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共对美国就像和平理性的请愿者]
谢选骏文集
·韩国人就是穷凶极恶
·我授权西方领导人担任世界宪兵
·自愿的性侵不算性侵
·“一国两制”是否豆腐渣工程
·快餐店的厕所距离餐桌不到两米
·只有死人才不会背叛
·“道统”之作为思想主权
·孔子如何成为间谍的
·中端人口(段友)率众起义
·马来西亚华人走投无路了
·改革是假的,开放是真的
·连班农都不知道迫使中国开放互联网才是关键一步
·美国是否要放弃自取灭亡的历史机会?
·势均力敌的基督教
·俄国会因为中国而陷入大饥荒吗
·法国人就是鼠目寸光
·共产党对美采阴补阳还是采阳补阴
·德国总理默克尔是否遭到苏联红军强奸
·美国人为何一厢情愿
·不准毕业毋宁自杀
·爱情为什么不值钱
·从共产主义到共享经济
·联合国已经分裂为两个阵营
·海峡两岸内斗内行外斗外行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延安精神到达罗马
·自相矛盾的美国和自相矛盾的中国
·中华民国拯救犹太人所以自己灭亡了
·中国人的儿子都死光了吗
·中餐习俗肮脏但却促进了医学的发展
·芝加哥警署欢迎中国学生报案
·伊斯兰教、洪秀全教、列宁主义、纳粹主义
·亚裔青少年类似黑五类吗
·学历和读书毫无关系
·信用社会能兼容于共产极权吗
·新中国的决心只是赚钱吗
·新华社挖苦习近平只会重复毫无新意
·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封建之美胜过现代之恶
·希特勒和默克尔都是穆斯林
·西方文明榨干了地球资源
·希特勒的塑造者
·毛泽东最喜欢黄色电影
·列宁孙文毛大虫都享受不到的待遇
·“伊斯兰国”油尽灯枯,欧洲变成太平间
·共产党中国已经西方化了吗
·共产党是共产党的敌人
·文革杀死了八亿人
·伪民族主义唯恐天下不乱
·中国人是高智商还是低智商
·言论自由的限度
·文化战的前哨抵达欧洲
·沃伦参议员终于认识到了人权的经济学价值
·政教分离与政教合一的历史循环
·中国人太不了解美国了
·堡垒都是从内部和高层攻破的
·毛泽东是改革开放的急先锋
·电影公司其实就是电淫公司
·广告也是中特社的文化战争的一条战线
·和氏璧为何成为帝国的传国玉玺
·台湾何不改名叫“外国”
·华人为何善于浪费公民权
·中国为何三十年才能反省一次错误
·伟大时光夺走你的一切,活该。
·美国有个第三世界
·德国人不懂取消外资股比制是个陷阱
·中国政府=私营部门=犯罪团伙
·可否修宪以结束中国的百年革命
·灵魂深处爆发逆向的革命
·官府怕洋人的传统美德
·中国还不是西方的对手
·鬼魔崇拜害人不浅
·中国大陆已经分裂为几大块了
·拉丁人为何特别“流氓”
·隐瞒共产党员身份可能触犯美国移民法
·中兴事件与大国解体
·“决不当头”与“高个子顶着”是两股道上跑的车
·戈尔巴乔夫敦促普京投降书
·这35人是什么皇亲国戚
·宣告破产还是继续上诉
·日本的成就来自甘做老二的安分
·中兴华为的业务可能独立于政府但不可能独立于共产党
·川普总统成为巫婆——“通俄门”离“通共门”一步之遥
·基督之爱进入敌基督的环境
·靖国神社与毛泽东纪念堂异曲同工
·反美就是反中共
·个人创新与国家盗版
·天才与庸人
·经济学家缺乏人性
·警察只会调查,无法阻止犯罪
·核心技术的核心是基督教
·我更伟大
·要是胡适多一点宽容
·除了太监谁没有两个弹
·佛教为制毒窝点保驾护航
·当无产阶级专政的淫威渗透美利坚加拿大
·围绕知识产权的宗教战争
·野鸡大学还是雄安大学
·郭文贵为何如此值钱
·苏珊·桑塔格为什么会去中国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对美国就像和平理性的请愿者

   谢选骏:中共对美国就像和平理性的请愿者
   
   《中美是最危险的情人 可北京太傻太天真》(2019-02-15 东网 香桐仁)报道:
   
   不知是巧合还是有意,中美选择在情人节重开贸易谈判,以温情脉脉的表象掩饰刀光剑影,美国希望一仗定乾坤,逼中国签订城下之盟,中方不甘就范,自然要全力反抗。这是一种甚么样的“情人”关系?这令人想起螳螂的约会,看似欢愉实则生死之搏,最终一方将另一方咬死,当成自己的营养餐。


   
   不错,中美关系是当今世界最重要的双边关系,同时又是最危险的情人关系。双方经济互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密切难分,说是“最佳拍档”也并不为过。当年美国双子星大楼被炸,中国义无反顾加入美国领头的全球反恐战争;二○○八年,美国华尔街引发全球金融海啸后,时任美国国务卿希拉妮巴巴地向中国求援,希望中方与美方“同舟共济”,中国则推出四万亿元经济刺激计划,又购买了天文数字的美国债券支持美国,因为“救美国等于救中国”,而美国则回敬以“G2”宣言。那时候的中美仿佛跌入爱河,地球村将迎来中美携手共治的新时代,双方只欠一纸“婚书”。
   
   
   中国的确是希望与美国关系更上层楼的,中国人拼命将子女财帛送到美国,更直接在美国生育下一代,而国家领导人亦相当肉麻地形容“中美是夫妻,不能离婚”、“太平洋之大足以容纳中美两国”。奈何神女有心,襄王无梦,美国只想从中方得到利益,不想同中方和谐共处,特朗普上台后提出“美国优先”、“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口号,如何才可做到?贸易战对中国人来说是猝不及防,只因为看不透大国关系你死我活的本质,“太傻、太天真”。
   
   本质上讲,中美在经济上是最大竞争对手,在政治体制、发展道路、意识形态上更是格格不入,美国担心自己的经济及科技霸权地位不保,更害怕失去制订全球规则的能力。既生瑜,何生亮?中美注定只能做敌人,无法做情人。
   
   谢选骏指出:香港人冷眼旁观,说“中美注定只能做敌人,无法做情人。”但是他们哪里懂得,“官府怕洋人,百姓怕官府”乃是一百多年来的中国真正的主旋律。我觉得,美国对中共的颐指气使,很像中共对待自己的百姓;而中共对美国的委曲求全,就像和平理性非暴力的跪着造反的的请愿者们——从1989年的人民大会堂,到后来的海外民运组织,再到现在的维权运动。呜呼哀哉。
(2019/02/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