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张杰博闻
[主页]->[大家]->[张杰博闻]->[被习近平盯上的最高法院院长周强 侥幸过关还是在劫难逃?]
张杰博闻
·王岐山去向和习近平新极权主义路线图
·为什么原司法部长吴爱英被整肃?律师业严冬已经来临
·揭开海航股权转让之谜:习王在下一盘郭文贵看不懂的大棋
·中共的新时代是木头人和僵尸觉醒的时代
·北京打响了十九大后中共全面流氓化的第一枪
·安慰剂将会使习近平和中国走进灾难
·为什么我既反对中共又反对郭文贵?
·监察法草案遭遇法律阻击战
·李克强为什么要留任总理?软弱无能还是隐忍?
·习近平开展“扫黑除恶”严打,公共知识分子将因言获罪
·中印冲突会引发战争?为什么习近平需要一场战争?
·扯下郭七条画皮 郭文贵爆料的真实动机?
·王岐山反腐红色娘子军团损失惨重
·朝鲜变脸会对中国哪些战略目标下手?
·回首十八届第七次会议公报 习近平新时代呼之欲出!
·“保卫改革开放”已成人民心声 习近平对手终于现身了
·揭秘郭文贵侮辱、强奸妇女的异常心理
·撩裙子撩出了两个共产党 孙政才和栗战书的命运
·保卫改革开放:两个完全不同的新时代碰撞
·王沪宁入常仕途凶险 这杯苦酒难喝
·郭文贵的代言与北京之春的底线
·杨舒平辱华了吗?我们应该怎样爱国?
·谁是习近平真正的敌人?
·文革中应有的政治智慧:马思聪、巫宁坤和瞿同祖
·郭文贵至今都不明白的一个道理
·习近平视察 政法大学表演 无意间破解了钱学森之问
·习近平任用官员的新规则是什么?
·十九大后,中共将会发动新的反右运动吗?
·党领导司法 中国已进入司法黑暗时代
·王歧山阴险巧施连环计 郭文贵中招害惨孙政才
·扯掉郭文贵最后一条底裤 与郭文贵铁杆支持者谈心
·十九大后,习近平、王岐山和李克强意欲何为?
·为什么博讯能战胜郭文贵?
·为什么习近平要安排王岐山见班农?
·习近平十九大报告说了些什么?
·是什么让善良的中国人变得如此冷酷、无情?
·习近平在干一件惊天大事 特使赴朝鲜的秘密使命
·十九大前,习近平最想干掉的三个人是谁?
·郭文贵已成为笑谈 十九大后中国将走向何方?
·人民币持续升值的原因是什么?人民币汇率走向如何?
·女助理王雁平现身戳穿了郭文贵的谎言
·乱世中,如何识别政治骗子?
·从习近平、王岐山性格分析 看习王再度联手的结局
·郭文贵爆料的致命缺陷是逻辑混乱
·郭文贵为何要侮辱范冰冰和许晴?
·十九大后,谁是中共和习近平真正对手!
·习近平九大性格特征
·郭文贵应尽快进行精神检查
·杀害刘晓波的真凶是谁?
·十九大后海外民运将会有大变局
·十九大后,中国将告别改革开放,再次走近腥风血雨
·2017年国内十大新闻事件评述
·全面流氓化已是中国政府新常态
·《中英联合声明》被否定透露危险信号
·郭文贵最不愿看到的尴尬一幕
·郭文贵爆料闹剧落幕的十点总结
·访问学者为何千里迢迢在海外成立党支部?
·法院院长反腐怪招频出终被双规
·江歌之死带来的拷问
·大国外交不是霸道 王毅外长失礼节
·蒂勒森访华是否涉及斩首金正恩和遣返郭文贵?
·触目心惊的法官淫乱现象
·习近平为何成为习仲勋的背叛者?
·为了保护你的辩护权所以剥夺你的辩护权
·大学教授上街当访民 老百姓为何冷漠如冰?
·中国人何时告别毒食品?
·郭文贵的最终结局
·为什么说川普落入了习近平的圈套?
·红黄蓝幼儿园事件的真相是什么?
·马斯克与胡鞍钢的牛皮 钱学森之问的诡异
·爱中共还是爱中国,为何一字之差,天壤之别
·北京电影学院教授淫乱男女学生
·中共极权统治崩溃的五部曲
·印度无人机坠毁中国境内的真相
·善心汇是庞氏骗局吗?
·为什么张阳将军一定要上吊?
·绥靖政策完败 五种情况会发生对朝战争
·文革时期的大民主与现代极权主义民主
·大国关系转换及其对民主的影响
·北京西单商场砍人事件与歧视外来人口
·习近平、王岐山为何要设连环计陷害孙政才?
·民国宪法学家张知本
·书生本色--法学家王宠惠先生
·审判“四人帮”是法律审判还是政治审判
·关闭人生的手机
·习近平的幸福观:斗字当头
·论首席仲裁员应具备的办案能力
·我所经历一次重要接待活动
·2018年春节中国社会忧郁症爆发
·习近平总书记,不改革开放请你下台!
·安邦被接管 吴小晖入狱 邓小平家族命运堪忧?
·空气真凉
·心是一条河
·不悔
·习近平修宪取消主席任期 中国要返回皇权时代吗?
·任期制在我国宪法中的规范意义 ——纪念1982年《宪法》颁布35周年
·为什么新华社英文编辑要提前将习近平的修宪丑行曝光?
·中共第三次会议为何不提修宪?习近平的终身制完蛋了?
·三中全会为何不提修宪 习近平狸猫换太子的戏演砸了?
·雄起!人民代表能打一场破灭习近平皇权梦的阻击战吗!
·三中全会内幕流出:取消主席任期已铁定 代表签名表忠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被习近平盯上的最高法院院长周强 侥幸过关还是在劫难逃?

   被习近平盯上的最高法院院长周强 侥幸过关还是在劫难逃?

   
   在中国,有个官不好当,那就是法院院长。在我老家,2002年市中级法院就发生集体贪腐大案,13名法官涉案,牵扯出44名律师。后市委选派人大秘书长担任法院院长。该院长没有学过法律,如何能当法院院长?市委书记有交待,懂不懂法律没关系,案件公正不公正问题也不大,关键是不能再发生贪腐案件。该院长上任后,就将反腐倡廉作为头等大事,并高调接受央视采访,被誉为反腐院长。他上任伊始,就反腐招数频出。一是召开廉政大会,邀请所有法官的妻子参加会议,他呼吁妻子们为了家庭的幸福,监视他们的丈夫,对丈夫河东狮吼。不久,他又出一招,每晚电话查岗:院长电话副院长;副院长电话庭长;庭长电话副庭长,副庭长电话法官。因为他认为只要法官不出门应酬就不会贪腐,加之每天电话相当于警钟长鸣。如有法官不接电话的,第二天就到纪委去说清楚。就在他就任院长的第三年,该中院被评为全国反腐倡廉优秀法院,但不久,他自己却因受贿罪被判刑10年。于是该法院再次声名狼藉。怎么办?市委书记很头疼,派谁当院长呢?再出事,他自己的乌纱帽也保不住了。最后,有人建议调检察院女检察长当院长,说女人胆小,再说她也快退休了,不会犯傻。市委书记千叮咛万嘱咐,果然,女检察长熬到退休,没贪。时间到了2011年,省高院派了一名副院长、法学博士来当中院院长。该院长年轻有为,著名法学院毕业,师从刑法学泰斗。但去年8月,他因贪腐被捕。他的同门师兄弟,刑法学博士,检察院检察长也因腐败落马。这次,市法院院长和检察长双双都滚鞍落马了,再选谁当法院院长呢?
   
   上面的故事还只是发生在一个副省级城市的最高法院院长的位置更不好坐,不仅仅是贪腐问题,更重要的是政治问题。崔永元2018年末连续爆料“陕北千亿矿权案”,称卷宗早在2016年就在中国最高法院丢失,并称高院有“内鬼”。该案折射出中国司法的重重黑幕。最高法院法官王林清为保命,三次录制视频讲述“陕北千亿矿权案”卷宗丢失过程,其中包括周强如何插手该案,如何未审先判。最高法院先是抵赖否定,后不得不立案调查。1月8日,中共政法委、中纪委国家监委、最高检、公安部四大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对该案卷宗丢失等问题展开调查。1月15日,中纪委通告称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16日,崔永元又在微博开炮,质问“下一位你准备好了吗”?有人猜测,这可能暗指周强。周强真的凶多吉少吗?14日党媒报导了周强主持最高法党组会议的新闻,被指有“辟谣”之意。16日,习近平出席中共中央政法工作会议,周强再次现身官媒。但有好事者指出,习近平在会上要求,政法系统要敢于“刀刃向内、刮骨疗毒,坚决清除害群之马”,其话外音就是暗指周强。中共官员上午露面、下午落马的例子比比皆是,周强频频现身很难说代表他平安无事。香港《星岛日报》17日发表文章指,上海市市长应勇将紧急进京,出任最高法院院长。应勇是习近平的浙江旧部,曾任浙江、上海高级法院院长。而且,最近上海市政府出现人事调动,现任常务副市长周波有可能升任市长。香港《南华早报》1月17日报道说,习近平曾在2014年1月的中央政府工作会议上提出“坚决清除政法队伍害群之马。”时隔半年,前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落马。时隔五年,习近平旧话重提,恰逢中央政法委牵头调查“陕北千亿矿权案”卷宗在最高法院丢失事件,周强仕途危在旦夕。


   
   周强命运到底会如何?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介绍一下毁誉参半的周强。周强现年59岁,湖北黄梅人,西南政法大学民法专业毕业,法学硕士。曾任共青团中央第一书记,湖南省委书记,现任最高法院院长。可见,周强是法学科班出身,并且是团派的代表人物。应该说周强还是有法治理想的,他在湖南省任省长期间就提出“法治湖南”的执政理念。
   有一件事周强可圈可点,那就是2007年,他曾推出了一部填补中国行政程序立法空白的《湖南省行政程序规定》。周强提出要“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该行政程序规定 委托行政法学权威 应松年教授起草,共十章一百六十九条,以“公民享有更多程序权利,政府承担更多权利义务”为立法思路。无论是涉及行政决策、执法,还是行政听证、指导、监督检查等,公众均享有参与权。但周强在任中共湖南省委书记期间,也发生了被软禁的失明民运人士李旺阳在医院离奇死亡事件。周强于2012年7月30日表示李旺阳死于自杀,证据确凿。但社会舆论普遍认为李旺阳死于被自杀。2013年7月12日,“湘西非法集资案主犯”曾成杰被长沙市中级法院执行枪决。7月13日,曾成杰的代理律师王少光发表“紧急声明”,这份声明中暗示周强有伙同湖南官员为掩盖“黑打”占财而杀人灭口、为保位升官而不择手段“维稳”的嫌疑。
   
   但真正将周强推向风口浪尖的却是2017年1月,周强在就任最高法院院长四年后,在全国高级法院院长会议上公开表示,各级法院要坚决抵制西方“宪政民主”、“三权分立”、“司法独立”等错误思潮影响,旗帜鲜明,敢于亮剑,以优异成绩迎接党的十九大召开。
   周强的上述言论引起了舆论的轩然大波,法学家贺卫方、张千帆等人称其“是真正的祸国殃民的言行,完全是在开历史的倒车”。之后,中国法律界、中国知识界的部分公民发起公开联署要求周强辞职。贺卫方愤然写道:“无论怎样的国度,司法如果没有独立性,那就意味着它会常态地受到法外因素的干预,无法严格地依照法律规则裁判案件和纠纷,也就难以让国民在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最终的结果只能是冤屈遍地,引发造反。即便在古代中国,包拯故事也代表着人们对司法独立的渴望。因此,把司法独立说成是什么西方观念,必欲除之而后快,是真正的祸国殃民的言行,完全是在开历史的倒车”。
   
   这就是周强的两面人生,一面是有法治理想的法律人,另一面是世故老道、没有底线的官吏。 在宪政民主社会,周强或许可以成为一个优秀正直的法官和官员, 但在极权专制社会,周强只可能成为一个对上磕头,对下扇耳光的酷吏。
   
   周强此次能够逃过一劫吗?我的看法是有点难,但未必不可能。难点不在于他是否导演了陕北千亿矿权案卷宗失踪事件,也不再于先判后审,而在于他的团派身份。之所以说有可能逃过一劫的原因,在于习近平是否相信他的忠诚,毕竟他曾为了讨好习近平曾冒天下之大不韪,提出了“对西方司法独立亮剑”这样无底线的口号。
   
   我曾多次说过,中国是个人治社会,根本就没有法院,只有负责审判的官员。最高法院院长也就是个副国级官员,懂不懂法律都没关系。周强的前任王胜俊就没有学过法律,一样是首席大法官,并且在任上还玩出了花活。在对待死刑判决的问题上,王胜俊提出了三个量刑依据;即“一、要以法律的规定为依据;二、要以治安总体状况为依据;三、要以社会和人民群众的感觉为依据。”并提出了“三个至上”的审判理念,也就是“党的事业至上、人民利益、宪法法律至上。”当时,就雷倒了无数法官。什么是社会和人民群众的感觉?判谁胜诉算是“人民利益至上”?如果让不同的法院、法官都按照各自对于党的事业、人民利益的理解,岂不是要各吹各的号,各唱各的调,燕瘦环肥,五花八门?
   
   事实上,无论是周强还是王胜俊都只是一个名义上的最高法院院长。在极权专制社会,只有一个人是最高法院院长,在古代是皇帝,在当今是习近平。
(2019/01/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