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东海微言(现中国四大派)]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微言集(四)
·智慧的重要---智勇双高始仁者
·人靠不靠得住?
·中国人为什么这么坏?(东海随笔八篇)
·儒家的圆满
·物则堂:历史上的儒家政治实践(东海附言)
·伪善与真恶---兼论唐太宗、宋太宗与毛太祖
·认贼作父与以父为贼(东海随笔,外一篇)
·子系中山狼---从毛泽东容不得鲁迅说起
·东海微言集(五)
·王道杂论
·死还是不死,是一个问题
·儒家的孤独---自由派排斥儒家探因
·东海随笔:关于苏联解体和项羽失败(外一篇)
·东海微言集(六)
·错看正剧为闹剧,误演喜剧成惨剧---中国百年大悲剧
·期盼中国统一,反对统一台湾
·药家鑫也是受害者(东海随笔外一篇)
·反儒势力难成大气候,儒家中国才是大中华
·百日闹剧惊天下,赔了脸面又丧心---儒门中人也需要反省
·别被管子误导了
·非我文化,其心必异---异端批判
· 马家道德批判
·东海随笔:流俗毁誉靠不住(外一篇)
·恩赐民主并非不可能
·东海微言集(七)
·东海微言集(七)
·政府聚敛成要务,官员贪盗更寻常
·儒者当自重
·对夷狄也要讲信义
·东海微言集(8)
·非同一般的文章
·甘棠文化召公魂
·甘棠文化召公魂
·中西合璧,以儒为体----儒家与自由主义关系初论
·东海微言集(9)
·论马克思主义
·支持茅于轼,清算毛泽东
·乱臣贼子如予何?----圣贤的自信
·关于中国的现状和出路
·关于中国的现状和出路
·(转载)秋风:中华民族又一次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关于道德与位禄名寿及容貌之关系
·儒家政治观与中国政治生态略谈
·中纪委的狡辩---关于官员财产公示制度
·天下有大勇---与东海儒友共勉
·爱人当以德,助恶即犯罪
·乡愿固可耻,轻狂亦堪嗤
·胡适的高明和肤浅
·天地有正气
·儒家宪政纲要(最新订正稿)
·九十光阴尚有几?----中共九十诞辰献言
·唱红实为倡黑,有错而且有罪
·从张二江的幸运说起
·迷人红十字,吃人黑狮子
·汪洋不负责任,政府不务正业---关于蛋糕问题
·万世罪人毛泽东(东海随笔八篇)
·儒家思想与小农经济---澄清一个普遍的误会
·论跪族社会
·全民性丑陋,畜生化生存---兼为中国指一条明路
·好主义与坏主义---兼论言论自由
·论毛泽东的文化修养
·“全民性丑陋”与“满街皆圣人”
·给薄督一点忠告,为重庆献上三策
·东海微言集(10)
·王道霸道与暴政杂谈
·儒家的道德底线,东海的基本要求
·腐败的官场,腐烂的心灵,腐朽的政权---中国现状探因及结局预测
·物质主义与道德主义
·东海微言集(11)
·中华奇石我为王----石王铭
·儒家信仰与良知特征—兼论忠德
·东海微言集(12)
·温家宝坐上第一把交椅也不行(东海随笔八篇)
·东海微言集(13)
·东海微博,欢迎参观、指教和争鸣
·东海“两个凡是”,讨教天下英雄
·东海微言集(23)
·为什么中国政治转型特别难?
·儒家共识和中华愿景
·东海讲儒:主题“仁者寿——关于道德与寿命之关系”
·论革命(4月25日周日晚网络讲稿和问答)
·伟大的帝王师
·驳资中筠的“五四”观
·君主制之思---兼论统一的模式和善恶的传染性
·秦法家的下场—兼论“恶必蠢”定律
·一生低首拜阳明
·【代发通告】“弘道基金”发起辞、章程、捐赠指南
·秦朝之亡:仁义不施,攻守势异
·东海辟毛言论小集
·人道政为大
·前辈不可见,古道邈难寻
·算历史旧帐,向日本索赔
·yyy中国的出路
·理想不是罪恶的挡箭牌
·万方有罪,罪在中央
·大同理想和共产主义
·“双盲”龙应台
·正淘汰、逆淘汰和偏统论
·关于计生的思考
·反动就要挨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海微言(现中国四大派)

   东海微言(现中国四大派)【辟毛】李锐对毛有两句评价:“功劳盖世,罪恶滔天”。曾与毛有过较多接触的美国学者李敦白对毛也有类似评价:“融大英雄和大罪犯为一身”。都错了一半,这是他们的思想局限。毛氏纯粹是一个罪恶滔天大罪犯,毫无功劳可言,绝无英雄之气。所谓功劳,也是罪恶;所谓英雄,看朱成碧。

   【辟毛】所谓革命,实为造反;所谓解放,实为奴役;所谓人民,实为奴隶;所谓团结,实为勾结;所谓服务,实为压迫;所谓国有,实为党有;所谓公有,实为权有;所谓按劳分配,实为按权分配;所谓新社会,实为恶社会;所谓红太阳,实为大灾星;所谓无产阶级专政,实为极权主义暴政……

   【态度】儿不嫌母丑,但我嫌你丑,嫌你这个丑八怪冒充国家、冒充人民的母亲;狗不嫌家贫,但我嫌你贫,嫌你贫于道德和仁爱,贫于文化和文明,致使我民胞贫苦,家国衰乱。

   【恶习】恶行恶言沉淀成恶习,就形成路径依赖。恶行恶言越多,恶习越重,路径依赖越深,越难以改正,就像吸毒上瘾一样,不死不休。马路就是典型的路径依赖,一旦走上这条邪路,基本上非一条道走到黑、走到绝不可。改革开放四十年,多方修正,本质难改,原因在此。

   【哀悼】李学勤先生是个相当优秀的儒家学者,于儒学和史学皆有一定造诣和贡献。国学的核心是儒学,儒学的核心是经学,这是文化常识,但在这个反常的时代,作为体制内学者的李先生有此认识,值得敬佩。泽君说得不错,李先生对于学界摆脱五四以来疑古派的纠缠有很大帮助。李先生值得我们哀悼和怀念。

   【中西】从政治层面而论,美国的政治、制度、法律都是人本主义。神本主义虽然影响不小,但已经丧失指导政治的资格。中国眼下政治、制度依然姓马。只不过,马学作为意识形态早已破烂难补,当局在立足于马学的基础上,对于人本主义和仁本主义之政治学试图有所吸收,这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习讲话中都有反映。只因马学马制与仁本人本存在着不可调和的内在冲突,所以思想、政治显得杂乱无章,官民无所措手足。仁本主义一统中国,是最好的道路选择,相信也是历史的必然。长远而言,仁本主义一统天下,也是人类的希望所在。

   【朝鲜】现在全球看好川金会,我一点都不看好。担心特朗普还是缺乏政治经验,缺乏对这类邪恶人物的本质认识。小金朝和三胖子已经在邪路上走得太远,对欺诈和暴力早已产生深度路径依赖,对朝鲜人民又欠下了太深重的血债,很难回头了。罪恶的苦海确实无边,游得太远了,回头未必还能上岸。2019-2-27

   【仁眼】恶势力和恶社会、暴君与暴民有着相辅相成的互生性。恶社会最容易孕育并推动极权主义势力的成长和成功,极权主义成功之后,又进一步恶化社会环境,败坏社会道德。换言之,极权主义只能在恶社会中成长、成功和维持。因此,它最根本的危险来自于社会的改良和道德的提升。正义和善良是极权主义最大的灾难。2019-2-27

   【成功】成功有两种:一种是良性的成功,有一定的道德基础,立功立德、成功成德统一。这种成功,利民利国利天下利人类,也利益家庭和自己。一种是恶性的成功,无道缺德。这种成功,有害于他人,有害于社会,终究有害于己,终将付出相应的代价。两极的成功,就是恶性成功的两大典型。两极的成功,是人类两种大不幸。这两大恶之花,植根于人性之恶、社会之恶和学说之邪。也就是说,它们是恶习邪欲、恶社会和邪说媾合的结果。

   【辟鲁】鲁迅弃医从文,是中国的大不幸。鲁迅从医,大不了民国多一个庸医,害人终究有限。鲁迅从文,民国出了一个毁圣灭道的文化杀手,杀害了无数良知慧命,并被粉饰成为硬骨头和民族魂,给无数断脊折梁的极权主义文奴冒充硬骨头提供了巨大的方便,导致民族丧魂失魄百余年,至今尚待招魂。这也是鲁迅的大不幸,被极权主义当成反儒反华、赤化中国和欺世盗名的工具,罪孽深重,遗臭万年!

   【先锋】先锋之先,不外乎内容和形式,其中内容又是最根本的。诗的内容,包括灵感、情感、精神、思想、理想、观念、意志、意念、意识和潜意识等等。先锋诗人应为文化之先生、时代之先导,应有思想之先进、道德之先觉,应具备开风气之先、敢为天下先和先天下之忧而忧之精神。这也应该成为先锋诗之精神。

   【击蒙】古今主张“庄子儒门说”、“老庄儒门说”、“儒道一家论”、“三教合一论”者,都是道家、杂家及儒门杂家,不为儒家主流和历代圣贤所许可。包括韩愈、程朱、王阳明、王夫之、熊十力在内,历代大儒醇儒严辟佛道、严批老庄者众。有文章说王夫之“以同情庄子闻名”,说“三教合一”和“庄子儒门说”可以上溯到韩愈,都是昧于韩愈王夫之更昧于儒学的门外乱谈。

   【击蒙】说儒从巫来,也是门外乱弹。《中庸》说得很清楚:“仲尼祖述尧舜,宪章文武;上律天时,下袭水土。”这才是儒之来头,从尧舜文武来,从天时水土来。当然,如果对巫字的理解,不是作为以舞降神的巫祝,而是通达天地、中合人意之意,将尧舜文武都说成巫,那么,儒从巫来是可以成立的。

   【看世界】伊世界经常会发生一些集悲剧和喜剧、惨剧和闹剧为一体的新闻,让人哭笑不得。例如这一则:自杀式炸弹袭击者被以色列击毙,穆斯林捡起尸体并开始抗议,但他们不知道自杀炸弹的腰带仍然绑在这个自杀式轰炸机身上,于是,炸弹再度在队伍中爆炸。爆炸后还听到有人高呼大家都知道的口号。”

   【看世界】何光顺言:“这个恐怖分子聚集的极端宗教世界从来不会反省自己,每但有任何事情,他们都是将矛头外指,而不检讨自己的文化、习俗和心理中的问题了。”这与毛派可以一拼。越苦越坏,越坏越苦,在苦难和邪恶的泥沼里越陷越深,直到毁灭,或被灭,或自灭。

   【民意】舆论未必公正,民意未必正确,它们常会出偏犯错,甚至错误地拥护恶人,选择邪路。故在一定时间段里,某些邪恶人物和势力也可能获得舆论认同、人民拥护,在一定范围、区域和国家拥有民意合法性。人世间唯有儒家圣贤才能允执厥中、大中至正,唯有儒家政治才能获得天道合法性。

   【毛魂】微信流传一篇文章题为:《任正非:我的导师是毛泽东!》任正非自述他从毛身上吸收到的是哲学思想方面的传承,毛思想就是公司的思想云云。原来如此。华为事件及其一系列行为就很容易理解了。华为及任正非的命运,也不卜可知矣。毛魂附体,华为何为。

   【中华】中华文化以儒家为主统,儒家可以代表中华文化;中华民族以汉族为主体,汉族可以代表中华民族。文化融合,无论是融合传统文化还是西方文化,都必须以儒为主;民族融合,无论是融合少数民族还是西方民族,都必须以汉为主。压制儒家和汉族,中华文化和民族就会衰败化、空心化和异质化。

   【看马邦】何光顺同道言:“民宗委、统战部门自其成立之后,维持愈来愈强大的分裂局面就成了其根本利益所在”云,让我想起养寇自重的成语,故意维持和制造分裂,以此使自己的地位变得重要,并借机揽权索银。但这只是一个方面,如果绿化和反儒势力成为这两个部门的主流,那是比养寇自重更可怕的。

   【四大派】以文化分,现中国有崇儒、崇西、崇马、崇伊四股势力四大派,分别向儒化、西化、马化、绿化四个方向努力。四个方向即四条道路:仁本主义、自由主义、马列主义和伊斯兰主义。其中仁本主义、自由主义都是正道,文明之道,仁本主义又是最优选择,是真正中国特色的道路。马路、伊路皆非正道。

   【悲催】《薄谷开来— 从绚丽走向凋零的悲催人生》一文介绍了薄谷开来作为开国将军谷景生之五女的过往和作为杀人犯的今来。从美好变成丑恶,从喜剧变成悲剧,从美梦走向噩梦,从绚丽走向凋零,这在马帮是一种普遍的现象。薄谷开来命运,与江青、叶群们一脉相承。百余年来,无数女性都经历了这样一个悲催的过程。

   【整风】《薄熙来的奶奶为什么晚上会听见鬼哭狼嚎》一文提到,薄一波在他晚年的回忆录《七十年的回忆与思考》中写到他亲眼见到的延安整风抢救的惨状。那些投奔延安而遭到“抢救”的知识分子,令人想起前不久纷纷投奔isis的女子。不过,论互整互斗、自相残杀的惨烈程度,延安应该是难以超越的,isis也不能超越之。2019-3-10

(2019/03/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