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去拉丁美洲戒毒旅游]
谢选骏文集
·华人为何较能适应信息社会
·种族是一个文化概念
·华人没有祖国,见钱眼开,趋利避义
·盐疗与腌肉
·东方法律严格留下的都是弱种
·东方法律严格留下的都是弱种
·欧洲会变成关塔纳摩或是新疆吗
·自相残杀的共产主义
·委内瑞拉和英国都在发生文化战争
·任正非可能拒绝共产党的命令吗
·毛泽东口齿不清才信了马驴主义
·革命不如种树——黄土高原的绿化
·澳洲人不如美国人拜金
·剩女就是被人吃剩下来的女人
·禽兽不如的亲生父母及村民
·禽兽不如的亲生父母及村民
·法广可以纳入大外宣了
·“七十年大限”来自圣经以西结书启示
·“七十年大限”来自圣经以西结书启示
·“末位优化” 相当于“十一抽杀”
·“末位优化” 相当于“十一抽杀”
·五眼联盟厉害还是独眼龙厉害
·台湾骗子为何面对严刑峻法
·台湾骗子为何面对严刑峻法
·共产党是中国自由主义的领军人物
·美国谍报人员如何颠覆中华民国——文化战的范例之一
·共产党改名字有用吗
·六四30年,解放军全歼
·梵蒂冈出卖耶稣基督
·梵蒂冈出卖耶稣基督
·户籍制度是蒙古人开设的奴役制度
·中国人为何喜欢内斗
·和平转型不及上帝天命
·教宗是怎么堕落的
·人道报纸反人道
·房地产市场就像金鱼和渔夫故事里的大海
·PayPal是个危险的陷阱
·老毕养的毛泽东
·专制国家如何推行国际关系的民主化战略
·中国恐怖蔓延美国
·中国不能从美国的崛起中获得经验教训
·人民币再度退出市场交易
·印度人骗美国人还是美国人骗印度人
·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的华为公司
·社会是靠着数字进行管理和运作的
·美国还有十六年寿命
·拉美人就是拉美人
·垃圾食物马克思主义入侵中国
·出口成章的错误
·2020年大选从强吻开始——谁让你涂了那么多的口红!
·川普先生向李鸿章投降了
·成王败寇的汉奸集团
·谢选骏:党国不如王国
·谢选骏:党国不如王国
·强风有时是一种恩典
·不懂“小国时代”的基本原理就寸步难行
·秋雨教案的鲜血是基督教中国的种子
·穆斯林支持镇压穆斯林
·三个中华不敌第三中国
·说你有权你就有权了
·川普没有读通我的小国时代致使外交失败
·比专制政府更烂的废垃国民
·文丐莫言与其战友互相出卖
·假博士与真浪子
·正因同根生,所以相煎急
·川普家族接管美国受阻
·望子成龙导致学生作弊
·统一福建就是统一中国
·智人的灭亡
·纳粹主义的领导力量终超美俄
·抄袭不仅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中央政治局就是中央幼儿园
·两会代表都是铁丝网里囚徒
·“被署名”的人其实自己也有责任
·华为是战场经济的代表
·呆胞不知富人如何花钱
·现代中国相当于罗马帝国的埃及行省
·川普成为共产党中国在美国的代理人了吗
·改朝换代的时候到了吗
·佛教徒和共产党联合起来破坏环境
·陈米不是米的王八蛋
·炸毁毛泽东他妈的像
·韩国瑜屁都不是
·活人也可以覆盖国旗——这是最高的川普总统荣誉!
·川普政府高估了中国
·一步失去自由还是步步失去自由
·川普的营垒从内部攻破了
·美国还有十六年寿命
·镇反运动就是惩罚叛徒吗
·中国人无赖太多没有专制不行
·毛煮稀流毒哈佛大学
·川普只能打败希拉里
·人类有望进化为虫子
·千面女人的话能信吗
·崔永元是大陆的郭文贵吗
·特型演员不仅是毛泽东的专利
·文革和改革的暴虐都是源于老人的极乐
·民族界限其实是一个模糊的东西
·伊斯兰就是法西斯
·自己和自己结婚就是新社会了
·中国成为世界的领头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去拉丁美洲戒毒旅游

谢选骏:去拉丁美洲戒毒旅游
   
   难怪墨西哥这么危险万状,可是去墨西哥旅游的人还是挺多——大概都是在进行戒毒旅游的吧。
   
   

   《墨西哥42人戒毒所中毒》(2011年12月29日 京华时报)报道:
   
   墨西哥中部城市瓜达拉哈拉一家戒毒所内5名戒毒者圣诞节期间食用受污染香肠,中毒身亡。 当地红十字会发言人努涅斯说,另有37名戒毒者出现头晕、恶心等症状。法医已介入调查,怀疑死者为氰化物中毒。戒毒人员说,戒毒所提供给他们的大部分食品由他人捐赠。按美联社的说法,墨西哥贩毒团伙控制国内一些戒毒所,阻止吸毒者戒毒,以达到销售毒品和招募“新人”的目的。
   
   谢选骏指出:去墨西哥戒毒既是如此危险,但是去墨西哥戒毒旅游却还是盛行不衰——这又是为何呢?原来,这不仅代表了一种希望,还是又一门生意!看来看去,都是生意惹的祸。
   
   《用毒药戒毒:48小时摆脱毒瘾,代价可能是致命》(Aug 8,2018 新浪)报道:
   
   哥斯达黎加的一家诊所,为患者提供伊博格碱。这是一种有毒的粉末状药物。据环球科学(Scientific American)说,一种从雨林灌木提取的、名为伊博格碱的物质,可以重置大脑受损神经通路,从而把成瘾者从对药物的依赖中解救出来。很多得知这一消息的成瘾者都跑到墨西哥和中美洲的一些小诊所寻求这种物质的治疗——服用后,经过 48 小时噩梦般的经历,就可以摆脱毒瘾。但是,这种被成瘾者视作救星的物质,却被美国列为了禁药。
   满眼都是成群的蝗虫。滚滚的乌云遮住了卧室的屋顶。汗水顺着前额、胸口和双手往下淌。你感到呼吸困难。周围的墙壁扭曲变形。你捂住双眼,但幻像仍然出现,而且比现实还要真切。一个观众在某处拍着巴掌。卧室的窗户一片漆黑,上百个邮票大小的电视屏幕闪现,放映着你童年的一幕一幕:两岁时听到的收音机里的一段旋律,幼儿园生日聚会时袜子的颜色,祖父变了调的声音。慢慢这一切堕入黑暗,变成魔鬼、匕首和妖魔军团。你想逃离这一切,但什么也做不了。你无法醒来,也无法动弹。你是谢伊·普鲁格(SheaPrueger),你将这样被困在这里48小时。
   这是任何人都不愿重来一遍的经历。”普鲁格说。
   说这话时,普鲁格正坐在哥斯达黎加家中花园的藤制吊椅上,荡着秋千。她今年30岁,在纽约当模特时曾经注射过海洛因。今天,普鲁格将回忆自己5年前,使用一种名为伊博格碱(ibogaine)的精神药物治疗阿片成瘾时的那段孤注一掷的戒毒经历。
   在伊博格碱之前,普鲁格曾经尝试过美沙酮(methadone)、纳络酮(Suboxone)、成瘾者匿名互助组织(Narcotics Anonymous)和其他疗法,却没有一种有效。于是2011年,在危地马拉一家地下诊所的一间水泥墙房间里,普鲁格尝试了伊博格碱。整整两天,她都躺在一张床垫上,无法移动,晕眩恶心,意识如堕入地狱般的深渊。在此之后,普鲁格保持了9个月的戒断,除了2012年6月的一次复吸,她没有使用过任何毒品。“伊博格碱,” 普鲁格坚持道,“做到了其他任何疗法都没能做到的事情。”
   成功戒断的成瘾者和很多科学家都宣称,伊博格碱这种源于热带雨林一种叫伊博格(iboga)的灌木的物质,含有能“重启”大脑成瘾中心的分子,能使成瘾者不再渴望毒品。听到这些信息,成百上千的成瘾者涌入墨西哥和中美洲的诊所,想尝试这种药物,因为这种药物在美国是非法的。据统计,2006年这类诊所只有几家,而今天则有约40家。诊所的运营者宣称,一剂伊博格碱可以使70%的患者戒除成瘾行为,还能够治疗抑郁症。
   如果成功率真如他们所说,那么伊博格碱将有望成为解决毒品问题的绝无仅有的良方。大量研究数据表明,自2007年以来,仅在美国,海洛因成瘾者的人数就已经翻了一倍,至今已达一百多万。而注射海洛因的行为同时也会引发更多的艾滋病感染病例。2014年全美药物使用和健康普查的数据显示,美国有710万各类严重成瘾患者。大多数成瘾者都曾经试图寻求帮助,但这些努力大都成效不大——那些曾经接受治疗的阿片制剂成瘾者,有40%~60%的人都会复吸;采用美沙酮疗法(最常用的阿片制剂替代疗法)的成瘾者,停药后的复吸率高达80%。
   伊博格碱的拥护者声称,伊博格碱之所以更加有效,是因为其他治疗方法通常只作用于一种神经通路,而伊博格碱则同时作用于多种神经通路。目前已经有两家公司,正在科学家的带领下开发伊博格碱衍生药品,其中一家获得了美国药物滥用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n Drug Abuse,NIDA)的资金支持。
   但是,伊博格碱类药物存在很大的缺陷——它可能会致命。这也是为什么它在美国会被禁的原因,美国缉毒局(Drug Enforcement Administration)对它的使用制定了最严格的限定。使用这种药物进行治疗,患者经常会出现心律不齐,这可能导致心脏骤停,甚至有时会致命。已发表的相关研究表明,在1990年到2008年使用伊博格碱治疗的病例中,有19例因伊博格碱导致死亡。英国皇家精神科医学院(Royal College of Psychiatrists)认为,由于一些像危地马拉那样的非正式诊所不会跟踪所有的不良案例,所以真实的致死率可能会高达1/300。对动物的相关试验表明,即便没有被这种物质杀死,动物也会表现出永久性的脑损伤。“我们真的需要伊博格碱吗?如果它有毒性,那么回答是不”,哥伦比亚大学医药中心的精神病学家赫伯特·克雷伯(Herbert Kleber)如是说。
   然而,那些急切的成瘾者在尝试了美沙酮治疗、咨询治疗和其他方法却依然无法戒断后,却都会选择忽视那些关于伊博格碱会导致心脏骤停、脑部永久性损伤的风险警示,因为这些成瘾者将伊博格碱看作他们获得健康生活的最后机会。
   
   伊博格碱的奇异历史
   伊博格碱在制药领域的首次亮相并非是因为可以治疗药物成瘾。小剂量的伊博格碱(8毫克左右)通常被用来当作兴奋类药物。1939年到1970年,法国一家制药公司成批生产了一种名为兰巴雷(Lambarène)的片剂,用来治疗抑郁症、嗜睡症和某些传染疾病。因为可以作为兴奋剂,伊博格碱在运动员中非常流行,直到上世纪60年代才被国际奥委会禁止。
   那时,后来在这个领域很著名的霍华德·劳特夫(Howard Lotsof)还只是一个19岁的海洛因成瘾者。当他为了追求致幻的效果而吸食伊博格碱后,突然发现自己对海洛因的兴趣也降低了。于是劳特夫跟其他成瘾者分享了这一发现,接下来一些成瘾者就开始使用大剂量的伊博格碱来戒毒(用量达到了每千克体重20毫克)。上世纪80年代后期,一些动物研究也证实,伊博格碱能实现对成瘾药物戒断的疗效。这使得各种海外治疗中心开始兴起。
   普鲁格成为了这种药物的热情推广者。2011年亲身体验了伊博格碱的治愈功效后,她开始大力向其他成瘾者推广。现在,她是这家位于哥斯达黎加的远景康复中心(Envision Recovery)的行政主管。在美国将伊博格碱作为药物使用是非法的——尽管私人拥有好像并没有人管。而且,据远景康复中心的联合创办者雷克斯·科根(Lex Kogan)介绍,远景康复中心也并非是作为药物成瘾治疗中心注册的。每周,科根和普鲁格一起接待6名阿片制剂成瘾、酒精成瘾、安非他明成瘾或其他处方药成瘾的患者。患者会被安排在一栋郊外山崖旁牧场风格的房子里,这栋被茂盛的植物环绕的房子共有8个房间,并且还配有护士随时监控患者用药后的副作用表现。科根和普鲁格都没有正式的医学背景。
   海洛因成瘾者布莱恩·马勒克尝试在远景康复中心进行伊博格碱治疗。
   2014年12月底,布赖恩·马勒克(Bryan Mallek)来到这家康复中心寻求帮助。这位来自佛罗里达西棕榈海岸的29岁年轻人,看上去瘦削憔悴也很虚弱。过去15年来,他一直吸食海洛因,在6个月前开始使用美沙酮替代疗法。他已经尝试过很多次戒毒,“但所有的方法都不管用”,他用虚弱颤抖的声音说。当他坐在康复中心会客室的一个旧的皮沙发里接受我的采访时,正处于一个为期18天的戒断疗程的第十天。那时他已经使用了小剂量的伊博格碱,来测试身体是否会有风险反应,以便为使用更大剂量的伊博格碱做准备。由于他需要禁食,只能吃水果和喝水,所以右臂上插着IV管输送电解质溶液以防止身体脱水。“伊博格碱作用于大脑中的神经化学递质,这是我相信它能起作用的原因。它不是那些只跟你交谈的沟通疗法。”他说。
   在经历一整天伊博格碱带来的迷幻状态后,马勒克努力把自己拖下床。第二天,马勒克躺在一张双人床上,由于他已经12个小时没有摄入阿片制剂,所以开始出现了第一个阶段的戒断反应:颤抖并出汗。护士根据过去两天里他的心电图数据,特别是他的心率,认为他的心脏和各项生命体征较为健康,判断他可以开始进行正式的治疗。伊博格碱之所以会被认为是一种危险的药物,主要原因是患者服用后心率会变慢,所以仔细监测心率,有助于发现心律失常,并及时进行救治。普鲁格拿来了200毫克的伊博格碱。科根说,远景康复中心从南美的一个渠道购买这种白色的粉末状物质,卖家直接从哥斯达黎加机场用保鲜盒带进关,从没有被拦住过。马勒克服下了伊博格碱,头枕在枕头上,闭上眼睛,做好了接下来两天的幻觉之旅的准备。“我准备好了,”他用有些颤抖的声音说,“我想现在可以开始了。”
   对心脏问题的担忧:远景康复中心的护士正在检查马勒克的心律是否正常。
   在过去5年里,远景康复中心接待了上千名成瘾患者。科根说,跟马勒克一样,在使用较大剂量伊博格碱治疗毒瘾之前,所有患者都需要先经过小剂量的身体测试过程,以避免出现诸如心律失常等风险。通过电话和电子邮件,科根和普鲁格跟患者保持着几个月甚至几年的联系,追踪他们的后续情况。按照他们的说法,来这里治疗的患者有75%的人成功地实现了戒断。
   哥斯达黎加酗酒和药品依赖研究所(Institute on Alcoholism and Pharmaco Dependency)是哥斯达黎加官方认可的成瘾治疗中心,这家机构的负责人路易斯·爱德华多·桑迪·埃斯基韦尔(Luis Eduardo Sandí Esquivel)认为,这些治愈率听上去很高,但其实并没有可靠的科学证据支持。提供伊博格碱的康复中心只是在利用这些患者的脆弱,康复中心围绕着伊博格碱设计了各种仪式,并告诉患者药物可以重启大脑从而戒毒。当然,患者会被这些神秘的仪式和诱人的承诺打动,并花费高额的费用,但最后的现实往往跟当初的承诺不同。桑迪还告诉我,他们收到许多使用伊博格碱引发严重并发症的报告,还有很多复吸而不得不重返治疗的案例。但由于他们没有相关的行政权力,所以也不能做什么。“我觉得利用患者的痛苦和绝望,趁机给他们提供不切实际的解决方案,是一种操控。”桑迪说。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