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国家爱你的血汗和心肝]
谢选骏文集
·赎罪券帮助欧洲免遭穆斯林蹂躏
·纽约时报误把共产党员当作民族主义者
·平庸的父母才能生出伟大的儿子
·毛泽东的鸡血文革
·万润南的巴黎公社社员墙
·英国人不仅贩卖鸦片还摧毁地球
·谁比日本人更加法西斯
·国王与文明
·你活着所以你惹事
·“已死”的变局已到
·香港的好日子该到头了
·宫内厅就是日本的太监东厂秘书处
·〇与虚无的叙事
·《零点哲学》为纪念“八九六四”而匿名出版
·只会逃跑不会作战的军机
·黄雀行动为“国际阴谋论”提供证明
·反抗北京的人为何要在北京作出伪证
·中共发表新冷战宣言
·川普的假动作
·不及格的波音能够拯救美国吗
·旧金山君为何不敢署名
·帮凶到元凶——邓小平从反右到六四的凶残变态的进步
·素食者如此品尝人肉残渣
·移民最该得到SAT逆境分数
·《世界日报》用心险恶
·“还是有上帝存在的”
·“还是有上帝存在的”
·教育偏见是一种激励
·为何印度人的智商不及华人
·美国的封建性格
·任正非向松祚不懂“‘人才’是‘自由’的产儿”
·因为你成功了所以必须失败
·把共产党中国重新锁起来
·文明死于他杀而非自杀
·英语的每一个单词,都滴落着黑奴的一滴血——英国崛起于黑奴贩运
·西方文明为何正在崩溃
·天才与病态
·仅仅封杀华为是远远不够的
·大陆学习台湾经验仅到“出口加工区”为止
·老母鸡新时代中美之间好斗主义思想
·为何“六四屠杀是人类历史上的分水岭和转折点”
·中国能否结束70年周期(1949—2019)
·美国犹如全球中央政府了
·美国进入对华战备状态
·中国崛起还是西方解体
·贱民的登顶
·吃猪肝的穆斯林——中国人为何可以假装信仰任何东西
·该不该废除“硕士”(Master)称号
·对美误判是为了控制国内
·共产党解放军强暴了自己的亲娘
·中共的底气来自美国
·第二次冷战就是互联网为中心的战争
·“中国梦”原来是军国主义思想
·普世价值导致物种灭绝
·人类不过是土地的肥料
·意识怎么可能揭开意识之谜呢
·希特勒控告英国违法宣战
·中国人不能避免陪葬品的命运
·毛泽东崇拜的全是流氓
·毛泽东是人妖不是暴君
·两部手机比一部手机好——走向天下为公,不要天下为党!
·共产党是旱鸭子,绝对过不了台湾海峡
·焚书坑儒的《资治通鉴》——从第一战国到第二战国
·焚书坑儒的《资治通鉴》——从第一战国到第二战国
·比捐款数额更重要的是捐款对象
·鸡比鸽子更聪明
·北京不是川普的问题
·一个洋人后面跟着一堆汉奸
·川普其实是一个亲共派——美国亲共派的最后哀鸣
·“草菅人命”的生动注解
·张先玲是人民的代表
·中国人更喜欢沦为满洲的辫奴
·解放军匪兵向六四起义者举手投降
·切尔诺贝利才能让共产党恢复常识
·张先玲揭穿天安门四君子的伪证
·刘晓波没有做到用真话颠覆谎言
·六四屠妇邓颖超抽打周恩来耳光
·中国共产党成为六四屠杀的最大受害者
·杀人者比受害者更加心惊肉跳
·“遗忘六四”也没有用了
·这本书才是真正的《天安门文件》
·鲍朴为何帮忙掩盖周舵等人的伪证罪
·李锐是毛泽东狗的狗
·中国的出路在于改朝换代
·政府就是诈骗机构
·六四屠杀为何能使中国崛起
·不定期屠杀就没有食物了
·纪念一次就被杀害一次
·纪念一次就被杀害一次
·台商就是台奸
·瑞士大吃中国的人血馒头
·六四屠杀的30年麻雀效应造就了西方人的分裂人格
·六四屠杀的30年麻雀效应造就了西方人的分裂人格
·“天安门广场没有死人”的伪证是怎样出笼的
·红一代红二代谁更凶残
·共产党就是“一号老赖”
·毛泽东是六四屠杀的招魂幡
·美国有一个卖国集团——川普的狂吠暴露其行踪
·黑人区都是第三世界
·六四屠杀是全国规模的阶级斗争
·历史都是由后一个朝代撰写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国家爱你的血汗和心肝

   谢选骏:国家爱你的血汗和心肝
   
   《<苦恋>作者白桦去世 “国家爱你吗?”成绝响》(2019年1月17日 转载RFA)报道:
   
   在一九八零年代因小说《苦恋》以及由此改编的电影《太阳和人》而引起巨大争议的中国作家白桦,于1月15日凌晨在上海去世,享年89岁。有旅居海外的中国作家评论说,白桦是一位有独立思考精神的作家,值得纪念和推崇。


   
   白桦原名陈佑华,1930年出生于河南省信阳。1947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 194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文革结束后,白桦发表反映文革苦难的小说《苦恋》并创作了话剧《吴王金戈越王剑》,这两部作品都引发了巨大的争议。
   
   旅居美国的中国作家凌沧洲就白桦的文学生平表示,他是一位具有独立思考精神的作家,值得纪念和推崇:“白桦是一位独立思考精神的作家。他在文化大革命结束后写的作品《苦恋》,以及基于此的电影《太阳和人》遭到官方的猛烈抨击,就是因为这些作品的独立思考。当时《解放军报》的批判文章说,《苦恋》违反了中共的“四项基本原则”,而“四项基本原则”的核心就是中共的领导么。白桦的《苦恋》达到了当时一些作家不能达到的历史高度和深度。”
   
   白桦编写的剧本《苦恋》发表后曾引发一场轩然大波和争议,但没有变成政治问题。然而,1980年由长春电影制片厂根据《苦恋》拍摄的电影《太阳和人》送审时,有关当局却批评剧本和影片都存在“严重的政治问题”。
   
   《苦恋》描写的是一位旅居海外的爱国画家凌晨光于上世纪50年代返回中国后,虽然在文革期间经历迫害、甚至被打得遍体鳞伤,但仍心怀爱国之情,反对女儿出国的故事。他女儿质问他说:“您爱这个国家,苦苦地恋着这个国家……可这个国家爱您吗?”这个问题后来被称为是“天问”,问出了中国百姓的心声。
   
   旅居德国的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曾在80年代在法国参加一个国际文学会议期间与白桦见过面,她就白桦的文学生平以及作品《苦恋》评论说:“白桦的作品《苦恋》里有一句大家经常引用的话,那就是:‘您爱这个国家,苦苦地恋着这个国家……可这个国家爱您吗?’作品描写两代爱国的中国人最后却因在中国迫害和虐待而离开中国。这样的写作也许今天看起来好像也不是太了不起,因为即使在习近平的严控之下,现在中国大胆的作家多的是,但在八十年代写出这种作品还是非常大胆。”
   
   《苦恋》发表后,中国《解放军报》1981年4月发表题为“四项基本原则不容违反——评电影文学剧本,《苦恋》”的文章说,《苦恋》以批评党曾经犯过的错误来否定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国家,否定四项基本原则。这绝不是爱国主义,而是对爱国主义的侮辱。”中国其它多个官方报纸和刊物随后也纷纷发表批判《苦恋》的文章。
   
   后来,中国领导人邓小平等也对《苦恋》争议发表看法,白桦被要求写检讨。白桦通过给《解放军报》和《文艺报》编辑部写信的方式进行检讨,最终使《苦恋》风波得以平息。
   
   白桦的《苦恋》开启了反思文革的中国伤痕文学。但根据小说拍摄的影片,至今仍遭中国当局查禁。
   
   旅美作家凌沧洲表示,他后来发表的诗歌《从秋瑾到林昭》更显示出在政治思考上的升华:“我还想强调,白桦在2007年写作,2009年发表的《从秋瑾到林昭》这部诗歌,从对专制制度的质问,到对民族灵魂的拷问方面,都显示出他在政治思考方面变得更深刻。而且在文学份量方面,我也觉得这部诗歌也超越了《苦恋》。”
   
   白桦于2011年为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所著诗文《空椅子》,被收入《刘晓波纪念诗集》。
   
   谢选骏指出:国家没有人性,怎么可能爱你呢?国家所爱的,只是你的血汗和心肝。《圣经·撒母耳记》对此作出了深刻说明:
   
   1Sa 8:1 撒母耳年纪老迈,就立他儿子作以色列的士师。
   1Sa 8:2 长子名叫约珥,次子名叫亚比亚。他们在别是巴作士师。
   1Sa 8:3 他儿子不行他的道,贪图财利,收受贿赂,屈枉正直。
   1Sa 8:4 以色列的长老都聚集,来到拉玛见撒母耳,
   1Sa 8:5 对他说,你年纪老迈了,你儿子不行你的道。现在求你为我们立一个王治理我们,像列国一样。
   1Sa 8:6 撒母耳不喜悦他们说立一个王治理我们,他就祷告耶和华。
   1Sa 8:7 耶和华对撒母耳说,百姓向你说的一切话,你只管依从。因为他们不是厌弃你,乃是厌弃我,不要我作他们的王。
   1Sa 8:8 自从我领他们出埃及到如今,他们常常离弃我,事奉别神。现在他们向你所行的,是照他们素来所行的。
   1Sa 8:9 故此你要依从他们的话,只是当警戒他们,告诉他们将来那王怎样管辖他们。
   1Sa 8:10 撒母耳将耶和华的话都传给求他立王的百姓,说,
   1Sa 8:11 管辖你们的王必这样行,他必派你们的儿子为他赶车,跟马,奔走在车前。
   1Sa 8:12 又派他们作千夫长,五十夫长,为他耕种田地,收割庄稼,打造军器和车上的器械。
   1Sa 8:13 必取你们的女儿为他制造香膏,作饭烤饼。
   1Sa 8:14 也必取你们最好的田地,葡萄园,橄榄园赐给他的臣仆。
   1Sa 8:15 你们的粮食和葡萄园所出的,他必取十分之一给他的太监和臣仆。
   1Sa 8:16 又必取你们的仆人婢女,健壮的少年人和你们的驴,供他的差役。
   1Sa 8:17 你们的羊群,他必取十分之一,你们也必作他的仆人。
   1Sa 8:18 那时你们必因所选的王哀求耶和华,耶和华却不应允你们。
   1Sa 8:19 百姓竟不肯听撒母耳的话,说,不然。我们定要一个王治理我们,
   1Sa 8:20 使我们像列国一样,有王治理我们,统领我们,为我们争战。
   1Sa 8:21 撒母耳听见百姓这一切话,就将这话陈明在耶和华面前。
   1Sa 8:22 耶和华对撒母耳说,你只管依从他们的话,为他们立王。撒母耳对以色列人说,你们各归各城去吧。
   
   很明显,国家只会奴役人民,而不会爱人民的。耶和华的天启对此作出了亘古未有的声明。
   
   而白桦却对国家怀抱不切实际的希望,看来他没有读过《圣经》。
   
   刘晓波也是如此,直到最后,他还对国家抱有希望,希望放他一马。
   
   呜呼哀哉。
   
   上面的说者们也都不知道,国家仅仅爱你的血汗和心肝——因为他们都不懂得圣经的真理。
(2019/01/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