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人发现了经济周期]
谢选骏文集
·黄雀行动为“国际阴谋论”提供证明
·反抗北京的人为何要在北京作出伪证
·中共发表新冷战宣言
·川普的假动作
·不及格的波音能够拯救美国吗
·旧金山君为何不敢署名
·帮凶到元凶——邓小平从反右到六四的凶残变态的进步
·素食者如此品尝人肉残渣
·移民最该得到SAT逆境分数
·《世界日报》用心险恶
·“还是有上帝存在的”
·“还是有上帝存在的”
·教育偏见是一种激励
·为何印度人的智商不及华人
·美国的封建性格
·任正非向松祚不懂“‘人才’是‘自由’的产儿”
·因为你成功了所以必须失败
·把共产党中国重新锁起来
·文明死于他杀而非自杀
·英语的每一个单词,都滴落着黑奴的一滴血——英国崛起于黑奴贩运
·西方文明为何正在崩溃
·天才与病态
·仅仅封杀华为是远远不够的
·大陆学习台湾经验仅到“出口加工区”为止
·老母鸡新时代中美之间好斗主义思想
·为何“六四屠杀是人类历史上的分水岭和转折点”
·中国能否结束70年周期(1949—2019)
·美国犹如全球中央政府了
·美国进入对华战备状态
·中国崛起还是西方解体
·贱民的登顶
·吃猪肝的穆斯林——中国人为何可以假装信仰任何东西
·该不该废除“硕士”(Master)称号
·对美误判是为了控制国内
·共产党解放军强暴了自己的亲娘
·中共的底气来自美国
·第二次冷战就是互联网为中心的战争
·“中国梦”原来是军国主义思想
·普世价值导致物种灭绝
·人类不过是土地的肥料
·意识怎么可能揭开意识之谜呢
·希特勒控告英国违法宣战
·中国人不能避免陪葬品的命运
·毛泽东崇拜的全是流氓
·毛泽东是人妖不是暴君
·两部手机比一部手机好——走向天下为公,不要天下为党!
·共产党是旱鸭子,绝对过不了台湾海峡
·焚书坑儒的《资治通鉴》——从第一战国到第二战国
·焚书坑儒的《资治通鉴》——从第一战国到第二战国
·比捐款数额更重要的是捐款对象
·鸡比鸽子更聪明
·北京不是川普的问题
·一个洋人后面跟着一堆汉奸
·川普其实是一个亲共派——美国亲共派的最后哀鸣
·“草菅人命”的生动注解
·张先玲是人民的代表
·中国人更喜欢沦为满洲的辫奴
·解放军匪兵向六四起义者举手投降
·切尔诺贝利才能让共产党恢复常识
·张先玲揭穿天安门四君子的伪证
·刘晓波没有做到用真话颠覆谎言
·六四屠妇邓颖超抽打周恩来耳光
·中国共产党成为六四屠杀的最大受害者
·杀人者比受害者更加心惊肉跳
·“遗忘六四”也没有用了
·这本书才是真正的《天安门文件》
·鲍朴为何帮忙掩盖周舵等人的伪证罪
·李锐是毛泽东狗的狗
·中国的出路在于改朝换代
·政府就是诈骗机构
·六四屠杀为何能使中国崛起
·不定期屠杀就没有食物了
·纪念一次就被杀害一次
·纪念一次就被杀害一次
·台商就是台奸
·瑞士大吃中国的人血馒头
·六四屠杀的30年麻雀效应造就了西方人的分裂人格
·六四屠杀的30年麻雀效应造就了西方人的分裂人格
·“天安门广场没有死人”的伪证是怎样出笼的
·红一代红二代谁更凶残
·共产党就是“一号老赖”
·毛泽东是六四屠杀的招魂幡
·美国有一个卖国集团——川普的狂吠暴露其行踪
·黑人区都是第三世界
·六四屠杀是全国规模的阶级斗争
·历史都是由后一个朝代撰写的
·英国没什么东西可偷的了
·中共政权什么时候有过合法性
·中国有一种癫痫症
·新加坡可以加入中华联邦了
·新加坡可以加入中华联邦了
·中苏同盟如何死灰复燃
·从生存竞争到生命共存——人本主义属下的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一起灭亡
·法国人印证了我的“六四观”
·中国人悲剧的生物基础
·法国是美国的“被解放国”
·美军来了迎美军
·毛主席撕咬毛主席
·毛主席撕咬毛主席
·蒋介石毛泽东为何一起崇拜汉奸
·六四屠杀是三个重生的洗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人发现了经济周期

谢选骏:中国人发现了经济周期
   
   愿赌服输,欠债还钱,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美国地产:房价、房租和无处可逃的泡沫》(2018-08-25 财经网)报道:
   
   前两天读到一段文字描写当下中国社会:上层在逃离、中层在下流、底层在沦陷。文章把造成社会挤压的三个问题归结为:房地产泡沫、中美贸易战和金融去杠杆。
   
   中美贸易战更多的是精英们在关心。一个多月前,国内有做投资的朋友告诉我,国内知识界、财经圈等都在反思和大量转发与贸易战有关的文章,他和我感慨说,这种现象恐怕几十年都没有出现过。
   
   不过熬到现在,中美双方谈谈打打,连精英们紧绷的弦也审美疲劳了。中美双方最新的倾向是滑向了“谈时打”:中国商务部副部长和美国财政部次长在华盛顿重启贸易谈判,结果8月23日美国直接对价值16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税,中国随即反击。这种“谈时打”华尔街见怪不怪,中国微信朋友圈也没引发大的涟漪。消息没引发大的关注是有道理的,据说两国中层的谈判最后变成双方交换一下谈话要点,都没有实际上的细节谈判。
   
   人们更揪心于国内房产价格的持续上涨。高房价的讨论延伸至生育政策,中国人在一胎化政策期间想生而不能生,二孩政策放开了,中国人却因高房价而不敢生;高房价的讨论延伸至近来北京暴涨的房租,白领、中产、北漂们哀鸿遍野;高房价的讨论延伸至中国阶层流动的迟滞,社会上升通道越来越窄,相反下沉的拉力愈来愈大……。
   
   在美国,最近关于房地产泡沫异或危机的讨论也逐渐增多, 比较典型的城市是洛杉矶。美国媒体这样描述说:洛杉矶房地产市场正陷入危机——“仕绅化”(gentrification)使城里有色人种所在的低收入社区面临系统性的流离失所。暴涨的住房成本导致近6万人无家可归、流落街头;自今年3月起,这座城市又经历了近代史上最大规模的拒付房租行动。在仕绅化迅速的Westlake社区,有三栋建筑80个单元的200个家庭拒绝支付租金。起因在于房产管理公司虽然多年疏于管理,却在今年2月大幅推涨房租,租金增长幅度在25%到40%之间,导致租房的工薪阶层联合起来搞拒付房租运动。
   
   美国的房地产市场危机了吗?这又是一场多大量级的危机呢?我去找沃顿商学院教授Joseph Gyourko请教。提起房地产危机,Joseph Gyourko说这个术语涵盖面很广,鉴于利率长时间维持在如此低的水平,他担心人们会对住房等长期资产错误定价。如今随着利率继续上升,人们此前看到的一些价格上涨将会解体。
   
   不过此“危机”与2006- 2007年间的次贷危机不可同日而语。Joseph Gyourko说,现在还看不到美国内陆弹性供应市场如拉斯维加斯和凤凰城房价过高,当然这些市场的房价已大幅上涨,只不过是因此前跌得太狠。另外,这些市场的房价基本上没有高于基本生产成本——即房屋支付价格大致等于土地+结构+开发商利润的完全复制成本。
   
   房价涨得最凶的是美国供应受限的沿海市场,特别是西海岸。尽管如此,Joseph Gyourko不认为有房地产市场泡沫。以旧金山和圣何塞等为例,市场需求的增长得益于强劲的就业增长和大幅度的工资增长。需求不断增长而新房净供应极为有限,导致高房价。一旦经济衰退或高技术行业势头转缓,情况就会发生变化。
   
   美国人也许暂时不用为房地产危机担忧,那些逃离的所谓中国社会的上层却难免有些沮丧。在美国这片乐土,中国投资者十年来首次成为美国商业房地产的净卖家,多年来这些买家花费数百亿美元推动美国酒店和其他房产市场的趋势突发逆转。
   
   纽约高端楼市背后的中国人——近七成华人买房是用现金一次性付清,他们的资本帮助撑起了纽约新的公寓摩天大厦。在现实生活中讨论长租公寓爆仓,讨论敛财都太沉重,更多的讨论也只是隔岸观火,而在美国,这里的热闹是电影《疯狂亚洲富豪》(Crazy Rich Asians)。我的一些微信群甚至发起了为亚裔之崛起而看电影的热潮,当然这个全亚裔阵容的好莱坞大片反响不俗——首周末就获得2520万美元的票房,轻松拿下票房冠军,外加许多美国华裔“撒钱”包场观看的花絮做点缀。
   
   对灰姑娘的故事我自带免疫力,加之现实生活中,我和真实的亚洲富豪们也有过交集,因此感觉不太需要通过虚拟世界来扩大想象力,就没去看这部电影。我最早接触的亚裔富豪是美国硅谷某大型高科技企业的创始人。夫妇俩从各自的国家到美国读大学,毕业后创业,把夫妻作坊扩大成了有几千员工的高科技企业。他们是我非工作关系而有深入接触的惟一亚裔富豪。几年后回想起来,我在美国仅有的奢侈经历都拜他们所赐,比如他们请我乘坐他们的私人飞机从旧金山飞到纽约;比如他们派属下利用工作时间租礼宾车,陪同我一起游赏美国酒乡纳帕谷。想到他们,我自然想到了他们亚洲口音的英语,和电影里如出一辄;想到他们依然浓烈的亚洲式人情世故,以及几个美国高管私下里对我的抱怨:夫妇俩经常不顾下属的尊严、披头盖脸就一通大骂——美国白人不太习惯亚洲式家族企业的管理方式。
   
   与《疯狂亚洲富豪》的剧情更为贴近的,是我采访美国高端楼市时接触到的新加坡房地产商。那是一对年轻夫妇,就如电影中男女主人公一样的佳配良缘,有同样的富三代、富四代叙事:美国常春藤名校毕业、接手家族企业美国部分资产的管理、谈吐优雅得体,竭尽所能地保持低调。
   
   当时我采访的一个项目是纽约新地标、53W53大楼。前不久去纽约出差,我还从这座位于第五大道西侧的纽约新贵聚集地路过。这个项目其实早在2006年就已筹划,但屡经坎坷,从房地产泡沫破裂到金融危机,使它的完工时间表定格在了2018年秋天。它的主要卖点是有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53W53大楼底层将设有三层画廊,画廊将与博物馆现有展示厅互相衔接;还有一个卖点就是世界知名的建筑大师尚·努维尔(Jean Nouvel)。努维尔擅长用钢、玻璃以及光创造新颖而符合建筑基地环境、文脉要求的建筑形象,53W53大楼就像水晶雕塑一般充满了魅力。当时努维尔对我解释说,他反对建筑克隆化,今天大多数建筑没有自己的DNA,以摩天大楼为主题的建筑有一个多世纪的历史连续性,纽约人的敏感性体现在建筑上,体现了其与经济、文化和科技的相关性,而住在曼哈顿就要有这样一座公寓楼,在结构上和玻璃之间没有过渡,住在屋内也同时住在云端。住在云端也是中国富人们和那些逃离中国的社会上层们的共同向往。我和这些逃离的上层们有过一次有趣的接触。
   
   53W53大楼位于西53街,它的厨房样板间乍一看并无惊艳之处,实际上人工智能武装到每一个细节。那一次我去纽约采访投行,晚上被叫上和几个中国人一起先参加某房地产公司的活动,然后一起晚餐。那天晚上萍水相逢的人中,有几个妈妈刚从中国移民到新泽西不久。在美国人的房地产公司活动上,她们沉默寡言,显然英语是一大障碍。但当我们出来坐上出租车,途经曼哈顿的一些战略要地时,妈妈们变得欢快而活跃,忙于指认自己在96街以下的中城地区已有的、或即将入手的豪华公寓。
   
   这理所当然地成为当晚的主题。在餐桌上,妈妈们豪情万丈地讨论在曼哈顿中城的投资才是货真价实的保值之选,热烈地争论纽约高端豪华公寓楼哪家强。妈妈们讨论得热情高涨,忽然意识到一旁还有完全无法插话的我,于是大家像讨论房价一样一哄而上,礼貌而友善地没话找话说:“你看你,多有才呀!”“真的,确实是。”
   
   但不论怎样努力,妈妈们发现围绕我的“才”大家接不上话,形不成兴趣,于是索性回头聊她们的财了。实际上,数据公司美国Real Capital Analytics的测算揭示了她们的财的能量:截至2015年7月31日,包括这几位妈妈在内的中国投资者已在纽约曼哈顿房地产上消费了38亿美元、约合240亿人民币,比起2014年整年翻了三倍还多。那是一个什么概念呢?记得在采访53W53大楼时我问过开发商,这个高档楼盘最小的单元会有一室一厅吗?开发商微笑着解释说,最小的单元确实是一室一厅,但不会独立出售,设计者考虑到买家需要附带购买,以提供给自己的司机、佣人等居住。
   
   买买买,停停停——资本对高端住宅市场的追逐在2015年表现最为抢眼。在全球范围内,资本从东到西的运动,对2015年的房地产业产生了重大影响。当时普华永道美国房地产业务负责人R. Byron Carlock Jr向我解释了东方资本的洪流,他说,资本很明显地出现了从东方向西方硬资产流动的趋势,这在伦敦,纽约,旧金山和洛杉矶等城市都有体现,东方资本在这些城市有大量投资,除了竞购地标性的房地产外,在南加州的单户型住宅市场交易速度也引人注目,这主要归功于中国和韩国的买家,他们在城市靠近大学的地方大量为学生购置房产。
   
   来自中国的资本自嗅到了投资纽约曼哈顿公寓楼的绝好机会。这也有数据支持。房地产代理与研究服务机构CityRealty用100栋最有名的曼哈顿公寓楼为坐标,以十年为跨度来考察投资公寓的回报率,并与其它大宗商品作比较。他们得出的结论是,在截止到2014年的十年中,黄金每年回报率高居榜首为12.91%,西得克萨斯轻质原油期货价格排在第二位,每年上涨11.02%,咖啡上涨9%,生猪期货上涨5.34%,而标准普尔500股票指数有5.56%的年复合增长率,而投资于曼哈顿住宅市场的回报率则有6.5%。考虑到黄金、原油等投资的波动性,投资曼哈顿公寓楼因有可持续性而显得尤为诱人。
   
   三年之后,形势急转直下。纽约今年上半年的住宅成交量降低31%,不少高端公寓滞销后降价20-30%。RealCapital Analytics的数据更直接指向中国投资者:今年第二季度,中国保险公司、企业集团和其他投资者出售了价值12.9亿美元的美国商业房地产,而购买的地产仅为1.262亿美元。这是自2008年以来,中国投资者第一次成为净卖家。
   
   机构风险分析(IRA) 公司联合创始人ChristopherWhalen给我描绘了更大的图景,他说,随着高端住宅市场和商业地产价格下跌的开始,房地产领域告别了繁盛期。较低的价格意味着更高的贷款价值比(LTV),违约损失率(LGD)上升,最终会导致贷款违约率升高。这通过Weiss Residential Research指数等更精细的指标就可以看到:价格上涨的房屋数量正在锐减,目前这一趋势似乎主要局限于高端住宅市场,但过去的经验表明,房地产市场的转轨通常始于顶部,那里购房者与供房量相比数量更少。比如加州的港湾城镇橘子郡(OrangeCounty),在Newport和Laguna Beach这样的顶级奢华区,豪宅销售基本上已然放缓。尤其自今年第一季度以来,同纽约和康涅狄格州情况一样,南加州高端住宅的价格持续受到打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