出手。只不过,原股的机会唯属于特殊阶层,儒家的机会最青睐正人君子。这是一个双向选择的过程。支持者选择支持对象,儒家也选择支持者。
   
   对于儒家事业,可以不支持,最好不要反对,更不要恶意反对,落入欺弱附强、欺善助恶的马邦俗套。即使言论反儒,也有罪孽。这种罪孽,法律不能管辖,儒家不会追究,但自有恶果恶报。
   
   至于行动反儒,给儒家制造麻烦,更是最好的自找麻烦、恶化命运的方式,甚至自绝中华、自绝未来和自我毁灭。这是天理、易理和因果律的必然。君不见,暴秦作为古来第一家政治反儒派,无数文臣武将死于非命乃至被族灭,最后嬴氏家族灭绝,根本轮不到儒家动手。但这并不意味着儒家可以饶恕这些巨寇恶贼!儒家的历史记忆和报恩复仇精神都十分强烈。
   
   有人说儒家太爱记仇,秦始皇都死了两千多年了,还骂个不停。没错,大恩大仇分明,君父之仇必复,人心天理之所当然,是儒家基本原则之一,替天行道的必须。大仇不记不复,非君子也,非人也。批判暴秦,批判古今中西一切极权暴政,与追求王道仁政相辅相成,是圣贤君子当仁不让的文化责任。2018-9-6

此文于2019年03月12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