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遇罗克因为匿名而送命]
谢选骏文集
·纪晓岚承认自己是满洲人的狗
·人生就是莫名其妙
·人生就是等死
·人生就是等死
·人生就是等死
·人生就是活见鬼
·复活节还是圣诞节
·谁是五毛之都的主席
·谁是五毛之都的主席
·川普和刘强东都属于“疑罪从无”
·六四鲜血购买的经济奇迹
·掩盖六四屠杀等于准备惊天爆炸
·斯里兰卡的今天就是缅甸的明天
·斯里兰卡政府为何转移视线
·佛教徒借刀杀人
·白痴才说新西兰是天主教国家
·有两个中国就会有两个达赖喇嘛
·恐龙的故事也能激动人心吗
·法兰奇不懂中国
·“华堂”还是“夷堂”
·钱伟长是条摇尾乞怜的狗官
·钱伟长是条摇尾乞怜的狗官
·随意吹牛可能致命
·瑞典如何成为首屈一指的文化大国
·瑞典如何成为首屈一指的文化大国
·选举与外行——外交政策为何缺乏连贯性
·蒋经国享受大奶、牺牲二奶
·皇族的用处就是上断头台
·独立中文笔会不懂“‘红区’不是‘大国’”
·缅甸人为何害怕穆斯林
·人权也是一种商品
·中国人有国际主义的基因
·穆勒报告体现了妥协精神
·法国政府里可有纵火同谋
·六四冤案2059年可以获得国家赔偿
·意大利是罗马帝国的废垃
·胡锡进进化为“一中一台份子”
·消灭一点舒服一点,彻底消灭彻底舒服
·佛教国家为何“不行”
·现在中国还是一个文明的低洼
·党奴不是公民
·广场舞——毛泽东邪灵附体
·中美洲难民入美犹如印第安人北伐
·金钱可以降低消除乃至逆转种族歧视
·希特勒差点把德国人变成了废垃
·五四运动是凡尔赛阴谋的结果
·康乾盛世不是中国盛世而是野狗创纪录霸占紫禁城
·美国纽约时报与中国参考消息
·中国模仿英国日本的“大国崛起”
·一带一路可能导致欧美的边缘化
·撒币铺路能不能种出摇钱树
·罗斯福首先开辟的通俄门
·国家公园是剥夺土著人生存的法宝
·为何说共产就是共妻
·中国式的大选就是改朝换代
·俄罗斯人为何狗仗人势
·伟人发展下去就是恶魔
·批评就是自我批评
·民主运动都是改朝换代的热身运动
·毛泽东思想不如秦始皇的一个屁
·铁打的兄弟要死死磕
·日本天皇来自中国概念
·天才、疯子,庸人。
·你们都是俘虏
·第二次共产党宣言
·香港人都是逃犯
·美籍华人何去何从
·官僚机构恶搞习近平
·五毛就是“五个毛泽东”
·医疗众筹正在筹备符水治病的黄巾起义吗
·国际歌对付不了共产党
·日本宣告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开始
·为何谎言才能治国
·三权分立变身两权对峙——国会有权纵容总统犯罪
·再多血案也惊醒不了美国
·习近平没有一个好兄弟或好朋友或好同事或好助手
·习近平没有一个好兄弟或好朋友或好同事或好助手
·习近平没有一个好兄弟或好朋友或好同事或好助手
·郭台铭当选总统台湾会变成美国小镇
·赵本山与伪政权
·北大与清华的瑜亮情结
·美国会不会步上苏联的后尘
·美国会不会步上苏联的后尘
·成功人士多为混世魔王
·成功人士多为混世魔王
·谁喝毛泽东的骨头汤——中医药学在加拿大的墓地里发扬光大了
·余英时胡说天下方案
·天下观符合全球化
·面对中国崛起德国必须洗洗睡了
·支付宝就是金融奴隶主
·城市外交的历史功能
·做好事就像买乐透奖
·五四百年等于五四已死
·蔡元培等是协约国走狗,邓小平是精神病人
·蔡元培等是协约国走狗,邓小平是精神病人
·资本主义的缺德泛滥成灾了
·这次佩罗西也兜不住了
·孔子像不如女娲像
·民主与专制之间
·信佛就是慢性自杀
·不仅神器就连天皇也是假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遇罗克因为匿名而送命

谢选骏:遇罗克因为匿名而送命
   
   网文《我所认识的龚小夏》(遇罗锦2018.12.8 德国 Passau)报道:
   
   小夏:你好!我没有你的信箱。我去信问了曹长青,是他给我的。

   我想,你我所以很长时间没有信件联系,可能是因为你一直在美国有繁忙的工作——离开了这家电台又去了那家电台,靠着你的努力和勤奋,在两家电台始终担任着要职;而住在离你几千公里之遥的我,一直在德国打工,前几年退休后,心情总算安宁舒畅了。
   前不久,你因郭(文贵)的“断播门”事件,被你的工作单位“美国之音”解雇了。可你却一直泰然处之、超脱之态令人钦佩!
   回想起2001年7月,纽约的《北京之春》杂志社纪念文革35周年,邀请了住在德国的我和从北京飞去的大弟弟罗文,去参加《探索》杂志主编司马璐先生与《北春》联合举办的文革讨论会,那一次我才第一次见到你。会后,受到你给予我和罗文热诚、友好的接待,实在令人难忘。回想起你邀请我们几位朋友去你家,你亲手做的一大桌可口的饭菜、饭后你开着大吉普车,带领我们去华盛顿的市中心,参观了“林肯博物馆”、观看了白宫和“越战纪念碑”、接着又请我们去饭店吃饭……
   一晃十七年飞驰而过。
   今天,我在家翻看了2000年1月大弟弟罗文在北京出版的自传《我家》。因我想看看:在1966年文革中,在最混乱和残酷的打砸抢时期,你在广州一中学,对哥哥罗克写的论述出身的文章——当时哥哥给这篇起名为《略论家庭出身的几个问题》,你给予了巨大的支持!
   回忆起,在1966年红卫兵最为凶狂的时期,两个弟弟罗文和罗勉,为了躲避北京的红卫兵打死人不偿命的现状,他俩每人花了二分钱买了两个红卫兵袖章,带上父母给的才十元钱的路费,挤上了人满为患的火车,去了广州市。好在当时各个学校都有接待站,对串联的学生们吃饭、住宿一律给予免费。只要戴个红袖章,撒谎说自己出身是“小市民”或“工人”,就没人去认真调查,就可以吃、宿在每一个大中小城市学校的接待站了。各个学校都住满了,甚至不够住。当时,我家对面南屋的的邻居、地主出身的王奶奶一家,因被红卫兵轰走,空出的屋子,街道主任立即派人来搭了地铺,院里的几家邻居都必须捐献棉被,由街道安排了外地串联的十来位女学生进来居住。
   我来回翻遍了《我家》对那一段时间的记述,是从《我家》的73页起,惊讶的是:罗文一字未提最初的《出身论》之原名,原名即哥哥起名的《略论家庭出身的几个问题》,而哥哥的笔名是“家庭出身问题研究小组”(此笔名始终没变);以上是我全家人——父亲、母亲、我和两个弟弟罗文、罗勉都知道的实情。
   
   
   多年后,我于1986年三月份出国,1987年3月在台北出版的自传《爱的呼唤》和在香港“晨钟书局”2009年出版的自传《一个大童话》,在书里都如上面所写,比罗文在2000年1月出版《我家》时,《爱的呼唤》早出版了13年。特别值得一提的是:1999年,罗文在北京打算写自传《我家》,我托一德国人,从德国给他带去了我所有的个人资料,让他随便引用;这些资料包括我在台北发表的几十万字的《爱的呼唤》(即《一个大童话》的前身),以及我的很多手稿、两厚纸袋个人资料、上千页有关我的和自己发表的报刊原件、文革后工作组发还父母的全家人的几十张原照片、我和自己的几种中、外文版共12版本的书、以及自己在海外买的几本好书、我个人珍贵的手稿,一大箱,都交给了那位德国人带给了罗文,甚至我留给自己的都不全;还有在海外买的毛泽东的私人医生李志绥写毛的自传以及其他的好书,也都交给了那位德国人带给了罗文。他刚一接到时,高兴地来信说:“姐姐,太珍贵了!”
   
   那时我还没买电脑,对于还从未出版过书、刚刚走上写作的罗文,我一封又一封的长信邮寄给他,如何才能把书写得真实生动:“首先是完全抛除私我,不要老想给自己树碑立传,你的任何私心,读者都能读出来。切记,作者是骗不了读者的。你应淋漓尽致地写出你的一切,无论对错,读者才能觉得真实。”以及一条时间的运动线,如何贯穿在书中才能生动。这些关于写作的体会,我还没有对谁讲过,唯有对罗文一个人。但他当时是否听得进去?只有书出版之后才能知道了。
   而至今,我的这些个人资料和书,还都在美国罗文的家里;但这些珍贵的东西,我在他家亲眼见到:他从来不摆在屋里的明处、与他自己的书放在一起;而是全部放在誰也看不到的另一屋的阴暗处,哪怕全都受潮变黄;或许会有一天,他一生气全部地扔掉。
   
   话再说回到1966年俩弟弟罗文、罗勉去广州之后,因北京的抄家风已过,哥哥每天去“人民机器厂”上班,早出晚归;我也每天去“北京市玩具四厂”上班,因日记问题在车间被监督劳动。
   这时,罗文给父母来了信,全家人都高兴地仔细地读着,罗文写道:他和罗勉住在广州市的一所中学里,那里有一位名叫龚小夏的高中女学生,对人十分热诚,且在政治观点上,与两个弟弟很聊得来。她看了罗文带去的哥哥的手稿《略论家庭出身的几个问题》,十分、十分地钦佩!当时,全国各地都买不到早已销售一空的油印机,龚小夏于是介绍罗文一种刮印的方法,不用油印机也能油印出清晰的文字,罗文在信里详细地做了操作介绍。罗文还写道: 龚小夏把哥哥起的文章名称《略论家庭出身的几个问题》改名为《出身论》,俩弟弟和其他热心的同学,对龚小夏起的新名称《出身论》都由衷地佩服和赞同!龚小夏是世界上第一人把哥哥论述出身的文章,当作一篇世界知名的论文来看待的!当时,父母、哥哥和我,看到罗文提及小夏的实情,都很意外也十分感动!这是我第一次知道龚小夏的名字。
   那时的小夏,还不到二十岁呵,多么年轻,就有着如此的智慧、大度和超人的判断!
   《出身论》——这被全世界、全中国亿万人几十年来敬仰的、放射出辉煌光芒的、永不泯灭的启蒙文章;这篇思想、智慧、深刻性与人道性的勇敢结晶之作,它光辉四射的大名,正是由龚小夏女士起名的!
   当时的小夏还多么年轻!不到二十岁的高中生,竟有着超高的勇气和智慧,且有一副助人为乐的心肠!那封罗文写的、由广州寄来的信,我毕生是不会忘记的,那封信给哥哥、父母和我带来多大的欢欣!
   然而,多次抄家,那珍贵的信早已不知在何处了。而我的二十本日记、哥哥的唯一一本舍不得烧的“北京日记”、父母积攒的上千张家庭老、新照片,如今仍都在中国的“北京档案馆”里;那里,一般人是不准进入的。
   后来,罗文的自传《我家》在北京出版之后,我只草草翻看了一遍,发现他引用了我书里的一些细节描写。因我没有细看,还以为,他当初给父母和哥哥写的信,那些关于《出身论》的起名和刮印的很重要的往事,应当在他的自传《我家》里都写了。他这本书,在美国时,他一定也给过龚小夏才对。
   直到很多年之后的今天,龚小夏女士被“美国之音”因“断播门事件”开除公职,在她和曹长青都在支持郭(文贵)的情况下,我却很想写出此文,这才又去翻看罗文的自传《我家》,才惊讶地发现:罗文不仅没有写明那所中学叫什么,更没有提及龚小夏一个字!
   这就奇了:彼时,大约是1966年的十月份,我还没有因自己的日记问题去被“劳动教养”,哥哥也在家里每天去“人民机器厂”上班,而我们明明接到了罗文从广州邮寄来的平信,提到了龚小夏的热诚为人、她的聪敏、大胆和智慧!《出身论》这篇让亿万人倾倒、如今仍在放射出光辉的著作名称,罗文当初在信里写得明明白白,正是龚小夏女士命名的!而且小夏曾经那么热心、聪明地介绍给了罗文刮印文章的方法!然而在罗文的自传《我家》里,却连半句也没提及!难道,罗文以为不写出来,就都成了他自己的功劳?
   可我还健康地活着呢,还能回忆往事呢。罗文是否知道:私心杂念是令人不齿的呢?!
   当我第二次独自去美国时,是在2008年,是纽约的胡平突然给我来电话,让我立即去美国。我也不知为什么事,他说你来就知道了。于是我立即坐飞机去了。却原来是为“北京电影学院”教授郝建要拍哥哥的纪录片一事。郝建说罗文曾经嘱咐他“千万别告诉我姐姐”,但胡平认为,应该告诉我。所以,我去了美国,住的是纽约法拉盛地区的旅馆,而罗文事先并不知道。可见,罗文的小肚鸡肠到什么程度!
   诚然,郝建教授回北京之后,当局已知道了实情,电影学院的领导找郝建教授谈话,此片夭折。我们捐了钱的也都白捐了。
   正是那一次去美国时,我的《一个大童话》在香港“晨钟书局”刚刚出版。当时身体还很健康的诗人孟浪还在“晨钟书局”工作,他与我一起去了罗文家,准备第二天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张敏女士对我的采访。
   罗文一听这话,气得与我和孟浪大吵,他是一百个反对我出版新书。比较我当初对他新书《我家》的无比支持,真乃天壤之别!
   次日,罗文的太太告诉我(此时罗文在外搞装修,不在家),她是当作一件很得意的事情来告诉我的,说他和罗文为了领取国内的退休金,他夫妇俩已在驻美中国大使馆统一印的《悔过保证书》上签了字。其实,他家保险柜里现金很多,丝毫不缺钱,但就是对钱没够。他夫妇俩也绝对不想:靠政治庇护才能留在美国的人,先不说这样做是否欺骗美国,只问一句:这样做是否对得起哥哥?加上我刚刚出版了《一个大童话》,罗文一见我出书便更为生气,所以,我和孟浪极为勉强地、根本没有睡好在他家过了一夜,次日便与罗文夫妇不欢而散;那是我和罗文最后的一次见面;我知道这辈子我再也不想见他。
   如今,听说不用写《悔过保证书》,也能去中国大使馆办理退休金了。我在国内有二十年工龄(罗文才十年),我在农村的十年,平反之后都算工龄,但至今我还没想去办理。
   早先,我为了全家人的户口落在北大荒,怀着一腔爱家人的热血,以结婚为名去给全家人落户。结果呢,家人的自私冷漠和不反思自己,十分地令我伤心和失望!后来,我在《一个大童话》里写出了这些实情,但我没有半句指责的话在书里,只写了事情的经过,读者自应有体会。
   因此,后来为何不再想把两个弟弟的户口办到德国来,因我只想离他们远远的。在美国时,我没有机会跟小夏你说这些话。
   到了2010年5月份,“开放出版社”的主编金钟先生想出版《遇罗克 中国人权先驱》一书、想用我家人尤其是哥哥的照片时,由于我在罗文出版《我家》一书之前,前面已写过:我手里所有的原件家人照片和我的个人书籍与资料,都托那德国人带往北京交给了罗文,而此时罗文却一张也不给我用,又是他的嫉妒心又在作怪了。金钟先生无论怎样跟他说他也不给用。 最后,我只好从多年前国内出版的旧书里翻印哥哥和家人的照片,因此,《遇罗克 中国人权先驱》这本书里的照片都较模糊;这事也把主编金钟先生气得够呛。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