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章立凡李锐在体制内的哀鸣]
谢选骏文集
·中国缺乏以色列研究
·“三百年殖民地”的血淋淋样板
·每个国家都需要自己的偶像
·理解力与创造力
·人权与种族
·中国准备建立全球政府
·论习近平主义之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九
·向中国政府特进一言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九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五
·邓小平终于失败了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六
·解放军会死于背后一刀
·明星从嘉宝那时变成了妓女
·善心汇与太平军
·中美两国资产者已成战略伙伴
·一带一路面临腰斩
·22年前的预言和42年前的预言
·遗产真的是遗祸无穷
·北京已是空城计
·萨哈罗夫原来是个魔鬼的孩子
·后纳粹主义的文明自杀
·《纽约时报》希望新疆变成中东的乱局
·民主政治不如廉洁政治
·华人社会为何流行以黑治黑
·现代南北朝即将结束、中国即将统一
·指望外国夷狄不如指望天子自己
·为什么福建人容易出事
·郭文贵是中国领袖的私生父亲
·全世界基督徒夺回君士坦丁堡
·美国的敌基督力量十分猖獗
·“现实站在暴君一边”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烈士与逃兵
·俄国真会支持中国对付印度吗
·贱民的中文与贵族的中文
·专制未必胜——民主未必败
·以色列为何支持伊斯兰国
·白色蒙古俄罗斯
·联合国总部可以搬到北韩
·大脑的宫刑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马克思与虚无主义
·网络主权是对思想主权的误解
·全世界资产者按照我的剧本联合了起来
·六四受益人铲除六四受益人
·拿下台湾、建立新的隋唐
·台湾人投靠“百年马拉松”
·妈妈的浮肿
·毛泽东就是现代儿皇帝石敬瑭
·“瓷房子”隐喻中国社会政治的脆弱
·华人为什么喜欢拥戴恐怖统治
·中国是全球民主革命的策源地
·三民主义与神汉建国
·1980年代的出版圈子不是文化思想派别
·美国缺乏“神化的标本”
·60多岁中国公民建军节对60多岁国家连开18枪自杀
·中国基督教化的重要步骤
·军备优势是否毁掉了中国军队
·统一中国的是隋朝而不是唐朝
·刘晓波与“左联五烈士”
·缅甸和平有待于中国领导
·大国小国平起平坐
·余杰为刘晓波树了一个死敌
·网络军管是南北朝时代的特征
·德国终于变成了新母系社会
·富士康配合台独准备逃离大陆
·军事管制、边疆危机、改土归流
·军事管制与剩女现象
·盲人学校与军事管制
·铁达尼号的精神随着铁达尼号的沉没一去不返
·用纳粹的方法反对纳粹
·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关键一步
·中国走向机器人统治是祸是福
·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关键一步
·北朝鲜加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
·印度为什么不如中国?因为缺乏王者意识!
·印度准备先打垮中国再说
·没有中国压力,印度瓦解更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章立凡李锐在体制内的哀鸣

   谢选骏:章立凡李锐在体制内的哀鸣
   
   《章立凡:李锐对体制的批判之深刻超过了其他人》(2019年2月16日 转载法广RFI 瑞迪)报道:
   
   曾经担任中共前领导人毛泽东私人秘书的李锐先生2019年2月16日清晨在北京离世。享年101岁。李锐可以说是中共老党员,1937年就进入共产党。但近年来他以敢言而被普遍看作是中共党内中重要的自由派代表人物,深得中国海内外自由派人士的敬重。他虽远离政治前台多年,但他去世的消息立即引发诸多评论。法新社、纽约时报均立即刊文报道相关消息。法新社在报道中称他是中国执政党内的一位敢言者。北京独立历史学者章立凡接受本台电话采访时表示:“他是历史的亲历者,也是体制的批判者”——


   
   章立凡:“李锐先生是中共体制内非常特殊的一个人物。没有人能够像他那样对毛泽东和中共体制做出如此深刻的揭露和批判。因为他也是一个历史的亲历者,同时他是一个体制的批判者,而且,他的批判的深刻程度,我觉得超过了其他人。在这一点上他给大家的印象太深刻了。所以(他去世)才会有这样大的震动。”
   
   反对中共的造神传统
   
   法广:李锐先生女儿李南央在她的发丧文章中说,希望随着她父亲的离去,“‘跟随旗手’、‘拥戴领军人’的文化在中国也永远走入历史。”您怎么理解这句话?就李锐先生的个人生平来说,这句话应该怎样去解读?
   
   章立凡:“我想,她指的可能是中共的这种个人崇拜和造神的传统。李锐他亲身经历了毛时代的那场造神运动,他自己从一个曾经的造神运动参与者,变成了对造神运动的批判者。早年他参加中共的革命,也在49年以后担任高官,并成为毛泽东秘书圈子中的一员。我记得他曾出版过一本关于毛泽东青年时代的专著。那个时候,他是毛的拥护者。”
   
   “但是,庐山会议以后,他一下子被打入地狱,这可能引发了他对这个体制的深刻反思。所以,他晚年所写的《庐山会议实录》等于是第一次有一个曾经参与高层圈子活动、决策的人,写出了他的亲身经历,这本著作应该说与大家所熟知的李志绥大夫的回忆还不同。那个回忆只写了生活层面,但从高层的活动和决策层面,我觉得李锐披露的非常深刻。”
   
   “其后,他还有很多关于要中国实行宪政的主张。这些,我觉得实际上都是对中国现行体制的批判。特别是到他临终前,住院以后,他会对现任的领导人也提出了批评。所以,我想,李南央所讲的那段话实际上体现了李锐反对中共的这种造神传统。”
   
   “相对于同时代的体制内的批判者,他站得最高”
   
   法广:但是,这种造神的趋向还在继续……
   
   章立凡:“对。实际上他从他的历史经验已经看到了中共现在的走向以及中共的未来。我想,这点让他有相当的见识。我感觉李锐相对于同时代的体制内的批判者,他应该是站得最高的,看得也是相当远的。当然他可能也如他女儿所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历史局限吧。但是,李锐先生也谈到四个特点,特别是个人品德方面,这些也都是他值得大家怀念的地方,就是:他一直在讲真话。”
   
   李锐一生中除曾经担任毛泽东、陈云等高级国家领导人秘书之外,也曾担任水利部副部长、水利电力部副部长、中共中央组织部常务副部长、青年干部局局长等职务。从政期间他几经波折起伏。1959年的庐山会议后,他曾因被打成“彭德怀反党集团成员”而被撤销一切职务,并被发配到北大荒;文革期间他曾被关押在秦城监狱八年之久。
   
   80年代中期他离开政治前台,但始终关心国事,晚年更一再呼吁中国走向民主宪政。2018年,他对全国人大修改宪法取消领导人任期制也直言不讳提出批评。
   
   《纽约时报》16日的相关报道评论指出,李锐的一生经历代表着一代人的各种希望和失望。他的不屈不饶以及长寿使他成为中共建政以来最有影响的一位批评者。但报道也写道,李锐并不是异见者。他至死依然是共产党员。
   
   谢选骏指出:章立凡巧言令色,他所说的“李锐对体制的批判之深刻超过了其他人”,其实仅仅是“体制内的李锐对体制的批判之深刻超过了体制内的其他人”——章立凡为何要如此偷梁换柱地说话呢?因为章立凡也是共产党体制内的人,和李锐一样。在体制内拿钱,自然在体制说话了。他们的批判也许超过了其他体制内的同伙,但绝对不是真正的批判。在这种意义上,我只能称之为“章立凡李锐在体制内的哀鸣”。我可怜他们口是心非的两难处境,既要做婊子,又要立牌坊,难怪他们经常受到当权派的斥责和鄙夷。
(2019/02/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