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成大雅:1989年“427大游行”]
严家祺
·
《人生列车》连载
·
·连载《人生列车》1 Oxford 大学出版社2013香港版
·连载《人生列车》2 《第一次看到“大前门”》 Oxford 大学出版社2013香港版
·连载《人生列车》2 《第一次看到『大前门』》 Oxford 大学出版社2013香港版
·连载《人生列车》3 《哲学广播操》 Oxford 大学出版社2013香港版
·连载《人生列车》4《聂元梓前的“全国第一张大字报”》 Oxford 大学出版社2
·连载《人生列车》5《『二表人才』于光远》 Oxford 大学出版社2013香港版
·连载《人生列车》6 《七0後的金岳霖》 Oxford 大学出版社2013香港版
·
《霸权论》连载
·
·《霸权论》全书 1 目录 2序
·《霸权论》连载之2 第一章《自主行为系统》
·《霸权论》连载之3 第二章《国家行为体》
·《霸权论》连载之4 第三章《国家与边界的变动》
·《霸权论》连载之5 第四章《国家行为与战争(上)》
·《霸权论》连载之6 第四章《点击战:国家行为与战争(下)》
·《霸权论》连载之6 第五章上《三代国际体系》
·《霸权论》连载之8 第五章(下)《国家间的四种作用力》》
·《霸权论》连载之9 第六章第七章 霸权的度量——国家动量
·《霸权论》连载之10 第7章§7·5 國家目標的層次
·《霸权论》连载之11 第七章§7·6《霸权的更替》
·《霸权论》连载之12 第七章《大国争霸的四个时代》》
·《太空霸权》《霸权论》连载之13 第八章
·《霸权论》连载之14 第八章《战争脑》
·《霸权论》连载之15 第八章《太空霸权 外星殖民》
·《霸权论》连载之16 第九章《21世纪人类四大目标》
·
无国界货币 全球总账本 经济学
·
·关于中央银行发行『数字货币』问题
·关于中央银行发行『数字货币』问题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 从全球角度比较DCEP和Libra
·《金融时报》谈Facebook和Libra无国界货币
·严家祺:全球总账本
·嚴家祺:全球單一貨幣構想
·严家祺:宇观经济学的金融观
·金融海啸十年再思考————金融扩张有一个『极限点』
· 严家祺: 金融扩张有一个『极限点』
·遙感中國資本流動大潮
·中国外汇储备大规模流失的后果
·朱镕基两大政策长远损害中国经济
·遙感中國資本流動大潮
·全文:聰明的『金融人』怎樣把他人的財富轉移到自己手裡
·嚴家祺:經濟學理論的第五次革命
·嚴家祺:比特幣的正背兩面
·朱镕基兒子對『股市暴跌』的答案
·『貪民』的名字是『笨錢持有者』
·金融貪官想審判王岐山
·『衍生經濟』過度擴張有什么后果?
·金融風暴三大定律
·怎樣計算股市中的『財富轉移』和『純粹蒸發』
·严家祺:中国正在打开资本流动的大门
·中国将公开宣告房地产大崩盘
·金融是一種“社會技術”
·聰明的『金融人』怎樣把他人的財富轉移到自己手裡
·請問,『觀念經濟』與『知識經濟』是什麼關係?
·想分外汇储备说明了什么?
·想分外汇储备说明了什么?
·金融风暴成因论
·傻瓜经济学
·金融是一種“社會技術”
·請問,『觀念經濟』與『知識經濟』是什麼關係?
·2001年对中国『卷入全球经济』的预测
·空间数量级
·論創新和財富轉移
·從高空中看中國股市
·世界是一個“騙局”
·全球化中的商品技术资本和人的流动
·朱镕基两大政策长远损害中国经济
·经济学数学方法的局限
·LIbra 是走向全球单一货币的重要一步
·严家祺:《全球金融恒等式》
·严家祺:全球总账本就是全球单一货币
·
香港《苹果日报》《前哨》文章
·
·《苹果日报》香港面临空前危险
·《苹果日报》香港面临空前危险
·《苹果日报》「緊急狀態」就是實行「一國一制」
·严家祺谈『黄台之瓜 不堪再摘』释义
·严家祺:香港问题的出路
·『保卫香港和平』运动的伟大力量
·『保卫香港和平』运动的伟大力量
·中國的變化從6·16開始
·中國的變化從6·16開始
·六四30周年看未来中国
·《前哨》月刊:宇观经济学的金融观
·纽约《世界日报》「第二次新文化運動」宣言
·《苹果日报》崇拜不是爱
·苹果日报 :「GDP負增長率」與「負GDP」
·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回顾和反思
·大唯:严家祺谈“三要三不要”
·从一带一路看中国与西方世界的差距
·共和国是怎样灭亡的
·严家祺:怎樣使中美貿易戰停息下來
·谁在习近平心中埋下了连任二十年种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成大雅:1989年“427大游行”


成大雅:1989年“427大游行”的催化剂


   
   
    1989年民主运动,“427大游行”是一个关键的转折。而使得“427大游行”得以成功的,和两份民主文献的巨大鼓动作用是分不开的。

    (博讯 boxun.com)
   
   
    这就是激发“八九学运”的4月18日的“七条”《请愿书》,和激发“八九民运”的4月21日联署的一份各界人士支持学生运动的《公开信》。
   
    1989年的中国民主运动,到底是“八九学运”还是“八九民运”?
   
    我们认为,1989年的中国民主运动,先是“八九学运”,后是“八九民运”,其中的分水岭就是1989年4月21日联署的一份各界人士支持学生运动的《公开信》。今天是这份《公开信》签署二十周年的日子,特写本文予以纪念。
   
    1989年4月15日,原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胡耀邦去世。在他去世后的几个小时之内,北京大学和其他的大学的学生们通过大小文字报表达了对胡耀邦的悼念,也表达了对中国政治的不满和对中国领导人的批评。学生们的不满来自于中共中央在1987年初因为胡耀邦政治上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不力而遭罢黜。4月17日夜北京大学和其他几所大学的学生拥着“中国魂”的特大横幅走向北京天安门广场。4月18日他们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提出了《请愿书》,其中包括著名的“七条”,内容如下:
   
    1.公正评价胡耀邦的政绩,肯定民主自由的宽松的政治环境;
   
    2.彻底否定“清除精神污染”与“反自由化”运动,并为这次运动中蒙受不白之冤的人平反;
   
    3.要求党和国家领导人及其子女向全国人民公布其财产状况;
   
    4.允许民办报纸,开放报禁,制定新闻法;
   
    5.增加教育经费,提高知识分子的待遇;
   
    6.取消北京人大常委会违反宪法而制定的限制游行的“十条”;
   
    7.此次活动作出公开的报道,见诸党政机关报。
   
    (以上见李进进《记“八九”年第一次有组织的静坐》)
   
    以上七条基本上是1989年民主运动的基本政治主张,归纳起来为两个请愿诉求:
   
    一是“要求党和国家领导人及其子女向全国人民公布其财产状况”,也就是制定阳光法案;二是“允许民办报纸,开放报禁,制定新闻法”,也就是要求立法和司法独立。其中虽然没有提出任何普选要求、虽然没有要求政府更迭,但大家都知道,那是民主政治的最高纲领,而不是民主政治的最低纲领,民主政治的最低纲领就是阳光法案和新闻自由,而这两点至今虽然已经远离1989年二十年了,也远远没有在中国实现。这恰恰说明八九民运已经具有高度的民主意识,只是由于策略考虑,八九民运提出的民主政治的最低纲领,而不是民主政治的最高纲领。这一策略运用反而说明,八九民运已经具备了相当成熟的民主意识,知道妥协的重要性;而且具备了制定较为成熟的政治纲领的能力。
   
    另一个可以证明八九民运相当成熟的例子,是它谴责一切形式的骚乱和暴力行为。因为当时形成的共识是:任何不守秩序的现象都会提供机会给镇压者,因此需要谨防当局故意制造动乱和暴乱来寻找镇压的理由。
   
    当日,遵守秩序的学生们经过十多个小时的静坐后,作为全国人民代表的体育转播播音员宋世雄,全国青联主席刘延东和北京市教育局局长曹西平出来接受了“七条”请愿。
   
    后来这封请愿书又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全国人民大会堂门前等处多次递出,可以说是“代表了八九民运基本诉求的经典文献”。
   
    在当时的政治环境下,应该说,学生们能够提出如此一份政治请愿,已经相当大胆,使得许多人感到振奋,觉得中国人民已经觉醒了,同时也正因为如此,许多人也担心学生的安危,担心这份“民主政治的最低纲领”,也不会得到专制当局的丝毫原谅,从而对之进行最大限度的镇压。
   
    由于担心当局的进一步镇压行动会导致大规模流血事件的发生,4月20日夜间,北京学者谢选骏、远志明、陈宣良、荣剑、王润生五人在谢选骏家中起草了《致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的公开信》,试图阻止悲剧上演。
   

第二天4月21日,由谢选骏、远志明、陈宣良、荣剑、王润生五位起草者和其他一些没有参与的人士,分头征集百位学者的联署签名,并由谢选骏、远志明和其他一些没有参与的人士一起,把这份文献先后送交中南海和全国人大常委会,但是均遭拒绝接收,不得以改为邮寄送出。此后,送交香港媒体驻京记者站予以刊登,以保证中共最高领导阶层可以看到。


   
    公开信全文如下:
   
    中共中央、人大常委会、国务院:
   
    胡耀邦先生是当代中国民主进程的象征,为政清廉的典范,人民大众的朋友,社会进步的推动者。他坚决反对保守倒退,积极推进改革和开放,在人民群众中享有崇高的威望。对胡耀邦先生的逝世,我们表示深切的哀悼。
   
    近日来,各界群众通过各种方式悼念胡耀邦先生。由于胡先生的民主形象深入人心,北京高校学生们在悼念活动中提出了许多加快民主进程的要求。他们对领导人的批评,是公民的合法权利,不能视为非法。新闻媒介应予客观公正的报导。
   
    我们理解,学生们在这次悼念活动中提出的主要要求有:
   
    一、继承胡耀邦遗志,加快中国民主化进程和政治体制改革。
   
    二、采取切实有力的措施,清除各级党政机关中日趋严重的腐败现象,解决严重的社会不公问题。
   
    三、切实解决当前各级政府普遍存在的软弱低效状态,实行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的责任制,不得以“集体负责”等任何藉口推卸个人责任。
   
    四、实现宪法规定的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出版自由,确保大众传播媒介的舆论监督功能。
   
    我们认为,上述要求是积极的、建设性的,对于解决中国目前面临的困境,凝聚民心,共渡难关,是一些根本性的良策。切实实现上述目标,也是造就长期安定团结的必要前提。因此,我们建议,党和国家领导人认真听取学生的愿望和要求,直接与学生们平等对话,吸取一九七六年天安门事件的历史教训;不能置之不理,置之不理容易激起学生们的过激反应,不利于全国人民同心同德地实现中华民族的现代化大业。
   
    此致敬礼!
   
    一九八九年四月二十一日
   
    北京
   
    签名:
   
    包遵信、吴组缃、严家其、高 皋、李泽厚、于浩成、谢 冕、宗 璞、蔡仲德、王 瑶、北 岛、苏晓康、王润生、谢选骏、荣 剑、陈宣良、远志明、何怀宏、雷水生、郑 义、邓正来、梁治平、印红标、吴廷嘉、沈大德、魏明康、张 敏、陈 波、张炳九、宋家钰、王照华、刘志琴、何志云、刘 东、周国平、戴 晴、陈嘉映、朱 伟、王逸丹、樊 纲、赖长扬、吕宗力、史卫民、许良英、彭 卫、杨百揆、苏 炜、田人隆、高尔强、林 英、赵越 、闵 铋、王 焱、孔捷生、何绍伟、陈建功、荣伟菁、史铁生、王容芬、朱正琳、李 陀、赵世坚、王行之、徐友渔、靳大成、方 鸣、邝 扬、秦孟周、王鲁湘、李春林、黄子平、陈平原、钱理群、刘 林、张泽鸣、张暖忻、傅德惠、孙乃修、李书磊、柯云路、张世英、周辅成、王太庆、钱碧湘、高伐林、陈小平、杨 晓、王军涛、高 瑜、刘卫华、张大明、方尔加、黄宜民、林甘泉、舒 芜、许觉民、李学昆、沈斯亨、石 峻、萧 前、方立天、王 颖、张立文、杨邦宪、卢兴基、何柞榕、张岱年、黄楠森、张京媛、乐黛云、阎步克、赵庆培、林 庚、曾镇南、陈全荣、聂崎砥、陈燕谷、尹慧珉、董乃斌、李 聃、袁 红、周发祥、樊 骏、杜书瀛、刘 纳、邢少涛、贺兴安、刘福春、程 麻、吴 方、林 青、老高放、牛勇增、陈骏涛、何西来、王 飙、裴效维、周永琴、王 信、胡 明、张国兴、李以建、杨世伟、杨煦生、王志远、张卫平、孙炳珠、周 舵、于长江、贺为芳、谢 韬、赵一鹤、步近智、童 超、李斌城、易谋远、胡宝国、吴丽娱、梁满仓、方积六、张海燕、胡厚宣、孙 晓、姜广辉、马 怡、杨振红、王德胜、王树人、周礼全、喻柏林、王东成、孙 津、贺 麟、李曙光、张明树、杨宪益、张 洁、郁 风、杨匡满、于慈江、李 征、李丹慧、陈东林、吴 杰、胡友鸣、赵向阳、孙越生、常大林、董郁玉、杨利川、张宗厚、陈兆钢、曹 兴、杨宇红、张勇进、王鉴岗、萧 锋、李永辉、姬金铎、岳西宽。
   
    (此签名截止到四月二十五日共二百人,签名仍在继续中。)
   
    上述《公开信》,是八九民运中第一份起来声援与呼应学生运动的纲领性文献,它的出现使得“八九学运”迅速地转变成为“八九民运”。它的出现也说明当时的北京知识界已经具有相当成熟的民主意识、民主诉求,并且懂得克制与妥协,因为《公开信》只是对《请愿书》进行“附议”、重申,并没有另外提出进一步的要求。同时,也用一种“和事佬”的态度,对学生提出的要求,进行了某种官式语言的“规范化”修饰。这种维护策略,目的是使得当局颇费踌躇,不便进行立即的镇压。这一维护策略始终贯穿在整个运动中,最后发展为“维宪”思想。正是这些维宪努力造成了学运扩大为民运,这一局势,使得当局无法立即搬用1986年镇压学潮的简单办法立即采取压制行动,并且自己在处理意见上产生了分歧,结果使得反对“四二六社论”的“四二七大游行”得以顺利展开。
   
    一个月以后,在这封《公开信》的签署人里面,产生了许多重要的活动人士。戒严开始以后,他们之中的许多人挺身而出,成立了“首都知识界联合会”、“首都各界爱国维宪联席会议”等重要组织对抗非法的戒严活动。
   
    可以说,这封《公开信》是整个八九民运期间最有广泛代表性的一个纲领性文献。正因为这封《公开信》在八九学运转向八九民运中起了重大作用,该信的五位起草者在“六四”镇压之后,全部遭到逮捕、通缉、关押、审查,无一幸免。
   
    可以说,没有“427大游行”,就没有八九民运。而1989年“427大游行”的催化剂就是上述两份民主文献!
   
    2009年4月27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