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探討美國對鄧小平發動中越戰爭的態度]
悠悠南山下
·中越邊界戰爭卅二年後
·為何鄧小平要在1979年發動攻打越南 ?
·鄧小平關於中越邊界戰爭的講話
·基辛格新書述評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
·德國紀錄片:中越邊界戰爭
· 關於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澳洲記者皮佐柬、越紀錄片系列
·動蕩中的柬埔寨 --- 中國反圍堵的戰略
·被遺忘的戰爭
·1979年六名蘇聯軍官在峴港殉難
·1979年的“同盟”經驗教訓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的外部因素
·從地緣政治背景審視中越邊界戰爭
· 誰忘記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越南民眾紀念越中邊界戰爭37週年(圖文)
·導向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之路
·從數字看1979年越中戰爭
·1974-78年越中邊界談判
·哪裡是1979年越中戰爭的原因?
·1979年對越戰爭:中國汲取甚麼的教訓?
·《芳華》:"荒誕歲月"裏"被忘掉的戰爭"
·在中國:蔑視惡俗的美學也是一種抗爭
【 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卅週年專輯 】
·柬埔寨人民仍未忘記
·有關波爾布特時代和柬埔寨戰爭的視頻紀錄片
·卅年前 --- 一個前軍人之自述
·越共为什么要攻打柬共\zt
·1979年前後 --- 一個越南華人的敘述
·從同志變為敵人
·應否避談卅年前那場戰爭嗎 ?
·北京拒絕提及卅年前攻打越南的戰爭
·學者評說中越邊界戰爭和卅年後
·卅年,一场大痛 --- 一篇中國人的網文\ZT
·回想1979年2月17日之夜
·1979年之戰,誰之責 ?
·一場牌局,四名玩家
·前越南軍官述評中越邊界戰爭
·對越戰爭卅周年隨想
·從新華社報道文章中看越中關係
·兩場戰爭之教訓
【 黃沙海戰四十週年、中越邊界戰爭卅五週年文章專輯 】
·1974黃沙海戰之虛與實
·CIA密切關注1974年之黃沙海戰
·越南紀念兩場與中國軍事衝突的事件嗎?
·為何中國在1974佔領黃沙群島?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35週年和中國的默然
·1979年為何中國攻打越南?
·越中邊界戰爭中的鄧小平
·中國為“解救胡志明”遣兵越南
· 卅五年前的北方邊界戰爭(修改版)
· 越南評議1979年中國對越戰爭
·會晤邊界對方的人
·會見被驅趕離越的人
2.第二次印度支那衝突 ( 越南戰爭 1964 - 1975 )
·戰爭的反思
·對越戰與中越關係的反思
·越戰歷史的最後一幕
·卅年後越戰陰影仍籠罩美國政壇
·越戰終幕的內秘
·戰後民族和解﹐ 難於上青天 ﹖ --- 越戰的巨大損失
·越戰時期之中蘇爭鬥
·有關前南越總統阮文紹在越戰結束前後的問題
·為阮文紹運走黃金事件現身辯護
·越戰時期越共外交風雲
·越戰時期蘇越關係之轉變
·有關美國干涉越南事務的研究新書
·美國人對越戰問題至今仍有分歧
·美國人對越戰的新解釋 --- 波士頓越戰討論會
·甘迺迪曾為解決越南問題嘗試與蘇聯接触
·李光耀驚人之語﹕ “ 越戰對亞洲有利 ! ”
·越戰中鮮為人知的間諜
·一個完美無瑕的間諜
·亨利-基辛格的罪行 ( 一 )
·北越“並沒有對美國戰艦攻擊”
·一九七三年巴黎協議簽訂35週年
·越戰中的“秘密”蘇軍戰士
·1968年戊申新春順化戰役演變和後果
·美國在越戰中曾三次擬定使用原子彈
·約翰遜總統與越戰的錄音解密
·越共政治局內對戊申新春戰役的爭論(一)
·越戰視頻片段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1)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2)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3)
·看美國是如何出賣越南和台灣
·尼克松對西貢逼簽1973年巴黎協議
·前南越駐美大使對最近解密尼克松資料的表述
·越戰“美萊大屠殺”軍官首次道歉
·南韓關於越戰的爭議
·越戰紀錄片(視頻)
·關於越戰間諜大師的新書出爐
·美國的“越南教訓”
·美國名導演約翰-福特越戰紀錄片《越南!越南!》
·美國人帶你遊歷西貢今與昔的旅程
·尼克松和基辛格越戰時期的反間計
·北韓兵士和越南戰爭
·1973年巴黎協定卅九年後
·美國人筆下的巴黎和平協定
·美國錯估1968年前中國對越的援助
·‘河內之戰爭’
·中共大使奠祭越戰陣亡中國士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探討美國對鄧小平發動中越戰爭的態度

   
   
探討美國對鄧小平發動中越戰爭的態度

   圖一、布乃金斯基於2017年去世。圖片:REUTERS
   
   


   1978 - 79年,當美中雙方主動接觸和靠近,在美中關係正常化中,出現兩名最重要的政客 --- 美國總統的國家安全顧問布乃金斯基和中國副總理鄧小平。

   
   在外交政策中,美國採用亨利-基辛格的 “ 緩和 ”( détente )戰略,將美蘇及美中的關係放在同一水準上。
   
   可是,當布乃金斯基( Zbigniew Brzezinski )擔任占美-卡特總統的安全顧問後,他公開挑選兩大共產國家其中之一作盟友,迫使另一方陷入孤立後崩潰。由於顧問先生日增的影響力,以及加上北京的盤算,造成美、越不能建立外交關係的重要因素。
   
   卡特入主白宮後,他認為恢復與越南的關係是為美國治療戰爭創傷工程的一部分。
   
   上任總統十日後, 卡特會見國會的東南亞失踪者委員會( Montgomery commitee )並重提競選期間的承諾:將派遣代表團前往越南商談MIA ( 美軍失踪 )的問題。與前任總統福特的不同,卡特並不要求將MIA問題作為談判的先決條件。
   
   與中國建立外交關係也列入總統先生的議程歷中。
   
   然而,卡特強烈指責尼克松-基辛格對中國的立場:“ 我們不應協助他們如尼克松和基辛格那樣的做法。”
   
   初始,卡特聽從國務卿萬斯( Cyrus Vance )的建議,同時與北京和河內建立外交關係。
   
   此時,作為一個強烈反蘇立場的波蘭裔美國人, 布乃金斯基傾向中國,指控莫斯科和河內。
   
   反蘇的布乃金斯基,從1978年初起,已視越柬衝突為一場 “ 蘇中之間的代理戰爭 ”。
   
   美中於1979年的第一天建立正式的外交關係。一週後,越南軍隊進入柬埔寨首都金邊。
   
   此時美國提出與越南建立外交關係的條件是河內從柬埔寨撤軍。
   
   
探討美國對鄧小平發動中越戰爭的態度

   圖二、1979年,中國剛經歷各大事件,例如,1976年毛澤東去世和剛結束文化大革命。
   
   
   1979年1月28日,以中國政府副總理和軍隊總參謀長的身份,鄧小平飛往華盛頓。
   
   抵華盛頓幾個小時後,晚上,鄧小平在國家顧問布乃金斯基的家裡進餐。在那裡,令人驚訝的是,鄧小平要求與卡特總統舉行特別會談,討論越南問題。
   
   1月29日,於白宮的橢圓形室,鄧小平、中國外長黃華、外次長章文晉會晤卡特總統、蒙達爾( Walter Mondale)副總統、國務卿萬斯和布乃金斯基先生。
   
   根據布乃金斯基的記載,中國領導人表示堅決和即將攻打越南。
   
   鄧小平說,為回應蘇聯的擴張,北京 “ 認為必須遏制越南的野心,最好的是給他們一場有限度的教訓 ”。
   
   鄧也提及蘇聯可能的反應。
   
   在 “ 可能最劣的情況 ” 下,中國 “ 將抑制 ” 並只要求美國在國際上 “ 精神支持 ” 而已。
   
   卡特總統不作答,而只說中國遇到困難時需謹慎。
   
   
   卡特說不應攻打越南

   
   翌日,鄧小平收到卡特的親筆信,說中國不應攻打越南。
   
   美國總統說,有限度的懲罰戰爭對越南佔領柬埔寨沒有作用,而且有可能使中國被拖入泥潭。
   
   對於卡特的親筆信,有多種不同的評價。例如,巴金斯基( Gregg A. Brazinsky )在《 贏取第三世界:中美在冷戰中的競爭 》( Winning the Third World: Sino-American Rivalry during the Cold War,2017年出版 )認為,白宮欲想避開不被視為中國的同謀者,但又不想損害對中國的關係。
   
   因此,最好的做法是卡特的親筆信。美國明白那封信不足以阻止中國,但以手寫書信,卡特總統既可以使指責者緘默,而不是要懲罰中國。
   
   1月30日,鄧又再次會晤卡特,他肯定表示,一定要懲罰越南,和中國軍隊將攻打的時間不長。
   
   
探討美國對鄧小平發動中越戰爭的態度

   圖三、1979年1月,卡特在白宮歡迎鄧小平。圖片:GETTY IMAGES
   
   
探討美國對鄧小平發動中越戰爭的態度

   圖四、1979年2月,中國軍人在攻打越南戰爭中。圖片:SOVFOTO
   
   
   張曉明 ( Zhang Xiaoming )在其《 鄧小平之長久戰爭:1979-1991,中越的軍事衝突 》( Deng Xiaoping's long war : the military conflict between China and Vietnam, 1979-1991,2015年出版 ) 書中說道,鄧小平不相信美國將會指責中國的軍事行動。
   
   返回北京後,鄧小平似乎判斷,美國不反對或不指責攻打越南的計劃,以及雙方建立了兩國新的戰略關係是反蘇。
   
   返回北京兩日後,即2月11日,中共政治局開會,會上,鄧小平解釋攻打越南的目標和計劃。
   
   廣西和雲南軍區收到進軍令。
   
   2月14日,中共黨中央下傳文件至各部、軍區及黨支部,解釋說為了自衛,必須攻打越南。 據張曉明所說,文件清楚寫明,在時間、空間和規模上,戰爭將只是有限度的。
   
   之前,2月6日,布乃金斯基顧問先生也曾呈交卡特總統一份文件。其中寫道,美國不應該公開支持或指責中國攻打越南。
   
   他勸諭卡特呼籲各方軍隊應撤出印度支那,即是要求中國和越南雙方同時撤軍。如此將結束危機而任何一方皆不需投降。
   
   根據巴金斯基所述, 在2月17日戰爭發生後,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先生布乃金斯基 繼續為中國的立場打氣,儘管他在美國外交部遭人反對。
   
   在戰火爆發的整個三週內,布乃金斯基成功阻止美國外交部提出懲罰中國的建議。
   
   在戰事發生期間,布乃金斯基每日下午都會見中國大使柴澤民,通告蘇聯軍隊在蘇中邊界的活動和從衛星所收到的其他情報。
   
   從1978年年初起,布乃金斯基的影響日趨增加,華盛頓不再視河內為該區的一個獨立國家,而是 “ 東方古巴 ”,蘇聯擴張野心的代理人。
   
   布乃金斯基的外交立場,在北京的中國領導人裡找到共同點。
   
   
   2019年2月14日
   
   資料來源:BBC 廣播電台
   
   

此文于2019年02月1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