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熊猫也是要吃肉的]
谢选骏文集
·思想主权论052
·思想主权论053
·思想主权论054
·思想主权论055
·思想主权论056
·思想主权论057
·思想主权论058
·思想主权论059
·思想主权论060
·思想主权论061
·思想主权论062
·思想主权论064
·思想主权论063
·思想主权论065
·思想主权论066
·思想主权论067
·思想主权论068
·思想主权论069
·思想主权论 Sovereignty of Thought
·思想主权论070
·思想主权论071Sovereignty of Thought & Thought of 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2 & 071Sovereignty of Thought & Thought of 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3&SovereigntyofThought&Thoughtof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4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 of Thought and Thought of Sovereignty
·0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2思想主权论
·0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
·1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熊猫也是要吃肉的

   谢选骏:熊猫也是要吃肉的
   
   
   《想象2050年美国经济实力仅是中国的一半》(2018-12-29 英国金融时报 )报道: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已经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就贸易对话框架(a framework for trade dialogue)在阿根廷G20峰会上达成了协议,该协议将推迟此前宣布的定于明年1月1日施行的加征关税计划。虽然达成协议肯定比达不成任何协议要好,不过这份协议并未触及美中经济关系中的任何根本问题。
   
   哈佛大学前校长、美国前财长劳伦斯·萨默斯12月4日在英国《金融时报》刊发评论文章:《华盛顿可以咆哮却无法扼杀中国经济》称,很少有观察家会质疑如下观点:如果中国要做到符合国际标准,就必须在保护知识产权、维护外国投资者权益和对国有企业补贴等领域做出重大政策调整。厌恶中国经济政策的不只是特朗普。中国贸易专家和美国商界人士已经注意到,美国的一些前政府官员在近几个月里也对美中经济关系的现状进行了抨击。可以说,在华盛顿已经不存在“拥抱熊猫者”了。当一些国家的政府已经习惯于对特朗普感到失望的时候,他们在面对中国的商业行为时也是颇为失望的。
   当中国领导人坚称“中国的政治制度是中国人自己的选择”、“经济谈判应该聚焦于务实地认清双赢机遇而非意识形态问题”时,人们很容易与之产生共鸣。可是与此同时,任何一个稍具历史常识的人在面对一个军费支出快速增长、意图在世界上发挥更大影响力的国家时,都难免会产生忧虑。
   美国所需要的是能够消除内心不满情绪(这种情绪的产生是合情合理的)的切实可行的战略。然而可惜的是,无论表达愤怒还是做出声明都无法做到这一点。一个可行的办法是,美国应向中国阐明自己的现实目标,美国应在实现该目标的过程中辅以胡萝卜和大棒,同时美国还应展现“定义何为成功并接受所定义的成功”的意愿。
   美国之所以难以制定对华经济战略,其根本原因是以下这个令人尴尬的事实:假如中国充分遵守了每一项贸易与投资规则,而且中国也像同等收入水平里最开放的国家那样对全世界打开大门,那么中国经济可能会因改革加速而增长得更快,也可能会因国企补贴减少、来自外国的竞争加剧而增长得更慢。然而无论更快还是更慢,中国的经济增速都不太可能出现1个百分点以上的变化。同样的道理,尽管一些美国公司在中国生产会获得更高利润,美国制造业的一些就业岗位会由于中国政府的补贴而出现流失,但可以肯定的是,中国不公平的贸易政策对美国经济增速的影响不会超过0.1个百分点。
   我在这里给出上述事实并不是说中国没有对现有国际秩序构成威胁。在主导这个世界超过一个世纪之后,美国失去全球最大经济体的地位将是一个十分重大的事件。如果未来10年里美国在信息技术、人工智能和生物技术等领域失去世界领先地位(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那么美国所承受的痛苦还会加倍。
   美国能否想象在2050年的世界里自己的经济实力仅是全球最大经济体中国的一半呢?即便我们能够进行这样的想象,美国的政治领袖们是否能够承认这样的现实呢?他们是否能够就这样的现实前景与中国展开协商呢?对美国来说,虽然在经济规模上被中国超越是一个无法接受的结果,可美国还有办法阻止这一切成为现实吗?美国还能在不与中国发生冲突的前提下压制中国的上升势头吗?这些都是非常难以回答的问题,人们很难给出明确的答案。可是我们没有理由忽视这些问题,我们不应置这些问题于不顾而只是沉溺于短期的沮丧之中。
   只要美国愿意承认其获得繁荣和实现增长的权利,中国似乎是愿意在某个具体的贸易问题上做出一些妥协的,因为中国很清楚仅凭借庞大的人口规模自己也将很快成为全球最大经济体。美国应该在目前条件还允许的情况下达成这笔交易。在这个全球化的经济体系里面,美国可以向中国咆哮,但却无法使其受到压制。任何试图压制中国崛起的做法只会使其反美力量更加壮大。
   虽然在工作中犯下了很多错误,特朗普却在经济问题上成功地获得了中国的关注,这是前几任总统们没有做到的。现在的问题是,特朗普是否能够利用他所拥有的筹码从中国那里获得一些有价值的东西呢?这就要看特朗普是否能够克服自己商人头脑中的小格局,要看他是否能够说服中国人相信美国有能力让中国人兑现自己的承诺了。特朗普也许可以做到这一点,不过我们不应对他抱有太多期待。
   
   谢选骏指出:华盛顿的鸽派智力低下,他们把熊猫当作宠物加以拥抱,却不知道熊猫也是要吃肉的!必要的时候当然可以吃人不吐骨头。例如大熊猫最初都是吃肉的,后来迫于环境压力,99%的食物变成了竹子了,但牙齿和消化道还保持原样,仍然划分为食肉目。所以熊猫和熊是一样的,都是杂食动物,也就是说,它们都吃肉,也吃素。例如野生的熊猫会抓竹鼠来吃。它们的鼻子很灵,找到藏在竹子下面的竹鼠之后,就用前掌不断拍击竹鼠所在位置的地面,竹鼠被震得晕头转向往外跑的时候就会被熊猫抓住吃掉。中国人虽然窝囊,但“兔子急了也会咬人的”,何况是本来就要吃肉的熊猫。
   
   《中国崩溃的可能性 比任何时候都高》(2018-12-29 未名空间)报道: 
   
   中国崩溃的理论年年都有人喊,今年我说一个我自己的版本,看看有道理不?
   
   1)内因:经济泡沫化到了极点。所谓盛极必衰,连续40年高速经济发展,国内很多关键领域都严重泡沫化了。记得美国2008年,次贷危机时,美房地产市值约美GDP的1.7倍,中国现在房地产市值保守说也有GDP的四倍,这个算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泡沫了吧!万科这样的公司把活下去作为口号,可见事态有多严重。中国老百姓,特别是发达地区,大部分钱都套进了房地产。感觉这个没有解。另外,人口红利不再,老龄化非常迅速,出生率很低。据说实际出生率也就1.2~1.4,比日本还低。还据说,富裕的华人地区,都不爱生孩子,台湾,香港,新加坡,也包括美国华人,都是如此。人类学家说了,这样的出生率,不要说经济发展不行,连种族延续都非常困难。
   2)外因:全球政治生态向右转,有利的战略环境不再。这个我就不用多说了吧。美国的Trump,英国脱欧,法国黄背心等等。这种动荡的环境,全球化的发展战略,风险可能已经超过了机遇。
   3)法制化建设倒退。长远看,经济发展是工业化和法制化两条腿走路。只关注一条腿,是不行的。欧美日,经济大发展时,都没有出现富裕阶层大规模外迁的情况,但中国出现了。为何?国内不安全。中国的统治阶层,一直没有认识到,法制建设其实是对他们的最大保护,而不是权力。中国的王朝更替如此频繁,就是例子。习近平的进一步集权,使得他自己和别人都感觉更加的不安全。就算集权成了金三胖了,又如何呢?富裕阶层大量外迁,掏空了中国,便宜了美国,40年的成果保住都有困难,就不要说进一步图发展了。
   现在,最可怕的事情是,上面三条汇集在一起,发生共振了,但政府和国人却还不以为然。所以说,2019~2021年,中国崩溃的可能性比任何时候都高。
   
   谢选骏指出:好在大熊猫主要吃素,不足惧也,而且逃不过“七十年宿命”,所以看来,鸽派也有鸽派的道理,不必把熊猫当作了熊狗/狗熊。
(2019/01/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