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美国成了闪族内战的战场]
谢选骏文集
·6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7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7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7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7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7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0思想主权论
·7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成了闪族内战的战场

谢选骏:美国成了闪族内战的战场
   
   《川普呼吁发表反犹言论国会女议员辞职》(2019-02-12 美国之音)报道: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呼吁新当选的民主党女众议员奥马尔辞职。奥马尔此前因被视为反犹的言论而受到共和民主两党的广泛批评,并于周一表示道歉。 特朗普总统周二对记者说,奥马尔的道歉“站不住脚”,并说,“她根本没有道歉的意思”。特朗普呼吁奥马尔辞去国会议员职务或者至少从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辞职。

   
   索马里穆斯林难民奥马尔五周前上任代表明尼苏达州的联邦众议员。上周日,她在推特上发表一系列评论说,美国的亲以色列游说团体美以公共事务委员会正在收买议员来支持以色列这个犹太国家。她说,议员们之所以支持以色列,是因为得到了美以公共事务委员会的资金支持。美以公共事务委员会作为一家非营利组织并不直接向美国政界人士提供竞选捐款,但该组织的成员可以以个人名义为政治人物捐款。
   
   奥马尔此番言论受到广泛的批评。美国犹太人委员会表示,她的言论”明显错误和惊人的反犹。”包括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在内的众议院民主党领导层表示,奥马尔“对以色列支持者使用反犹主义措辞和带有偏见的指控是非常无礼的。我们谴责这些言论,我们呼吁国会女议员奥马尔立即就这些伤人的评论道歉。”
   
   众议院少数党领袖凯文·麦卡锡和其他共和党议员呼吁民主党领袖因奥马尔和另一个穆斯林众议员、代表密西根州的拉什达·特拉比针对以色列的批评而对他们“采取行动”。
   
   奥马尔周一表示,“反犹太主义是真实存在的,我感谢犹太盟友和同事,他们教育了我反犹主义的痛苦历史。我的意图绝不是冒犯我的选民或整个犹太裔美国人。我们必须总是愿意退后一步,从批评中思考,就像我希望人们在别人攻击我的身份时能听到我的声音一样。这就是我明确道歉的原因。”她还说,“与此同时,我再次强调,说客在我们的政治中所扮演的角色是有问题的”,无论是美以公共事务委员会、美国步枪协会还是化石燃料行业,“这个问题已存在太久了,我们必须愿意解决它”。
   
   奥马尔是“抵制、撤资和制裁”运动的支持者,该运动旨在就以色列对待巴勒斯坦的方式向以色列施压。
   
   谢选骏指出:“川普呼吁发表反犹言论国会女议员辞职”这个标题可以改为“川普呼吁穆斯林国会女议员辞职”——因为“反犹太”是个雅利安概念,其原文是“反闪族”(“anti-semite”),现在,说闪族阿拉伯人的门徒穆斯林反闪族,等于是说闪族自己反闪族,似乎有点莫名其妙。何况这个女议员是索马里人,而索马里语属于闪含语系库希特语族,为非洲东部国家索马里的官方语言,本来就于闪族具有亲缘关系,和阿拉伯人、以色列人,都是近亲——她和她的同族,怎么可能反犹太呢。事实上,阿以冲突的本质也不是“反犹太”,而是“闪族内战”。
   
   所谓闪族,就是闪米特人——
   
   闪米特人(拉丁:samium;德文:Semiten)一词由德国人August Ludwig von Schl?zer(1735—1809)于1781年提出,用来指代民族语属于亚非语系闪米特语族的人群,灵感来自《圣经》诺亚的长子Shem(闪)。
   闪米特人不是单一民族,而是包含了母语属性有关联的一群民族,并且这些民族上古的亲疏关系尚不明确。
   
   古经记载
   根据闪米特诸教经书《圣经》,亚伯拉罕(阿拉伯语发音为易卜拉欣)有两个儿子:以实玛利和以撒。以实玛利(阿拉伯语发音为易斯玛尼)是亚伯拉罕和结发妻子撒拉的侍妾夏甲生的儿子。
   《古兰经》认为他是阿拉伯人的祖先。亚伯拉罕与结发妻子撒拉生了以撒,以撒又有两子──雅各(后改名以色列;阿拉伯语发音为叶尔孤白)和以扫(后改名以东)。
   据《圣经·旧约》记载,雅各是犹太人的先祖,犹太教认为旧约是上帝和“以色列之子孙”的圣约;以扫和以实玛利的女儿结婚,是阿拉伯人的祖先。这一点和《古兰》中不一样。
   
   民族言语
   
   闪米特语族根据约瑟·格林堡广为人接受的分类,最广泛的闪米特语是阿拉米语,也是耶稣的母语,此外也包括了阿卡德语,巴比伦的古语,埃塞俄比亚的官方语言,阿拉伯人的官方语言,迦南语,吉兹语,埃塞俄比亚古卷的古语,希伯莱语,腓尼基语,迦太基语,还有今日包括马里语,以及只有阿拉伯半岛南部少数人还在使用的古萨巴语。
   值得注意的是,巴巴里语,埃及方言,古埃及语,豪萨语,索马里语,与很多北非与中东地区的相关语言并非闪米特语,而是在一个更大的闪含语系之内,闪米特语是当中的一个子群。其他古代或现代的中东语言如亚美尼亚语﹑波斯语﹑库尔德语﹑土耳其语﹑苏美尔语和努比亚语——都不是闪含语系的一员,甚至全无关系(或者,更确切一点说,是关系更加遥远,例如前三种语言是印欧语系的语言)。
   
   Shem语分布
   古希伯莱人在圣经中对各民族来由的记载,凡文化与语言上跟他们接近的种族即被认为是闪的子孙。反之,希伯莱人的敌人经常被他们认为是含的后代。在创世记10:21-31中,闪的儿子是以拦(埃兰Elam)、亚述(Asshur)、亚法撒(Arphaxad)(亚伯拉罕的祖先)、路德(Lud)与亚兰(亚拉姆Aram):被认为是亚述人、巴比伦人、迦勒底人、塞巴人、希伯莱人与阿拉姆人的祖先,其语言有着紧密的关系,因此他们的语言都被纳入闪米特语族中。值得注意的是,迦南人与亚摩利人的语言同样为闪米特族语,但在圣经中被认为是含的后代。反之,闪在圣经中同样被认为是埃兰人的祖先,而根据现代语言学,埃兰语并非闪语族的一支。
   
   民族分支
   闪米特人的历史十分久远,至公元前3000年初,按语言明显地分为东、西两大支。
   
   东支闪米特
   东闪米特,按现代分类法,此支称“闪米特北支”。东闪米特人生活在两河流域的北部,操阿卡德语,在与苏美尔人接触中吸收、融化了对方的语言。自公元前三千二百年至公元初,其代表为阿卡德人、巴比伦人、亚述人。
   
   西支闪米特人
   西支闪米特人又分三个分支:西北支(现称闪米特北中支)、中支(现称闪米特南中支)、南支(现称闪米特南支)。
   
   西北支闪米特人:
   西北支(现称闪米特北中支),系指分布在巴勒斯坦、叙利亚、美索不达米亚北部的各民族,最早的代表为阿摩里特人、迦南人、乌加里特人,约在公元前二千年后,有腓尼基人、犹太人、阿拉米人、莫阿比特人、亚奥迪人等。
   
   中支闪米特人:
   中支(现称闪米特南中支)约在公元前二千年至前一千年,其代表为利希亚尼特人、萨姆德人等,随后统一共称阿拉伯人,阿拉伯人是闪米特人最年轻的一支,起源于阿拉伯半岛。七世纪随着伊斯兰教的兴起,开始了闪米特人的一次大迁移。现分布在埃及、苏丹、摩洛哥、阿尔及利亚、伊拉克、沙特、叙利亚、也门、突尼斯、黎巴嫩、约旦、利比亚、科威特等国,按方言、历史、文化传统和地域可分为47个民族。
   
   南支闪米特人:
   南支(现称闪米特南支)分布在阿拉伯半岛的南部,古代代表有马闪人、萨巴人、卡塔班人、哈德拉人等,南支部分曾于七世纪越过红海到达非洲之角,今埃塞俄比亚闪米特各族的祖先。马赫里人等就属这支。从这些记述看,“阿拉伯半岛,可能是闪米特人的摇篮,闪米特人在这个地方成长之后,迁移到肥沃的新月地区(即伊拉克、叙利亚、黎巴嫩、巴勒斯坦和约旦),后来就成为历史上的巴比伦人、亚述人、腓尼基人和希伯莱人。
   
   说阿拉伯半岛是纯粹的闪米特文化的发源地,这是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的,现在还有两种生存着的民族,可以代表闪米特人,一种是阿拉伯人,另一种是犹太人;在特殊的相貌和心理特征方面,阿拉伯人所保存的闪米特特征,比犹太人要丰富得多。据此可知创建犹太教和基督教的希伯莱人(即犹太人的祖先),首传伊斯兰教的古来氏人(即阿拉伯民族的人),都是闪米特人的后裔。
   在中世纪的欧洲,所有中东人都被认为是闪米特人的后裔。直至十九世纪,闪米特这个名词仍然局限于历史上使用闪米特语言的民族。这些人被认为是一个与别不同的种族。可是,那时有些反闪米特的种族理论家提出,闪米特人是在之前分裂的种族愈来愈模糊的区别中产生的一群。这种假定的过程被种族理论家哥比诺称为“闪米特化”。
   
   后来,纳粹思想家罗森堡亦支持这种认为闪米特产生自种族“混乱”的观念,相反,现代科学以基因研究鉴定民族的共有生理遗传,而对闪米特人的分析,显示出他们明显有着同一先祖。虽然还没有找到任何明显的共同线粒体,但巴勒斯坦人、叙利亚人与犹太人有着非常紧密的染色体Y连系,纵使其他民族对它们有着种种的影响(见 Y-chomosomal Aaron)。虽然族群遗传学仍然是一门新兴的科学,它似乎指出了这些人中,有一部份人的祖先来自闪米特中的近东人口(虽然《圣经》中的系谱与此相异)。
   
   谢选骏指出:罗森堡可能是搞混了闪族人和突厥人——因为突厥人虽然有着共同的语言,但在血缘上显然是千差万别的,是欧洲白人与亚洲黄人的杂交。
   
   民族历史
   约公元前3000初,闪米特人的的一支:阿卡德人迁徙到两河流域北部,他们在萨尔贡一世的带领下征服了两河流域的苏美尔人,建立阿卡德王国。
   公元前2191年,闪米特人的另一支:库提人进攻阿卡德王国。随着这美索不达米亚的混战,苏美尔人重新征服了两河流域,这期间(乌尔第三王朝)苏美尔人留下了人类历史上最早的一部法典—《乌尔纳木法典》。
   
   古巴比伦王国
   公元前1793年,闪米特一支阿摩利人汉穆拉比大帝在巴比伦即位,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上新的统一战争开始了。
   公元前1763年,最后一位苏美尔民族的君主瑞穆辛的首都拉尔萨城被巴比伦军队攻陷,从此苏美尔人退出历史舞台。苏美尔人消失后,闪米特人的一支—阿摩利人开始建立古巴比伦王国,他们在汉谟拉比的领导下经过征战,统一了两河流域,留下了著名的《汉谟拉比法典》。
   
   亚述帝国
   公元前935年,闪米特民族分支的亚述人建立了亚述帝国。
   公元前729年,阿摩利人建立的古巴比伦王国被亚述帝国吞并。
   公元前626年,闪米特民族分支的迦勒底人,在领袖那波帕拉沙尔发动反对亚述统治的起义,建立新巴比伦王国,并与伊朗高原的米底(也称米堤亚)王国联合,共同对抗亚述帝国。
   
   新巴比伦王国
   公元前612年,亚述帝国灭亡,遗产被新巴比伦王国及米底王国瓜分,其中新巴比伦王国分取了亚述帝国的西半壁河山,即两河流域南部、叙利亚、巴勒斯坦及腓尼基,重建新巴比伦王国(公元前626~前538年),也叫迦勒底王国。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