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革命不如种树——黄土高原的绿化]
谢选骏文集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
·种族歧视的双面性
·社会·内篇十二章、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皇太极”与“日本天皇”
·“军阀建国”不限于现代中国
·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
·湖南农民的盲流与逆流
·暴君的晚年陷入疯狂
·中国幼儿园不给小孩喝水
·中文的珍珠埋在美洲的荒原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第一章、战争与国家
·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脑满肠肥的神职人员
·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
·上帝之城的幻象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
·再论战争与国家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弥赛亚的保护者斩首示众
·贪婪永远是人类行为的第一动机
·阿訇醉心学问和国家财富
·“万恶的思想”并非人类的发明
·妥善地使用残暴手段
·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帝国没落,人口与税收减少
·官二代的自肥导致政权没落
·西方的真理祸乱中国
·革命、战争、生态失衡
·中国的名字让人感到羞耻
·科学逻辑不让别的种族活下去
·类似于先秦礼制的民族习惯法
·理性的判断通常不会受到蒙蔽
·达尔文主义的真理
·达尔文主义者是这样的禽兽
·世界上什么奇谈怪论都有
·思想主权可以带来幸福感
·所有生命都遵从“思想主权”
·无私的人很容易绝种
·纽伦堡审判临时杜撰的法则
·苏联把政治犯当精神病镇压
·没有选举权的中国店小二
·中国农村户口起源于意大利德国的中世纪
·华人满足于赚钱,极少问鼎政权
·思想有其自我设限的瓶颈作用
·西伯利亚重见天日,为期不远
·战略家不过是历史命运的工具
·思想主权第四部上“人性·内篇”第一章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是指控上帝
·批量烧名画,诞生新艺术
·任何角落都在大地母亲的怀抱中
·欧洲中心主义的敌基督
·生产和财富的奢侈造成生态灾难
·“经济基础”不过是思想的排泄物
·穷得剩下上帝,才看见了真相
·思想救人的最高形式就是福音
·思想主权第四部下“人性·外篇”第一章
·我们的思想割裂万物、分别彼此
·科学主义和传统宗教
·科学无法提出终极的答案
·只要动念,就可能落入陷阱
·传统宗教与新兴宗教
·人类成为自己最危险的敌人
·理想是水中流动的思想
·国家女神屠杀人类作为祭献
·贫困令人变蠢,智商下降十三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革命不如种树——黄土高原的绿化

谢选骏:革命不如种树——黄土高原的绿化
   
   1988年《河殇》播出,十年之后,开始了黄土高原的绿化运动。革命不如种树,延安的历史如此说。红色旅游即将让位给绿色旅游了。
   
   网文《黄土高原可能完全恢复植被吗?目前的进展如何?》报道:

   
   (一)
   
   非学术,只是作为一个陕北人才进来冒说几句:
   1、黄土高原范围广阔,包括山西高原、陕甘黄土高原、陇西高原(维基百科),各部分地质情况和气候情况不同,难以一概而论;
   2、目前各部分的生态环境也不同,以陕北来论,延安往南植被保存情况较好,山林茂盛,很多地区已成完整的次生林,非常美观;延安往北植被较差,生态系统脆弱(靖边一带较好)。像宁夏一带和甘肃乌鞘岭以东地区则植被极少。
   3、以我观察,陕北北部地区生态相对十多年前我生活的时候有恢复,主要原因正如杨波所说农业人口减少导致弃耕带来的生态自然恢复,真正的人工植被很少,政策主要肥了什么人大概谁都知道。
   4、随着农村留守老人的逐渐消失,估计不出二十年,陕北山区(其他地区大概也同)的山地大概会大多弃耕,加上陕北北部降雨量还可以,所以陕北的生态肯定有一个较好的恢复,但灌木易长,乔木则大概需要政策真正落实了。
   5、观察乌鞘岭以东的甘肃部分,虽然弃耕较多,但植被恢复很差,就是靠近兰州的人工林也生长很差,是不是那边降雨量更小的原因,需要气象学同学来回答了
   6、大抵来说,黄土高原还算有幸,工业化导致弃耕增加,而土质较厚则让植被有恢复的可能。但恢复到什么程度,大概还要看气候作美不作美以及政府是否真的将资金投入到实际工作中去了。
   查了些资料,大概来说,年降水量500mm以下,就是半干旱地区,树木就很难自然成活。恰好延安就在500这个线,而榆林则降雨量低于500。所以延安有森林而榆林很少,也和这个有很大关系。弃耕之后,榆林及类似的低降雨量地区,也大概很难恢复到森林茂密的状态,只能是灌木和草地为主。
   
   (二)
   
   我不是地理专业的,只是作为一个本地人谈一谈。
   家乡是宁夏固原,除六盘山外(六盘山泾源那块是森林)都是典型的黄土高原环境。小时候春季沙尘暴往死里刮,喝西北风确实会喝到些东西——一嘴黄土,地里的收成很随机,种的是小麦土豆胡麻这些作物,有时一场冰雹会毁了一年庄稼。气候很极端,十年九旱那不是一句玩笑话,没准还会爆发山洪。
   先说一个失败又搞笑的事情——三北防护林,当时搞得排场很大,县城周围都种上树了,联合国的官员还考察过,说吆西吆西,然后颁了一个奖。可是考察官员前脚刚走,种下的树就被当地村民砍光当柴火了烧了,剩下一点也被放羊的羊吃光了,百姓愚昧政府也管不了,什么都没剩,那时候穷啊,西海固那块还是全国最穷的地方之一,80,90年代吃饭仍然是个问题,白送的柴火能不要吗?大爷我都没饭吃,跟老子谈环保?啊呸!有那闲心给老子多发两袋白面。
   这是一个黑色幽默,仓廪足而知廉耻,经济好了人才有闲心操心别的。
   这不,近几年家乡环境就变好了,能够感知到。最明显的是各个山头的树多了(估计归功于退耕还林和封山禁亩),每次回家看到公路两旁的山上从光秃秃的土山变成树林,很感动。而且在我亲戚他们的村子里都有退耕还林,封山禁牧,保护力度特别大。还有就是沙尘暴虽然有,但没那么多沙子了,有时只是刮大风,我爸说以前都没有过只刮大风没有沙土的时候。当地经济发展起来了,人们不再挨饿后,才能渐渐配合公共事物,也有一部分是政策制定符合实际,不只是面子工程和死命令。总之,环境变好了。
   说几件趣事,当时推广退耕还林时,当时政策好像是每年按每亩的产出,发放面粉和大米,只要林子在就一直发(我也不确定),很划算的交易,都打工去了,地其实也很少种了,但有些村就不肯,理由啼笑皆非,比如他们还要种胡麻为什么政府不发,以前他们种的喂牲口的苜蓿也要政府发,还有些搬出风水啦祖坟啦,回族不愿搬离清真寺,还有教规什么的,就是不肯,总感觉共产党要占他们便宜。结果部分当时村子没有进行退耕还林,但现在自己的地也荒着没人种(打工比种地赚钱多),看到其他村领东西又眼红。又要申请退耕,可是当时政策推动那时过去,再审批就困难了(政府就这尿性)。
   还有我姐几年前做大学生村官,经常管的就是封山禁牧这事(还有计划生育走访),他们每天工作是——上山抓羊,就是整天开个破皮卡,看到谁在山上放羊,就把那群羊抓几只带走,然后和村民谈判,填写保证协议交罚款之类的,交完后就把羊放了。你们猜猜她把羊都关在什么地方了?答案是乡镇府的会议室里(有普通教室那么大),每天还得给羊喂草,有时候村民很犟不管,吃住都在乡政府,结果耗上一两周,只能把羊放了,不了了之。七八只羊会把那间会议室糟蹋的不像样子,乡长倒也不管,开会碰见羊粪什么的也习惯了,县里领导下乡开会则会打扫一下,但也没什么大碍,最逗的是一次省里来人考察,他们没给打扫干净,会议室里有的羊粪,而且就在领导脚下,领导就提了一句……后来我姐就栽了,记大过写检查!
   
   (三)
   
   《中国科学家研究发现黄土高原植被以草为主》(记者 冯丽妃)报道:
   
   黄土高原面积约40万平方公里,养育着上亿人口,同时每年要向黄河输送16亿吨泥沙,大量水土流失使这片土地顶着生态与经济发展的双重压力。种什么才有利于恢复黄土高原的生态?一直以来,答案在“种树”与“植草”间徘徊。
   
   近期,中科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以下简称地质地球所)研究发现,两万年以来,无论冷期还是暖期,黄土高原的植被均以草为主。这一研究结果为黄土高原植被恢复提供了科学依据,相关论文在最新一期的英国《应用生态学》杂志上发表。
   
   黄土高原曾是草原
   
   孢粉是孢子植物生殖细胞“孢子”和种子植物生殖细胞“花粉”的简称。它们的大小从10微米到200微米不等,只有在显微镜下才能显露出原形。
   
   这些个头毫不起眼的“小家伙”在地质学研究中却发挥着巨大作用。地质地球所新生代地质与环境研究室姜文英博士及其团队就以它们为媒介,重建了黄土高原的古植被格局。
   
   姜文英与研究团队先后采集了黄土高原6个地方两万年来冷期和暖期的样品。然后,用重液对样品进行分离。“分离后,黄土会落在重液最下层,孢粉则会浮在上面。”姜文英说。其后,提取孢粉并在显微镜下辨认,就可以区分出它们所属的植物种类,并据此推断出这一时期黄土高原的植被类型。
   
   研究结果发现,无论是处于两万年前左右的冷期——末次盛冰期,还是处于距今1万至5000年左右的暖期——全新世适宜期,黄土高原的植被覆盖均以草本植物为主。不同的只是暖期植物类型比冷期丰富。
   
   在末次盛冰期,黄土高原植被由蒿属(菊科的一个属)、菊苣—蒲公英型菊科、蓝刺头型菊科、藜科和禾本科组成。而在全新世适宜期,黄土高原西北部植被由禾本科、蒿属、藜和蓝刺头型菊科组成;东南部植被类型比西北部稍多,主要包括松属、榛属、禾本科和蒿属等,此外还有大量中华卷柏。
   
   种什么草有讲究
   
   黄土高原适宜种草,许多学者曾提过这样的观点,但具体种什么类型的草并未搞清。姜文英说:“我们的研究显示,黄土高原植被恢复以种草,尤以应优先考虑种植禾本科和菊科的草本植物为宜;在少数河滨地带(如渭河)和地下水位较高的沟谷,可以适当种植一些木本植物;在黄土高原东南部可以适量种植榛、胡桃等经济植物。”“这样的成果很重要。”中科院院士、中科院副院长丁仲礼说。“文章对中国制定黄土高原生态恢复战略和相应环境政策很有意义。”《应用生态学》期刊审稿人在评审意见中说。
   
   地质地球所研究员杨石岭表示,研究结果表明,通过大规模植树恢复黄土高原生态的做法并不可取。“这样不仅树木成活率低,而且容易增加土壤水分蒸发,加剧水土流失。”
   
   1999年,陕西省清涧县耗资15万元种植的40余万株油松,成活仅100多株;而该县无定河流域累计种植的2.2万公顷柠条,实际仅存2667公顷,保存率仅为12%。另外,他们在考察中发现,总投资6.6亿元的兰州市“南北两山绿化计划”中,人工种植的树木须引黄河水灌溉才能存活,而在“两山”之外没有灌溉的地方仍是光秃秃一片。因为不能适应环境,此前种植的树木已经在黄土高原自西向东形成一条“小老树”分布带。她表示:“这些植物生长快、根系大、蒸腾强度大,因缺少足够的水分,容易‘未老先衰’,成为‘小老树’,同时又加剧了水的匮乏,导致在土壤深部形成干层。”“黄土高原确实有一些林场,但野外调查发现,这些林场的生长环境都比较特殊,基本上都在基岩山区。”姜文英说,基岩是隔水层,表层土壤水分不易下渗,因此可适当种树。“而黄土高原绝大部分地区由厚层黄土覆盖,不利于在表层土壤中保存水,只能种草。”
   
   有望变身中草药基地
   
   “考虑到很多适宜的植物如中华卷柏和菊科类植物都具有较高的药用价值,黄土高原很有潜力成为我国中草药种植基地。”姜文英说。如榛树叶和榛子壳可以提取抗癌药物紫杉醇,中华卷柏可用于治疗肝炎、胆囊炎、湿疹等,菊科植物中大约有300种可为药用。“选择合适的植物可以使生态恢复事半功倍。”地质地球所科技处处长刘强表示。他指出,如果现实与科学发现相左,就要通过转变思想观念改变现有做法。否则如果单纯为了追求“政绩”而继续在黄土高原上种树,就会与科学发展观背道而驰。“黄土高原适宜种草,许多学者以前提过这样的观点,但具体种什么草,还要听取生态学家的意见。”姜文英说。
   
   对于下一步研究,姜文英表示希望与生态学家合作,为黄土高原选择兼具水土保持和经济价值的植物组合,避免因种植单一草种带来新问题。同时,作一些市场调查,了解黄土地适宜种哪些稀缺的中药材,为农民创收。(原标题《生态重建先种草》,《中国科学报》 (2013-05-21 第1版 要闻)
   
   (四)
   
   《陕西延安:退耕还林 走出一条绿色发展之路》(2018-08-23 光明日报)报道:
   
   盛夏,波峰浪谷的绿色延安,红枣、苹果、香梨硕果盈枝,侧柏、刺槐、苜蓿满目苍翠。再想想这片热土曾经是怎样的苍凉贫瘠,不禁让人有种穿越历史的沧桑与厚重之感。
   20年,弹指一挥间。如今,延安的山绿了、水清了、人富了,一个绿色、生态、文明、和谐的新延安,正在向全世界诠释着她的矫健、风韵和豪迈。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