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法轮功和中华武术、气功及宗教的关系浅探]
金光鸿文集
·守土有责
·圍棋十訣之戰術筆記
·民为军胆,民为军魂
·校长就是我了……
·戰爭是軍人的職業
· 敦促共军官兵前线倒戈书!
·是哪个蠢才带的兵?!
·马总统啊,先下手为强
·告共军官兵起义书
·軍隊是國家的,國家是人民的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要做战士,不要做烈士
·果敢危急!强烈呼吁中国军人反出云南
·這是誰帶的兵?蠢才!
·守土有责(二)
·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是一个非常有害的流行说法
·擒賊先擒王
·祭刘晓波文
·主上所重是将士用命之所在 --二零一六新年再向习近平夫妇進一言
·要做孙中山,不做谭嗣同 --兼答胡佳兄弟问
·要做战士,不要做烈士(二)
·建议美军对朝鲜实施“斩首“行动
·如何训练开放性思维(转)
·控枪是愚蠢的、疯狂的,奥巴马果然是白痴
·中华自由邦海外联军将择日挥师东進,铲除红患
·关于中华自由邦海外联军本部民兵军费筹措问题的说明
·如何提高单兵战斗力之体能训练补充说明
·关于在全球各地组建民兵的倡议书
·金光鸿律师致范将军书
·追随李洪志先生得永生 追随金光鸿律师得水牛
·我正在研究素食
·必须认识到我们正在和共匪进行一场战争
·战斗,在战斗中击败对手,是军人的唯一选项
·联合起来,剑指共匪高层 --告全国退伍老兵及共匪官兵书
·秦将军当审时度势,率部起义……
外交
·我的外交战略思维提要
·强硬不必用不友好的姿态来表示 --我的外交策略
·外交官和女人的区别 --给共匪外长王毅
·人要懂得自爱,别人才会爱你,国家也是一样
反抗策略
·革命是唯一的选项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似的革命 --我对中国目前时局的分析系列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式的革命(二)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式的革命(三)
·压垮中共骆驼背的最后一根稻草在哪里?
·把监狱填满
·谁有能力接管中国?
·当今天下,舍我其谁?!
·不要寄望于当政者 --我的一点说明
·建议各省独立建国,再造共和
·告全民起义书
·大丈夫斗智不斗力--写给我的律师同行们和反共战友们
·从维权人士到革命者的转变
·从杨佳袭警和内华达民兵起义说开去--反抗暴政策略研究
·我对越南“暴力反华”事件的几点看法--反抗暴政策略研究
·非暴力不合作--全民起义方略之一
·关于解决六四问题的具体方案
·警惕自乱阵脚
·谁通谋略?
·我们的目标
·《把监狱填满》续
·全民争普选权--金光鸿律师告大陆同胞书
·必须解体中共 --我对法轮功学员诉江的一点看法
国策建议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 --写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二周年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系列--关于冀中星首都机场自杀性爆炸案之我见
·反腐乃不智之举 --致习、李、王公开书
·敦促中共“还政于民”的呼吁书
·强烈建议废除重婚罪和一胎制
·一个非常有害的治国理念
·一言可以丧邦
·马英九习近平二零一五年新春贺词点评
·中国目前的困境和出路
·中国目前的困境和出路(二)
·强烈呼吁台海两岸中国政府联手对菲律宾实施军事打击
·中国需要马里兰大学这样的大学和杨舒平这样的大学生
台湾问题
·全民争自由--致马英九总统的一封公开信
·中华民国何去何从?台湾何去何从?……
·中华民国是扶不起的阿斗
·强烈要求中国国民党向全体中华儿女谢罪
·偏安还是共和?
·民意是民主政治的基石--关于台湾反服贸抗议脸文汇编
·就“太阳花学运”案提请台湾同仁注意
·金光鸿律师告台湾同胞书
·奉劝马英九总统辞职以谢台湾同胞
·金光鸿律师严重关注马政府遣返大陆异议人士
·关于『习马会』我的一点看法
·劝马英九先生起兵反共书
·海峡两岸关系探讨
·请中华民国总统府郑重考虑前总统马英九先生的提议
·良知是最高的法律 --对台湾高等法院认定四名大陆异议有罪一案的解读
·蔡政府施政无能
·台湾的国家战略和外交策略之我见
·蔡英文下台!
·下臺吧,蔡总统!
·蔡英文政治智慧之低下古今罕见
·幸好美国人民手中有枪
·敬告臺灣政府:人民有權決定自己的子女接受什麼樣的教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法轮功和中华武术、气功及宗教的关系浅探

法轮功和中华武术、气功及宗教的关系浅探
   
   金光鸿
   
   

   本文是根据自己的亲身经历及半生所学的一点个人体会,在这里跟读者朋友们分享一下。
   
   法轮功和中华武术气功及宗教是什么关系,或说有什么相同和不同,或说如何用现在的、已有的中华武术气功和宗教去理解法轮功?
   
   下面就来说说我的理解。
   
   法轮功,现在西方人看是一种精神运动,我看就是一种新兴宗教,中国的新兴宗教,一般的中国人看就说是一种气功,信的人说炼了身体健康,也能提高道德水准,不信的人跟着共匪的宣传说是邪教,一般佛教徒也有人说是什么附佛外道的,江泽民镇压法轮功和胡锦涛、习近平维持镇压局面,一方面是出于对传统文化的无知,一方面是为了维持其邪恶残暴的统治,这就不多说了。
   
   我的这个理解,我敢说,没几个中国人认真思考过,估计没我这个经历,思考也不从何思考起,其实,李洪志先生的书中都有。
   
   一
   
   先说气功。
   
   说到气功,不得不谈中华武术。
   
   气功是纯养生的,中华武术除了养生外,还有防卫攻击的因素在里面,拳谚云,外练筯骨皮,内练一口气,或说外练筯骨皮,内练精气神,这个内练一口气,内练精气神,就是气功的目地,法轮功也是这个目地。但李洪志先生说,法轮功不练气,是能量,我看李洪志先生的功法的收功动作还是在小腹丹田部位,李洪志先生也讲过气入小腹可以修命,可见,法轮功的养生功效跟传统中华武术和气功也别无二致。
   
   说到精气神,拳谚说,精满不思淫,气满不思食,神满不思睡,我现在好像越吃越少,而且都是素食,我以前站桩,吃完饭,不管素食荤食,站半个小时桩,或双盘40分钟,就饥肠辘辘了,现在一口气站三个多小时,也不会肚子饿。其他,还在观察,好像精神还没完全恢复,如果完全恢复,睡很少都行的,现在还是要睡5-8小时不等;至于想不想淫,有时硬起来也会很难受的,这个我从前练太极也遇到过,憋不住了就得找女人,阴阳调和嘛,另外多练功也是办法,李师父说人体自身就有阴阳,把多余的精力消耗掉,水浒传上说,古书上也说,自古英雄好汉都是于女色上不十分打紧的,一方面是修为,比如正人君子,比如,习武达到精满不思淫的境界,另一方面也是天天练功,打熬力气,精力都耗光了……
   
   中华武术也好,气功也好,跟西方的体育运动还不一样,技术的因素也有,但主要是一种修炼,一种人体修炼的艺术,就说,师父即使把东西全部教给你了,你没那个悟性,没那个资质,也练不出来,拳谚说,师父领進门,修行在个人,修不修得出来,能修多高,那是个人的事,师父只能把心法传给你,把拳理和技术教给你,仅此而已,剩下的就是自己的事了,当然师父会照看你,也会口传心授,但主要还得靠自己。
   
   好比如孟子说,“梓匠輪輿,能與人規矩,不能使人巧。”就说木匠师父可以把规矩都交给你,但没有把“巧”也教给你的,“巧”是靠自己悟才会得的,中国气功、武术和修炼也是如此。
   
   现在有人说我打败了咏春拳的谁谁谁,就说咏春拳没什么用;又说,我还打败了练太极拳的某某某,就说太极拳也不能实战,……,如此,就说整个传统武术也没什么用,有的可能会说养生大概有点用,这还是知道一点的。
   
   其实,中华传统武术每一门都经过了多少代的传承,每一门都修出了无数的高手,只是名世的不多而已,冷兵器时代各国的作战能力全靠武功,即使现在,各国特种部队都要练功夫的,不过,都是练的中国功夫里的应用部分,散打格斗什么的,这些人很多退役下来都弄得一身病,因为,他们没学中国功夫里的“养”的部分,我在德州就遇到过一个退役下来的海军陆战队员,我俩一见如故,他现在就是一身是病,随身带着药,我让他炼法轮功试试,他倒也上心,就是不知现在有没有炼,自从离开后就再没联系了,有时会想到他……
   
   那些所谓打败了谁就说整个门派都没用的人,進而说整个传统武术都没用的,其实是很无知的,你不仅跟整个门派结了仇,而且,真懂行的,见了你就躲,谁也不会把真东西告诉你,而且,好勇斗狠为习武大忌,好在现在网络信息时代,武术资料很多都公诸于世了,其实自己认真研究一下面世资料,约摸也能知道一点中华武术的真正内涵,我估计,这些人连资料也没研究过,现代人就是浮躁,什么东西,自己不去研究,就人云亦云,以讹传讹。
   
   说中华武术没用的,好像不是现在,从清朝末年就有了,这就不多说了。
   
   以前看过一个YOUTUBE的视频,好像是山东一个练八卦掌的老师父,公布了一段他的教学视频及弟子,末了说了一句,现在没有真学的,都想速成,你看,就这样(指着他带的弟子),表演还可以,没真功夫,但上头要这样(我猜是要搞什么活动),要有真学的,我倒贴我也教,顺手发了一掌,我一看,还真是有功夫的。在视频中,他还说,都说外练筯骨皮,内练一口气,他问了一下自己,怎么内练一口气?然后不往下说了。不知道是真不知道,还是不想说,从前的师父,不是他看中的人,带到棺材也不说的,所谓江湖一点绝,不对妻儿说。离我们老家十几里地的一个村子,有个姓张的,小时候就听小伙伴说,他的二儿子有次跟人炫耀施展轻功在麦子尖上走,传开了,他父亲于是骗他喝了一碗什么药,把功夫废了,小时候听得似懂非懂,现在大概也知道了,这好比孙悟空学道时在师兄弟面前卖弄一样,怕他出去惹祸,前几年,我在哪看到一条消息,这位张先生在卖祖传的治跌打损伤的药,具体这位先生有没有这种功夫,我也没去考证,但我想,中国民间卖跌打损伤的药的,多半是习武世家,其实这个李洪志先生讲过,中国有很多高深大法,都是在民间历代单传,或者传子不传女的,没人知道,师父说师父的这个法轮功就是。
   
   另外,据我所知,很多功夫都有自己的秘练功法,只传给入室弟子的,咏春就有气功,这个公布了,据说还有秘传桩功,没有公诸于世,我看李小龙,那就是桩功练得好……,所以,有人练得不得法,有人没得到真传,上了个普及班,就说自己是某一门的,有人打败了它,就说这一门没用,那真有功夫的,或者真懂的,谁也不会去告诉你真相的,真修出那么高的功夫的人,那个武德和心性都是很高的,没有一般人的什么名利心、争斗心什么的,谁也不会跟你去争较什么的。而且,你不谦虚,或者你不是那个料,或者你品行德操有问题,你真知道有这种功夫的人,你想学,你求着他他也不会教你的,或者装疯卖傻,或者根本就深藏不露,……
   
   二
   
   再说法轮功跟佛教,道教有什么关系。
   
   其实,也没什么关系,李洪志先生不过借了佛教,道教的一些现成的说法或名词来阐述自己的东西,这好比知识分子借用一些通用的知识来阐述自己的思想是一回事,你不能说我借用了一些佛家,道家的名词,就是那一门的,或者是附佛什么外道。
   
   法轮功有心法,李洪志先生的所有书籍都是心法,还有五套功法。
   
   其实,佛教也是一样,佛教也是由心法和功法组成的,特别是小乘佛教,那是要修禅定的,有所谓四禅八定之说,就是双盘结印静坐,这个法轮功也有,散盘或单盘乃至坐在椅子上静坐,那是为体弱者设的方便法门,传入中国的大乘佛教,门派很多,好像一般也是要修禅定的,好像皈依法师不会告诉信徒说是必修课,我在厦门南普陀寺皈依的时候,我的皈依师什么也没告诉我,只是举行了一个仪式,问我持不持五戒,就完事了,也没告诉我如何看经,要不要打坐之类,(倒是李洪志师父教得很仔细,真个是诲人不倦)。我有到南普陀禅室跟一个认识的和尚坐过几回,我看禅室也没几个和尚坐禅,禅坐上到处是灰……
   
   说到打坐,虽然据说是可以由定发慧,还可以治疗很多慢性病,但长期打坐的人,也不免体质不好,据说,好像是一个叫跋陀的印度僧人,比菩提达摩早个几十年的,在少林寺传法时,发现了这个问题,就传了僧人武功来改善信徒的身体素质,达摩在少林寺传法时,也传了僧人达摩易筋经,后来,演变出少林武功一派。
   
   法轮功的动功和桩功都是改善体质,强身健体的,尤其是桩功,那基本上是各派武术的基础功,大同小异而已,跟达摩传的武功没什么两样,我认为。当然,法轮功也有静功,静坐修定,因定生慧,这是佛道的传统,背后当然是各自的师父在管了。
   
   我当年在武汉大学读书的时候,1988年以后,读研究生时,开始信佛,可是不知道如何修禅定,我曾经跟归元寺的一个老法师说我信佛,他也不给我什么指导,反而吓唬我,小心走火入魔,我不以为然,也不引起注意,其实那时我可能真有点偏了,把忧伤当慈悲了,后来弄成忧郁症,现在看了李洪志先生的书,就想当初是不是神佛在点化我也未可知,可惜我没悟到;我还念“南无文殊师利菩萨”,有一次以站桩的形式念,一下子全身空透了,好像到了另一个空间,但自己知道自己站在这,就在学生宿舍楼的楼顶上,枫园宿舍,由于没接触过这方面的知识,当时吓了一跳,不知道怎么收功或出定,就胡乱许了个愿,说,如果让我出定,我将来保证弘扬佛法,结果,慢慢就恢复正常了,我睁开眼收功了,再不敢来第二次,后来也不念了。我之所以念“南无文殊师利菩萨”,是因为文殊是智慧的像征,当时我也不知道念谁,刚好有个同学跟我说他喜欢文殊,我到学校图书馆一查资料,原来文殊是智慧的象征,有智慧当然好了,我有几天一天到晚,一有时间就念“文殊师利菩萨”,结果就那样了。
   
   本来,我自己没信佛之前,有练过气功的,出过一次问题,气阻塞在头部下不来,后来找武汉体育学院的一个老师给化掉了,我练气功的时候,有阵子,身体非常好,一坐下来,气就转小周天,我那时只会散盘和坐在椅子边上,那时,一坐下来,气就会自己转,有时也会入定,一入定什么都不知道了,坐多久好像一会就结束了(这种情况看了李洪志先生的书才知道,修的是副元神,修得不是你自己,好东西叫别人练去了,人体就这一份,别人修成了走了,你这辈子就别想再修炼了,你自己还得在六道中轮回),有次我坐的时候,心里感到空空的,觉得好像再坐下去前面没有路了,就没敢再坐了,现在想起来,真是可惜,最起码是可以维持身体健康的,不练气功,后来就去练什么打沙袋、劈砖头,练什么大力金刚掌,少林棍,少林十三抓之类,都是自学,不会养,没人切磋,也不像现在网络上什么资料都有,学校食堂伙食又差,基本没什么油水,肉蛋都贵,很快身体就垮了,加上又吃了乱七八糟庸医开的药,差点没死掉,现在,还在用法轮功恢复元气。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