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没有费城律师就没有独立战争]
谢选骏文集
·在中国从政、治学、明星……每个人都是狗
·拉铁摩尔是苏联间谍以及中国的二元性
·欣赏自己与欣赏他人
·日本核危机敲响了主权国家的丧钟
·王国维死于“国民党的文革”
·缺乏知识的哈佛主任
·欧洲最穷的地方特兰西瓦尼亚
·两个中国钱多人傻
·惨遭封杀的主权和猪权
·惨遭封杀的主权和猪权
·王岐山与孙中山都是美国公民
·真正的穷是越变越穷
·自由是通向奴役的道路
·24史都应该禁止出版
·中美关系是38年还是50年
·多数国家都参与了六四屠杀作恶——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二十
·国家主权控制思想主权的典型案例
·中国特有的创新并非中国特有的创新
·台湾逃犯为何反对郭文贵爆料
·普京牧师的忏悔
·把美国大学生改造成为共青团员
·共青团员进入美国会不会遭到审查
·中华复兴——在英国建立租界
·王岐山算是相对的清官
·美国逐渐变成两百年前的满清
·以夷制夷结果让中国变成了夷
·论苦行的医治作用
·上海不惜工本修补半殖民地垃圾
·“修昔底德陷阱”不就是“一山不容二虎”
·欧盟不甘心就这样走向灭亡
·美国已经开始走向“老二”
·谈谈匿名攻击的组织系统
·80%的谣言来源于政府
·“元规则”就是“元朝的规则”
·吸毒取代了吸烟成为流行趋势
·满洲奴隶比共产奴隶更加“爱国”
·感谢网友的声援
·欧美虚无主义的担忧
·保姆比母亲更加神圣吗
·孔府里的汉奸记录
·意大利人不全都是垃圾
·智商和地缘
·治国者不能治家
·刘晓波与瓦姆比尔
·蒙古狗娶了俄罗斯女人
·《约翰福音》应该纳入中国大学课本
·一切的丰盛
·“修齐治平”与制度性腐败
·国家主权的通病就是如此无情
·曾节明可以继续深刻的奇谈怪论
·中国迈向中央之国的道路
·堡垒都是从内部攻破的
·中国何时有望成为一个民主国家
·谢选骏:“毋宁死”与“没希望”
·人均产值后面的陷阱
·中美交战将不分胜负
·裴敏欣忽视了习近平本人的想法
·溃而不崩还是改朝换代
·张学良的特务生涯改写了历史
·张学良的毒瘾和党性
·刘晓波就是萨达姆侯赛因
·论圣人
·华人为什么喜欢吃肠子
·名校名牌与趋亡国奴性
·马克思的货币理论一钱不值
·三不朽与两杆子
·虚无主义是新宗教的前奏
·两个中国与苏俄卵翼
·“伦敦客”对一个生命的即将消失如此开心
·甘阳是八十年代文化热中的贩夫走卒
·北京也会否定中美三个联合公报
·亡国奴说“我们民族最缺笨人”
·“伦敦客”对一个生命的即将消失如此开心
·“伦敦客”喜看晓波“死也要死在西方”
·改变地缘的新技术
·是中医还是马铃薯让中国人口增长
·害人的魔鬼是老师而不是校友
·《河殇》为什么会“肤浅”
·ABC神学与洋泾浜英语
·中国如何才能征服日本
·中国学者为美国引爆定时炸弹
·中国没有自由因而比美国安全吗
·邓小平的阴魂复出香港
·英美何德何能建立世界帝国
·为什么中国模式无法复制
·小国时代不是谢选骏的臆测
·一国两制与南北朝政治
·李光耀必须成为吸血僵尸
·一国两制是南北朝而不是土司制度
·专制奴化的女生容易绑架
·俾斯麦是中国需要的稻草人
·中国可以联姻统一俄罗斯
·超级玩具“辽宁号”航母
·欢迎中国政府给2017年G20峰会献礼
·祝贺郭文贵荣升政治局常委
·全球战国进入晚期
·满清为何挖空心思地阻止中国发展
·乔姆斯基不知道悬崖底下是太平洋
·“均富”的恶果就是伤口撒盐
·不需要入侵的入侵
·美国从战略进攻转入战略防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没有费城律师就没有独立战争

   谢选骏:没有费城律师就没有独立战争
   
   《独立宣言》是在费城签署的。为什么呢?
   
   网文《为什么要请费城律师?》(2010-10-27 王浩的博客)报道:


   
   在美国有一个固定称谓:费城律师(Philadelphia lawyer),大家碰到麻烦事情的时候,一种开玩笑的说法就是:你该请个费城律师。美国有句话叫做:It is enough to puzzle a Philadelphia Lawyer,足以迷惑费城律师的事情,那肯定是最麻烦的事情。
   
   费城律师之所以能在号称律师之国的美国成名,不在于费城的律师多,而在与一名名叫安德鲁?汉米尔顿(Andrew Hamilton)的律师办理了一件将永载史册的案件。
   
   1733年的纽约,一名名叫约翰皮特?曾格(John Peter Zenger)的德国移民创办了一份报纸:《纽约周刊》,纽约周刊刊登了大量抨击当时的纽约州总督威廉?考斯比的文章,这些文章的作者都是考斯比总督的对手,他们在报纸上发表文章都不署名,因此,当考斯比对这些充满讽刺性批评的文章不能容忍的时候,便下令没收全部报纸,并逮捕了曾格,曾格被控出版煽动性诽谤言论蔑视女王陛下任命的总督。
   
   案件的审理本来是没有悬念的,两名为曾格辩护的律师被总督取消了律师资格,曾格印刷出版报纸的事实是确定的,按照标准程序,陪审团只需要宣布曾格出版报纸的事实成立,法官宣布报纸的言辞煽动性诽谤了总督,于是曾格将被定罪量刑。
   
   但是一名来自费城的律师改变了这一切。
   
   在法庭准备开始审理的时候,来自费城的汉米尔顿律师站了起来,并做了自我介绍,那些不能吐露姓名的在曾格报纸上写文章的人,请汉米尔顿律师为曾格进行辩护。
   
   汉米尔顿一出场,就改变了案件的走向。他说,控方不必证明曾格是否出版了这些文章,控方所列的文章我们都将予以承认,陪审团需要的做的是认定这些文章是否构成煽动性的诽谤?汉米尔顿的理由是,所有的言论是真实的,就不构成诽谤。而法官认为,恶意抨击中,越具备真实性越让人恼怒,因此真实性不是煽动性诽谤的辩护理由。在当时,陪审团只能认定事实是否存在,即文章是否是曾格印刷出版的,而合法性,即文章是否构成诽谤,是由法官认定的。在这种制度下,汉米尔顿是无法证明文章的真实性,因为根本没有证明真实性的机会。
   
   汉米尔顿能做的只有一件事:向陪审团请求,汉米尔顿向陪审团的陈述被完整记录,成为传世的经典。他说:
   
   我们现在必须恳请你们的恩准,让证人说出事实真相,他们被剥夺了作证权。你们是纽约公民,法律假定你们是真正诚实而合法的裁决者,根据我的辩护理由书,我们将证明的事实并非私下进行的,而是显而易见的事实,因此,我们的安全就依赖于你们的公正。
   
   汉米尔顿指出:
   
   陪审团有权超越所有争议,不只认定事实是否存在,还可以认定是否合法。在遭受侵犯时申述的权利,是所有人都有权享受的自由,公民有权以激励的言辞抗议权利的滥用,有权保卫邻居免受当局者的公然暴力,有权勇敢的声称对自由的感觉,对自由的价值以及排除万险去维护自由——上天赐予人类的最大幸福之一——的决心。
   
   同时,汉米尔顿强调了自己对女王陛下的忠心,并阐明他所渴望的是在女王陛下统领的地域里,能够有良好的秩序和公正的法律。一位把民众变得争吵,通过一部分去折磨另一部分人的总督,显然不是女王陛下所希望的。
   
   在结案陈词中,他说:
   
   摆在法庭和你们各位陪审团的先生面前的,不是微不足道的私人利益,你们在审理的,不是一个可怜的印刷商的案子,也不是纽约的案子,不是!它的后果将影响着大英帝国政府统治下美洲大陆每个人的自由生活。这是一个最有价值的案件,一个事关自由的案件。我毫不怀疑,你们今天的正直行为,不仅使你们有资格受到同胞的热爱和尊敬,而且每个要自由而不要终身奴役的人都会祝福你们,给予你们尊荣,就像对挫败暴政企图的那些英雄一样。通过一个不偏不倚的,未被玷污的判决,你们奠定了保护我们自身、我们后代和我们邻人的高贵基础。自然法和我们的法律已经赋予我们一项权利——人身自由——至少通过说出真相,写出真相,暴露并反对这块土地的专横力量。
   
   陪审团退场,进行简短评议后回到法庭,书记员问到,被告是否犯有印刷并出版诽谤言论罪行?陪审长回答:无罪。第二天,曾格被释放。
   
   曾格案——被告席上普通公民的坚定、被告律师的辩论、陪审团勇敢的裁决,传遍了英殖民地的所有地区,该案对美国法律有着持久的影响,陪审团可以不顾法官的指导,对刑事被告人具有做出无罪开释的权利载入史册,汉米尔顿在法庭的辩护词,预示着宪法第一修正案对言论自由的保障。宪法的起草者之一的 Gouverneur Morris认为,这次审判,是美国自由的启明星。
   
   一场伟大的辩论,改变了法律,捍卫了自由,还形成一句新的俗语:你最好请个费城律师!
   
   谢选骏指出:其实费城律师远远没有这么敬业能干,尤其是那些中文报纸大肆吹嘘的华人律师。至于费城的白人律师,不少明显具有种族主义倾向,至少比之纽约就是如此。但是毕竟在历史上,没有费城律师就没有独立战争了。或说,没有英国法治就没有独立战争了。换言之,如果北美是俄国殖民地,那是不能就此独立的,看看西伯利亚的凋敝现状,再看看阿拉斯加的对比,就知道了。别说俄国了,就连西班牙也不济,看看拉丁美洲的现状,就知道“竟无一人是男儿”了。至于中国,就更惨了,现在依然蛰伏在马克思魔头之下受尽凌辱。啊METOO佛。
(2019/01/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