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他的老婆出卖了他]
谢选骏文集
·“一个中国”的垂死挣扎
·意识形态只是权力炮弹的糖衣
·彭斯比川普更伟大
·美国也有集体主义、忘我主义和权威主义
·暴力革命的活教材
·马云自组黄埔军校自取败亡之道
·毛泽东比汉奸秦桧还要汉奸百倍
·毛泽东比汉奸秦桧还要汉奸百倍
·国民党执政(中华)人民共和国才有希望
·科学家不能入党做官
·科学家不能入党做官
·“哲学的中国化”是“哲学的死亡”
·北京是蛮族入侵中国的桥头堡
·革命行动使得人人平等了
·俄罗斯不想归还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
·毛泽东是个牛鬼还是个蛇神
·革命行动使得人人平等了
·革命行动使得人人平等了
·这里是大陆,不是中国大陆
·所有的公司都将成为垃圾
·新东方校长辱骂共产党堕落如妓女
·新东方校长辱骂共产党堕落如妓女
·王丹是受到共产党优待的俘虏
·马列主义者最恨马列主义者
·“黑帮分子”就是党委成员
·一时糊涂的本性流露
·一时糊涂的本性流露
·欧裔美国人不是真正的美国人
·美国国会反对终身制
·横行中国的非洲内奸
·换人,才是硬道理
·文艺复兴毫无新意
·吸血鬼的种族背景
·川普杀记者与李鸟监社会
·香港成为美国的保护国
·许信良可以出任台湾特首了
·文艺复兴就是邪教复兴
·西方社会的三高症
·赞美苏联的亡灵
·韩国瑜踩着主席的脑袋往上爬
·川普的臭嘴导致股市崩溃
·两个费拉民族的迎头撞击
·刘少奇代理主席所以不得善终
·习近平不是毛泽东主义者
·康熙夷狄鞑子不懂汉字
·马克思就是碰瓷党的始祖鸟
·蔡英文比连战懂得廉耻吗
·缺水缺气的原因是缺德
·美国公立大学跨州上学的费用高出几倍
·“韩流”本是中国神话里的一个怪物,都是托了大型群众演唱会的噪音的福
·德国能够成为世界国家——全球政府吗
·真新闻假新闻达到目的就是好新闻
·台湾选举真正赢家是——互联网!
·战犯就是要为战败负责的倒霉蛋
·华人为何喜欢买房子
·瓦格纳的音乐大部分是噪音
·教育行业是门一本万利的生意
·国家是人民的敌人
·全球宪兵不够全球政府才行
·如果日本赢得了太平洋战争
·为什么日本兵特别残暴
·癌细胞是地下党操纵的第五纵队和游击战争
·基督教是自由人的宗教
·中国正在重蹈日本的战争覆辙
·应该多宣布十亿美元
·英国掩盖了新界大屠杀
·是共产党学生还是中国学生
·共济会是劳动人民的组织
·故事所改变不了的大脑
·货币的后面是强权
·白宫的赤祸
·维权律师与基督精神
·饥民成群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
·中国共产党强奸伊斯兰教
·金人如此警告金权
·马赛克战争是文化战的具体化措施
·习近平成为时代周刊百年风云人物
·蔡英文的败笔
·美国学术界为何睁眼瞎
·毛泽东批判宋江投降其实是自我批评
·党国也是一种朝代——“党朝”
·思想解放在中国源远流长
·邓小平是邓祸还是毛祸
·老布什是中共崛起的巨大推手
·老到了只剩下捐款的力气
·充满恶意的相向而行
·自我调查自我监督自我完善
·决定贫富的不是邮编而是基编
·有时候投降也是一种胜利
·牧师为何对总统下跪
·川普大爷又尿了裤子了
·欧洲各国为何心疼维吾尔哈萨克等族
·中国最需要抵制的外国人是共产党人
·中国大陆开始“去伊斯兰化”的文化战进程
·中国大陆开始“去伊斯兰化”的文化战进程
·第二次冷战将推出全球政府的盛宴
·日本的二元质地
·马克思是一个顶级毒贩
·缓期执行就是不执行了
·美联储终于跪地求饶了
·美联储终于跪地求饶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他的老婆出卖了他

   谢选骏:他的老婆出卖了他
   
   《Grace孟:孟宏伟对中国法律充满信心》(2019年1月18日 转载法广RFI 杨眉)报道:
   
   法国解放报周五刊登了对国际刑警组织前主席,中国公安部前副部长孟宏伟的妻子Grace孟的专访,此次采访是解放报与法国国内广播电台共同对她的联合专访,解放报并且刊登了有关孟宏伟事件的长篇报道与评论文章。


   
   解放报刊登了Grace孟的全身照片,只是按照她本人的要求遮掩了她的头部,Grace孟脚蹬七八寸高的尖跟高跟鞋。她在访谈中表示,她的丈夫在北京遭逮捕之后,至今她没有获得任何消息。在被问到他的丈夫为何去北京以及是否有预感会遭遇不测时?Grace孟的回答是孟宏伟因公差前往斯德哥尔摩,之后,在前往伊朗之前,中间在北京逗留。她说,她的丈夫并不担心自己的安全,因为他是一位诚实的官员,而且对中国的法律充满信心。
   
   那么,孟宏伟去伊朗是否也是为国际刑警组织出差?国际刑警组织总干事Jurgen Stock向解放报表示,伊朗之行并不属于国际刑警组织的工作范围。斯托克还向媒体表示,事实上,国际刑警组织主席的职务完全是荣誉性的职务,一年内他只需要参加在里昂举行的三次会议,也就是说,他完全没有必要为了担任国际刑警组织主席的职务而将全家搬迁至里昂,选择居住在里昂,这完全是孟宏伟出于个人考量或者是由于中国政府的要求。因为他的主要工作还是中国公安部的副部长。孟宏伟的妻子在访谈中表示,他的丈夫工作十分努力,一年至少有200天在外出差。解放报就此提问道:那么,孟宏伟全年在外出差,究竟是做些什么?他莫非是利用国际刑警组织主席这一职务而在国外执行中共的任务?他是否直接参与Skynet以及Fox Hunt等在海外追捕中共逃往海外的腐败分子?据中国官媒介绍,在最近三年内,超过四千多位被指涉嫌贪腐的在海外的异议分子,腐败分子被遭到遣返。其中有800人是中共官员,而这些人并不是国际刑警组织的红色追捕令的对象。
   
   那么,中共对孟宏伟的贪腐指控是否可信?几乎所有被采访的中国问题专家都对此表示怀疑。中国公安部门在法国方面交涉时也未向法国当局提供任何依据。另外,即使中共手中确实拥有足够的证据,为何不能等到两年之后,孟宏伟任期结束之后再逮捕他?这使所有的中国观察家无法理解?法国政府情报部门的一位前官员向解放报表示,孟宏伟在政府高层工作多年,中共对他的所作所为了如指掌,北京为何要派遣一位浑身多是污点的人担任国际机构要职?唯一的解释就是孟宏伟的行为直接威胁政权的稳定。法国著名中国问题专家弗朗索瓦·高德蒙的回答也是:这里涉及的很可能是对习近平本人的忠诚问题。解放报评论说,孟宏伟遭逮捕很可能是因为北京担心有政治阴谋,无论这一阴谋本身是否确实存在。
   
   至于孟宏伟妻子目前的处境,解放报介绍说,到目前为止,中国政府尚未要求法方对其进行逮捕,而Grace孟提出对法方的政治庇护的要求很可能遭到拒绝,其主要原因是孟宏伟不太可能被判处死刑。Grace孟的律师正准备要求里昂检察院立案调查,调查有人试图绑架劫持格莱斯·孟的企图。Grace孟在访谈中向记者介绍有人试图邀请她趁专机前往东欧国家做调查,中国驻里昂领事也通知她前往领事馆或者中国驻法国使馆领取一封他丈夫的信函。在她要求有警察陪同时,中国官方随即予以拒绝。此外,解放报还披露了一些孟宏伟被逮捕之后在里昂发生的怪事:比如说中国前驻里昂领事在孟宏伟遭逮捕的前一天就被调任法国海外省。
   
   那么,法国警方对格莱斯孟的保护会延续多久?法国警方表示受到来自北京公安部门高度压力,他们不停地要求法方将格莱斯·孟作为证人遣送回北京。对此警方的回答是要等法国司法部门调查结论得出之后再做决定。
   
   采访原文片段:
   
   解放报: 自从您丈夫9月25日在北京被逮捕之后,您有他的消息吗?
   
   Grace 孟: 没有,我与中国当局没有任何接触。我的电话与电邮在他被逮捕之后都被封锁。10月6号之后,我与我的家人和朋友也失去了联系。没有任何人可以与我联系。
   
   解放报:您的丈夫为何要去北京?你们是否有何预感?
   
   Grace 孟:他是为国际刑警组织去斯德哥尔摩,之后,他又途径北京去伊朗。最近几年来北京的形势急剧变化是众所周知,许多高官都失踪了。但是我丈夫并不担心,他非常专业,而且十分诚实,他相信自己国家的法律。
   
   解放报: 您如何评论中共对您丈夫的贪腐指控?
   
   Grace 孟:我完全不相信。我丈夫为中国工作了四十年,十五年来参与国际合作,受到国际同行的尊重。我们在国外银行没有账户,没有私藏财富。我认为我丈夫是因为政治原因而遭逮捕的。
   
   解放报:中国外交部10月30日声称允许您与您丈夫通话,遭到您的拒绝,是吗?
   
   Grace 孟:我没有收到类似的邀请。法国驻里昂领事通过我的新电话与我取得联系,声称有我丈夫写给我的一封信。但我必须去领事馆或者大使馆领取。我要求他们转交给法国警方,他们回答说必须亲手交给我。当我说必须在警察的陪同下转交时,他们就没有给我任何回答。这一切都发生在我向媒体披露之前。
   
   解放报: 您试图继续留在法国吗?
   
   Grace 孟: 我不能回中国,发生的这一切都太奇怪了,最基本的权利都没有受到尊重。即使在这里,我都担心会遭到绑架,担心我的孩子们的安全。我要求法国政府的保护。
   
   除了以上有关中国的报道之外,周五法国各大早报聚焦法国黄背心抗议活动中被警察打伤的示威民众以及法国政府启动的全国大辩论的方方面面。
   
   谢选骏指出:孟宏伟的老婆说他对中国法律充满信心,那就意味着他承认他目前的处境是罪有应得的了!由此看来,很可能是他的老婆出卖了他,以便自己独自在法国展开自主浪漫的生活?所以她刻意暴露同时又巧妙刻意隐藏自己的形象,展开了戏剧性十足的故事——为了这个妇女的解放,孟宏伟必须对中国法律充满信心。
(2019/01/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