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近日小评论(七)]
徐水良文集
·就8201大案再答胡安宁纠缠
·答和小敏:事情没那么简单
·也谈李光耀
·再谈民运圈的派别划分
·中国农民是最反共产党毛泽东的群体
·关于陈尔晋问题答刘路
·很多人上了陈大骗子的当
·高耀洁:土改杀人手段何其多
·介绍79民运的不同派别
·一部分“贪官”是中共派到海外送钱的特务
·也说马列教一神教的政教合一
·关于计划生育问题的看法
·当代世界的两大主要敌人
·继续讨论两教、两棍问题
·把民运揭露特务与延安整风混为一谈是特线阴谋
·自由主义把私有制说成民主基础是荒唐谬论
·再谈公域私域和民主基础问题
·再谈钟国平文章
·钟国平理论早已是陈词滥调
·都是信仰惹的祸
·写给民运朋友
·新教信仰与宪政民主正相关?
·批判极权专制教义根除IS思想根源才是治本
·三个一神教放弃原教旨教义才是根本解决办法
·再谈平反64等问题
·全民起义和平反64
·奴才意识还是公民意识
·乔忠令先生被上海当局关押精神病院,请大家关注帮助
·关于乔忠令先生情况(来信摘录)
·中共精神病院的残酷黑幕
·开放杂志的结论完全错误
·评蒯大富的蒯十点
·台湾统独问题的几种策略选择和比较
·中共对付真民运真异议人士的一个策略
·和平革命和不流血暴力革命的必要条件
·近日再谈一神教问题
·关于同性婚姻和一神教信仰的讨论
·关于同性婚姻和一神教信仰(后半部分)
·驳草庵居士
·坚持本职还是不务正业
·再谈“一中两府两国号”和洪秀柱的“一中同表”
·胡安宁和他同学,究竟谁是中共特线?
·王林之类江湖骗子何以在中国红火
·关于革命问题再辩论(驳冯胜平等)
·司马逸:革命的形势与忽悠——驳冯胜平
·不赞成刘仲敬意见
·继续辩论革命问题
·揭露曾节明造假大陆国民党
·大陆国民党在十年前“成立”过一次
·不要相信特线假组织
·曾节明竟然顽强表现自己缺德、无耻和卑鄙
·关于宗教信仰和亲共势力入侵美国的一个评论
·简单评论北大教授强世功的极权专制反人类理论
·基督等一神教是共产主义鼻祖(一)
·基督等一神教是共产主义鼻祖(二)
·孙丰张三一言论革命文章三篇
·也说偶像
·天津爆炸评论
·草包特线草包公安的草包造假
·只有极端反动才反对和平演变和革命
·戏揭刘刚撒谎笑料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一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二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三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四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五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六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七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八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九
·中国已处于静悄悄的经济危机当中
·对日本一些大学取消人文科系的评论
·今日再与告别革命派论战
·有神无神、信仰迷信、理性科学等问题再讨论
·毛泽东和中共勾结日寇的一些史料
·再评江湖骗术“特异功能”和伪科学“人体科学”
·再驳伪精英“反民粹”
·对《再驳伪精英反民粹》的一些补充
·为傅志彬呼吁并推荐阅读
·关于洗脑等问题的评论
·关于洗脑等问题的评论
·回答王希哲
·回答王希哲
·再谈公有化私有化
·驳杜导斌谬论
·驳左派谣言
·关于所有制概念
·对人民大学师生之争的看法和评论
·建议徐贲用“极权社会的奴民综合症”取代犬儒说辞
·美国右派的公有制实验并按语
·继续谈人民大学师生之争
·也谈一神教多神教(与张三一言商榷)
·笑曾家军胡安宁、曾节明
·共产主义既是贫困的结果又是继续贫困的原因
·又昏又蠢的胡话
·近日再谈宗教问题
·评《民国的最大错误,非基督教运动》
·蔡英文任内,中共有可能打台湾
·严防政教合一宗教势力破坏革命
·闲聊负能量、现代科学和古代骗术
·共产之后是共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近日小评论(七)


   
   

   
   徐水良

   
   

   
   2019-2-19日

   
   (一)、再答特线们炒冷饭的歪曲污蔑攻击

   
   特线们一旦被驳得理屈词穷,总是转移话题,开始人身攻击,重复过去伎俩,例如重复过去歪曲抹黑本人抄报纸应付公安的文字,来歪曲污蔑抹黑攻击本人毛左这种陈腐手段,来重复污蔑抹黑本人。
   
   本人1975年入狱,江苏省委整理了本人所谓“恶毒攻击毛主席”和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许多文字,调动全省大专院校和理论力量,对本人开展大批判。后来又收集我私下说的一些东西,比如,说毛泽东理论水平很低,不懂理论,不懂装懂等等等等,当作我的“恶毒攻击”言论,下发省市和单位,组织全省宣传部门和高等院校参与,对本人进行大批判。监狱则以“恶毒攻击毛主席”罪名,给本人长期戴背铐。而长期戴背铐,往往是死刑犯待遇。及到四人帮垮台,才给本人解除背铐(本人大字报是公开批判四人帮的)。
   
   后来到78年底,形势有所变化,社会上,尤其是发起南京四五运动的发起人们,认为四五运动是由3月底的南京事件首先发起的,而他们发起南京事件,则是受我影响。并且他们在监狱中,办案人员把他们说成是我的同案,是受我影响,他们大多数人,自己也是这样认为的。于是他们就贴大字报要求释放本人。浙江大学方面,也派人赴南京,与南京四五运动发起人一起,贴大字报要求放人。公安局及其经办人员,在社会舆论压力下,也转变态度,准备是放我。于是就要求我写个文字,表个态,以便解脱我的恶毒攻击罪名。为了早点出狱,我当时抄了点报纸上的说法来应付。这就是这些文字的来历。
   
   然后,公安局作出决定,说用恶毒攻击罪名逮捕本人,是错误的。然后,在口头上,对用恶毒攻击罪给本人长期戴背铐,作出郑重其事的道歉。
   
   这是五毛特务能够找到的唯一用来歪曲抹黑污蔑本人的文字。他们的唯一伎俩,就是抹去历史条件,让不了解当时情况的人。以及对当时情况记忆已经淡漠的人,用现在的认识,去衡量当时的实际,把它说成是毛左一样的东西。
   
   他们这样做,实际上只是表示他们挖空心思污蔑抹黑本人,但却黔驴技穷,无能为力。
   
   实际上,这些文字,即使是抄报纸说法,在当时对毛的认识上,也并不属于落后。
   
   而且,现在污蔑攻击我的特线们,当时还在拥毛拥共,比我要落后得多了。有的到现在还在拥毛拥共。博讯螺杆,甚至在这些文字十来年后,还争取加入了共产党。还有的特务,骨头软如泥,爬狗洞出来当线人。他们有什么资格以此来攻击本人?
   
   我劝这些特务,浙江江苏两省,都曾经整理过我1967、1968年以后反毛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许多材料,你们不妨改写成拥毛拥共的材料。还有,你们如果有本事,回到文革,必定能找出我当年不得不跟大家一起举手喊毛主席万岁口号的材料,那样,在不了解情况的年轻人中,也许抹黑的效果更大。
   
   只是,这类东西,在了解当时情况的人中,除了你们特务线以外,不知道能起多少作用。因为,当时呼口号,谁敢不跟着举手?
   
   即使林昭,张志新,遇罗克、王申酉等等许多因恶毒攻击罪名被枪毙的人,又有谁敢不举手,不跟着呼口号?即使到监狱中,他们也有许多不得不赞扬毛和毛共的文字,有许多赞颂毛魔头共产党的文字。而且他们的文字,比我的这些文字厉害得多。在当时,谁能不打出红旗去反红旗,表面上说点毛的好话,比较隐蔽一些地去反毛?不说一点好话,能行吗?
   
   再而且,特线们忘了,最早第一个发起当代中国民主运动并为之命名,最早从根本理论上批倒毛泽东,批倒马列毛的,是徐水良而不是别人,更不是你们特线;文革中因为恶毒攻击毛泽东罪名被捕的,也是徐水良,不是你们攻击污蔑的特线。你们有什么资格,从这些方面攻击徐某人?
   
   
   附:相关评论

   
   赛困跟帖说:“黄川粉贴的,其实是徐批毛的东西。抄段遇罗克给亚文盲。”“拿这作为徐某拥共的证据,只有一票黄川粉亚文盲才想得出来。”“当年李一哲的大字报就是《献给毛主席》,里面不乏对毛的谀词,凡有思想的人(黄川粉应该不在此列),都不会认为李一哲捧毛。”“1977年前,哪怕是遇罗克、张志新(被逼疯前)也从未反毛。导致遇罗克受难的《出身论》也赫然写道:‘我们不能不予以揭露、批判,起而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下面我们就从毛主席著作和社会实践中寻找答案’,比起所抄的徐文,只怕有过之无不及。”
   
   博讯螺杆:遇罗克有给毛写信献媚吗?
   
   赛昆(摘录):徐写信“献媚”了?你抄的文章明确提了“他(毛)的缺点错误”。有这样的词句,肯定出自1978年以后,否则徐不敢用,谁也不敢用。徐提到了“七六年六月给主席的信”,写信并非全是“献媚”,李一哲也写《献给毛主席》。徐的信并没有公开,徐文描述的是要“克服主席的缺点”——有证据证明其非?
   
   (二)、评蚂蚁帮的“朝天阙”

   
   唐夫发文《随意写几句》
   
   本人跟帖:最后三字画龙点睛:朝天阙。立功后上金銮殿朝见习大傻向土共报功。
   
   唐夫:此词可以多解,也可以误解。……
   
   徐水良:天阙,天上或天子宫殿。朝天阙,朝见皇帝。没听说有其他不同含义。
   
   这是郭大骗和你心声。你就别谦虚了。另外,你动不动污蔑别人保王岐山来掩盖你们丟车保帅保习护共本质。此类诬陷特别无耻低档,没有公信力。只会让大家更加看清你本质,劝你少用为好。
   
   博讯螺杆发帖,说朝天阙是“告慰于天,以谢天下,没毛病,当年鹏举同学应该也是这个意思”。
   
   徐水良:不愧共产党员,立场坚定党性强,为战友辩护异想天开独创史无前例解释。
   
   但是,过去见到的所有解释,朝天阙,几乎都指朝见皇帝,没见到什么异议。
   
   例如:
   
   新华字典网站解释:
   ◎ 基本解释
   阙(闕)
   què
   皇宫门前两边供瞭望的楼:宫阙。
   皇帝居处,借指朝廷:阙下。“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京城,宫殿:“城阙辅三秦”。
   陵墓前两边的石牌坊:墓阙。
   豁口,空隙:“两岸连山,略无阙处”。
   
   二、新华字典手机版在线文言文翻译:
   
   岳飞《满江红》原文和翻译
   
   原文:(前面略,最后一句)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最后一句译文:等待着从头收拾整理旧时的山河,然后朝拜皇帝的宫阙。
   
   其他许多词典和网上的许多解释,也基本一致,没见到有什么异议,举些例子:
   
   一、朝天阙指回京献捷,向皇帝进献所获的俘虏及战利品。天阙:天子的宫阙,亦指朝廷或京都。出处:宋代抗金将领岳飞所作的《满江红》
   
   二、等待收复了山河的时候,再向朝庭皇帝报功吧!
   
   三、问:朝天阙是什么意思
   
   答:天阙,指皇宫,代指皇帝。朝见皇帝。
   
   四、“朝天阙”意思是:朝见皇帝。天阙,本指宫殿前的楼观,此指皇帝居住的地方。以上出自宋代抗金将领岳飞的《满江红·怒发冲冠》
   4、“阙”有两个读音:quē、què,在这里意为“皇帝居处,借指朝廷”,所以读què。
   
   ● 阙【què】
   
   1. 皇宫门前两边供瞭望的楼:宫~。
   
   2. 皇帝居处,借指朝廷:~下。“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
   
   3. 京城,宫殿:“城~辅三秦”。
   
   4. 陵墓前两边的石牌坊:墓~。
   
   五、回京阙向皇帝报告
   
   六、朝天阙指回京献捷,向皇帝进献所获的俘虏及战利品。
   
   七、“阙”有三个读音。
   1.读quē的阙,通“缺”,有缺点、缺失、、.的意义。
   2.读qué的阙,挖掘的意思。
   3.读què的阙,宫殿,城墙、陵墓上面的建筑物。
   所以,朝天阙的阙,读四声。朝是朝拜,天阙是天子之阙。岳飞说,啥时候我把失地收复了,我就去朝拜皇帝。
   
   博讯螺杆:没有网络搜索,老牌自干五啥也不是,浅薄无知如同小学生,LOL!
   
   徐水良:你真会以己度人,不看对象就造谣污蔑。我的理论体系和无数理论,都在网上,都是我独创的,网上搜不到的,怎么能去靠搜索?包括我的人本主义和意识科学理论体系和无数理论,都是我的独创,而且大多数东西,到现在,都只是我一个人的东西,怎么靠搜索取得?你搜搜看!
   
   相反,你的东西,网上到处都是,都是靠搜索拼拼凑凑的东西。
   
   你用这种方法造谣抹黑,不就是在大家面前自我暴露你自己那点搜索拼凑盗用小本事,并且不看对象就以己度人,以此来造谣污蔑攻击别人,暴露你带任务造谣污蔑的本质吗?
   
   我不像你,我从小学就知道朝天阙指朝拜皇帝。不用像你脸皮厚靠网络 搜索抄写骗人。
   
   而且,这个朝天阙,你连网络搜索也不会,于是异想天开说出朝天阙是“告慰于天,以谢天下,没毛病,当年鹏举同学应该也是这个意思”的大笑话来出大丑。
   
   网络搜索是现代技术手段,是为了方便,不用花几十倍几百倍时间去查资料,任何人都需要应用。对付你这样的低档特线,不要说我,其他朋友用一点网络搜索,都能揭穿你让你出丑。
   
   我这次本来不用搜索,但为了让你这个早已经暴露还要厚颜无耻不断捣乱的特线,对朝天阙一词胡说八道胡乱解释曲意辩护,成为铁板钉钉子的大笑话,所以花一刻钟搜索了一下。
   
   (三)、就致毛魔信件、毛魔批示等问题驳螺杆等人造谣污蔑

   
   网特博讯螺杆不断造谣污攻击蔑本人,并一再用本人曾经给毛魔写信来说事,讽刺说:说说自己给毛贼东写信的事吧,大魔头回信没啊?
   
   本人回答:这不是你低档特线能理解问题。不过我这里还是说说毛魔的相关批示问题。
   
   用给毛魔写信的办法发表一些“反革命”言论,是当时一种相当普遍的“打着红旗反红旗”的策略。我的大字报贴出后,还收到过社会上不认识的一些朋友给我写信出主意,要我用给毛和中共领导写信的方式做这些事,这样风险小,不容易被抓捕定罪。说他们自己就这样做过,没有被抓。因为向上反映意见,法律规定是合法的。其实我当然早就清楚这种策略,无需这些朋友出主意。这也成为后来公安局释放我时的理由之一,认为我是向中共及毛魔写信,不能定为恶毒攻击罪。
   
   至于毛魔头对我这些东西的反应,江苏省委派出的专门批判我的省委工作队和监管我的人中,有人对我说,毛主席对你有指示,什么指示不告诉你。后来有人告诉我,说是毛批示,“右派学马列,走到我们前面去了”。事实究竟怎么回事,我不知道。
   
   你小特线不妨去问问你主子。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