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杂食杂陈(一)麦粞饭]
东方安澜
·天下多贼
·
·说说彭宇案
·小林的疑惑
·对微博实名的疑惑
·说说蔡英文
·银筷子涨价了
·才气和灵气——从《亚细亚的孤儿》谈起
·屁儿尖上郭美美
·借颗良心给百度
·说说方韩之战
·人民不答应(小说)
·县南街(散文)
·寻性记
·胡评委
·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夜
·那些《奔向重庆的“学者”们》
·说说莫言获诺奖
·寻访林昭墓
·说说褚时健
·说 哭
·阅读《新阶级》,认识德热拉斯
·说说陈店
·说说新驾规
·2013年1月12日江苏常熟公民聚餐召集帖
·10月28日被苏州警方留驻的五个小时经历
·毁三观,你幸福吗?
·说说孟学农
·政府就是用来颠覆的,不是供奉的
·昂首走在邪路上
·《八月十五》,一个小片
·今天,我亲眼看见谢丹先生和国保在厮打
·江苏常熟民办学校的问题(代发,欢迎关注)联系电话13962318578
·说说林昭
·我看六四 ——从包遵信《六四的内情——未完成的涅槃》说开来
·我看微博
·祭奠林昭遇难四十五周年被维稳纪实
·我也是党员(小说)
·天下相率为伪——《公天下》批评
·清平乐•五章
·帽徽领章,还有外婆(小说)
·空夜(小说)
·高山仰止 许志永无罪
·我是怎样把《常熟看守所把公民培养成政治家——我所认识的顾义民》一文删除
·常熟公安把公民逼迫成为革命家
·恳请央视来寻找我家的顶梁柱
·头顶三尺之上确实有神明
·哦,那一个俊朗的小后生
·难年(中篇小说)
· 8月25日晚常熟公民被常熟虹桥派出所被陷害被嫖娼纪实
·从被嫖娼谈起——致爱我和我爱的人
·石板街踏歌(散文)
·论向忠发的嫖娼艺术
·公民被嫖娼以后,后续应该怎么应对,请各路法律界大侠援助。
·说说周带鱼
·腊八记(散文)
·1月24日南京参加婚宴被殴打纪实
·基督徒,还有,中国基督徒
·10月8日被喝茶记实
·10月8日被喝茶断想
·关于敦请常熟市公安局国内保卫大队向我道歉并赔偿误工损失的函
·落地生根
·要钱(小说)
·哈利路亚,炉山——炉山18天日记
·吃茶(小小说)
·遗嘱
·月饼
·腥 闻(小说)
·一个木匠的喜剧(散文)
·魔 道(小说)
·向海内外师友申请众筹书
·这一年(2015)
·一个冬天到另一个冬天(散文)
·冬日游铁佛寺记(散文)
·一斧一凿谈(一)(二)
·一斧一凿谈(三)(四)
·一斧一凿谈(五)(六)
·一斧一凿谈(七)(八)
·一斧一凿谈(九)(十)
·一斧一凿谈(十一)(十二)
·一斧一凿谈(十三)(十四)
·一斧一凿谈(十五)(十六)
·一斧一凿谈(十七)(十八)
·一斧一凿谈(十九)(二十)
·一斧一凿谈(二十一)(二十二)
·一斧一凿谈(二十三)(二十四)
·一斧一凿谈(二十五)(二十六)
·一斧一凿谈(二十七)(二十八)
·一斧一凿谈(二十九)(三十)
·早上更衣室对谈
·4.28,常熟开关厂维权人的觉醒与抗争(作者:徐文石)
·逃不生记
·夏朝阳(小说)
·塌陷2016(小说)
·说说杨绛
·再说杨绛
·夏食随记
·说说马英九
·臭不可闻“两头真”
·贼(短篇小说)
·说说柴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杂食杂陈(一)麦粞饭

          麦粞饭

   麦粞饭,作为七零年代头上的人来说,我吃过。但不是因为粮食紧缺,而是带有换换嘴的意思。因为大饥荒已经过去了十五六年,吃饱肚子已经无虞,但常熟乡下杂粮多,偶尔吃几顿麦粞饭,确实有节省口粮的算计。我们是高乡,不产稻米,只收成棉花,粮食都是按户口本到粮管所定量供应的。吃点杂食,调配好一年的粮食,也是必须的。

   乡下人,不计人工成本。一碗麦粞饭吃到嘴里,也是很多道关口。首先当年夏收的小麦要大太阳底下晒干。一晒要晒上好多天,光这翻晒就是一重功夫。然后在粗眼的筛匾里把小麦里的杂渣筛掉,挑清爽,这又是一重功夫。所以“农民农民弄条命”,一年忙到头,一天从早上忙到黑再到深更半夜,但似乎只为了活命。但即使这么勤劳,很多年代却不得不为活命而起来造反。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

   晒过捡清之后的小麦就是放锅里炒,炒到七成熟冒麦香为止。这就是又一重功夫。这些都是捉空落当做的。也就是吃了晚饭以后,不耽误白天小队里赚公分。又一个晚饭过后,就拿出清洗晾干的细磨子,搭好台场,摆好架子,大人就牵起了磨子。从粗到细,要磨来倒去很多次。很多年很多时候都是这样,我们小孩子一觉醒来,大人还在洋油灯盏里牵磨,昏沉的灯光照着大人的脸,分辨不出对生活有什么渴望,只为活着而活着。及至鸡叫头遍,还不曾歇。

   后来,大队里有了机器磨子,俗称“钢磨”,就省事多了。但又是一个悖论,有了钢磨,轧人食麦粞的少了,个体经济兴旺以后,时兴养猪,轧猪食麦粞的多,因为人食麦粞讲究细、精、清,仁民师嫌换细钢磨爿麻烦,而且还要清扫钢磨肚肠,一客两客他不愿意搭理你,有时候搁两三天也不替你磨,这样大家就有意见了。为了消除意见,大队里又特意按装了一台细磨机,专门用来轧人食麦粞、米粉。可是,接下来随着粮食放开,人们也不需要再来轧麦粞了,这台新的细磨机装好后反而没怎么用就淘汰了。

   麦粞的细,细到颗粒和扬尘之间,再细就是麦粉了,俗称“焦麦粞”,是一种调成糊状的土食,香气扑鼻,馋涎欲滴,类似于市场上的黑芝麻糊。一锅麦粞饭的配比也是有讲究的。你不能“小鸡大了娘”。也就是你不可能麦粞多白米少。一般的配比是四分之一或五分之一,大人说,这样正好。如果麦粞过多,三分之一,吃起来就糙了。

   麦粞,要在一锅饭水烧开,米粒刚想发胀的时候,扬进锅里,拿筷子拌匀。手脚要快,此时正是一锅饭最吃火的时候,锅里的蒸汽走漏越少越好,手脚迟一点,很容易烂成一锅夹生饭,这就没彩头了。煮熟的麦粞饭,掀开镬盖,透过气雾,白中有点点金黄,麦香阵阵。民间的粗茶淡饭,千百年来,即是如此。那时候,正是长身体的年纪,父母为了照顾我,往往掏半锅麦粞,这样变成一锅两制,一半麦粞一半白米,我吃白米饭。常熟人净说,吃白米饭长大的人聪明。可同样吃白米饭长大的我,周身没有一点地方聪明的。

   白米饭白吃了。

                       2019年1月24日

(2019/03/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