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平宽译室
[主页]->[历史资料]->[平宽译室]->[最新評論:鬼祟的超級大國 (五)]
平宽译室
·我在中國的歲月 (116)
·我在中國的歲月 (117)
·我在中國的歲月 (118)
·我在中國的歲月 (119)
·我在中國的歲月 (120)
·我在中國的歲月 (121)
·我在中國的歲月 (122)
·我在中國的歲月 (123)
·我在中國的歲月 (124)
·我在中國的歲月 (125)
·我在中國的歲月 (126)
·我在中國的歲月 (127)
·我在中國的歲月 (128)
·我在中國的歲月 (129)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0)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1)
·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2)
·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3)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4)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5)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6)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7)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8)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9)
·我在中國的歲月 (140)
·我在中國的歲月 (141)
·我在中國的歲月 (142)
·我在中國的歲月 (143)
·我在中國的歲月 (144)
·我在中國的歲月 (145)
·我在中國的歲月 (146)
·我在中國的歲月 (147)
·我在中國的歲月 (148)
·我在中國的歲月 (149)
·我在中國的歲月 (150)
·我在中國的歲月 (151)
·我在中國的歲月 (152)
·我在中國的歲月 (153)
·我在中國的歲月 (154)
·我在中國的歲月 (155)
·我在中國的歲月 (156)
·我在中國的歲月 (157)
·我在中國的歲月 (158)
·我在中國的歲月 (159)
·我在中國的歲月 (160)
·我在中國的歲月 (161)
·我在中國的歲月 (162)
·我在中國的歲月 (163)
·我在中國的歲月 (164)
·我在中國的歲月 (165)
·我在中國的歲月 (166)
·我在中國的歲月 (167)
·我在中國的歲月 (168)
·我在中國的歲月 (169)
·我在中國的歲月 (170)
·我在中國的歲月 (171)
·我在中國的歲月 (172)
·我在中國的歲月 (173)
·我在中國的歲月 (174)
·我在中國的歲月 (175)
·我在中國的歲月(176)
·管治中國為什麼愈來愈困難 (一)
·管治中國為什麼愈來愈困難 (二)
·管治中國為什麼愈來愈困難 (三)
·管治中國為什麼愈來愈困難 (四)
·管治中國為什麼愈來愈困難 (五)
·管治中國為什麼愈來愈困難 (完)
·二零一三年的中美關係 (上)
·二零一三年的中美關係 (下)
·遊行歸來﹐兼論人數 (上)
·美國是否正在成為共產中國的殖民地﹖(一)
·美國是否正在成為共產中國的殖民地﹖(二)
·美國是否正在成為共產中國的殖民地﹖(三)
·美國是否正在成為共產中國的殖民地﹖(四-完)
·普京未來的日子愈來愈不好過(上)
·普京未來的日子愈來愈不好過(全文)
·社會學泛談 (1)
·社會學泛談(2)
·社會學泛談(3)
·社會學泛談(4)
·社會學泛談(5)
·社會學泛談(6)
·社會學泛談(7)
·社會學泛談(8)
·社會學泛談(9)
·社會學泛談(10)
·社會學泛談(11)
·社會學泛談(12)
·社會學泛談(13)
·社會學泛談(14)
·社會學泛談(15)
·社會學泛談(16)
·社會學泛談(17)
·社會學泛談(18)
·社會學泛談(19)
·社會學泛談(20)
·社會學泛談(21)
·社會學泛談(22)
·社會學泛談(23)
·社會學泛談(24)
·社會學泛談(2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最新評論:鬼祟的超級大國 (五)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 中國怎樣隱藏它的世界野心

   Oriana Skyler Mastro (佐治城大學安全研究中心助理教授)(本文刊於美國<外交事務>,2019年一/二月號)

   在所有情況中,最壞的是在和平的日子時不去競爭,視中國的勢力為理所當然,而一旦衝突發生時,才覺悉美國的主導地位是重要的。然而到了那個時候,美國便不好說話了。

   美國也要考慮它願意付出什麼代價以保護那些不是它的盟友的亞洲國家,這些國家,雖然不是它的盟友,可是被別國收買或征服後,會損害國際秩序的基本原則。例如在南中國海,美國聲稱它的海軍行動的目的是維護自由航行的一般原則,但實際上被証實的是,它只願意保護它自己和它的盟友的船隻的航行權而已。華盛頓沒有能夠挺身而出為非盟友的自由航行權出力,是把它的領導地位置於風險之上。所以,美國應該開始為組織一個聯盟準備,這個聯盟就像它在亞丁灣組織的那個反海盜武裝力量一樣,派出軍艦保護在南中國海航行的船隻,不論這些船隻屬於什麼國家。

   其他可能出現的情況也有急切性。當中國第一輪的軍事改革完成後,(推算的時間約在2025年) 中國或會向一個弱國試試它的實力,而這個弱國沒有美國的保護,例如越南。雖然美國沒有義務保護這國家,但如果中國在南中國海強行奪取一個正由越南佔領的島嶼而華盛頓坐視不理的話,那麼它的和平守護者的角色便會被人質疑,而中國將會在這方面愈來愈進取。因此,華盛頓需要為一個不熟悉的可能性而準備:動用武力保護一個並非它盟友的國家。

   大國的競爭並不只是軍事的盤算和經濟的角力而已。美國也有需要重新投入負起保護它秉持的價值的責任。華盛頓的建制中人,有些熱切地談到北京辦事的能力高,部份原因是它不理會自由規範。事實上,這確實給了中國好處。它嬴得了亞洲國家的投靠,因為它只管派錢,而不附帶任何條件。它的國家企業不止有國家的扶助,而且透過情報工作,有獨特的消息。而它的專制政治制度也讓它易於控制它在國內外消息的傳播。但它也有一個死穴:它的領導人迄今為止還沒有道出他們的願景,便是當中國取得全球優先地位之後,除了它自己之外,還有誰可以得到益處?這便是為什麼,和美國不同,它只和弱國打交道,因為這些國家易於控制。

   要保持競爭力,華盛頓不能夠降到北京那一個層面上。美國雖然對秉持它的核心價值沒有一個十全十美的記錄,但無論如何它領導世界的方式是保證其他人也得到好處。現在不是放棄這個兼容並包的原則的時候。華盛頓應該支持組成自由秩序的國際組織。它應該撥出更多資源去保護它的盟友和合作夥伴。而在經濟援助方面,它應該重質不重量,盡量讓更多的人從發展中獲益。什麼讓美國世界第一? 那是因為它作全球思考,而非第一先考慮美國。美國只有擴大它的自由價值的範圍,才可以抵擋中國的叫囂。(完)

   下篇預告:閻學通: 不安的年代

(2019/02/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