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孟泳新
[主页]->[百家争鸣]->[孟泳新]->[ 敦促胡平、章立凡先生尽快树立罪错思辩方式 ]
孟泳新
·正义战争理论在当代海内外研究的文献评述
·批判列宁的“民族自决权”理论和我对民主宪法的三点建议
·列宁联邦制理论的必然之路就是全国解体
·列宁联邦制理论和中共的民族政策演变及现况
·联邦制和梁启超张君劢宪政思想在中国宪政思想史上的地位
·中国联邦制与孙中山蒋介石之民族主义(上)
·中国联邦制与孙中山蒋介石之民族主义(中)
·中国联邦制与孙中山蒋介石之民族主义(下)
·谈当代中国民族问题演变及未来民主宪法走向
· 欧盟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必须捆绑人权条件
·为什么同样的联邦制让苏联等国家走向深渊?
·对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批判和中国民主运动之思想基础
·张君劢是民国以来最值得纪念的人
·还原民盟成立的历史真相 一一与章诒和 、黄方毅等人商榷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一)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二)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三)
·张君劢=民主──为纪念张君劢诞辰一百三十年而作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四)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七)
·王沪宁居然也会犯低级错误\王公权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五)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六)
·《二零一八宣言》
·《二零一八宣言》附文
·《质疑中共的解放战争的开战时间》
·《必须彻底否定毛泽东》
·评判解放战争的历史意义的重要性与难度所在
·必须批判毛泽东的“正义”战争观
·向鲍彤致敬
·《二零一八宣言》的《八问》
·严家祺思维方式表象的剖析
·必须批判胡适的科学主义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一)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二)
·金庸:武侠巨人 政治小人
·说说中国海外民主运动的三件怪事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三)
·从法制史的角度来分析中国法律现况
·是“没有一战,何来五四?”还是“没有宣战,何来五四?”
·发动“解放战争”的毛泽东与发动“靖难之役”的朱棣
·对中国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百年各种历史认识观的简略评议
·黎鸣算不算是中国民主运动力量?
·认清毛泽东的“正义”战争观的错误所在
·有感于“敢为天下先”
·张君劢:诚不愿吾六万万同胞随苏联而殉葬也
· 敦促胡平、章立凡先生尽快树立罪错思辩方式
·对胡平《镇反运动小议》一文的解析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四)一树立罪错思辩这第二种思辩方式是一个关键
·高力克:徐志摩与胡适的苏俄之争
·向大家推荐张君劢《胡适思想界路线评论》(一)
·孟泳新/向大家推荐张君劢《胡适思想界路线评论》(二)
·向大家推荐张君劢《胡适思想界路线评论》(三)
·中国近现代史观之对决(第一部分)(一)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二)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三)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四)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五)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六)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七)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八)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九)
·孟泳新给陈奎德的两封信
·黃鶴昇《康德哲学给我们的启示》
·中国近现代史观之对决(第二部分)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一)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二)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三)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四)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五)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六)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六)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六)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七)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八)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九)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十)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十一)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一)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二)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三)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三)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四)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四)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五)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六)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七)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八)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九)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十)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十)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十)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十一)
·孟泳新博士《严家祺联邦制运动的终结》(上)
·孟泳新博士《严家祺联邦制运动的终结》(下)
·孟泳新博士《严家祺联邦制运动的终结》(下)
·五分钟法哲学拉德布鲁赫
·留德学者孟泳新博士《香港反恶法运动必定会载入史册!》
·第二部分 质疑余英时欧阳哲生新文化运动“论”史观(一)
·质疑余英时欧阳哲生新文化运动“论”史观(二)
·质疑余英时欧阳哲生新文化运动“论”史观(三)
·质疑余英时欧阳哲生新文化运动“论”史观(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敦促胡平、章立凡先生尽快树立罪错思辩方式

一,逝者为大
    已故中共领导人毛泽东秘书李锐,2019年2月16日晨在北京离世,终年101岁。
   
    德国之声文章《一生坎坷 诤言灼谏 毛泽东秘书李锐去世》写道,“李锐晚年最为人所知的就是其中共党史以及毛泽东研究专家的身份。他以亲历者的身份,完成了《庐山会议实录》、《中国共产党组织史资料》、《大跃进亲历记》等重要著作,还撰写了《毛泽东的早年与晚年》、《毛泽东的晚年悲剧》等在中国大陆出版的书籍,评论其"革命有功,执政有错,文革有罪"。"
   

    《北京之春》杂志主编胡平曾写道:“李锐的一生是一个奇迹,人的身心遭受如此严重摧残,还能活下来就很不容易,能像一般人正常工作就很不容易,李锐不但活下来,而且越活越健康;不但能正常工作,而且成就非凡,越做越辉煌,越到晚年越精彩,竟然活过百岁,而且不像其他百岁老人那样,悄无声息地走向死”(美国之声)
   
    北京独立历史学者章立凡接受本台电话采访时表示:“他是历史的亲历者,也是体制的批判者”章立凡:“李锐先生是中共体制内非常特殊的一个人物。没有人能够像他那样对毛泽东和中共体制做出如此深刻的揭露和批判。因为他也是一个历史的亲历者,同时他是一个体制的批判者,而且,他的批判的深刻程度,我觉得超过了其他人。”(葫芦:李锐先生辞世)
   
    政治评论员,独立学者邓聿文写道:“共产党里的两头真的老人现在不多了,愿他一路走好!宪政事业后继有人!”
   
    美国之声的文章写道,“入土为安,逝者为大,希望各方都心平气和送李锐先生最后一程,让老人安安静静走吧”。
   
    其实,对这一类事,我一直行事处事是照中国许多地方的规矩,入土为安,逝者为大。就是若有质疑时,也要给予在头七天,三七天,一年,三年之内不予提及的说法。故此文在头七过后才予公布。再说,李锐先生其本人也没有他自己所独创的历史史观,他只是从陈云处贩卖来的,只是拾人牙慧罢了。
   
    原本我没有在李锐先生去世这样的时刻之下来评说陈云的历史史观的打算,主要原因是又看见了胡平和章立凡这两位颇有名气的老搭档又登台亮相了,而这次又与其以往的表演有所不同,是分开上场的,但在哀吊的同时也向民众隐晦地又同样地兜卖他俩的历史史观,而海外绝大多数的读者都无能识别他俩的历史史观的问题错在何处,也许,或者说,也有可能连他俩自己也不知道,他俩错在何处。因为社会上非常多的观点之争,其实都可以归结到各自的近现代历史史观的争斗。
   
    象对口相声里的一个逗哏和一个捧哏组成的老搭档那样,在海外民运网站中近多年来也活跃着一对老搭档,一位是反二代(历史反革命的第二代),一位是右二代(大右派的第二代),他们说东说西,评这评那,吸引了无数的观众。但鲜有人提出这样的问题,他们俩说的对不对呢?
   
    他们俩的各自的近现代历史史观又是什么呢?我在这里,只能告诉众人,我没有那种兴趣去探讨每一个人的历史史观,同时,他们俩都不是专业的拥有关于中国近现代史有独创性论文著作的历史学家,一个是学哲学的,一个学历史的,但没有自己的独创性论文著作,只是写了许多有关其父亲被打成右派、后又平反的回忆之类文章的那么一个人,却为好多有心人捧成所谓的历史学家。但他们俩分别发表许多文章,自然而然当你一读到他俩文章之时,必然地会连联想到历史反革命和大右派,甚至把他俩当成是历史反革命和大右派的代表呢。
   
    我在此只是借用胡平和章立凡这两位老搭档对李锐之评议,来敦促两位朋友能清晰地虑清一下自己的历史史观,特别是胡平应该明确地清晰地向众人公告,对镇压历史反革命这一事件,一个历史反革命的第二代的胡平,以前的认识我们可以在现在认识达到了标准的情况下不予追究,现在是怎样认识的,共产党的行动是正确的,是错误的,还是有罪的?章立凡应该明确地清晰地向众人公告,对共产党进行的反右斗争这一事件。一个大右派的第二代的章立凡,现在是怎样认识的,共产党的行动是错误的,还是有罪的?同样的是,对章立凡以前对反右斗争这一事件的认识我们可以在现在认识达到了标准的情况下不予追究。但是,任何人都没有一种无限制耐心的等待,如果他俩还是置若罔闻、充耳不闻、视若无睹、置之不理的话,那么我们就公布所有的资料,再加上我们新写的评议,我看,若要到那时,就难堪了。因为去年四、五月份已经有过了一次在中文独立笔会的内部通讯上的交锋,敬请胡平不要健忘了。
   
    二,为什么要敦促胡平和章立凡率先表态?
   
    由于陈云本人根本就没有受过专业的训练和教育,只是个地地道道的政客而已,其提出的历史史观"革命有功,执政有错,文革有罪",(唐德刚:《新中国三十年》之毛泽东专政始末(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2月20日 转载)中说的,毛泽东「开国有功,建国有过,文革有罪」。略有区别,但基本上说的是,差不多意思,我按回忆,以及按理推断,还是倾向采用唐德刚说。但问题关键是,陈云其本人究竟是如何说的,在此本文暂且还是依德国之声文章,特此说明。)也是无法进入学术理论的范畴。在这里只是起作话引子的作用。
   
    由于有许多所谓的近现代历史史观其实是许多不合格的、不专业的人经过他们的神话般的、随心所欲的虚构而成的,经不过简单的逻辑思辨,就露出了它的原型。陈云提出了他的历史史观"革命有功,执政有错,文革有罪",李锐其实,只是鹦鹉学舌、亦步亦趨罢了。就依此话而言,革命有功,明眼人就知道,是讲毛泽东领导的共产革命在1949年成功了。而执政有错,明眼人就知道,是讲毛泽东执政到文革前,评价是有错误。那么,镇压(历史)反革命事件,若按此发生点的说法,这是发生在1949年毛泽东执政之后的事件,那就说的是有错误的,而镇压(历史)反革命事件主要针对的是历史上(实指的是1949年前的国民党时期)的行为。这里讲的是,历史上,共产党提法的是,镇压反革命事件,但实际上,做出的是镇压历史反革命事件,故我按实际提的它是镇压历史反革命事件,这样更能表现出事件的实质。胡平的文章《镇反运动小议》 (2017年4月14日)写道,“从许昌县法院工作人员的口中,我进一步证实了父亲被处死完全是因为他过去在国民党政府和军队中的那段历史,并不是因为他后来有什么现行的问题。”若按陈云的说法,又属于革命的时期,那又是说,全部是成功的。
   
    成功的,是不是一定正义的,是不是正确的,这是我们以前已经认真探讨过了的问题。这个问题,本质上就是讲,要求探求此行动对后来人是否值得,是否可再次发生。从历史研究的角度看,一个历史上曾经发生过的事件对后来人讲是绝对不准许它再次重演的,那就可以认为是有罪的。我在许多文章中已经证明了,如共产党发动的《解放战争是非正义的》(2013年),《 论价值评判和必须彻底否定镇压历史反革命运动 》(2014年)。我讲,共产党的这些行动是非正义的,是有罪的。就是说,对后来人讲是不值得的,也是绝对不准再次重演的。
   
    而依常人按陈云的说的含义来判断,毛泽东的成功指的是毛泽东正确。总之,按李锐、陈云的说法,就拿镇压历史反革命事件来说,是正确的,还说是有错的;作为一位历史学家都是应该有一个明确的回答,要么是正确的,要么是有错的。不可以同时说它既是正确的,又是有错的,这是违反起码的逻辑规则。故我们讲,象陈云的这种提法是无法进入学术理论的范畴。
   
    下面就来说说胡平。直到今日,尽管胡平对镇压历史反革命事件写过好几篇文章,但我始终也不明白,胡平对镇压历史反革命事件的态度究竟是什么?
   
    胡平的文章《镇反运动小议》 (2017年4月14日)说的是何种观点,胡平说的是什么啊;是赞成镇压历史反革命事件是正确的呢,也就是说,赞成说他父亲死的活该,只能说有这种可能,因为胡平不是双手赞成李锐的说法了吗;是说共产党对他父亲死是有错的,拿胡平的文章来看,那也说有这一可能;胡平的文章,就是谁都读不出,共产党杀他父亲是犯罪的这一条来,因为通篇中就是没有一个“罪”字;记得以前看过的一些胡平文章大多都是这一类含糊其词、摸棱两可,有时闪烁其词的风格。
   
    这里就解释了我为什么需要胡平清清楚楚地作出他的观点的全部原因。
   
    拿陈云的"革命有功,执政有错,文革有罪"而言,陈云的心里可也有一个“罪”字,在陈云的心里,共产党也干了有“罪”的事的。这说明了,陈云的心里也有一点罪错思辩这第二种的思辩方式。陈云都用上了,那我们民运就更有资格使用罪错思辩了。
   
    凡人都知道,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这八个大字。先说明一下,我与共产党没有杀父之仇,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恩仇过节之处,我现在对共产党的认识,完全出于对共产党的意识形态的理性认识所带来的。说句真心话,我根本就无法理解胡平这么一个与共产党有杀父之仇的人对共产党的认识。我,作为一位比胡平和章立凡两位略为年长,但经历却极不相同的一个平常人,是怎样认识到、树立起罪错思辩这第二种思辩方式的,以一种朋友交心的方式谈谈我的体验,供胡平、章立凡,也供大家参考。
   
    下面就讲一讲我是怎样开始认识到“是罪还是错”这个问题的。
   
    三,我是怎样开始认识到“是罪还是错”这个问题的?
   
    “是罪还是错”这个问题,这是在1967年4月份进入到我的头脑中。它是源自于我所在的唐山铁道学院内被打到了的第一把手顾稀,具体地讲,是顾稀在1967年2,3月间讲给我的几个同班同学(福建籍的吴长仁等)的,再由吴长仁等几个同班同学于1967年4月间将之告诉与我。为此我需要由我与顾稀关系从头说起。
   
    1966年5月16日通过了「五一六通知」,1966年6月1日,人民日报发表聂元梓大字报,同时发表评论员文章《欢呼北大的一张大字报》,从而全国高校开始了停课搞文化大革命。
   
    唐山铁道学院也同其他院校一样,1966年6月8日下午,西南铁路建设工程指挥部负责人郭维城受吕正操铁道部党组的委托,到我校峨眉建校工地给在峨眉的师生员工作了关于当前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动员报告。“唐院有七十年历史,就是要翻这七十年的老账.解放前是洋大学.解放后十几年唐院走的哪条路?什么思想统治唐院?要算清.”1966年6月18日,铁道部党组决定,在唐山的师生员工立即全部集中到四川峨眉参加文化大革命。仅仅给了3天准备时间,6月21日,在唐山的两千余名师生员工立即动身分批奔赴峨眉。同时,铁道部派来的以办公厅副主任刘白涛同志为组长,由82名干部组成的工作组,几天时间,峨眉建校工地、教职工和学生驻地以及食堂里就贴出了数千张批判“七十年”、“十七年”的大字报,斗争矛头直指我校1966年2月就已经调离了此时又回到学校的前院长兼党委书记顾稀和各系的领导和知名教授。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