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国家爱你的血汗和心肝]
谢选骏文集
·万精油并非绝对权威
·没有隐私就是最好的保护隐私
·美国正在兴起的义和团(乱枪党)
·清朝为何提高达赖喇嘛的地位
·毛泽东是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甚至不如慈禧妖婆
·恐怖主义是一把双刃剑
·“华航”改名“台航”皆大欢喜
·“华航”改名“台航”皆大欢喜
·废垃的呼声
·秦岭违建别墅伤了龙脉吗
·不是生活沦陷而是生命露馅
·中国的改革开放在东欧和苏联成功了
·专制可以,马列不行!
·中国基督教化的标志
·北欧海盗的赎罪之旅
·广岛悲惨还是海兰泡悲惨
·特朗普帝国的最新例证
·国家不可能属于人民
·脚踩两条船的危险
·脚踩两条船的危险
·基辛格真是一个跟屁虫
·经济周期就是贪婪和恐惧之间的心理波动
·选个好点的坏蛋出来主持工作
·四论习近平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珍妃与瑾妃代表两种为官之道与两种命运
·气候暖化与白种人灭绝——白种人的命运会不会像北极熊一样?
·“2018年危机”应验了“70年周期”理论
·艾森豪威尔为什么污蔑美国
·中国终于恢复了连坐法
·《世界日报》危害全美500万华裔真该死
·日本想第三次解放中国吗
·无神论政权欺软怕硬
·《澎湃新闻》举起了可耻的白旗
·只有美国能够教训土耳其病夫
·废垃加废垃还是等于废垃
·桃花源记的丑陋
·布伦森牧师终于激活了美国的良心
·土耳其恨不得把自己的脸皮都换成里拉
·法国人真能破案说实话吗
·小康社会就是中等收入陷阱
·中央社逃台太久不知可能出现新的反右运动
·古人只知“其心必异”不知“其性必异”
·华航偷工减料导致的空难
·共产党中国会和土耳其一起沉没吗
·是败家子还是败家的政权
·苏区、匪区、红区、解放区
·川普模仿独裁者还是独裁者模仿川普
·泥足的警察国家——从巴比伦到中国
·不去伊斯兰化就不能阻止新疆变成第二个叙利亚
·战场经济VS市场经济
·独裁可使专制国家避免迅速崩溃
·我们的自由与未来就是出卖你们的自由和未来
·土八路毛泽东只知国内不知国际
·中国需要一个少吃黄豆的运动
·美军开始肃清华裔军人了吗
·穆罕默德不如自杀攻击者
·周立波分不清楚华北和西北
·神职的邪恶
·中国现在依然是苏联的势力范围吗
·中国的国库已经被掏空了
·网络民主还是网络主权
·圣女贞德与纽伦堡审判——《审判圣女贞德》是对纽伦堡审判的反思吗
·最初的社会化就是吃螺丝钉、就伴随着杀机
·三国演义和三国志哪个更真实
·蚂王在蚁国如此操纵蚁民的生死
·中国的崩溃与重建才是人类社会里规模最大的
·真冒险与假冒险
·经济崩盘只会更加强化习近平权力
·“妄议中共”比“妄议中央”处罚更重
·美军才是人民的军队
·中国不可以说不
·中国为什么不会崩溃
·美国开始红色恐怖的进程了吗
·国家公园是剥夺土著人生存的法宝
·马来西亚硬不起来
·没有基督教就有个人崇拜
·李大钊双手沾满了中国人的鲜血
·没有皇帝,哪来帝师
·吴国光不懂毛泽东的王八道
·日本不对慰安妇道歉因为没有基督教化
·朱军与芮成钢一丘之貉
·外国学者是地震海啸前夕率先颤栗并逃走的动物
·蛮力巧计将计就计
·胡鞍钢成了坏人的代号
·樱花是日本人的公共生殖器就像是艺妓
·老龄社会的颤栗哀鸣
·马恩列斯毛都是眼神催眠大师
·普京饥不择食还有牛郎羡慕
·西方国家都是蛮荒丛林
·孔子学院是毛泽东思想的大学校
·是辩证法杀死了古拉格的小罗卜头兼论救赎
·你不干预政治政治就要干预你
·亚洲人比欧洲人早四五千年抵达澳洲
·长城精神扎根美国
·毛主义与伊斯兰主义一丘之貉
·中国海洋文明的最早范例
·中国海洋文明的最早范例
·中国人为什么兽性十足
·单一民族就是土著
·土人吃土
·什么叫做“风流人物”?就是“今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国家爱你的血汗和心肝

   谢选骏:国家爱你的血汗和心肝
   
   《<苦恋>作者白桦去世 “国家爱你吗?”成绝响》(2019年1月17日 转载RFA)报道:
   
   在一九八零年代因小说《苦恋》以及由此改编的电影《太阳和人》而引起巨大争议的中国作家白桦,于1月15日凌晨在上海去世,享年89岁。有旅居海外的中国作家评论说,白桦是一位有独立思考精神的作家,值得纪念和推崇。


   
   白桦原名陈佑华,1930年出生于河南省信阳。1947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 194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文革结束后,白桦发表反映文革苦难的小说《苦恋》并创作了话剧《吴王金戈越王剑》,这两部作品都引发了巨大的争议。
   
   旅居美国的中国作家凌沧洲就白桦的文学生平表示,他是一位具有独立思考精神的作家,值得纪念和推崇:“白桦是一位独立思考精神的作家。他在文化大革命结束后写的作品《苦恋》,以及基于此的电影《太阳和人》遭到官方的猛烈抨击,就是因为这些作品的独立思考。当时《解放军报》的批判文章说,《苦恋》违反了中共的“四项基本原则”,而“四项基本原则”的核心就是中共的领导么。白桦的《苦恋》达到了当时一些作家不能达到的历史高度和深度。”
   
   白桦编写的剧本《苦恋》发表后曾引发一场轩然大波和争议,但没有变成政治问题。然而,1980年由长春电影制片厂根据《苦恋》拍摄的电影《太阳和人》送审时,有关当局却批评剧本和影片都存在“严重的政治问题”。
   
   《苦恋》描写的是一位旅居海外的爱国画家凌晨光于上世纪50年代返回中国后,虽然在文革期间经历迫害、甚至被打得遍体鳞伤,但仍心怀爱国之情,反对女儿出国的故事。他女儿质问他说:“您爱这个国家,苦苦地恋着这个国家……可这个国家爱您吗?”这个问题后来被称为是“天问”,问出了中国百姓的心声。
   
   旅居德国的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曾在80年代在法国参加一个国际文学会议期间与白桦见过面,她就白桦的文学生平以及作品《苦恋》评论说:“白桦的作品《苦恋》里有一句大家经常引用的话,那就是:‘您爱这个国家,苦苦地恋着这个国家……可这个国家爱您吗?’作品描写两代爱国的中国人最后却因在中国迫害和虐待而离开中国。这样的写作也许今天看起来好像也不是太了不起,因为即使在习近平的严控之下,现在中国大胆的作家多的是,但在八十年代写出这种作品还是非常大胆。”
   
   《苦恋》发表后,中国《解放军报》1981年4月发表题为“四项基本原则不容违反——评电影文学剧本,《苦恋》”的文章说,《苦恋》以批评党曾经犯过的错误来否定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国家,否定四项基本原则。这绝不是爱国主义,而是对爱国主义的侮辱。”中国其它多个官方报纸和刊物随后也纷纷发表批判《苦恋》的文章。
   
   后来,中国领导人邓小平等也对《苦恋》争议发表看法,白桦被要求写检讨。白桦通过给《解放军报》和《文艺报》编辑部写信的方式进行检讨,最终使《苦恋》风波得以平息。
   
   白桦的《苦恋》开启了反思文革的中国伤痕文学。但根据小说拍摄的影片,至今仍遭中国当局查禁。
   
   旅美作家凌沧洲表示,他后来发表的诗歌《从秋瑾到林昭》更显示出在政治思考上的升华:“我还想强调,白桦在2007年写作,2009年发表的《从秋瑾到林昭》这部诗歌,从对专制制度的质问,到对民族灵魂的拷问方面,都显示出他在政治思考方面变得更深刻。而且在文学份量方面,我也觉得这部诗歌也超越了《苦恋》。”
   
   白桦于2011年为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所著诗文《空椅子》,被收入《刘晓波纪念诗集》。
   
   谢选骏指出:国家没有人性,怎么可能爱你呢?国家所爱的,只是你的血汗和心肝。《圣经·撒母耳记》对此作出了深刻说明:
   
   1Sa 8:1 撒母耳年纪老迈,就立他儿子作以色列的士师。
   1Sa 8:2 长子名叫约珥,次子名叫亚比亚。他们在别是巴作士师。
   1Sa 8:3 他儿子不行他的道,贪图财利,收受贿赂,屈枉正直。
   1Sa 8:4 以色列的长老都聚集,来到拉玛见撒母耳,
   1Sa 8:5 对他说,你年纪老迈了,你儿子不行你的道。现在求你为我们立一个王治理我们,像列国一样。
   1Sa 8:6 撒母耳不喜悦他们说立一个王治理我们,他就祷告耶和华。
   1Sa 8:7 耶和华对撒母耳说,百姓向你说的一切话,你只管依从。因为他们不是厌弃你,乃是厌弃我,不要我作他们的王。
   1Sa 8:8 自从我领他们出埃及到如今,他们常常离弃我,事奉别神。现在他们向你所行的,是照他们素来所行的。
   1Sa 8:9 故此你要依从他们的话,只是当警戒他们,告诉他们将来那王怎样管辖他们。
   1Sa 8:10 撒母耳将耶和华的话都传给求他立王的百姓,说,
   1Sa 8:11 管辖你们的王必这样行,他必派你们的儿子为他赶车,跟马,奔走在车前。
   1Sa 8:12 又派他们作千夫长,五十夫长,为他耕种田地,收割庄稼,打造军器和车上的器械。
   1Sa 8:13 必取你们的女儿为他制造香膏,作饭烤饼。
   1Sa 8:14 也必取你们最好的田地,葡萄园,橄榄园赐给他的臣仆。
   1Sa 8:15 你们的粮食和葡萄园所出的,他必取十分之一给他的太监和臣仆。
   1Sa 8:16 又必取你们的仆人婢女,健壮的少年人和你们的驴,供他的差役。
   1Sa 8:17 你们的羊群,他必取十分之一,你们也必作他的仆人。
   1Sa 8:18 那时你们必因所选的王哀求耶和华,耶和华却不应允你们。
   1Sa 8:19 百姓竟不肯听撒母耳的话,说,不然。我们定要一个王治理我们,
   1Sa 8:20 使我们像列国一样,有王治理我们,统领我们,为我们争战。
   1Sa 8:21 撒母耳听见百姓这一切话,就将这话陈明在耶和华面前。
   1Sa 8:22 耶和华对撒母耳说,你只管依从他们的话,为他们立王。撒母耳对以色列人说,你们各归各城去吧。
   
   很明显,国家只会奴役人民,而不会爱人民的。耶和华的天启对此作出了亘古未有的声明。
   
   而白桦却对国家怀抱不切实际的希望,看来他没有读过《圣经》。
   
   刘晓波也是如此,直到最后,他还对国家抱有希望,希望放他一马。
   
   呜呼哀哉。
   
   上面的说者们也都不知道,国家仅仅爱你的血汗和心肝——因为他们都不懂得圣经的真理。
(2019/01/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