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就致毛魔信、毛魔批示等问题驳螺杆等人造谣污蔑]
徐水良文集
·对陈卫珍女士解释一下
·再斥叶宁张健
·陈大骗子你抵赖造谣反诬得了吗?
· 他们有国家力量包括国家恐怖主义在背后支持
· 美国不管民运特线问题,我们怎么办?
· 名声最臭的痞子骗子特线都与盛雪站到一起
· 安徽国保,收起你们那一套
·简评罗点点和马晓力对话
·台湾法律规定:一个中华民国、两个地区
·谈8964特线等问题
·驳蔡贤斌
·我对蔡英文就职演说的几点感觉
·知=识,共同认知=共同认识=共识
·再谈共知和共识
·对钱钟书杨绛问题的一些看法
·历史反思应该面向未来(兼论“再来一次文革”)
· 刘晓波周舵央视作证天安门广场没死人问题
·继续辩论刘晓波央视作证问题
·再谈道德、法律等规范体系
·白宫密档“六四”屠杀死10,454人。刘晓波央视作伪证证据
·关于小农经济问题
· 关于经济决定论
·仰屠杀是最可怕的屠杀
· 天底下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一派特务流氓腔调
·理论界学术界再度让我震惊
· 再谈盛雪和民运
·简评伯林及两种自由概念
·我对英国脱欧问题的看法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一、二、三)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四)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五)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六、七)
·驳杨恒均《是时候站在法治一边了》
·评《徐文立谈人类正常社会秩序》
·评神棍摩西
· 中共现行宪法是好宪法吗?
·关于三民主义问题
·新加坡是特殊小国的专制文明不是封建文明
·回答朋友的十个问题
·再对吕柏林谈三民主义
·继续讨论三民主义问题
·再答朋友问
·对胡平文章的不同意见
·三答朋友
·打吧,美国,只要中共挑衅就打!打赢了,中国人民将衷心感谢美国
· 反对并打败中共汉奸党,就是最大的爱国
·致共产汉奸党小奴才小汉奸王希哲
·近日与共产汉奸党五毛论战部分帖子
·再驳余大郎胡安宁的离谱造谣
·启动问责程序,谁为丧权辱国担责?!
·共产汉奸党及五毛小汉奸无耻表现并自打耳光的例子之一
·继续与共产汉奸党走卒论战
·也谈土耳其问题
·与甘当共产汉奸党特殊别动队的假爱国者辩论
·嘲弄胡安宁张英曾节明徐文立等
·再接再厉,继续迎战共产汉奸党小跟班
·继续迎战汉奸党小跟班
·再笑汉奸党走卒(关于王炳章问题论战)
·这两天网上讨论中本人的部分意见
·我的部分照片和起诉书、判决书、裁定书等照片(一)
·许家屯和江苏省委一直抓我恶毒攻击毛泽东的“恶攻”罪
·本人近日网上部分发言
·中共特务的又一个超宇宙逻辑
·中共特线的不同类别和刘路近来发疯献忠心的原因
·继续反击打了鸡血般兴奋的中共特线
·回击草包将军给特线打鸡血指挥他们亢奋不已大力围攻漫天造谣
·现在可以停止对盛雪问题的争论了
·再驳刘路、曾节明、胡安宁
·再笑陈大骗子
· 驳曾节明、赛昆、陈泱潮等
·赛昆果然缺乏理解能力
·中共及其走卒赛昆们被人格、法权这类新词搞得昏头转向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
·习少和伪精英愚蠢,把国家大事当儿戏
·世界日报:赖昌星是双面间谍
·驳继续造谣的王希哲
·关于巴黎公社式民主制问题
·近日部分帖子汇编修改
·全力扭转中共极端危险反动的外交和战争路线
· 关于徐文立身边的特线问题
·独派问题和反共民主力量的战略选择
·本人在世贸中心倒坍后一小时内发出的声明和随后两篇文章
·驳赵岩刘刚曾节明
· 网上文章:清华大学教授的研究发现
·关于“转型已死,民国当归”问题
·中国人要自信自豪、没必要自卑自贱
·邓及邓后的社会腐败远超毛时代的原因
·诗三首
·中共特线没有人性的禽兽化本质
·大家都来骂中共特线是畜生是禽兽
·要着重揭露中共破坏民运和反对派的总体策略
·启 事
· 说说相关原则和策略问题
·十月一日国难日感言
·关于启蒙问题
·旧诗两首:读“精英”奇文有感
·中国巨变之后转型道路的分析预估
·邓小平家族是最无耻的中国头号贪腐家族
·废话空话谬论幻想充斥的研讨会
·谈民主运动的一些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就致毛魔信、毛魔批示等问题驳螺杆等人造谣污蔑


徐水良


   

2019-2-20日


   

   
   
   网特博讯螺杆不断造谣污攻击蔑本人,并一再用本人曾经给毛魔写信来说事,讽刺说:说说自己给毛贼东写信的事吧,大魔头回信没啊?
   
   本人回答:这不是你低档特线能理解问题。不过我这里说说毛魔的相关批示问题。
   
   用给毛魔写信的办法发表一些“反革命”言论,是当时一种相当普遍的“打着红旗反红旗”的策略。我的大字报贴出后,还收到过社会上不认识的一些朋友给我写信出主意,要我用给毛和中共领导写信的方式做这些事,这样风险小,不容易被抓捕定罪。说他们自己就这样做过,没有被抓。因为向上反映意见,法律规定是合法的。其实我当然早就清楚这种策略,无需这些朋友出主意。这也成为后来公安局释放我时的理由之一,认为我是向中共及毛魔写信,不能定为恶毒攻击罪。
   
   至于毛魔头对我这些东西的反应,江苏省委排出的专门批判我的省委工作队和监视我的人中,有人对我说,毛主席对你有指示,什么指示不告诉你。后来有人告诉我,说是毛批示,“右派学马列,走到我们前面去了”。事实究竟怎么回事,我不知道。
   
   你小特线不妨去问问你主子。
   
   至于造谣,那是你和你们同伙你主子你上级的伎俩和本事,别乱送人。
   
   (注:毛对本人批示“右派学马列,走到我们前面去了”,这个传言确有可能为真。我一个在部队当营长的同学,在我被抓后到我厂找我,被省委工作队扣住,要审查他,闹得很不愉快。他回富阳县里对我朋友说,当时如有枪,真想拔枪开火。据他对朋友说,工作队告诉他,毛对我的批示,就是“右派学马列,走到我们前面去了”。我朋友说,右派学马列学得好,也不是坏事,为什么要抓?可惜我后来没有认真问问我同学当时的具体情况。这个批示,75年入狱前,我在浙江等其他地方也听说过,应该是有的,但当时不知道是不是针对我的。不过,当时理论上走到毛前面,自己也认定自己理论上大幅度超越毛,并且是右派的,迄今只发现我一个。此外,毛确实也开始关注我提的那些东西,例如:我1973年《反对特权》一文最早提出当代意义的反对特权,反对官僚制、等级制、专制制、特权制等等口号,毛后来在我之后,大概1975年,提等级制度,八级工资制之类的所谓“法权”。江苏理论权威陈绍辉作报告批判我的时候说我对毛泽东思想毛主席著作,别人是认真学习,徐水良却是狂妄自大,要“研究”,说我“把毛主席的理论,继续革命理论都批判完了”,并且非常不解地说,你既然反官僚制,特权制,等级制,怎么又反毛主席资产阶级法权的说法?我私下说过,理论上我们已经越过毛,被省委当作我的恶攻言论下发批判。其实早在1968年,我一个要好同学因为说毛泽东思想也是一分为二的被抓隔离,我气得冲到工宣队大队部与浙大工宣队领导辩论,为毛泽东思想也是一分为二的说法辩护,坚持这个说法没错,那时实际上我们已经发现毛的不少错误。而到我的文章出来,毛显然也觉得我的这些理论超越了他,但我是右派,我批判接班人理论,专制理论等等 ,主张自由民主的理论,以及其他理论,明显是右派理论。所以,毛有这种批示,应该是可能的。)
   
   博讯螺杆:你那些玩意都可以伪造的呀,这行当你们最拿手,可以请教楼上那位
   
   徐水良:又是以己度人,你和唐夫等的事情没人知道,当然都可以伪造。我的事情南京人都知道,真正的老民运人士大家都知道,国际社会一些国家的政府官方、民间国际组织和海外媒体,都有许多记载,怎么可以伪造?
   
   只有你和唐夫这样从来不是真正的民运人士、不是老民运人士的五毛人物,以为可以任意造谣抹黑污蔑我伪造,来为你们主子完成造谣污蔑本人的任务。但你们不知道,这恰恰是在无数知道我情况的人们面前,暴露你们带任务任意造谣污蔑的本质。
   
   至于造谣,那是你和你们同伙你主子你上级的伎俩和本事,别乱送人。
   
   博讯螺杆:你咋不知道?你不一口一个造谣我是“党员”吗,这又自我打脸了?
   
   徐水良:是你说自己党员,大家记住了,你开始不敢否认,后来修改删除那句话,就开始抵赖。但大家都有记忆。当时有网友揭露你是共产党员,你开始不敢抵赖。但你通过修改你自己文章,删除了你说自己是共产党员的文字(仅仅删除或改写一句话就可以了),别人再揭露你,你就马上抵赖。但你根本抵赖不了。不仅后来揭露你的朋友记得,我也记得你是为某党员辩护时,承认自己也是党员的。你这一抵赖,不就更加暴露你隐瞒身份渗透民运的网特本质吗?
   
   你是什么人,有人早有调查。至于香港等一些朋友揭发你是赵达功,他们的文章在网上,大家都可以转贴。你自己否认,也不算数,何来别人转贴就是造谣?本来,一个人说自己是谁不是谁,是很容易证明的事情,你怎么到现在还没有本事证明,只能空口无凭污蔑别人造谣呢?
   
   其实,你是什么人,早有人调查了。等中共垮台了,你跑不了!
   
   我说大家不知道你们,那说的是事实。但我没有说我自己不知道。你这个网特傻货,这种最简单的文字也理解不了。
   
   曾节明:你网特(螺杆)二杆敢不敢把你改成乱码的2014年五月回国观感,再发出来。
   
   徐水良:是不是这一帖?好像不是,记得是比较长的帖。可惜没找到。
   
   这是我偶然保存的记录,共舞台关闭,这些帖都没有了,连乱码帖也没有了:
   
   //螺杆:◆ 各位久违!2014-05-08
   
   走马观花的大陆见闻,城市没说的,变化太大,特别是大城市,真有点与国际接轨的样子了。相应的,城市居民的公德也有所提高,环境的确能改变人,呵呵。不过,一走出城市不到十公里,原形就毕露了,基本上仍然还是老样子。城市为什么变化大?因为加强城市建设,才能保障中产阶级的利益,城市稳定了,社会自然也就稳定,所以十年来土共九次为退休人员增加退休金,最低退休金现在已经达到每月一千五百元以上,对以老头老太为主的弱势族群来说,吃穿用度已经足够,这大概是当前习近平维稳的中心工作之一了。
   
   看看孔雀开屏的背面,北方比较繁华的乡镇,即使是最热闹的街段,也仍然还是二三十年前的老样子:
   
   百无聊赖:(螺杆)回国之前就有点变调,回来之后调变得更厉害了
   
   曾节明:原来是去为中共找政绩作实地考察去了。
   
   dck:不需要实地考察,就能猜出个八九不离十。
   
   安魂曲另一个主帖:◆ 注意:现在的这个“螺杆”是假的!
   
   徐水良:无所谓假不假,他一贯是这样。
   
   哎呦老不易了:螺杆已暗示自己现在说话身不由己,并告诫别人要小心安全,不要步他后尘被俘获。//
   
   曾节明:幸亏老需保存,否则此网特的地躺抵赖,就更猖狂了!
   
   这是其中一贴,另外还有个长帖更加露骨,指斥国人劣等,赞美中共进步,后面还有金复新和多人的跟帖。。。这也是网特螺杆能回国的铁证。
   
   博讯螺杆:有脑子的都能看懂帖子内容吧?又造谣有什么“长帖”了,再搜哦
   
   徐水良:连共舞台都关了,到哪里搜?安魂曲独立帖,老不易跟帖,明显是一个旁证,他们的帖子暗示你投共,应该就是针对你另一个比较长的为中共宣传的亲共的帖子写的。
   
   唐夫:可能你认为毛泽东(这个独夫民贼)的伟大就在这些方面(发毛泽东雷人语录)
   
   徐水良:应该谢谢你把我曾经参与修改编辑发表的这些东西重贴一遍。你发这些东西,现在已经没有风险,你主子也不会责怪你。
   
   我的网路文摘许多年前编辑发表过这些东西。
   
   毛和非常类似毛的郭文贵,只是你的大救星救世主,不是我们的大救星救世主。
   
   博讯螺杆又攻击本人吹牛皮。
   
   徐水良:我的事南京人都知道,吹不了牛。只有你这样的特线永远造谣撒谎。
   
   我的起诉书判决书裁定书通知书等等等等,还有其他大量材料,包括外国政府和民间国际组织,美国、台湾、港澳和国际媒体的材料,都清清楚楚。吹不了牛造不了假。但你隐瞒自己身份和共产党员身份的特线,造谣撒谎造假作伪,什么都来。
   
   唐夫:来来来,人称的不良先生,来比比坐牢经历
   
   徐水良:无法搞清和证实你的光荣历史,我与你,恐怕比不起来。
   
   從75年起我多次坐牢长期坐牢十几年和我的经历,大家都知道。我最早第一个发起当代中国民主运动并为之命名,我数千计的理论文章,也在网上,我的起诉书、判决书、裁定书、申诉驳回通知书和其他许多文件,也早在网上。许多人、许多民运文,美国和国际一些国家政府的官方文件和民间国际组织的文件,以及台湾、香港、美国和其他国家的许多海外及报刊媒体文件,对我的历史也有许多记载和报道。
   
   你几年坐牢?二年还是三年?坐牢原因和其他情况,大家不知道,除了你自己写的这些文字,也看不到像我一样的其他类似记载,现在无法查证。连你的真实姓名和真实身份,都还是其他反特线朋友通过反谍手段搞清楚,然后告诉我的。我只能判断他们的材料应该大致是真的,但无法知道他们的材料是否完全真实。
   
   因此,我与你,恐怕比不起来。
   
   注:唐夫上帖昨天原标题:《来来来,人称的不良先生,来比比坐牢经历。》一天后,今天改成《还真是格丘山先生和范工以及螺杆网友们对这几个五毛的揭露有劲》
   
   大概原标题太没有自知之明太出丑了,今天只好改了。
   
   质子:哈!还揭露别人?螺杆就是特务!
   
   螺杆不敢起誓诅咒特务,不完全是因为怕出口有愿而招来报应,还因为有一些人知道这个为中共拉客的特务身份,在这些知道他底细的人面前起誓诅咒骂自己,面子上下不来。
   
   曾节明:他(螺杆)的“光荣历史”,应该在重庆国安局的荣誉室里
   
   一个高调“反共”的人能够常驻重庆,出入中共国国门如无人之境。。。我很想知道,谁还有这个待遇?
   
   文章笑拳:呵呵“光荣历史”?愿闻其详!过去只是听他的朦胧诗,抑或抒情散文……倒是觉得跟老党员和诈骗惯犯有些类同。
   
   徐水良:光荣历史是他自己吹的。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你说的诈骗犯。
   
   新大陆人:有意思,资本家的黑仔和打银行家的造反派联手攻徐平民了。
   
   徐水良:又用你惯用的土共阶级血统论战术,来配合你战友们围攻抹黑了?
   
   质子:螺杆不敢起誓诅咒特务,不完全是因为怕出口有愿而招来报应,还因为有一些人知道这个为中共拉客的特务身份,在这些知道他底细的人面前起誓诅咒骂自己,面子上下不来。
   
   博讯螺杆:滚回你的博讯去吧!
   
   质子:打到你疼处了吧?呵呵
   
   “谁是共特死全家”,连个时间限制都不设,这还算个诅咒?难道不是共特就能长生不老?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