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杂议
[主页]->[百家争鸣]->[杂议]->[泪江南]
杂议
·初夏的雨
·城里的孤影
·仙情万点荷香撩
·花里缠绵春袭人
·一念悲,一念喜
·泪江南
·你在千古风月中
欢迎在此做广告
泪江南

   碧水滔滔,流入愁肠,化作相思泪。——题记
   
   清晨,太阳朦胧着睡眼从深山底处缓缓升起,幽蓝的光芒照亮了大半个天空,似与西边的昏暗透露出凄凉白光的一弯新月而争锋。
   
   窗前的矮树叶上垂挂着昨夜的凝露,“啪嗒”一声,溜入湿润的土壤中不见了踪影。倚窗一女子,约二十出头,身穿粉珠玛瑙镂花流裳裙,腰佩翡翠同心吊坠环;长发及腰,乌黑柔亮,手持精雕花刻桃木梳,一遍又一遍地从头顶梳至发尾,嘴角微扬,满面春光。


   
   此女名曰:“泪言”,体弱多病,面色苍白,因靥容上一颗泪痣而得此名,一双水汪汪的大眼仿若能读懂人心,因而又取名“言”。
   
   她三年前嫁入将军府,却因南国征战而与夫分离,两年战期已至,她想:“夫君应该已归母国”,便日日站于望台驻守。
   
   今儿又是一天,泪言满怀希望,精雕细琢,于旧木匣中取出胭脂水粉,轻扑脸上,遮住往日苍白的倦容,显示出别样的好气色。轻启于身,独步登至望台的最高层。
   
   上午,温暖的太阳照着舒心,泪言的心也在此刻荡漾开来,望着波光粼粼的江面,她独自祈祷着:“愿夫君早日归来。”也默默盘算着:“等夫君归来后,小女也可与他上集市、曝背谈天、一同游山玩水……”
   
   中午,太阳逐渐使人焦热难耐,此时一阵海风吹来,拂起丝丝霓裳裙摆,在半空中起伏不定,宛若蝴蝶仙子般翩翩。可泪言却不管此,她仍旧皱眉,紧紧盯着江面上的过往船只,顶着炎炎烈日在额头,任凭汗流浃背……
   
   下午,眼看江面过往船只匆匆,却唯独不见自己想看到的那轮帆,泪言不禁锁眉更紧了些,愁绪一缕一缕地涌上心头。渐渐地,这思夫之切便如同这滔滔江水般波涛汹涌。
   
   午后黄昏,日渐西下,夕阳拉长了身影,火红地弥漫了整个天空,江面上的白苹花也被映成了玫红色。此时,独倚在栏杆边的泪言却似个随风而摆的稻穗,她的眼眶里不知何时泛起了一阵迷雾,我见犹怜。心中的悲哀与绝望更是使她摇摇欲坠,她想:“他不会回来了,不会回来了……日子一天天过去,夫君,你何时才能回到我身边?”
   
   想着,她又独步下楼,在火红的光辉下,她的心似乎也在滴血……她狠心拔下发髻上曾与夫婿相许再见的双雀百步摇,任凭一头及腰发随风飘荡,惆怅离去……
(2019/02/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