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人民币膨胀到了临界线]
谢选骏文集
·中国老百姓的咒语为什么不灵
·阿拉伯航空公司
·“君临世界”的意义
·“君临世界”的意义
·延安人民比亲弟弟和亲儿子还让毛泽东纠结?
·美国授权中国干预人民币汇率
·西伯利亚是中华文明的故乡
·川普不是恶魔、教皇不是天使
·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一
·意识形态是权力的奴仆
·美国为何迎合习近平的“世纪工程”?       &nbs
·西西里的海水具有不同的颜色
·有钱能使美国之音推磨
·亡灵的归来郭文贵
·文明的冲突还是文明的挣扎
·欧洲人如此推崇毛匪
·英国脱欧是个假命题
·驻日美军这样替慰安妇们报仇
·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四
·美国进入恐怖竞赛
·雕像和文字留得最久
·新疆西藏内蒙的基督教化
·“狼图腾”的先驱人物
·李白不懂活水的奥秘
·谢选骏:美国黑人多由白人混血
·官僚主义的危机
·“伦敦客”眛于大势的自相矛盾
·过度的真理就是错误
·答“伦敦客”组织
·“坐怀不乱”旨在批判蒙古人的淫乱
·从川普推特到最高指示
·逊尼派vs.什叶派是民族主义的体现
·君士坦丁大帝如何战胜尼禄暴君
·主权和猪权
·“物自体”的说法是一种语义矛盾
·中国和美国的差距在于缺乏信息自由
·共产党与狗粮党、美分党
·革命与妓女
·罚款和赃款都去哪里了
·独狼行动的实际原因
·犹太人与摩洛哥人的相似
·谢选骏:法庭之前人人决不平等
·我是跨时代的人类
·米开朗基罗和达芬奇都是美第奇的家奴
· 每个人在“活着”的意义上平等
·蒙娜丽莎是同性恋者达芬奇的自画像
·阿拉伯国家互咬需要勇气吗
·美国退化为“食草动物的费拉社会”
·魔鬼的游戏即将结束
·文明的末日——无神论者变成上帝
·台湾输血大陆、自身贫血——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八
·“我很忙”为何是个肮脏的词汇
·中国为何没有希波克拉底誓言
·庄严的姓名学
·日本有可能穆斯林化吗
·白人至上论者退出美洲澳洲西伯利亚
·中国还比美国落差100年
·诺贝尔奖就像一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美国费城的中文独立宫图书馆
·哺乳动物与世态炎凉
·中国的最高法院搬到了美国
·中国的最高法院搬到了美国
·地方政权与中央政权
·再说登山与朝圣
·科研发明与技术运用
·在中国从政、治学、明星……每个人都是狗
·拉铁摩尔是苏联间谍以及中国的二元性
·欣赏自己与欣赏他人
·日本核危机敲响了主权国家的丧钟
·王国维死于“国民党的文革”
·缺乏知识的哈佛主任
·欧洲最穷的地方特兰西瓦尼亚
·两个中国钱多人傻
·惨遭封杀的主权和猪权
·惨遭封杀的主权和猪权
·王岐山与孙中山都是美国公民
·真正的穷是越变越穷
·自由是通向奴役的道路
·24史都应该禁止出版
·中美关系是38年还是50年
·多数国家都参与了六四屠杀作恶——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二十
·国家主权控制思想主权的典型案例
·中国特有的创新并非中国特有的创新
·台湾逃犯为何反对郭文贵爆料
·普京牧师的忏悔
·把美国大学生改造成为共青团员
·共青团员进入美国会不会遭到审查
·中华复兴——在英国建立租界
·王岐山算是相对的清官
·美国逐渐变成两百年前的满清
·以夷制夷结果让中国变成了夷
·论苦行的医治作用
·上海不惜工本修补半殖民地垃圾
·“修昔底德陷阱”不就是“一山不容二虎”
·欧盟不甘心就这样走向灭亡
·美国已经开始走向“老二”
·谈谈匿名攻击的组织系统
·80%的谣言来源于政府
·“元规则”就是“元朝的规则”
·吸毒取代了吸烟成为流行趋势
·满洲奴隶比共产奴隶更加“爱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民币膨胀到了临界线

谢选骏:人民币膨胀到了临界线
   
   2014年,GDP首次超过10万亿美元,达到美国的60%,成为二战以后第三个达到美国经济60%的国家(前两个是苏联和日本,达到这一比例之后他们的经济就陷入长久衰退)……综合政治经济多种元素,不难看出,人民币的膨胀已经使得共产党中国进入了“老二”的临界线,如果不能挤下美国、勇夺“老大”的位置,势必重蹈苏联和日本的覆辙。人民币膨胀,就这样到了临界线。
   
   

   《20年时间人民币供应量暴涨68倍》(2019年1月18日 转载财主家没有余粮啦)报道:
   
   1月15日,人民银行公布了截止2018年底的人民币供应量:
   
   12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182.67万亿元,同比增长8.1%;狭义货币(M1)余额55.17万亿元,同比增长1.5%;流通中货币(M0)余额7.32万亿元,同比增长3.6%。
   
   别人看到182万亿这个数字,可能没啥感觉,但我却是一阵唏嘘。因为,就在整整63年前,也就是1955年底,把当年所有人民币现金和存款加起来,数额也正好是182万亿元。
   
   你没看错,我也没写错,想知道缘由,你接着读下去。
   
   (1)第一个182万亿元 
   
   人民币的出现,比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还要早。1948年底,在解放军节节胜利的大好形势之下,中共华北财经办事处主任董必武提议,应该考虑组建中央银行,并制定统一解放区货币。于是,以当时三大解放区各自的华北银行、北海银行和西北农民银行为基础,合并成立了中国人民银行,发行全国解放区流通的“中国人民银行券”,这就是人民币的最初由来。
   
   由于当时战争持续进行,政府入不敷出,唯有印钞——说白了,这个时候的人民币,就是根据战争需要凭空印,然后用来支付给各级军队和组织。
   
   1948年底,货币发行总额184亿元;
   
   1949年6月底,货币发行总额已经达到2800亿元;
   
   1950年初,货币发行总量已经高达4.91万亿元;
   
   …………
   
   这种印法,结果不难想象:
   
   1949年,13个大城市以人民币计价的物价批发指数,一年时间就上涨91倍,面粉、大米等基本生活物资,都上涨了近百倍,眼看人民币要变成另一种金圆券。
   
   不得已之下,当时的政务院(国务院前身)在1950年3月颁布了《关于统一国家财政经济工作的决定》,将全国行政和军事人员编制和待遇、财政收支、国营贸易、物资管理与调配、现金管理、私营企业管理等进行统一管理,严格按计划调配,由此形成计划经济的雏形。但是,1950-1953年,战争需求、经济稳定需求、农业物资购买需求、民族资本的资产赎买需求、政府人员工资需求,人民币还是在照样印:
   
   1949年,人民币最大面额是50元;
   
   1950年,最大面额已经变为10000元;
   
   1953年,最大面额又已经变为50000元;
   
   1953年底,人民币现金+存款已达147万亿元;
   
   1954年底,人民币现金+存款达到193.7万亿元。
   
   就这样,6年时间,人民币的发行量就从184亿元暴涨到193.7万亿元!
   
   由于此时并没有什么商业银行和中央银行的区分,这193.7万亿元的人民币,可都是人民银行实实在在印出来的——其中,有41.2万亿元是印出来的现金,另外152.5万亿元体现为趴在账户上的存款。
   
   面对人民币币值混乱、通货膨胀愈演愈烈的情况,稳定下来的中央政府,决定1955年发行第二套人民币,代替第一套人民币,并最终确定新币和旧币的兑换比例为1:10000。
   
   新的人民币,才是我们今天所熟悉的人民币。
   
   (2)1955-1978:从182亿到1300亿
   
   1955年底的时候,按照新版人民币来统计,人民币发行量变为182亿元,这也是今天182万亿元人民币最初的数额。
   
   相比1954年底的货币量,至少有11.7万亿元旧人民币没有兑换新币,在市场上消失了。
   
   自第一个“五年计划”起,计划经济模式之下,人民币最初发行,基本依赖于实实在在的工业产品、农业产品和一般消费品的总额,此时的人民币可以称之为“物资本位货币”。
   
   1956年、1957年人民币的货币存量增加到191亿元和218亿元,在当时的经济增长之下,这种发行尚属正常。接下来两年我们要超英赶美,在计划经济之下,经济指标下达的同时,人民币印钞量也随之狂飙突进。1958年、1959年,货币存量分别激增到363亿元和474亿元,增长率达到了66%和30%,创下迄今为止新人民币供应的最高增长记录。
   
   印钞大跃进的结果,是众所周知的“三年自然灾害”,“国家走了一小段弯路”的代价,是几千万农民的非正常死亡。“大跃进”的惨痛后果,导致1962年“调整、巩固、充实、提高”八字方针的实施,随后连续3年人民币资金回笼,到1965年,随着调整任务的完成,人民币的供应量被控制在572亿元的水平。
   
   经历建国初期和这一轮的货币大跃进,领导人对于货币滥发开始有一种深刻的警惕。从1965年一直到改革开放之前,中国领导人都十分注意控制货币存量,其增长速度始终维持每年7%左右,即便最高的1966年,人民币供应量增长率也不过15%左右。
   
   由于货币供应受到约束,不管怎样,民众对于未来有一个看得见摸得着的明确预期,所以10年文化大革命,社会形势虽然动荡不安,但物价却基本保持稳定,这算是信用纸币时代的一个小奇迹——当然,这也是强力控制的计划经济的特点。
   
   截止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前,计划经济+物资本位使得人民币价值得到较好的保持,从1953年到1979年,中国的工农业总产值增加6.5倍,商品流转总额增加6.1倍,人民币的现金+存款总额度,从182亿元增加到1346亿元,增加了6.3倍,全社会没有再出现通货膨胀问题。
   
   (3)1979-1997:从1500亿到9万亿
   
   改革开放了。
   
   对1949年至1976年重大事件的重新评价,后续的拨乱反正、昭雪翻案,并不仅仅停留在口头的声明和书面的承诺,也是要实实在在地体现在经济上的赎买行为。所以,农民的粮食收购价提高了,城市工人涨工资了,右派平反补发工资,老干部昭雪补偿损失,在最初的计划经济体制下,自然是以政府财政透支、印刷人民币的形式来“摆平”的,因此人民币供应量在这两年开始大幅度提速。整个中国都在剧变。
   
   1978年底,国务院副总理方毅为中国第一批留美学生送行,他们共有52人,总共带了52美元(没错,每人1美元);当今央行的掌舵人易纲,则是在1980年被派往美国学习经济及管理,他赴美的费用被慷慨增加了1倍——2美元!
   
   1979年底,广义的人民币供应量为1555亿元,1980年进一步增加到1933亿元,增长率高达24%,此后连续三年人民币的供应基本都保持着20%以上的货币供应增长速度——多印钞票的结果,就是1984年的通货膨胀。不过,由于联产承包制的实施,中国的粮食产量得到大幅度提升,大多数中国人第一次吃饱肚子,民众的生活水平有切切实实的提高,这一次不算严重的通货膨胀没有造成严重的负面影响,35周年国庆游行的时候,北京大学学生还打出了“小平你好”这样的横幅。
   
   曾经,宁要社会主义的穷,不要资本主义的富。曾经,宁要社会主义的穷,不要资本主义的富。现在,大洋彼岸一切都如此先进,我们一定要学习他们的金融体系。
   
   从1984年1月1日起,中国人民银行开始专门行使中央银行的职能,集中力量研究和实施全国金融的宏观决策,加强信贷总量的控制和金融机构的资金调节,以保持货币稳定,其他的商业银行职能,则由人民银行所分离出来的工商银行、农业银行等5大行所承担。
   
   企业(国有企业)得到资金不再是原来由中央政府对人民银行下指令进行“划拨”,而是找到各商业银行,而且以前的拨款变成了贷款(俗称“拨改贷”),而且在生产产品销售之后,还要还本付息。罪恶的资本主义的利息,开始在中国的金融体系中生根发芽……
   
   农业银行、工商银行等商业银行,则可以根据自己对企业所发放的贷款规模,向央行再申请贷款,俗称“再贷款”——这成为当时央行最主要的印钞方式。
   
   除了贷款系统,央行还让商业尝试开展资本主义国家的“贴现”操作,鼓励有资质的国有企业将未到期的商业票据找到商业银行折价贴现,而央行则为商业银行的这些票据提供再贴现。
   
   在再贷款和再贴现的基础上,人民银行也逐渐开始深入领会当代信用货币的奥秘,并尝试着设定商业银行的存款准备金率,设定存款和贷款的基准利率,并且用利率和准备金率来调整货币数量……
   
   嗯,1984年-1993年,人民币是在摸着石头过河,而与此同时,商品经济的思维开始涌向每一个人的脑子里。在整个社会思想大解放的前提之下,越来越多不甘平庸或者在传统体制里走投无路的人,他们或辞职或被迫,用自己的双手和头脑去创造财富,一头扎进市场经济这个大海,诸如海尔、健力宝、联想、苏宁、万科等一大批如今脍炙人口的商业品牌,都是在这一时期创立的。
   
   由于1984年的通货膨胀影响不算坏,接下来几年中国人民银行仍然保持着超高货币供给,从1984年到1990年,每年广义货币的供应量增速都在20%以上,尤其1984年和1986年,人民币钞票供应量甚至达到了39%和31%这样的惊人增幅。
   
   面对社会上物价暴涨的潜流暗涌,当时思想开放的中央政府,决定全面取消凭票供应的物价管制和价格双轨制度,这次改革措施被明确称为“物价闯关”。
   
   1988年8月19日清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发了“价格闯关”的消息,当天各地就出现了抢购潮——通货膨胀最终变成了抢购行动,见什么买什么,有人一下子就买几百公斤的食盐,商店里只要有东西,基本上都被抢购一空。
   
   为了抢购物资,人们纷纷到银行提现,银行发生了挤兑,这下银行可傻眼了,那么多人同一时间取钱,哪能应付得过来?前面的人领不出钱来,后面排队的人就着急了,一些地方银行因为不能及时支付,民众在愤怒之下把柜台都给推翻了。
   
   这场由恶性通货膨胀导致的提现挤兑到了什么地步呢?当时的国务院正式发了明码电报给各地,要求共产党员、国家机关干部,不准到银行取钱,要发扬吃亏在前的共产主义精神,否则,将给予纪律处分……
   
   就这样,连续多年钞票超发的结果在1987年到1989年以一场严重通胀的结果显现出来,官方公布的CPI系数是20%左右,实际上许多物价都至少翻番,高档烟酒等民用消费品价格甚至直接上涨10倍。
   
   1989年为什么会发生政治风波,并不仅仅是政治原因,还有重要的经济原因。
   
   鉴于通货膨胀后果以及政治风波的影响,1989年到1991年,中国的社会风气开始左转,在经济上政府也实行了严厉的宏观调控措施,控制基建规模,控制投资规模,努力消化前几年多发的货币。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