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穿越精神的戈壁
[主页]->[宗教信仰]->[穿越精神的戈壁]->[王莉莉:祂的应许永不落空]
穿越精神的戈壁
·余杰:华人教会如何作盐作光?
·宁萱:真光照亮了我们
·“家庭教会”的合法化无可回避
·黄艳芳:出幽暗,入光明
·远志明:“六.四”的诉求与中国的出路
·洪予健牧师:华人教会如何面对历史的伤口
·余杰:中国城市教会的兴起及前瞻之一
·余杰:中国城市教会的兴起及前瞻之二
·余杰:圣女林昭与中国教会的复兴
·三十年东,三十年西——回顾中共立国60年及“改革开放”30年
·余杰:有道德、有爱及有远景的教会
·先知性的呼喊
·以灵命爱中华:纪念英国传教士柏格理、富能仁艺术展
·家庭教会的公开化:机遇与障碍
·梁永康主教:这条未走过的路
·王维芳:一个经历苦难的见证
·“基督信仰与言论自由”讲座演示文稿
·读赵锐女士《祭坛上的圣女:林昭传》
·从柴玲信主看“6.4”这一代
·卢健恒牧师:努力作个更好的父亲
·洪予健解析《蜗居》现象
·爱心行动,彰显神恩--访“湖北爱心行动志愿者服务中心”秘书长黄磊弟兄
·《宗教蓝皮书》局限性大:家庭教会未被认可
·问题与回应
·中国基督徒当如何看孔子?
·祈望和平,推进政改—祝贺刘晓波先生荣获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
·袁幼轩曲折的归家之路—从同性恋者、毒品犯转变为神学教授
·最知心的朋友——周雁羽的见证
·中国基督徒如何看道家?
·杨赋立:迷途知返,全赖主恩
·“从圣经真理看爱国主义”讲座简报
·伍叶青:从破碎到重整的爱
·温市基督徒举行户外晨祷会
·李健明牧师:昔日大盗,今日传道
·洪予健:容我的百姓去——守望信仰自由之路
·胡孔雪仪:无奈、无悔、无憾的人生
·陆国城:九十八岁母亲归主!
·「70亿人口日」与圣经的末世预言
·洪予健:辛亥革命百年回顾——华人教会该当何说
·林书豪为荣耀上帝而打球
·梁汉华:救救孩子,阻止混乱性别的教育!
·洪予健牧师:从基督信仰看专制统治与国民素质的因果之谜
·北京守望教会会友LQM:户外敬拜一周年纪念感想
·陈淑美姊妹:父母双亡,谁来眷顾?
·赵泰和:松开的捆绑—赵泰和的见证(中英对照)
·王旭红:骄傲与谦卑
·李育南:南南自语
·李宾来:新造的人——瘾君子成为传道人
·洪予健:教育与洗脑之争
·中流砥柱,福音禾场—采访西三一大学校长余民德博士
·葛大同:一世冰雪瞬间融
·基督徒岂可轻忽“文化使命”?
·卢维溢:从毒品和灾难反思教会的角色
·梁伟明伉俪:人生跌宕、点滴奇恩
·梁伟明伉俪:人生跌宕、点滴奇恩
·范惜美:走出童年阴霾,人生再现光彩
·范惜美:走出童年阴霾,人生再现光彩
·义工颂—《真理报》创刊20周年感言
·温哥华短宣中心《真理报》二十周年感恩
·温哥华短宣中心《真理报》二十周年感恩
·刘志全:轮椅上的传道人--胜过逆境的秘诀
·卢维溢:柏林影展和神风敢死队
·卢维溢:电影院上映的福音电影
·基督教的中国时代即将到来?
·“文化安全” 下的逼迫--就“温州拆十字架” 访洪予健牧师
·李思:走向天国
·作者:约书亚:从哈巴谷书看温州十架被拆事件
·梁金华:「牛屎飞」变「牧羊人」
·峻谦:所谓的“伊斯兰国” 是何种怪兽?
·卢维溢:教会对民主诉求的反思
·温哥华信徒举行户外晨祷会--为受逼迫的教会祈祷
·陈荣基:恩泽中华、延福万邦--戴德生宣教情150 载
·卢维溢:宗教尊严与言论自由之界限
·嘉伦:辅助自杀合法化的严峻后果
·卢维溢:一个历史盲的总统
·郑贻富:薪火相传,缘缘不绝 (纪念中国内地会成立150周年)
·郑贻富:薪火相传,缘缘不绝 (纪念中国内地会成立150周年)
·采访戴继宗牧师:餐桌边综论“中国内地会” 150周年
·罗锡为:九旬耆老跑天下﹐年青人追他不上(王永信)
·龚文辉:最珍贵的礼物
·林向阳:她的心眼能看见--纪念圣诗作家芬妮克罗斯贝逝世一百周年
·张冬冬:浴火重生-大洋彼岸的爱
·Wendy Chow 采访:被人割了鼻子的杨伯母
·谢安琪:健康生命、丰盛人生!
·爱德华:主爱「牧民」
·基督徒不适合作律师吗?
·「神垂听祷告!」伊美换囚遭虐牧师获释
·曾浩斌:中国合唱指挥泰斗:马革顺
·陈国柱:四岁女孩用图画纪念受难节及复活节
·哥顿:我爱犹太人
·黄邓秀娟摆脱“天道五教” 毒誓的捆绑
·谭溢泉:父母厚爱、天父深恩!
·林向阳:从父亲的角色想起
·卢维溢:伦敦新市长引起的关注
·柳宏图:主耶稣带领我回到魂牵梦萦的故乡
·卢维溢:民主制度的考验
·洪予健:六四国难是我们的羞辱
·黃黎潔冰:被主擁入懷抱的曾路得
·感恩节(二篇)
·卢维溢:社会公义与政治的关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莉莉:祂的应许永不落空

   祂的应许永不落空
   王莉莉
   
   王莉莉:祂的应许永不落空

   


   人生几乎总是在等待,但上帝似乎从不着急,有人说,"上帝有祂的时候,延迟也必有因由"。
   
   我是2010年初,上帝拣选了我﹐使我走上了信主的道路。刚开始神非常眷顾我﹐生活的也很滋润。2017年6月份我感到胃难受,也没有在意﹐也没有祷告神,心里想吃点中成药就好了,自己给自己当医生。但事与愿违,不但没见好,而且越来越不舒服。
   
   当时我住在温哥华,7月份就回国了。回国后,身体越来越不舒服,吃任何药都没有明显的效果,体重急剧下降,心里就顾虑重重,特别是做了胃镜以后,(说有"肠化生"、"内瘤变"这样的字眼)没事就查百度,上网,越查越害怕,晚上也不睡觉,常常胡思乱想,有的时候就像是进入了怪圈一样,一些不好的影子时不时的出现在脑海里。或者接触一段数字就和自己的病联系在一起。已经去世的人常常出现在自己的幻觉里。总是有种怪怪的感觉,对什么事情都不感兴趣,也懒得与人交往,也不爱吃饭,心就像死了一样。
   
   我老公性格内向,我不高兴,首先影响到他不高兴,我的情绪也影响到他。他每天为我祷告,到处陪我看病。他曾是从来不干家务的一个男人,也主动地干家务活了。我能理解他,当一个男人回家后看到妻子是喜乐的,谈笑风生的,和回家后看到妻子是那种郁闷的愁眉苦脸的心情是不一样的。有时候我想:"不能这样啊﹐要振作起来!一定要振作起来!"我在家就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说:"你会好起来的﹐加油!加油!"我就唱歌,可是嘴里在唱,心里在流泪,唱着唱着自己就哭了。有时候我就大笑,那可真是皮笑肉不笑啊,眼泪花花不住地流。
   
   我就祷告神,"神啊!您给我一个启示,哪怕是一点点很小的变化,我心里也好有盼望。主啊!您让我抓住您的脚摸摸你,我也能得着安慰。" 现在想想,神做工是有祂自己的计划和时间的﹐可是我着急啊!好几个月了,为什么没有变化啊?每天都在难受,体重还在下降,每天在煎熬中度过。
   
   病痛的折磨,导致了心理压力过大。想哪里有一颗稻草能让我抓住啊!有一天我和老公说:"你每天都说一句:'老婆你会好起来的'。"他说:"行!"当天就说了一次,以后再也没有听到过。我知道他也非常着急,只是他的性格不善表达。日子就这样的一天一天的过去。
   
   我就多处打听方子,到处问,我辗转看了四个中医,吃了100多付中药,西药也吃了两个多月,也没有很好的效果的。我常常想,这是怎么了?怎么了?不止一次的问自己,各种烦恼,各种折磨伴随着我的每一天生活。
   
   这时,我惊动了主内的兄弟姊妹,她们每天都为我的病代祷,也求助了海外的牧师、师母及众多的兄弟姊妹们﹐都为我的病祷告﹐求神医治我的病。有时候觉得真是累啊!我说:"神啊,您让我去您那里,我就心甘情愿地去;您要是不愿意我去,就让我快快的好起来!"每天都这样的祷告,可是,一天一天这样过来了,也没有任何变化,不舒服,还是不舒服。
   
   病痛还是一天一天地折磨着我,家里的气氛就像乌云一般,让人透不过气来。我和老公都非常沮丧,同时产生了对神的怀疑,吃饭也不祷告了。"神啊!你是我们的神吗?我是你的儿女吗?你为什么不让我看到一点点光明呢?"每天读圣经,就是走马观花,老想从圣经中找到答案,适合自己想法的答案。
   
   女儿在温哥华非常挂念我,每天都用圣经的话安慰我,可是,我就是不动心。病情还是照样,心里还是烦躁不安。记得,在一个敬拜日,我难受得厉害,大汗淋淋。这时,有姊妹过来安慰我好多话,我就只记住了一句,其它的话都不记得了。她说:"姐姐我们要把眼睛往里看,看看自己的内心。"她的这句话触动了我,回家后想了很久。我是不是没有真正的进入到神里面?把重点放在自己身上,不看上帝,只看世上的东西,不依靠神﹐过多的依靠人啊?虽然这样想了很多,还是提不起精神来,对生活一点热情也没有增加。始终感觉自己和别人不在一个频道上,觉得自己好像在另一个空间里一样,莫名其妙的惆怅油然而生:"人生有什么意义呢?"
   
   这种想法经常在脑海里飘来飘去。我心里很清楚,再这样下去,真的就要抑郁了,怎么办呢?于是,我想到了一位主内的姊妹,我向她求救。我说:"我需要你的帮助。"她立马就来到了我家,我们一起分享圣经,一起祷告、时间过得真快啊﹐不知不觉两个多小时过去了,心里得到了很多安慰和鼓励。这时,眼看就要过中国的春节了,病情没有减轻,又加上思念海外的孩子。人说﹐"人逢佳节倍思亲",心情又浮躁起来,浮想联翩,、、、、、、。整晚上也不睡觉,吃大量的安眠药,才能睡两个小时﹐更加导致了身体的虚弱,心情非常沮丧。
   
   《荒漠甘泉》中有这样一段话:"不要给沮丧留地步。沮丧,是一个很阴险的因素。沮丧,能使人的心收缩、枯萎,甚至不能接受神的恩典。沮丧,是魔鬼的伎俩,它让你觉得你自己的担子很重很重,感到人生很艰难。"这就是我当时的真实写照。
   
   在这种情况下,我又去做了第二次胃镜。做完胃镜后医生拿着四个月以前做胃镜的片子对照了一下问我:"进行过治疗没有?"我说:"一直在治疗中!"医生又说:"你的治疗没有效果!"
   
   亲爱的兄弟姊妹,此刻,我想到了以色列人出埃及,短短几天的路程,由于悖逆、抱怨,、、、、、、在旷野里走了四十年之久。我与以色列人有什么两样呢?每天要求神为我做这个、做那个,一不如意就抱怨,可是,我为神作了多少呢?有时我还说:"神啊!你说过,身体是灵魂的殿堂,这个殿堂不平安、灵魂怎能平安啊?"
   
   到了2018年3月份,我就参加了一个查经聚会,每周两天,在其间,我各种委屈滔滔不绝,诉说衷肠。这时姊妹们什么都不说,只说:"我们为你祷告!"
   
   随着查经时间的进展,我的心也慢慢的平静了下来。一个礼拜一个礼拜地查经,我被神的话语所吸引,越读神的话语,越感到自己的不配;越查考圣经,越感到自己的渺小,神的话句句扎我的心,也句句安慰我,因为,神是公义的神又是慈善的上帝。这个时候,我才虔诚地跪在神的面前,把自己那颗骄傲的心、浮躁的心,急于求成的心﹐慢慢地谦卑了下来。我在神面前泪流满面,认自己的罪,求神赦免我的过犯﹐加给我力量﹐拿去我的骄傲,拿去我的急躁,拿去我的贪心。
   
   最近我们查经小组又开始了禁食祷告,每周一天,为青少年被网络的捆绑祷告,为中国教会的复兴祷告,为不信主的家人祷告,为神家里的各种事宜祷告。就在查经聚会过程中,在心和灵的祷告里,我的身体也在不知不觉中慢慢地改变了,爱吃饭了,心情也喜乐了,姊妹们都说我脸上有光了,体重也增加了。真是感谢赞美主!圣经中有这样一句话:"当先求神的国神的义,你所需要的一切,祂都会加给你。"(马太福音6:33)感谢主!祂的应许永不落空!
   
   我慢慢静下心来思考一些问题:我们的祷告得不到答应,有时候不是神不答应,其实,是一个更深的爱。因为我们的祷告不纯,我们的祷告太自私,我们的祷告太自我,我们没有办法在祷告中经历神,光是为了解决自己的问题,解决外面的难处,而没有想到自己里面生命需要被提升,需要被改变。在这的光景下神是不会答应我们的。祂不答应的原因﹐就是要让我们遇见祂,经历祂,降服在祂面前。这就是最基本的信心。当我遇见神了,经历了神,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平安﹐说不出的喜乐。感谢主!
   
   最后,我想用诗篇23中的诗句表达我此刻的心情:"祂使我的灵魂苏醒,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直到永远。"阿们!
(2019/03/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