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去拉丁美洲戒毒旅游]
谢选骏文集
·普京饥不择食还有牛郎羡慕
·西方国家都是蛮荒丛林
·孔子学院是毛泽东思想的大学校
·是辩证法杀死了古拉格的小罗卜头兼论救赎
·你不干预政治政治就要干预你
·亚洲人比欧洲人早四五千年抵达澳洲
·长城精神扎根美国
·毛主义与伊斯兰主义一丘之貉
·中国海洋文明的最早范例
·中国海洋文明的最早范例
·中国人为什么兽性十足
·单一民族就是土著
·土人吃土
·什么叫做“风流人物”?就是“今朝”
·中国人口减半符合毛泽东邓小平的计划
·毛泽东是“娘炮”的大姐
·革命都是模仿来的
·革命都是模仿来的
·文革的面向之一就是“造党委的反”
·大火和雾霾都是炒地皮惹的祸
·大饥荒强化极权主义
·共产党为什么战胜不了宗教——只有基督教能够统一中国
·“弃国病”与“亡国奴”
·两个门罗主义之间的冲突拉开序幕
·两位功勋演员上演我的《小国时代》
·库克船长死于冒充上帝的邪教崇拜
·左派和右派都可以救命
·新疆为何无法独立
·滴滴顺风车是一个犯罪团伙
·赌城为何起诉受害者
·中国知识分子是一种“党产”
·天不生猪头,万古如长夜
·川普为何不敢宣布中国是汇率操纵国
·中共是美国的盟友还是对手
·教会组织的人员首先学会教育自己吧
·跟着老毛子死路一条
·中共是美国的盟友还是对手
·邓小平成功地愚弄了美国
·“禅宗”和“佛教”同样可笑都是胡闹
·共产党扼杀学术研究
·只有君主可以制止贪腐
·上山遗址与天子万年
·川普的圣战——把传统纸媒送进棺材,连同主编和记者控制的电子媒体!
·海纳百川与长城精神
·共产党中国如何暗度陈仓
·台湾日本的武器都是玩具吗
·美国为什么没有欧洲那么臭
·中国的“抗生素崛起”
·为何说警匪一家
·他们是怎样传教的
·无神论的流行让美国出现了《毒疫》
·Uber变成了滴滴、谷歌变成了百度
·飞行会让人类变态吗
·借来的幸福能够持久吗
·吹牛也是要交税的
·曼德拉终于搞垮了南非
·中国的三重陷阱就是三个三十年
·共享经济崩盘因为中国不适合社会主义
·中共海军能否走出长城精神
·安纳塔汉岛杀戮揭示共产主义天堂鬼话
·韩国人就是笨
·台湾至今还是一个拉美化国家
·最安全的制度也是最危险的制度
·重庆党委为何纵容滴滴杀人犯归山
·重庆党委为何纵容滴滴杀人犯归山
·烈士都是求来的
·烈士都是求来的
·白富美的美国
·文革其实从未间断
·剪毛人除了欺负绵羊还能欺负谁
·新兴市场原来都要仰美国之鼻息
·女真蒙古满洲日本苏联为何能够入主中国
·中国怎样才能成为超级大国
·“爱国宗教”的典型代表
·川普不解小国时代的风情
·文化阶层能否统治中国
·戊戌过后两年就是灭顶之灾
·从《西方的没落》到《全球化的陷阱》
·横行霸道的公路杀手大货车
·除了美国谁会买中国和日本的货
·一带一路不如万国来朝
·极权和开放无法并存
·不是淫僧不会长
·财富就是毒药
·俄国占领的远东与外蒙古都离不开中国的滋养
·非洲君子,中国小人
·法国的文物古迹是安乐死的最佳点
·达赖喇嘛的中国文明整合全球
·川普为何软了,是吃了还是拿了
·不听党的话使得美国变得伟大
·没有歧视是不可能的
·英国的澳大利亚经验得到推广
·骗人的悉尼野生动物园
·有钱就能逃避法律制裁
·西班牙还不如把非洲还给非洲人
·朝鲜是中国的少数民族
·瑞典是打酱油的国家吗
·商品房预售是黑社会做法
·中国确实需要一点复古主义
·英国的澳大利亚经验得到新疆推广
·主教徒所信的不是基督而是教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去拉丁美洲戒毒旅游

谢选骏:去拉丁美洲戒毒旅游
   
   难怪墨西哥这么危险万状,可是去墨西哥旅游的人还是挺多——大概都是在进行戒毒旅游的吧。
   
   

   《墨西哥42人戒毒所中毒》(2011年12月29日 京华时报)报道:
   
   墨西哥中部城市瓜达拉哈拉一家戒毒所内5名戒毒者圣诞节期间食用受污染香肠,中毒身亡。 当地红十字会发言人努涅斯说,另有37名戒毒者出现头晕、恶心等症状。法医已介入调查,怀疑死者为氰化物中毒。戒毒人员说,戒毒所提供给他们的大部分食品由他人捐赠。按美联社的说法,墨西哥贩毒团伙控制国内一些戒毒所,阻止吸毒者戒毒,以达到销售毒品和招募“新人”的目的。
   
   谢选骏指出:去墨西哥戒毒既是如此危险,但是去墨西哥戒毒旅游却还是盛行不衰——这又是为何呢?原来,这不仅代表了一种希望,还是又一门生意!看来看去,都是生意惹的祸。
   
   《用毒药戒毒:48小时摆脱毒瘾,代价可能是致命》(Aug 8,2018 新浪)报道:
   
   哥斯达黎加的一家诊所,为患者提供伊博格碱。这是一种有毒的粉末状药物。据环球科学(Scientific American)说,一种从雨林灌木提取的、名为伊博格碱的物质,可以重置大脑受损神经通路,从而把成瘾者从对药物的依赖中解救出来。很多得知这一消息的成瘾者都跑到墨西哥和中美洲的一些小诊所寻求这种物质的治疗——服用后,经过 48 小时噩梦般的经历,就可以摆脱毒瘾。但是,这种被成瘾者视作救星的物质,却被美国列为了禁药。
   满眼都是成群的蝗虫。滚滚的乌云遮住了卧室的屋顶。汗水顺着前额、胸口和双手往下淌。你感到呼吸困难。周围的墙壁扭曲变形。你捂住双眼,但幻像仍然出现,而且比现实还要真切。一个观众在某处拍着巴掌。卧室的窗户一片漆黑,上百个邮票大小的电视屏幕闪现,放映着你童年的一幕一幕:两岁时听到的收音机里的一段旋律,幼儿园生日聚会时袜子的颜色,祖父变了调的声音。慢慢这一切堕入黑暗,变成魔鬼、匕首和妖魔军团。你想逃离这一切,但什么也做不了。你无法醒来,也无法动弹。你是谢伊·普鲁格(SheaPrueger),你将这样被困在这里48小时。
   这是任何人都不愿重来一遍的经历。”普鲁格说。
   说这话时,普鲁格正坐在哥斯达黎加家中花园的藤制吊椅上,荡着秋千。她今年30岁,在纽约当模特时曾经注射过海洛因。今天,普鲁格将回忆自己5年前,使用一种名为伊博格碱(ibogaine)的精神药物治疗阿片成瘾时的那段孤注一掷的戒毒经历。
   在伊博格碱之前,普鲁格曾经尝试过美沙酮(methadone)、纳络酮(Suboxone)、成瘾者匿名互助组织(Narcotics Anonymous)和其他疗法,却没有一种有效。于是2011年,在危地马拉一家地下诊所的一间水泥墙房间里,普鲁格尝试了伊博格碱。整整两天,她都躺在一张床垫上,无法移动,晕眩恶心,意识如堕入地狱般的深渊。在此之后,普鲁格保持了9个月的戒断,除了2012年6月的一次复吸,她没有使用过任何毒品。“伊博格碱,” 普鲁格坚持道,“做到了其他任何疗法都没能做到的事情。”
   成功戒断的成瘾者和很多科学家都宣称,伊博格碱这种源于热带雨林一种叫伊博格(iboga)的灌木的物质,含有能“重启”大脑成瘾中心的分子,能使成瘾者不再渴望毒品。听到这些信息,成百上千的成瘾者涌入墨西哥和中美洲的诊所,想尝试这种药物,因为这种药物在美国是非法的。据统计,2006年这类诊所只有几家,而今天则有约40家。诊所的运营者宣称,一剂伊博格碱可以使70%的患者戒除成瘾行为,还能够治疗抑郁症。
   如果成功率真如他们所说,那么伊博格碱将有望成为解决毒品问题的绝无仅有的良方。大量研究数据表明,自2007年以来,仅在美国,海洛因成瘾者的人数就已经翻了一倍,至今已达一百多万。而注射海洛因的行为同时也会引发更多的艾滋病感染病例。2014年全美药物使用和健康普查的数据显示,美国有710万各类严重成瘾患者。大多数成瘾者都曾经试图寻求帮助,但这些努力大都成效不大——那些曾经接受治疗的阿片制剂成瘾者,有40%~60%的人都会复吸;采用美沙酮疗法(最常用的阿片制剂替代疗法)的成瘾者,停药后的复吸率高达80%。
   伊博格碱的拥护者声称,伊博格碱之所以更加有效,是因为其他治疗方法通常只作用于一种神经通路,而伊博格碱则同时作用于多种神经通路。目前已经有两家公司,正在科学家的带领下开发伊博格碱衍生药品,其中一家获得了美国药物滥用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n Drug Abuse,NIDA)的资金支持。
   但是,伊博格碱类药物存在很大的缺陷——它可能会致命。这也是为什么它在美国会被禁的原因,美国缉毒局(Drug Enforcement Administration)对它的使用制定了最严格的限定。使用这种药物进行治疗,患者经常会出现心律不齐,这可能导致心脏骤停,甚至有时会致命。已发表的相关研究表明,在1990年到2008年使用伊博格碱治疗的病例中,有19例因伊博格碱导致死亡。英国皇家精神科医学院(Royal College of Psychiatrists)认为,由于一些像危地马拉那样的非正式诊所不会跟踪所有的不良案例,所以真实的致死率可能会高达1/300。对动物的相关试验表明,即便没有被这种物质杀死,动物也会表现出永久性的脑损伤。“我们真的需要伊博格碱吗?如果它有毒性,那么回答是不”,哥伦比亚大学医药中心的精神病学家赫伯特·克雷伯(Herbert Kleber)如是说。
   然而,那些急切的成瘾者在尝试了美沙酮治疗、咨询治疗和其他方法却依然无法戒断后,却都会选择忽视那些关于伊博格碱会导致心脏骤停、脑部永久性损伤的风险警示,因为这些成瘾者将伊博格碱看作他们获得健康生活的最后机会。
   
   伊博格碱的奇异历史
   伊博格碱在制药领域的首次亮相并非是因为可以治疗药物成瘾。小剂量的伊博格碱(8毫克左右)通常被用来当作兴奋类药物。1939年到1970年,法国一家制药公司成批生产了一种名为兰巴雷(Lambarène)的片剂,用来治疗抑郁症、嗜睡症和某些传染疾病。因为可以作为兴奋剂,伊博格碱在运动员中非常流行,直到上世纪60年代才被国际奥委会禁止。
   那时,后来在这个领域很著名的霍华德·劳特夫(Howard Lotsof)还只是一个19岁的海洛因成瘾者。当他为了追求致幻的效果而吸食伊博格碱后,突然发现自己对海洛因的兴趣也降低了。于是劳特夫跟其他成瘾者分享了这一发现,接下来一些成瘾者就开始使用大剂量的伊博格碱来戒毒(用量达到了每千克体重20毫克)。上世纪80年代后期,一些动物研究也证实,伊博格碱能实现对成瘾药物戒断的疗效。这使得各种海外治疗中心开始兴起。
   普鲁格成为了这种药物的热情推广者。2011年亲身体验了伊博格碱的治愈功效后,她开始大力向其他成瘾者推广。现在,她是这家位于哥斯达黎加的远景康复中心(Envision Recovery)的行政主管。在美国将伊博格碱作为药物使用是非法的——尽管私人拥有好像并没有人管。而且,据远景康复中心的联合创办者雷克斯·科根(Lex Kogan)介绍,远景康复中心也并非是作为药物成瘾治疗中心注册的。每周,科根和普鲁格一起接待6名阿片制剂成瘾、酒精成瘾、安非他明成瘾或其他处方药成瘾的患者。患者会被安排在一栋郊外山崖旁牧场风格的房子里,这栋被茂盛的植物环绕的房子共有8个房间,并且还配有护士随时监控患者用药后的副作用表现。科根和普鲁格都没有正式的医学背景。
   海洛因成瘾者布莱恩·马勒克尝试在远景康复中心进行伊博格碱治疗。
   2014年12月底,布赖恩·马勒克(Bryan Mallek)来到这家康复中心寻求帮助。这位来自佛罗里达西棕榈海岸的29岁年轻人,看上去瘦削憔悴也很虚弱。过去15年来,他一直吸食海洛因,在6个月前开始使用美沙酮替代疗法。他已经尝试过很多次戒毒,“但所有的方法都不管用”,他用虚弱颤抖的声音说。当他坐在康复中心会客室的一个旧的皮沙发里接受我的采访时,正处于一个为期18天的戒断疗程的第十天。那时他已经使用了小剂量的伊博格碱,来测试身体是否会有风险反应,以便为使用更大剂量的伊博格碱做准备。由于他需要禁食,只能吃水果和喝水,所以右臂上插着IV管输送电解质溶液以防止身体脱水。“伊博格碱作用于大脑中的神经化学递质,这是我相信它能起作用的原因。它不是那些只跟你交谈的沟通疗法。”他说。
   在经历一整天伊博格碱带来的迷幻状态后,马勒克努力把自己拖下床。第二天,马勒克躺在一张双人床上,由于他已经12个小时没有摄入阿片制剂,所以开始出现了第一个阶段的戒断反应:颤抖并出汗。护士根据过去两天里他的心电图数据,特别是他的心率,认为他的心脏和各项生命体征较为健康,判断他可以开始进行正式的治疗。伊博格碱之所以会被认为是一种危险的药物,主要原因是患者服用后心率会变慢,所以仔细监测心率,有助于发现心律失常,并及时进行救治。普鲁格拿来了200毫克的伊博格碱。科根说,远景康复中心从南美的一个渠道购买这种白色的粉末状物质,卖家直接从哥斯达黎加机场用保鲜盒带进关,从没有被拦住过。马勒克服下了伊博格碱,头枕在枕头上,闭上眼睛,做好了接下来两天的幻觉之旅的准备。“我准备好了,”他用有些颤抖的声音说,“我想现在可以开始了。”
   对心脏问题的担忧:远景康复中心的护士正在检查马勒克的心律是否正常。
   在过去5年里,远景康复中心接待了上千名成瘾患者。科根说,跟马勒克一样,在使用较大剂量伊博格碱治疗毒瘾之前,所有患者都需要先经过小剂量的身体测试过程,以避免出现诸如心律失常等风险。通过电话和电子邮件,科根和普鲁格跟患者保持着几个月甚至几年的联系,追踪他们的后续情况。按照他们的说法,来这里治疗的患者有75%的人成功地实现了戒断。
   哥斯达黎加酗酒和药品依赖研究所(Institute on Alcoholism and Pharmaco Dependency)是哥斯达黎加官方认可的成瘾治疗中心,这家机构的负责人路易斯·爱德华多·桑迪·埃斯基韦尔(Luis Eduardo Sandí Esquivel)认为,这些治愈率听上去很高,但其实并没有可靠的科学证据支持。提供伊博格碱的康复中心只是在利用这些患者的脆弱,康复中心围绕着伊博格碱设计了各种仪式,并告诉患者药物可以重启大脑从而戒毒。当然,患者会被这些神秘的仪式和诱人的承诺打动,并花费高额的费用,但最后的现实往往跟当初的承诺不同。桑迪还告诉我,他们收到许多使用伊博格碱引发严重并发症的报告,还有很多复吸而不得不重返治疗的案例。但由于他们没有相关的行政权力,所以也不能做什么。“我觉得利用患者的痛苦和绝望,趁机给他们提供不切实际的解决方案,是一种操控。”桑迪说。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