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两脚羊也会咬死狼]
谢选骏文集
·第一章痛苦的零
·第二章文化史定律
·第三章历史的天空
·第四章弱者的力量
·第五章被压制的德
·第六章民族与思想
·五色海第二卷:夏天的书
·第一章文化的本体论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两脚羊也会咬死狼

谢选骏:两脚羊也会咬死狼
   
   《屡次骚扰女大学生遭拒 男子持械闯对方老家遭一家三口合力反杀》(2019年1月19日 红星新闻)报道:
   
   去年发生的江苏昆山“反杀案”曾轰动全国,“正当防卫”条款备受争议。该案之前,河北保定一农村也发生男子持械闯对方老家遭一家三口合力反杀的案件,目前,该案尚处于审查起诉阶段。。

   2018年7月11日晚11时许,河北保定涞源县乌龙沟乡邓庄村,26岁的黑龙江男子王磊带着甩棍、水果刀,深夜翻墙进入王晓(化名)的家中。大二女生王晓今年21岁,王磊是她的一名追求者。王磊进到院子后,与王晓及其父母王新元、赵印芝发生冲突。
   据案件资料显示,冲突期间,王磊击伤王晓腹部、赵印芝手部,刺伤王新元胸、腹、腿、双臂等多处;王晓用菜刀刀背击打王磊背部,王新元用木棍、铁锹击打王磊,并用菜刀劈砍王磊头颈部;王磊倒地不动后,赵印芝用菜刀劈砍王磊头颈部。因颈部受伤严重,王磊死亡。
   命案发生前,王磊反复追求王晓,被拒。此后,王磊多次到王晓的学校和家中进行纠缠,多次携带刀具、棍棒。王晓及其父母曾向学校及当地派出所反映情况、报警,当地派出所曾与王磊电话沟通,王磊未配合民警工作;“鉴于王磊思想极不稳定,易采取极端行为”,当地派出所曾出警抓捕王磊,未果。
   案发后,王晓一家三口因涉嫌故意杀人罪,王新元、赵印芝被批准逮捕,羁押于看守所;王晓被取保候审。涞源县检方认为,事发当晚,王晓家人生命安全受到威胁,一家三口合力杀死持刀闯入家中的王磊,实属无奈,该行为有正当防卫性质,赵印芝没有羁押的必要性,建议办案机关变更强制措施。
   涞源县警方未采纳该建议,认为王磊受伤倒地后,赵印芝在未确认王磊是否死亡的情况下,持菜刀连续数刀砍王磊颈部,主观上对自己伤害他人身体的行为持放任态度,具有伤害的故意,可能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此外,“赵印芝女儿已取保候审,若赵印芝变更强制措施脱离羁押,极易导致与其女串供,妨害侦查和诉讼。”
   “如果不和我谈恋爱,就让她一家不得安宁”
   2018年寒假,刚念完大一第一个学期的王晓来到北京一家饭店打工,想趁着假期挣些钱补贴家用。她在包间做服务员,月薪3000多元。
   王磊是她的同事,在饭店当传菜工。在饭店里,王晓和王磊“经常和另一名同事李明(化名)一起吃工作餐、聊天”,渐渐熟络起来。
   假期结束后,王晓回到学校。她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王磊时常在微信上对她嘘寒问暖,还送她衣服、礼物,“我都没有收。”王晓明白了王磊的心思,于是在微信上告诉王磊,“我有男朋友了。”
   李明对红星新闻记者说,王磊同他说过“喜欢王晓”,但王晓从未答应过王磊的追求,“他们两个就是普通的朋友关系吧,走得近一些而已。”
   王晓的母亲赵印芝也在那家饭店打工。王晓告诉红星新闻记者,2018年4月29日,她去北京看望母亲,期间王磊约她在一处公园见了面,“说要把事情说清楚。一晚上拦着不让我走,直到第二天一早,我妈和她的同事找来。”王晓说,其母让她回涞源老家,没想到的是,王磊一路跟踪而至。
   王晓说,2018年5月16日,王磊又跟踪她到了位于张家口市的大学校园里,继续进行纠缠。王晓一边打电话给父母,一边打电话向室友“求救”。王晓的一名室友回忆,几名室友赶到后,立刻把王晓拽到身边,在学校里,王磊没有过多的举动。
   王晓父母当日赶到学校,把她接回了家。5月17日上午,王磊又跟到了王晓老家,涞源县乌龙沟乡邓庄村。赵印芝报警,称“王磊持刀闯入其家中”。民警赶到现场时,王磊已逃离,藏匿于附近的山上。民警电话联系王磊,但其拒绝到派出所接受处理。
   5月19日,王晓父亲王新元报警,称王磊再次闯入家中“服毒自杀”。民警赶到后,王磊又已逃离。民警再次电话联系王磊,劝其不要做出极端行为,王磊拒不配合民警工作。当日,民警安排王晓一家人到亲属家暂住。
   乌龙沟派出所出具于5月20日的一份《情况说明》中称,经查,王磊因与王晓产生感情纠葛,到王晓家中要求见面,并随身携带5把水果刀和1根电棍,但并未使用凶器伤人。
   该《情况说明》同时称,民警通过电话与王磊取得联系,劝他通过正当途径解决感情问题,并告知其行为已经涉嫌违法,尽快到派出所接受处理。王磊则表示,自己知道违法,但不会到派出所接受处理。随后,民警与王磊父亲取得联系,让其父尽快做儿子的思想工作。
   《情况说明》中说,王磊行踪不定,藏匿于附近山上,拒不通过正当途径解决问题,且思想不稳定,乌龙沟派出所“出动所有警力,对王磊实施抓捕未果”。
   邓庄村党支部书记张军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王磊有三五次带刀出现在村里,不仅纠缠王晓一家人,也给全村人造成了严重的困扰,“吓得村民们晚上都不敢出门了。”
   红星新闻获取的一份案件资料中,王磊曾说过,“如果王晓不和我谈恋爱,就让她一家不得安宁。”
   持刀入室行凶 遭一家三口合力反杀
   相关案件资料显示,2018年以来,王磊欲与王晓谈恋爱被拒后,多次到王晓学校和家中进行纠缠。王晓及其父母王新元、赵印芝,为防止王磊对其家人造成伤害,在院子里外安装了监控,借来一条大狗护院,不定期更换睡觉房间,并在卧室内放置了铁锹、菜刀、木棍等。
   根据王新元、赵印芝向公安机关的供述,王磊曾说“要纠缠王晓20年”;有一次,对王磊的骚扰忍无可忍时,赵印芝还对王磊下跪,求他放过还在上大学的女儿。
   前述邓庄村党支部书记张军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由于王磊的不断骚扰和威胁,王晓一家人不敢在家居住,但是投亲靠友也没有人敢收留。
   根据王晓及其父母向公安机关的供述,2018年7月11日晚11时许,王磊手持甩棍、水果刀,翻墙进入王晓家,在院子里被王晓一家发现。双方随后发生强烈的肢体冲突。冲突期间,王磊使用甩棍、水果刀伤人,导致王晓腹部、赵印芝手部、王新元胸腹部腿部及双臂受伤。
   相关案件资料称,王磊用凶器打伤了王晓一家三口,王新元被刺三刀,王晓身中一刀,赵印芝头部中了一棍。
   冲突中,王晓家人拿出了此前准备的防范器具。王晓用家中菜刀的菜刀背,击打王磊背部;王新元使用木棍、铁锹击打王磊,并用菜刀劈砍王磊头颈部;王磊倒地不动后,赵印芝用菜刀劈砍王磊头颈部。
   王磊颈部受伤严重死亡。经保定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鉴定,王磊符合颅脑损伤合并失血性休克死亡。
   案发后,邓庄村委会在全体村民的要求下,向涞源县检察院出具一份《证明》,称“王新元自身残疾,家庭困难,在我村人缘极好,从未与人发生过口角,是位老实守法人员;王晓、赵印芝在本案件中受到伤害”,请求司法机关对王晓一家从轻处理。
   王新元在供述中称,当时自己必须保护好母女俩,虽然自己身有残疾,但当时意志强烈,“如果不拿出百分之百的力量,一家人就都没有了。”
   王晓向红星新闻记者回忆事发情形,“因为王磊来得突然,父亲仓促之下来不及穿衣服,只穿着裤衩、拖鞋进行防卫。”
   张军则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事发后王晓给其打电话说“我父亲把王磊捅了,不知道是死是活”,他迅速赶到王晓家,在门外,看到大量警员已经封锁现场。“事情发生在深夜,其他村民们都没有看到或准确地听到发生了什么事。”张军说。
   2019年1月17日,王磊父亲王晶伟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王晓一家三口“残忍地杀害了我儿子,法律自有公允”。王晶伟说,“杀人偿命,他(王磊)是我的独苗。”
   “有正当防卫性质” 检方建议变更强制措施
   据案件资料显示,2018年7月12日,赵印芝、王晓被刑事拘留;7月15日,王新元被刑事拘留。8月18日,王新元、赵印芝被批准逮捕,分别羁押于涞源县看守所和保定市看守所。王晓于同日被取保候审。
   “为了保护女儿,打斗中赵印芝和王新元在受伤的情况下将王磊打死。王晓一家长期遭受不法侵害,身心健康受到极大影响,精神高度紧张,王晓不能正常到学校上课学习,一家人不能正常生产生活。”涞源县检方认为,事发当晚,王晓一家三口人的生命健康受到严重威胁,用其他方法不足以阻止生命安全受到的危险。
   检方认为,赵印芝、王新元为保护一家三口人的生命安全杀死王磊,实属无奈,“其行为具有刑法规定的正当防卫性质。”
   为此,检方向涞源县公安局发出《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变更强制措施建议书》,称“赵印芝是地道、本分的农村家庭妇女,无违法犯罪前科,因长期遭受家庭压力,精神恍惚,状态不佳,对赵印芝变更强制措施不致发生社会危害性和人身危险性”,建议涞源县公安局对其变更强制措施。
   涞源县公安局未采纳检方的建议,称“我局将赵印芝移送检察院提请逮捕,检察院对羁押必要性进行了严格审查,最终批准逮捕”,执行逮捕后案件的调查情况,也不能证实赵印芝不必要羁押。
   涞源县公安局认为,王磊受伤倒地后,赵印芝在未确认王磊是否死亡的情况下,持菜刀连续数刀砍王磊颈部,主观上对自己伤害他人身体的行为持放任态度,具有伤害的故意,可能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另案发时其手段较为残忍,不计后果,这说明赵印芝长期受到受害人滋扰、心中存满仇恨,家庭突遭变故,是否会心生报复社会之心无法排除,因此无法保证其脱离羁押后不致发生社会危害性。
   “赵印芝女儿已取保候审,若赵印芝变更强制措施脱离羁押,极易导致与其女串供,妨害侦查和诉讼。”涞源县公安局称。
   涞源县公安局认为,“犯罪嫌疑人王新元、赵印芝、王晓的行为已触犯刑法,涉嫌故意杀人罪”。2018年10月17日,涞源县公安局将此案移交审查起诉。
   王新元的辩护律师、北京罗斯律师事务所律师殷清利对红星新闻记者表示,在本案中,被害人王磊多次对王晓进行骚扰,其范围从王晓的学校至其家中,王晓及其一家的正常生活秩序均被打破,相关内容均有多次报警、学校值班室等证实;案发当晚,王磊携带刀具、甩棍,强行翻入王晓家中,对一家三口进行击打、捅刺。
   “王磊之行为已经构成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故意伤害或杀人罪,属于正在进行的行凶、杀人等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行为,王家三人均有权利进行防卫行为。依据《刑法》第20条第3款,完全可以行使无限防卫权,不受防卫限度的要求。”殷清利表示,审查起诉阶段的检察机关,应当对王家三人立即作出不起诉决定书。
   赵印芝的辩护律师、河北十力律师事务所律师赵鹏亦表示,在阅卷完毕后,会向办案机关提交《不起诉决定申请书》、《无羁押必要的审查申请书》。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