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章立凡李锐在体制内的哀鸣]
谢选骏文集
·中庸的政治要超越理想层面
·人格化的政治违背中庸之道
·《吕氏春秋》与融合集团
·中庸之道与虎狼精神
·全球政府的临近
·从美国的911到西班牙的311
·民主国家如何胜任反恐战争?
·民主国家互不交战?
·核武恐怖的幽灵意味
·商业主义和政治精神
·整合全球的力量将告别欧洲
·全球中枢
·世界政治的核心问题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中国”的“保民官”
·“中国”的内在意义
·反恐战争的逻辑结论
·世界和平仅需有限战争
·天下与国家
·氏族宗族民族的主权国家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秦汉是天下而不是国家
·蒙古首开元明清的天下
·全球政府需要刷新统治原则
·天下秩序是人类命运保育者
·平定主权国家,有益于天下
·地外文明
·全球政府需要宇宙基础
·生存空间与人类命运
·星际探险与人类命运
·勘察宇宙的生命前景
·为宇宙秩序立法
·最后的书评
·回归祖辈的文化
·望文生义的误解
·新儒家是不必要的
·“整合全球”并非“上帝之城”
·立此为社会福音派鉴
·本书开始起草于1975年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被囚禁的时代第二部《被囚禁的中国》目录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1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2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3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4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9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章立凡李锐在体制内的哀鸣

   谢选骏:章立凡李锐在体制内的哀鸣
   
   《章立凡:李锐对体制的批判之深刻超过了其他人》(2019年2月16日 转载法广RFI 瑞迪)报道:
   
   曾经担任中共前领导人毛泽东私人秘书的李锐先生2019年2月16日清晨在北京离世。享年101岁。李锐可以说是中共老党员,1937年就进入共产党。但近年来他以敢言而被普遍看作是中共党内中重要的自由派代表人物,深得中国海内外自由派人士的敬重。他虽远离政治前台多年,但他去世的消息立即引发诸多评论。法新社、纽约时报均立即刊文报道相关消息。法新社在报道中称他是中国执政党内的一位敢言者。北京独立历史学者章立凡接受本台电话采访时表示:“他是历史的亲历者,也是体制的批判者”——


   
   章立凡:“李锐先生是中共体制内非常特殊的一个人物。没有人能够像他那样对毛泽东和中共体制做出如此深刻的揭露和批判。因为他也是一个历史的亲历者,同时他是一个体制的批判者,而且,他的批判的深刻程度,我觉得超过了其他人。在这一点上他给大家的印象太深刻了。所以(他去世)才会有这样大的震动。”
   
   反对中共的造神传统
   
   法广:李锐先生女儿李南央在她的发丧文章中说,希望随着她父亲的离去,“‘跟随旗手’、‘拥戴领军人’的文化在中国也永远走入历史。”您怎么理解这句话?就李锐先生的个人生平来说,这句话应该怎样去解读?
   
   章立凡:“我想,她指的可能是中共的这种个人崇拜和造神的传统。李锐他亲身经历了毛时代的那场造神运动,他自己从一个曾经的造神运动参与者,变成了对造神运动的批判者。早年他参加中共的革命,也在49年以后担任高官,并成为毛泽东秘书圈子中的一员。我记得他曾出版过一本关于毛泽东青年时代的专著。那个时候,他是毛的拥护者。”
   
   “但是,庐山会议以后,他一下子被打入地狱,这可能引发了他对这个体制的深刻反思。所以,他晚年所写的《庐山会议实录》等于是第一次有一个曾经参与高层圈子活动、决策的人,写出了他的亲身经历,这本著作应该说与大家所熟知的李志绥大夫的回忆还不同。那个回忆只写了生活层面,但从高层的活动和决策层面,我觉得李锐披露的非常深刻。”
   
   “其后,他还有很多关于要中国实行宪政的主张。这些,我觉得实际上都是对中国现行体制的批判。特别是到他临终前,住院以后,他会对现任的领导人也提出了批评。所以,我想,李南央所讲的那段话实际上体现了李锐反对中共的这种造神传统。”
   
   “相对于同时代的体制内的批判者,他站得最高”
   
   法广:但是,这种造神的趋向还在继续……
   
   章立凡:“对。实际上他从他的历史经验已经看到了中共现在的走向以及中共的未来。我想,这点让他有相当的见识。我感觉李锐相对于同时代的体制内的批判者,他应该是站得最高的,看得也是相当远的。当然他可能也如他女儿所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历史局限吧。但是,李锐先生也谈到四个特点,特别是个人品德方面,这些也都是他值得大家怀念的地方,就是:他一直在讲真话。”
   
   李锐一生中除曾经担任毛泽东、陈云等高级国家领导人秘书之外,也曾担任水利部副部长、水利电力部副部长、中共中央组织部常务副部长、青年干部局局长等职务。从政期间他几经波折起伏。1959年的庐山会议后,他曾因被打成“彭德怀反党集团成员”而被撤销一切职务,并被发配到北大荒;文革期间他曾被关押在秦城监狱八年之久。
   
   80年代中期他离开政治前台,但始终关心国事,晚年更一再呼吁中国走向民主宪政。2018年,他对全国人大修改宪法取消领导人任期制也直言不讳提出批评。
   
   《纽约时报》16日的相关报道评论指出,李锐的一生经历代表着一代人的各种希望和失望。他的不屈不饶以及长寿使他成为中共建政以来最有影响的一位批评者。但报道也写道,李锐并不是异见者。他至死依然是共产党员。
   
   谢选骏指出:章立凡巧言令色,他所说的“李锐对体制的批判之深刻超过了其他人”,其实仅仅是“体制内的李锐对体制的批判之深刻超过了体制内的其他人”——章立凡为何要如此偷梁换柱地说话呢?因为章立凡也是共产党体制内的人,和李锐一样。在体制内拿钱,自然在体制说话了。他们的批判也许超过了其他体制内的同伙,但绝对不是真正的批判。在这种意义上,我只能称之为“章立凡李锐在体制内的哀鸣”。我可怜他们口是心非的两难处境,既要做婊子,又要立牌坊,难怪他们经常受到当权派的斥责和鄙夷。
(2019/02/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