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和平建设不能使用战争手段——军事共产主义的没落]
谢选骏文集
·17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和平建设不能使用战争手段——军事共产主义的没落

谢选骏:和平建设不能使用战争手段——军事共产主义的没落
   
   《FBI突袭华为在美实验室 调查内幕如电影》(2019-02-04 综合新闻)报道:
   
   Akhan半导体公司从怀疑华为意图盗窃该公司技术、告知联邦调查局(FBI),以及配合FBI调查,整个过程犹如好莱坞007电影。

   1月28日,在美国司法部宣布起诉华为及孟晚舟等被告的同时,联邦调查局(FBI)在加州圣地亚哥突袭搜查了华为实验室,调查该公司是否意图窃盗美国初创企业Akhan半导体公司拥有的钻石玻璃技术。
   
   FBI的这项调查已进行了几个月,今年一月初,Akhan半导体公司高管配合FBI对华为的“执法圈套”(Sting Operation,又称钓鱼执法)行动,在拉斯维加斯与两名华为员工会面。
   
   Akhan半导体公司从怀疑华为意图盗窃该公司技术、告知FBI,以及配合FBI调查,整个过程犹如好莱坞007电影,彭博社“商业周刊”(Businessweek)不仅获得该公司提供的内幕,而且从远方观看一月初的钓鱼行动,并在Akhan公司的同意下于2月4日报导整个过程。以下是重点摘要。
   Akhan创始人发明钻石玻璃专利——Akhan半导体公司创始人亚当?卡汉(Adam Khan)就读于伊利诺伊大学(University of Illinois)时专注学习电子工程及物理,毕业后继续从事研究工作,并在2014年获得钻石玻璃专利。卡汉发明的Miraj钻石玻璃,可用于智能手机屏幕,厚度比目前康宁公司(Corning Inc.)第五代“大猩猩玻璃”(Gorilla Glass)薄800 倍,强度大6倍,耐刮性强10倍。此外,钻石玻璃亦可以用于激光武器,是国防武器出口管制的重要项目。以大猩猩玻璃可以为康宁公司每年带来30亿美元销售额来看,Akhan公司的Miraj钻石玻璃的销售前景将更为可观。卡汉表示,Miraj钻石玻璃“更轻、更薄、更快、更强,是下世代设计的基础”。
   Akhan计划将专利独家授权给智能手机制造商——在推出这款人工玻璃后,Akhan公司计划独家授权给智能手机企业。与其他发明家一样,在寻找潜在客户时,卡汉小心翼翼地避免不肖者仿冒他的技术。然而,即便如此,在他发现潜在客户华为或有盗窃意图时仍然感到意外。
   2015年,卡汉相信是Miraj钻石玻璃正式上市的时候。他在伊利诺伊州芝加哥郊区Gurnee开办Akhan半导体公司、雇用在摩托罗拉公司工作25年的卡尔?苏尔伯弗(Carl Shurboff),并向苹果、三星和华为等智能手机制造商推销Miraj钻石玻璃。
   2016年,苏尔伯弗开始将Akhan生产的新世代钻石玻璃样本寄给潜在客户。他把第一个样本寄给三星公司,另一个则寄给华为。
   华为与Akhan公司接触——2016年8月8日,华为在圣地亚哥实验室的工程师安琪儿?韩(Angel Han)寄了一封电子邮件给Akhan公司,开始双方的接触。随后的电子邮件及电话中,华为公司显得有些紧迫,有意成为该公司的第一个客户。
   2016年11月7日,韩女在一封电子邮件中称,华为“正在为快节奏的消费电子行业创新产品寻找新技术”,“供应商快速移动和交付的能力,对我们来说也是至关重要的。”
   Akhan与华为签署保密协议及意向书
   2017年2月,Akhan公司与华为签署保密协议及意向书,Akhan同意将两个Miraj样品送到华为在圣地亚哥的实验室,华为则承诺会在60天内退回样品,并且不会以损害该样品的方式进行测试。这是半导体行业常见的标准条款,目的是避免任何一方对知识产权进行逆向工程。(注:所谓逆向工程系指对目标产品进行逆向分析及研究,从而演绎并得出该产品的处理流程及功能性规格等设计要素,以制作功能相似但又不完全一样的产品。)
   苏尔伯弗在给韩女的文件中指出,华为必须遵守美国出口法律,包括规范国防武器材料出口的《国际武器贸易条例》(International Traffic in Arms Regulations,简称ITAR)。
   惊觉华为窃盗意图 Akhan高管:我的心都沉了——2018年3月26日,Akhan公司将改进的Miraj钻石玻璃,做好层层保护后寄给韩女。
   2018年5月,在华为未遵守两个月期限约定退回样品后,苏尔伯弗寄电子邮件给韩女,请其立即答复,但韩女置之不理。
   2018年6月,韩女回复,华为一直在对样品进行“标准”测试,并附上一张照片,图片上看得出来有一个大刮痕。
   2018年8月2日,华为的包裹终于出现在Akhan公司。苏尔伯弗回忆说,那个包裹的外观虽然看起来很像当初Akhan公司所做的层层保护,但是打开一看,钻石玻璃样本上不仅有刮痕,而且碎裂成两半,有三个碎片不见踪影。
   看到这个破碎的样本,苏尔伯弗说:“我的心都沉了,我想,这太绝了,这家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公司正在试图仿冒我们的技术。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Akhan高管配合FBI调查——苏尔伯弗的第一通电话打给了卡汉,下一个动作就是去找FBI,因为他想起来2018年1月,FBI探员曾到Akhan公司,并告诉他们要注意网络犯罪和安全漏洞,鼓励他们将任何可疑活动通报FBI。该探员还说,FBI正在专注于收集有关中共获取美国技术的情报。
   2018年8月中旬,苏尔伯弗到FBI芝加哥办事处,向FBI报告了华为的可疑行动。苏尔伯弗说,FBI官员当场对这个案子展现极大兴趣,并开始定期与Akhan公司高管开会。其中几次电话会议的主要人物是起诉华为孟晚舟的布鲁克林助理检察官大卫?凯斯勒(David Kessler)。
   FBI分析:华为用武器级激光击碎样本——FBI在一次电话会议中告诉卡汉及苏尔伯弗,FBI研究中心在分析华为寄来的破碎样本后发现,华为用100千瓦的激光器打击样本,这样的激光器足以被用来当做武器。
   2018年秋季,FBI要求卡汉及苏尔伯弗提供与华为公司有关的所有文件,包括电子邮件、保密协议副本、意向书、寄件记录,甚至是华为用来归还样品的盒子。同时,FBI询问他们是否愿意重新与华为工程师韩女联系?
   Akhan高管再与华为员工联系——12月10日,卡汉及苏尔伯弗与韩女通话,同时间FBI探员监听他们的对话。卡汉及苏尔伯弗问韩女钻石玻璃样本为何破碎?测试期间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有些碎片遗失?韩女回复说她不知道,因为样品被送到中国,并从中国直接寄回Akhan公司。
   韩女似乎没有意识到也不在乎,华为此举可能违反ITAR相关规定,构成犯罪行为。
   韩女并表示华为仍希望成为Akhan公司的第一个客户,并提议双方在几周后于拉斯维加斯的消费电子展开会,以及一位来自深圳的华为高管也会参加会议。
   FBI钓鱼执法 不料会面地点临时改变
   2019年1月8日,卡汉及苏尔伯弗抵达拉斯维加斯,并入住曼德勒海湾度假村(Mandalay Bay Resort & Casino),并依FBI指示,计划在第二天(9日)下午3点与韩女和她的同事见面。
   FBI计划展开钓鱼执法,在消费电子展举行地点拉斯维加斯会议中心(Las Vegas Convention Center)安排一个房间,并装上窃听器,FBI调查人员可以从另一个地方收听。苏尔伯弗带来Akhan公司的立牌,让它看起来像是该公司租用的房间。
   1月9日中午,FBI探员与卡汉及苏尔伯弗见面,并给苏尔伯弗三个不同的隐蔽录音设备。苏尔伯弗发短信给韩女,并告知她会议室地点。当天下午2点,韩回复说她在威尼斯赌场(Venetian Casino),至少需要待一个小时。
   这将超过FBI租用会议室的时间,苏尔伯弗告诉韩女,他和卡汉会到威尼斯赌场。
   华为员工或自曝违反美国规定行为
   下午3点,他们抵达威尼斯赌场,韩女于下午3点20分出现,身边还有华为在加州圣克拉拉市的一位高级供应经理珍尼弗?罗(Jennifer Lo),她们称华为在深圳的高管不能来,因为华为不允许在中国的高管到美国旅行。
   他们四人聊了一会儿后,走到一处美食广场,在Prime Burger的餐桌旁坐了下来。“商业周刊”记者在距离他们大约100英尺(约30公尺)的地方观看。
   根据卡汉的回忆,年约四十多岁的罗女询问了Akhan公司的工厂运行,并承认华为将钻石玻璃样本送往中国,但不认为这是违反ITAR的行为。罗说,华为已经进行测试,样本没有问题。会议期间,罗曾一度提高音量询问,美国政府是否正在监视他们的会议。
   至于样本受损,罗与韩均称不知情,罗还说,她参加会议的目的是要确保华为是否仍有可能成为Akhan公司授权这项技术的第一家智能手机制造商,如果Akhan公司中止交易,她可能因此失去工作。
   Akhan高管:中企窃取美国商业机密是“大小通吃”——卡汉原本希望“商业周刊”等到美国司法部针对本案起诉华为或逮捕某人后再公开调查过程,后来改变主意并发表声明表示:“Akhan公司严肃对待任何非法使用其技术的行为,将继续与执法部门合作,努力解决这一问题。”
   1月28日上午,FBI突袭了华为在圣地亚哥的实验室。当天晚上,两名FBI官员及助理检察官凯斯勒通过电话向卡汉及苏尔伯弗说明搜查令的范围,并请他们“不要与华为进一步联系”。
   卡汉及苏尔伯弗无法预料这个案件未来会如何发展,不过,卡汉认为,可以肯定的是,中国企业窃取美国商业机密是不分对象,“大小通吃”。
   “我认为他们(中共)在这方面是不会有歧视的”,卡汉说,“他们正在寻找技术,因为这些技术对他们的路线图至关重要,无论他们所觊觎的公司规模及业务的状况,他们都会想办法去窃取这些公司的技术。”
   美起诉华为及孟晚舟——1月28日,美国司法部宣布,纽约东区联邦法院及华盛顿州西区联邦法院分别对华为公司及孟晚舟等被告,提起两件控告案,总共23项罪名。
   根据纽约布鲁克林联邦法院的起诉书,该法院1月24日起诉华为公司、华为设备美国公司(Huawei Device USA Inc.)、香港天通科技公司(Skycom Tech Co. Ltd.,又称星通),以及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等四个被告,指控他们涉嫌串谋、银行欺诈、电汇欺诈和诈骗等罪行,违反(及共谋违反)《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案》(International Emergency Economic Powers Act,简称IEEPA)和共谋洗钱等13项罪名。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至少有一到二名被告的姓名被涂黑。目前并不清楚其真实身份。
   另根据华盛顿州西区联邦法院的起诉书,该法院1月16日起诉华为及其子公司华为设备美国公司,指控他们10项罪名,包括涉嫌盗窃T-Mobile的商业机密、企图盗窃商业机密、七项电汇诈骗,以及一项妨碍司法公正。
   
   谢选骏指出:和平建设不能使用战争手段,古人早就对此了解透彻了,他们说,“马背上得到了天下,但不能在马背上治理天下。”马克思主义的马背思想必须抛弃,否则中国无法走上和平发展的正轨。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