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你所不认识的NED]
谢选骏文集
·22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谢选骏:推敲论语(论语升级版)
·推敲论语(论语升级版)
·《论语升级版》第一章學而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二章為政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三章八佾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四章里仁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五章公冶長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六章雍也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七章述而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八章泰伯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九章子罕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章鄉黨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一章先進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二章颜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二章颜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三章子路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四章憲問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五章衛旃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六章季氏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七章陽貨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八章微子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九章子張
·《论语本文升级版》之结束语
·《道德经升级版》第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章
·从思想主权升级《老子道德经》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章
·《老子道德经升级版》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七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你所不认识的NED

谢选骏:你所不认识的NED
   
   网文《于大海:我所认识的NED(2018-12-11,2010年十月六日版本)报道: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简称NED)成立于1984年,是美国在世界各地促进民主、人权的一个主要机构。NED的经费由国会核批,再由美国国务院转拨。近年来NED每年从国务院获得的经费,约为一亿三千万美元。

   
   我是1990年开始和NED打交道的。那年余英时、陈一咨发起成立了当代中国研究中心(简称CMC),陈一咨出任研究中心主席,我担任副主席,主持CMC在纽约的办公室。我代表CMC从NED申请到了第一笔经费。此后我虽然对NED有过意见,却也一直很珍惜NED对民运的支持。可惜的是,最近一年里,我发现NED已异化成了一个凌势欺人、蛮不讲理的团体,背离了里根总统倡导成立NED的初衷。
   
   FHRDC风波
   
   我先讲我对NED的一点“旧怨”。八九民运后,众多海外民运团体都找NED要钱。NED疲于应付,帮助组建了中国人权民主基金会(简称FHRDC),指望通过FHRDC来支持各民运团体。NED的这个做法很不成功,因为这个基金会没有能力公平对待各民运团体,也没有能力管好自己。1991年我和多位中国人权民主基金会的理事联手,着手处理FHRDC的弊端,并向NED作了通报。NED雇人查FHRDC的帐,但FHRDC的执行长廖大文拒不合作,结果查帐的人只好告诉NED说,FHRDC的帐无从查起。虽然我可能在一段时间里被NED当成了“麻烦制造者”,但廖大文对查帐的抗拒,似乎使NED的态度有所改变。1993年初,NED请我们几个主要当事人去谈过一次FHRDC的事。记得NED的项目主管黑格女士当时说,NED不该一下子把几十万美元的经费交给没有管钱经验的人。虽然FHRDC的事后来不了了之,NED能有这一点认错的态度,也算不错了。
   
   NED支持北京之春之始
   
   1993年海外民运发生分裂后,我和胡平、薛伟退出中国之春杂志,另办北京之春。北京之春很快得到来自台湾的支持。为了广开财源,也为了巩固北京之春的地位,我于1993年代表北京之春向NED提出了经费申请。当时有关民联、民阵、民联阵的纠纷方兴未艾。虽然北京之春是新成立的,严格说不是纠纷的一方,但我们几个人都带有强烈的色彩。此时要NED支持北京之春,也是勉为其难。结果如我所预料的,NED没批。1995年我又试了一次。这次我只申请了向大陆寄北京之春简讯的邮费一万多美元,指望由此先开一个头。NED的高宝玲对我说,她会建议NED批准这个申请。但她不久又告诉我说,NED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对1993年民运分裂的两方均不支持。我觉得这个规定不合理,也认为这个规定不适用于分裂之后才成立的北京之春。但我肯定高宝玲的坦率。
   
   1996年我回普林斯顿大学写博士论文,胡平接任北京之春主编。此后十几年里,我一直没多过问杂志的编务。2000年陈水扁上台,台湾政局剧变。来自台湾的对北京之春的支持,也很快面临终结。为了杂志的生存,我再次和NED 联络。我去华盛顿拜访了黑格女士。我对她说,现在北京之春急需NED的支持,希望NED不再坚持不支持北京之春的那个不成文规定。结果NED从2001年年底开始支持北京之春。NED的第一笔经费只有四万美元,但此后几年里不断增加,最高达到近二十万美元。
   
   CMC的改组
   
   2009年夏天,李少民、陈一咨先后和我联系,希望我过问CMC的事。此时陈是CMC董事长,李是董事,他们都对CMC主席程晓农有意见。李是我北大及普林斯顿大学的同学,陈是我八十年代中期就结识了的老朋友,他们找我帮忙,我实在不好袖手旁观。陈、程之间的矛盾由来已久,这年春天被一个纪录片版权的问题激化了。我给程晓农打电话,想看看能否帮着化解矛盾,但马上发现几乎不可能。到了十月初,程辞去了CMC的所有职务。
   
   NED对CMC的资助,2009至2010年度为二十三万余美元。对为什么NED会给CMC这么多钱,我至今搞不清楚。CMC每年只出四期当代中国研究,其它活动几乎没有。相比之下,北京之春每年出十二期,并且组织许多活动,而NED对北春的支持,却只有十四万多美元。
   
   程晓农辞职前三天,NED的高宝玲通知CMC的主要人员说,鉴于CMC有内部争端,NED停止对CMC拨款。此外,CMC所有与NED经费有关的文件均由“程晓农博士”保管,“非经NED事先许可不得转移给任何人”。
   
   程晓农辞职后,CMC进行了改组,李少民接任主席,我则抵挡不住陈一咨的劝说,同意担任CMC秘书。我们此时都期待NED尽快重新向CMC拨款,并撤回文件由程晓农保管的要求。毕竟,内部争端已不存在,程晓农也已没有任何CMC的职务。
   
   NED的持久沉默
   
   我和李少民很快把CMC改组的事实告诉了高宝玲。但高几乎没有任何反应。对李少民不久后提出的恢复拨款、撤回对文件转移的禁令的请求,高宝玲同样不予回复。
   
   李少民接任主席后不久,就到CMC开户的银行去办手续。他惊讶地发现,程晓农2002年背着主席陈一咨到银行改签字权时,竟谎称他是CMC主席。2005年,程晓农再次对银行谎称他是CMC主席。李少民将此事告诉了高宝玲,但高毫无反应。
   
   2009年12月,程晓农移交了若干CMC文件。这时我们才知道,他在提交给NED的经费申请里,谎称他“完成了普林斯顿大学的博士计划”("finished his Ph. D. program at Princeton University")。对高宝玲称程晓农为博士,我们以前以为只是口误。这时我们才明白,这是程晓农误导的结果。我们把此事告诉了高宝玲,但她仍然毫无反应。
   
   到了2010年初,我们在检查CMC银行报表时发现,程晓农2007年付了6000余美元给一家车行。我们将此事告诉了高宝玲,但她仍是毫无反应,只是在李少民打电话去时说,程晓农告诉她这笔钱已经还了。实际上,程晓农自己的说明是,因为他为CMC付了其它钱,所以这6000余美元他不用还。他为CMC付的什么钱呢?程晓农对此无所奉告!
   
   我们当时以为她事情多,顾不过来。但后来的发展表明,高宝玲沉默的原因,主要是她对李少民和我有意见。
   
   NED停止支持北京之春
   
   从2001年起,我每年都代表北京之春向NED提出经费申请。2010年一月,我和往年一样提出了申请。NED的一般做法,是由工作人员决定每个项目该给多少钱,然后上报董事会正式批准。董事会每季度开一次会,会期只有几个小时,但每次会都要批几百个项目。因此,工作人员向董事会的建议,实际上是决定性的。前几年NED董事会开会前,高宝玲都打电话告诉我NED工作人员准备向董事会建议批多少钱给北京之春,并请我按她提供的总数重新提交一个预算。2010年的申请递上后,高宝玲一直没和我联系。我以为NED的做法有所变化,并没有很在意。到了三月二十六日NED董事会开会后,NED突然发来通知说,NED这次只批了六万美元,使用时限是六个月(到九月底为止),并且NED以后不大可能再支持北京之春。
   
   我马上想到,这是高宝玲把因CMC的事对我的不满转移到了北京之春上。对高宝玲为什么这么久不回答我和李少民提出的问题和请求,我也一下子明白了。她不是忙,而是对我们有意见!有什么意见呢?最合理的解释是,因为NED的钱是她同意给CMC的,我们揭露程晓农的问题,也就同时暴露了她的工作失误。但我们起初并没有责怪高宝玲的意思。NED一年支持一千余个项目,难免出现工作失误。NED只要愿意纠正失误就可以了。我们通过正常渠道,用很温和的语气向NED反映问题,难道不应该吗?我认为我们没做错事,而高宝玲对我们有意见,才是没道理的。
   
   即使对我们有意见,高宝玲也应该照章办事,恢复应该恢复的对CMC的拨款,撤消应该撤消的关于文件转移的禁令。因为对我们有意见就对CMC的合理要求置之不理,就属于挟怨报复了。如果因对我有意见而停止NED对北京之春的支持,那就更是滥用职权了。
   
   除了高宝玲挟怨报复,我想不出NED停止对北京之春支持的别的理由。这之前的一年里,北京之春取得了有目共睹的成绩。2009年三月,北京之春主办了纪念西藏抗暴五十周年的集会。集会的参加者超过五百人。2009年五、六月,北京之春积极组织、参与了十多项“六四”纪念活动。2009年七月的乌鲁木齐骚乱发生后不久,北京之春便邀请了世界维吾尔大会主席热比娅到纽约演讲。北京之春的编务、网站、财务管理也都运作得井井有条。NED对北京之春的工作没提出意见。实际上,热比娅访问纽约后,高宝玲还特意对北京之春表示了赞赏。
   
   有关还是无关
   
   因为高宝玲是NED的副总裁,我对她有意见,只好向总裁格式曼(Gershman)提。2009年四月,我写信给格式曼,列举了高宝玲在处理CMC问题时的失误,并表示我觉得NED停止对北京之春的支持是高宝玲挟怨报复的结果。经过我几次追问,NED才在两个多月后回复说,NED有关北京之春的决定与我参与CMC的事务无关。
   
   真的无关吗?我看不象。至少有两个对情况相当了解并在事后与高宝玲接触过的人认为,其实是有关的。假如真的有关,我们就该面对两个问题。第一,NED是如何作出“无关”的结论的。是NED没有好好调查研究,还是NED罔顾事实呢?
   
   第二,如果有关,那么我于大海究竟做错了什么?我不过是出于公心,心平气和地向高宝玲反映了程晓农的问题而已。我反映的问题都是证据确凿的。难道向NED反映问题就是大逆不道?!反过来说,如果我于大海没做错事,那么高宝玲因为我反映问题而使NED停止对北京之春的支持,难道不是滥用职权吗?!
   
   有人认为,虽然NED停止支持北京之春与我反映问题有关,我还是不该给格式曼写信,而应该委曲求全,以北京之春得到NED支持为第一考虑。我不能同意这种意见。承认有关,也就是承认高宝玲滥用了职权,就是承认北京之春受到了不公正的对待。此时不去指出高的错误,那么北京之春还有什么尊严可言呢?!我们办中国之春和北京之春,都得到过台湾的支持。但我们和台湾的关系,一直是合作者的关系。我们从来不是台湾的奴才。时至今日,我们也犯不着去做高宝玲或NED的奴才!
   
   我没有本事调查NED。既然NED说无关,我如果还想追究,只有到别处抱怨。我还没想好该怎么做,一件怪事就出现了。一位朋友告诉我,NED的一个工作人员说,停北春经费的理由是,国内稿费只占预算的百分之八,NED和北京之春讲了多年,但北京之春没有改变。这个工作人员刚来NED不久,她这个“讲了多年”的说法显然是听她的主管高宝玲说的。事实是,NED在决定停止支持北京之春前从来没讲过这个稿费百分比的问题,更没有讲过“多年”。按我的建议,这位朋友请NED将讲了多年的具体情况介绍一下,结果这位工作人员不作声了。我去问NED这个讲了多年的说法是怎么回事,NED同样不予回答。很明显,这个“讲了多年”的说法,是我指责高宝玲挟怨报复的后,高宝玲为了解释自己的行为而编造出来的。这和尼克松为遮掩水门事件扯谎,结果把自己带入泥潭是同一回事。问题是,NED对高宝玲编造历史,怎么可以听之任之呢?!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