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我们这一茬人的道德标准是什么?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文集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八十三至二百八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八十九至二百九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九十五至三百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一至三百零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七至三百一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七至三百一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一十三至三百一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一十九至三百二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二十五至三百三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三十一至三百三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三十七至三百四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四十三至三百四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四十九至三百五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五十五至三百六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六十一至三百六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六十七至三百七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七十三至三百七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七十九至三百八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八十五至三百九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九十一至三百九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九十七至四百零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零三至四百零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零九至四百一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一十五至四百二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二十一至 四百二十六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 四百二十七至四百三十二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三十三至四百三十八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三十九至四百四十四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四十五至四百五十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天生胆小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五十一至四百五十六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五十七至四百六十二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六十三至四百六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六十九至四百七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七十五至四百八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八十一至四百八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八十七至四百九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夫妻扳手腕,中国必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九十三至四百九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九十九至五百零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零五至五百一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一十一至五百一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一十七至五百二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二十三至五百二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二十九至五百三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三十五至五百四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有点嫩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四十一 至五百四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四十七至五百五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当年,我对王炳章博士酒后吐真言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五十三至五百五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致函某要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五十九至五百六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五十九至五百六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六十五至五百七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六十五至五百七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俄靠拢 断难长久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腐败的解放军能不能打仗?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是不可救药的流氓无产者!
·漫议香港的历史及未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父亲节的思念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父亲节感言 毕汝谐(纽约作家)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七十一至五百七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七十七至五百八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八十三至五百八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八十九至五百九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杆之五百九十五至六百(终)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二暨回击黄花岗之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三至之八暨回击黄花岗之二之三 毕汝谐(纽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九至之十四暨回击黄花岗之四之五 毕汝谐(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九至之十四暨回击黄花岗之四之五 毕汝谐(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十五至二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六之七 毕汝谐(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二十一至二十六暨回击黄花岗之八之九 毕汝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二十七至三十二暨回击黄花岗之十之十一 毕
·毕汝谐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三十三至三十八暨回击黄花岗之十二之十三
·毕汝谐骂邱国权(巴山老狼)从来不带脏字 毕汝谐(纽约 作
·毕太岁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三十九至四十四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四十五至五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十六之十七 毕汝
·毕汝谐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四十五至五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十六之十七 毕汝
·毕汝谐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四十五至五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十六之十七 毕汝
·毕汝谐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四十五至五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十六之十七 毕汝
·见过傻的,没见过这么傻的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回击邱不权(巴山小狼)之四十五至五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十六之十七 毕汝
·毕汝谐特别诗篇之四十五至五十 毕汝谐(纽约 作
·毕汝谐回击黄花岗之十八至二十九(终)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一至至十二 毕汝谐(纽约 作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叙事诗(非关色情)之十三至十八 毕汝谐(纽约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十九至二十四 毕汝谐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二十五至三十 毕汝谐(纽约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三十一至三十六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三十七至四十二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四十三至四十八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四十九至五十四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五十五至六十 毕汝谐(纽约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六十一至六十六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六十七至七十二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七十三至七十八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七十九至八十四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八十五至九十 毕汝谐(纽约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九十一至九十六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九十七至一百零四(终) 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们这一茬人的道德标准是什么?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我们这一茬人的道德标准是什么?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文革年间,我与老哥们Z有如下对话——
   Z:毕汝谐,你这个人品德不好。
   我狞笑道:我要好品德干什么?我要的是及时行乐!当整个地平线都倾斜的时候,你一个人站得笔直,又有什么意义?


   我和Z都无法说服对方,只得各行其是。
   Z严守传统道德,循规蹈矩,坚拒与我等同流合污;几年后,Z不堪精神压力,发疯了,住进安定医院。
   
   那时候,我痛苦地用隐语在日记里写道:毛泽东时代的最后阶段,怎么如此漫长?!
   毛泽东老了,毛泽东病了,毛泽东接见布托总理时站不起来了;阿弥陀佛,毛泽东终于死了。
   全须全尾的毕汝谐时来运转了, 但是,传统道德标兵Z的人生命运却再也无法逆转了。
   打倒四人帮后,Z父随苏振华赴沪组建新上海市委,苏振华是第一书记,Z父是市委书记;然而,Z的病情太过严重,无法治愈了。
   上海女人极其势利眼,像Z这样一个市委书记家的疯少爷,竟然也是上海美女追求的大热门!
   假如人生能够重来,我就是绑也要让Z跟我走,彻底放弃陈腐又陈腐的传统道德,跟我去干打群架拍婆子吃喝玩乐那些拆烂污的事情!
   不怕文化革命压力山大,打群架拍婆子吃喝玩乐就是减缓压力的神器!
   那年月,北京干部子弟圈身心正常的男孩都干这些事,包括习帝近平。
   世上难道有适用于所有时代的道德标准吗?
   文革前的道德标准,根本不适用于文革浩劫。
   许多年后,毕汝谐在“关于九级浪的一段回忆”写道——
   那时节,正值青年反叛期的男孩子都喜欢干一些坏事,蔚为一时风尚。
   我曾与许多人争辩过这种生活方式的合理性。我的观点是:既然文革是长达十年之久的海难,那么每个人赖以逃生的方式都无可厚非;也许你们是驾驶快艇逃生的,而我却是抱持粪桶才得以活命的,奈何?哲学的玄想、诗意的升华、宗教的信仰……乃至于“流氓加文盲”的下作,无非是泅渡苦海的一只只救生圈,溺水者爱用哪只便用哪只,悉听尊便。
   
   是的,毕汝谐是抱持粪桶才得以活命的。
(2019/03/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