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137)]
点滴人生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五)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六)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七)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八)
·跳樑小醜否認屠殺記
·人生隨筆﹕建屋記 (九)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二完)
·共產黨一貫騙人
·為了、、、、﹐七一必要上街
·「佔中」投票結果 -- 我的解讀
·遊行歸來﹐兼論人數 (上)
·偉大的全民運動
·一則政治寓言
·佔中運動和八九民運異同
·佔領運動 退場在即
·論清場中的暴力事件
·政事漫談﹕自由黨和中共是什麼關係﹖
·港事漫談﹕佔中運動中警方的反覆表現
·港事漫談﹕不可能的任務
·港事漫談﹕學生如何爭回人心
·港事漫談﹕樹欲靜而風不息
·港事漫談﹕最後一個佔領區如何處理
·港事漫談﹕聞梁振英上京述職
·香港日記
·香港日記(2)
·香港日記(3)
·香港日記(4)
·香港日記(5)
·香港日記(6)
·香港日記(7)
·香港日記(8)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行政低能兒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蝦球傳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香港日記(72)
·香港日記(73)
·香港日記(7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日記(137)

   
   2019/3/15
   
   我在前一篇的日記裡,談到特朗普和金正恩兩人先天後天性格有衝突,因此他們談不攏,不歡而散,並非很意外的事。估計金正恩回到北韓,將繼續他的‘核’事業,不久便再試射導彈,撩撩特朗普,“剃他的眼眉”。
   


   現在中美貿易戰仍在糾纏中,消息時好時壞。最好的消息是,特朗普和習近平將安排會面,商討最後的細節,然後在協議上簽字。不過,可能有人擔心是,由於有特金的前例,特朗普和習近平兩人有沒有性格衝突,會面時互相看不順眼,又會各各拂袖而去,不歡而散呢?
   
   這點我看來不會。特朗普此人桀驁不馴,是生性如此。他是大老闆,在他周圍的人,習慣對他遷就。加上他現在是大美國的總統,是全世界權力最高的人,其氣焰當然不可一世。
   
   面對這樣的人,是很容易發生衝突的,特別是那些以為可以和他平起平坐的人像金仔為然。習近平沒有這個心態。這因為習的出身和經歷和金的有如天淵之別。習雖然是高幹子弟,但他的父親習仲勳曾被鬥爭,而習近平青少年時也曾被下放。習的成長時期是一段艱辛的時期,和金正恩自少年起便被培養為國家最高領袖不同。雖說今天習是中國權力最高的人,但他的位置是鬥出來的,要處處設防,以免被拉下來,那時一切便會完蛋,因此他沒有特朗普持勢凌人的霸道。如若他們能夠坐下來談,多數是他們的幕僚已經取得了協議,他倆只是形式上交流一下,然後簽名如儀。
   
   說起來慚愧,雖然‘性格’一詞我是認識的,‘衝突’一詞我也是認識的,但兩者連起來而成為‘性格衝突’一詞我是很後來才認識,而且也很不幸是應用到我身上。
   
   我在香港最後的一份工作,是在某大學一個部門做行政。我的職位雖然不是部門的首長,但可稱是第二號人物。我應徵這職位時,這部門頭子曾經私下約我見面,認定我是理想的申請人,才推荐給大學正式約見。在這情況下,我是被順利聘請了。
   
   但在開始上班後不久,我便發覺我不喜此人的性格。主要是,他言大而誇,不切實際,好作長篇大論,也好和人爭辯。開會時,往往一言堂地說一兩個小時的話,吩咐和交代工作時經常前後矛盾,令人莫知所從。由於不喜和他溝通,我此後便有意識地和他保持距離,只作公事上的接觸,其他和公事無關的場合,例如中午有他在場的飯局,我便不常參加。
   
   應該說,在公事上我仍聽令於他,並與他配合,亦自覺懃懇和努力,工作上沒有缺失。但這人是要他的下屬對他殷勤和諂媚的,我和他保持君子之交,並不合他的心意。於是入職半年之後,他便開始整我,而所用的方法多的是,例如:不給我助理人員,本來有的也被調走;給他的工作計劃遲遲不批,批下來的時候往往被全盤否定,命令改寫;工作排山倒海的壓下來,一日三起,使人應接不暇;有時關起門來,嚴厲責罵;等等。(好在我性格夠強,不會自殺。)
   
   對這我的態度和立場是:他是我的上級,部門主管,我要服從他。至於找錯,是我的錯,我承認,並改正。但不是我的錯的話,看性質和嚴重程度,沒什麼重要性的話,我不反駁,如果是緊要的話,我一次也不承認。而即使不重要的錯,我也不能長期承受,忍受幾次之後我便駁回去。就這樣,我後來經常和他詰難。他這人是行政低能兒,而且說話和思想時常反覆,給我捉到的錯處不少。他有時因不知怎樣回答我的問題而窘起來。
   
   大概,我在他手下工作了三年,開頭半年是蜜月期,接著的一年半是他對我的迫害期,而最後一年則是我的反攻期。當我一放開懷抱和他玩之後,他的日子也不好過。我留意到了晚期我到他的房間有事找他時,他的手指微微顫抖。
   
   我的職位是三年的合約工,期滿可續約。我當然不期望他會繼續留我。但大學聘人不是他決定,雖然他可以有意見。於是談續約時他給我一份很壞的表現報告,建議大學不給我續約。我提出申訴,大學也走走程序,而結果當然是我要走人。
   
   由於我在大學內公開此事,部門內外的人同情我不少。他們其中一些‘有識之士’說這是‘性格衝突’,意即不應因個人之爭而迫走我,因為我沒有錯,也不是我的能力問題。不過,好也罷不好也罷,我也不願在這人的手下工作了。
   
   

此文于2019年03月1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