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东方法律严格留下的都是弱种]
谢选骏文集
·中国恐怖蔓延美国
·中国不能从美国的崛起中获得经验教训
·人民币再度退出市场交易
·印度人骗美国人还是美国人骗印度人
·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的华为公司
·社会是靠着数字进行管理和运作的
·美国还有十六年寿命
·拉美人就是拉美人
·垃圾食物马克思主义入侵中国
·出口成章的错误
·2020年大选从强吻开始——谁让你涂了那么多的口红!
·川普先生向李鸿章投降了
·成王败寇的汉奸集团
·谢选骏:党国不如王国
·谢选骏:党国不如王国
·强风有时是一种恩典
·不懂“小国时代”的基本原理就寸步难行
·秋雨教案的鲜血是基督教中国的种子
·穆斯林支持镇压穆斯林
·三个中华不敌第三中国
·说你有权你就有权了
·川普没有读通我的小国时代致使外交失败
·比专制政府更烂的废垃国民
·文丐莫言与其战友互相出卖
·假博士与真浪子
·正因同根生,所以相煎急
·川普家族接管美国受阻
·望子成龙导致学生作弊
·统一福建就是统一中国
·智人的灭亡
·纳粹主义的领导力量终超美俄
·抄袭不仅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中央政治局就是中央幼儿园
·两会代表都是铁丝网里囚徒
·“被署名”的人其实自己也有责任
·华为是战场经济的代表
·呆胞不知富人如何花钱
·现代中国相当于罗马帝国的埃及行省
·川普成为共产党中国在美国的代理人了吗
·改朝换代的时候到了吗
·佛教徒和共产党联合起来破坏环境
·陈米不是米的王八蛋
·炸毁毛泽东他妈的像
·韩国瑜屁都不是
·活人也可以覆盖国旗——这是最高的川普总统荣誉!
·川普政府高估了中国
·一步失去自由还是步步失去自由
·川普的营垒从内部攻破了
·美国还有十六年寿命
·镇反运动就是惩罚叛徒吗
·中国人无赖太多没有专制不行
·毛煮稀流毒哈佛大学
·川普只能打败希拉里
·人类有望进化为虫子
·千面女人的话能信吗
·崔永元是大陆的郭文贵吗
·特型演员不仅是毛泽东的专利
·文革和改革的暴虐都是源于老人的极乐
·民族界限其实是一个模糊的东西
·伊斯兰就是法西斯
·自己和自己结婚就是新社会了
·中国成为世界的领头羊
·《国家利益》杂志毫无国际常识
·基督教为何不能取代共产党
·中国应该建立父母责任制度
·“主权网络”冒充“网络主权”
·中华民国为何弱智
·马恩列斯四大狗头到底姓“中”还是姓“西”
·国王是无需选举的
·中德联手就能击败美日同盟
·中德联手就能击败美日同盟
·波音公司研发自动飞行的新技术
·波音公司研发自动飞行的新技术
·反川普就是去毛化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人不是人类
·实验学校测试亡国奴受毒的极限
·美国人不知道染发致癌吗
·总统套房犹如监牢
·革命就是杀人放火
·沉闷诡异才体现了永恒的中国
·好人统治世界还是坏人统治世界
·经济学人的愚蠢
·共产党中国人缺乏基本常识
·美国的新闻管制
·毛泽东为何能够吃人不吐骨头
·孙立平不知蒙古统治
·美国可以立即接管全球统治权吗
·任人唯亲就是监守自盗
·共产党领袖不如一只乌龟
·谢选骏:美国医疗体系为何唯利是图
·满遗的末日来临了吗
·谢选骏:满遗的末日来临了吗
·谢选骏:天文数字只是小菜一碟
·谢选骏:雷锋是个四面人吗
·谢选骏:埋葬尸体比调查真相更加重要
·中国回归家族统治
·中国回归家长政治
·取消汉字才能脱离中国影响
·领袖成佛是南北朝的显著特点
·又红又专的赵家人
·又红又专的赵家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方法律严格留下的都是弱种

   谢选骏:东方法律严格留下的都是弱种
   
   《东方法律主义何以可能》(法治周末 魏磊杰 2016-08-26)报道:
   
   1993年,时为斯坦福大学比较文学方向研究生的张宽,接触到萨义德的《东方主义》,并在《读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名为《欧美人眼中的“非我族类”》的评介文章。这篇文章引发了当时中国学术界关于西方如何表达中国的激烈讨论。


   然而,从那时起直到现在,在全球化的不断推助与深化下,与西方“接轨”以谋求早日现代化之话语,始终处于绝对的支配地位。一个典型的体现便是,在中国的法律思想领域,后殖民理论与批判法学理论始终处于边缘地位。
   其实,无论之于此类思潮的肇始地还是如中国这般的播散地,此种宿命皆为一种普遍存在的现象。在现代性已被全球化的情势下,我们所面临的挑战不是也不可能是将欧美从现代性的历史中剔除,而是如何重新表述那段历史进而如何在此基础上建构“自我”的未来。
   这或许就是美国新锐学者络德睦《法律东方主义:中国、美国和现代法律》一书的最终旨趣与依归所在。职是之故,此书本质上亦可大体被解读为是由两层相互依托的理论关照构成:法律东方主义(Legal Orientalism)如何成就以及东方法律主义(Oriental Legalism)何以可能。
   法律东方主义所塑造的法律世界
   在其开拓性的著作中,爱德华·萨义德使用“东方主义”这个术语来表示用以建构西方理解东方的话语。虽在近代早期曾出现过正面的东方主义,然伴随西方文明在世界舞台上的崛起,这套话语渐趋与秉持欧洲中心观的现代性意识形态合流,并开始共享基本相同的理论内核。
   东方主义话语将“东方”化约为一种被动的客体,而“西方”则是在认知意义上高人一等的主体。相应地,现代性表述则不仅将自身置于现代与传统的纵向时间关系之中,而且还要置于西方与非西方的横向空间关系中(即一种时间性的空间关系)。
   诚如约翰内斯·费边在《时间与他者》一书中曾切中肯綮地指出的那样,否认他者具有共时性是现代性欧洲中心目的论的核心主张。在这种由现代与传统、文明与野蛮、西方与非西方所建构的二元“价值等级制”中,正因为劣等“他者”的存在,才可凸显与界定优等“自我”的身份、利益与偏好。
   作为现代性子话语的现代法话语霸权亦是在建构出此等具有天然劣根性的“他者”基础之上得以成就的。近乎依循类似逻辑,《法律东方主义》一书便是肇始于对一项受广泛认同之文化预设的考察:法律与中国之间存在一种对立的关系。而这种往往未被言明的预设显然根植于此等东方主义观念基础之上:中国是传统的,美国则是现代的;既然法的产生乃是现代性的象征性标识,那么在过去五百年中始终未被西方“心悦诚服”地接受为已经进入“现代”社会的中国自然是无法的。
   诚如作者所言,就“法律东方主义”这个术语而言,在最为一般的意义上,作者用以指代关于何谓法、何谓非法以及谁为其合适主体、谁非其合适主体的一套环环相扣的叙事。不难看出,在他的观念中,法律在更大意义上乃是政治构想的一种结构。被构想的最重要的他者之一便是东方,而法律东方主义便是对其构想所采用的话语。
   其实,无论认同与否,我们都无法否认,如若缺乏一个无法的、专制的东方作为陪衬,那么一个法律现代性的世界也就不会存在。从这个角度研判,在相当宽泛的意义上可以说,本书乃是对借助法律而实现自我建构与世界建构之话语的全球地图所进行的一次描绘。
   异质他者的客体化与他者主体性的沦丧是相互对应的。法律东方主义亦不例外,其造就的终极效果便是西方观察者可以不自知地声称拥有对于中国法的最终诠释权。
   只要法律东方主义坚持“真正的”法律乃是一种西方观念,则东西之间不平等的主客权力格局便不会根本更易,西方将会一直持有理解所谓的法律“真实”的钥匙。
   东方法律主义,事关世界的前途
   传统观念认为,现代性或许可被看作一种欧洲的产物,然后从欧洲向外传播,进而征服了世界,并按照欧洲的模式重塑了世界。然而,这一关于现代性历史的看法被认为是一种欧洲中心主义目的论,在今天受到许多人的摒弃。
   可以说,这种霸权本身是一种垄断性的构造,不对其进行反抗是不可能的,但反抗甚至反思并不等于就是简单地否定现代性、否定全球化、否定法治,更不意味着在破除一种蒙昧主义的同时进入另一种蒙昧主义甚或径直倒退到狭隘的民族主义。之于未来的中国而言,就是如何实现从法律东方主义迈向东方法律主义的话语反转。
   法律世界的未来,本质仍是一个政治的问题——事实上是地缘政治的问题。普世性与独特性的全球分布正在重新调整,而未来新的国际权力格局与博弈结果无疑将深刻影响法律东方主义业已创造的这个世界。或许总有一天中国将会屈从于现代欧美形式的法治,从而确认其普世性;当然,另一种情形亦会可能:中国将发展的成功转化为某种霸权形式,采用一种正在演进中的中国普世主义(一种东方法律主义)形式重新塑造法治。
   也就是说,如果法律可以重新定义中国,那么我们未来必须准备接受中国亦可将法律中国化这一可能。在新著《政治秩序与政治衰败》一书中,弗朗西斯·福山指出,纵观古今中西,通向“自由王国”抑或“大同社会”的道路无疑既远且艰,自由、平等、民主、法治在不同社会语境中有着不同的注解。现今中国和美国无疑都面临问题,并皆以自己的方式进行着如何实现“达到丹麦”这一人类理想政治秩序的探索。面对此等情形,中国其实需要更多的法治,美国则需要更为有效的政府。
   斯如此言,那么,两者的未来走向究竟会如何?谁将有尊严地见证“历史的终结”,是殊途同归,还是良性竞争,或是一场你不吃掉我我就吃掉你的“修昔底德之困”?虽然这些皆殊难预料,但是制度改革竞争的大幕却早已拉开,中国和美国是舞台上的两大主角。这事关世界的前途。
   较之以往,中国社会多元的价值取向渐成社会主流。中国在某种程度上仿佛回到了20世纪初的状态,知识分子与政治精英开始找寻一种适合新的民族与世界条件的文化。二者的不同之处在于语境,而非文化构成。本质上,此等时代议题与历史构造决定了,中国对人类法治文明贡献的基本方式,在于创造出一种独特的法治样态,并有效实现社会治理的实践所能提供的启示,以求与西方文明进行对等商谈的主体资格。
   有鉴于此,首先,在认识论上,我们应当避免在法治与人治之间进行一种准神学的对比,并尽量采用更为适中与更可界定的概念取代它们,以此来规划自身的法律改革实践。
   其次,在方法论上,法治话语体系的构建必须立基于当下的政治现实。需要坚持法治话语体系之构建必须依托中国的政治现实,因为法学本质是研究规范之治如何可能之学,近乎维他命的知识系统,而非革命的思想体系。在我看来,这当为《法律东方主义》一书对当下日趋深入的法治改革以及发展中国自身法律知识自主生产能力之远大伟业的最深彻之启迪。
   
   谢选骏指出:上文不懂,萨义德也好,福山也罢,虽然在西方受的教育,但其种族却还是东方的。“东方”永远和“病夫”挂钩,哪怕是是西边的土耳其,也还是“近东病夫”。日本人企图反抗并附的命运,发起三大战役(日清、日俄、日美)企图称雄,即使两度战胜,第三副牌局还是败在中俄美的夹击之下——这就是弱种的命运。这让我想到,东方法律太严格甚至严酷了,动不动就是杀头、灭族,结果呢,留下的都是弱种!而西方法律却因为基督教的约法性质,而具有了限制,结果呢,社会反而获得了内在秩序。
(2019/02/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