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宣传机器为何失灵,因为梦境飘忽不定]
谢选骏文集
·21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宣传机器为何失灵,因为梦境飘忽不定

   谢选骏:宣传机器为何失灵,因为梦境飘忽不定
   
   《官媒为习“造神”词汇每多虎头蛇尾疑遭党内抵制》(2019年1月06日 转载法广)报道: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12月18日在人民大会堂发表改革40周年演说路透社


   
   (法广RFI 香港特约记者甄树基)香港大学传媒研究计划发表的2018年中国政治术语报告,根据中国传媒用词的频率显示,习近平的造神运动,似乎遇到抵抗,一些情况更出现急刹车的情况。港大在去年的报告已经点出,2017年11月中共十九大之后传媒广泛吹嘘的“关于认真学习宣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的决定”,并强调“要聚焦到习近平总书记是全党拥护、人民爱戴、当之无愧的党的领袖上”这个“三语标配”,在同一个月的下旬已经几近销声匿迹,是一个典型的急刹车例子。
   
   由该计划中心主任钱钢撰写的报告书指出,“三语标配”急速消失,似乎是遇到抵制的后果。但在此同时,其他的赞美词汇很快就相继出现,反映了领导层似乎一直想测试水温;例如“党的领袖,军队统帅,人民领袖”、“忠诚核心,拥戴核心,维护核心,捍卫核心”,这些用词在2018年第一季见报频率颇高,但到了第二季已经少被提到,到了2018年下半年,更是几乎完全消失。
   
   此外,报告书指出,今年还出现了一组较为奇怪的政治术语,出现在中共中央办公厅6月份的官方刊物“秘书工作”,微博上的讨论认为,这是出自习近平的亲信中办主任丁薛祥的手笔。这组用词是“甘入苦海”、“夙夜在公”、“以身许党”。这组词汇一度在网上官微出现,但令人意外的就是,人民日报和其他官媒却从未用过这组词汇。
   
   “梁家河”这个词也是对习近平造神运动一个重要的观察焦点。习近平据说在2015年视察陕西时曾经说过:“不要小看梁家河,这是有大学问的地方。”到了2017年秋季《习近平的七年知青岁月》出版,也就是十九大召开之前,“梁家河大学问”在党媒上频频出现,甚至到了2018年上半年,这继续是一个“热”词。
   
   但报告书指出,到了2018下半年,“梁家河大学问”已经开始悄然失势。根据统计,2018年首季人民日报提到“梁家河”的文章有20篇,第二季有15篇,第三季大概有18篇,到了第四季只有5篇。
   
   报告书指出,2018年出现的术语还有“定于一尊”,但这个词在中国带有负面意义,因为这令人想到公元前221年统一中国的秦始皇。甚至连习近平本人在十九大的演说中,也对这个词赋予负面意义,他说,政治制度“不能定于一尊”。
   
   但奇怪得很,这个词却被传媒当作正面捧习近平之用。2017年3月14日,党报重庆日报旗下的三峡都市报报道,重庆万州区的领导强调必须要“以实际行动维护党中央一锤定音、定于一尊的权威”。同年6月16日,人民日报报道,“中央国家机关各部门以实际行动坚定不移地维护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一锤定音、定于一尊的权威”。
   
   这个偏离原来意义的用词,直至到习近平本人宣之于口“默许”,负面终于变成正面。人民日报2018年7月5日报道,习近平在全国组织工作会议上说:“党中央必须有定于一尊,一锤定音的权威。”此后,党媒纷纷采用“定于一尊”这个词,来形容习近平无上的权威。
   
   但报告书同时指出,“定于一尊”的见报频率完全视乎地方而定,江西、陕西、新疆的传媒用的频率最高,但天津、北京、上海和海南却用得最少。例如江西传媒“定于一尊”的见报率,比北京高出15倍。
   
   如果搜索人民日报和省级党报每月使用“定于一尊”的频率,报告书发现频率在2018年其实已经是全面下跌,到了12月,只有新疆和黑龙江的党媒刊登的4篇文章出现“定于一尊”这个词。
   
   2016年1月,习近平在一次政治局会议上提出了“四个意识”,作为他的执政理念。“四个意识”就是“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
   
   “四个自信”首次出现在2013年,时任政治局常委的刘云山当时提出“三个自信”的讲法,到了2014年习近平加入了文化元素而成为“四个自信”。人民日报到了2016年7月才正式出现这个词汇。
   
   至于“两个维护”,第一个“维护”则首先由军方提出。2014年3月,解放军日报报道,中央军委张又侠提出“坚决维护主席的权威”。到了2015年2月中共中央委员的工作委员会首次提出“坚决维护党中央的权威,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的权威”。
   
   到了2016年11月15日习近平正式获得“核心”地位之后,政治局常委栗战书在当天的人民日报撰文,要求“坚决维护党中央权威”,并同时包括“维护党中央权威首先要维护习近平总书记的核心地位”。
   
   到了2018年9月21日,由习近平主持的政治局会议正式将上述的“四个意识”、“四个自信”和“两个维护”集中而提出成为一个连贯的政治术语,钱钢撰写的报告书形容,这是一个“442”的组合。到了2018年12月27日,人民日报终于正式将这个“442”组合的术语放在头版。
   
   报告书指出,如果以地区党媒的使用频率而言,“442”组合出现最多的是广东省的党媒,余次就是新疆、山东和四川,但北京、吉林、宁夏、天津和上海就少得多。直至2018年12月为止,人民日报一共有23篇文章用上“442”组合的词汇,在当月算是一个“热”词,大体上,“442”组合从2018年6月开始,其使用率一直在上升之中。
   
   此外,写入党章的“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经过传媒不同演绎,出现了23种不同的“习思想”,包括习近平经济思想、习近平外交思想、习近平文艺思想、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习近平强军思想等。
   
   根据报告书,出现在人民日报最多的有四大习思想,见报频率最高的是强军思想,余次是生态文明思想、经济思想、外交思想。
   
   报告书最后指出,强军思想脱颖而出成为见报最多的思想,令人想起1956年8月在毛泽东的默许之下,党章删除了“毛泽东思想”。当时是百花齐放运动的3个月之后,但到了1959年庐山会议毛泽东的大跃进备受党内批评之后,“毛思想”反而复甦。事实证明毛泽东当时的个人权力,已经凌驾集体领导之上。报告书的结论指出,我们应该注意到,在“毛泽东思想”正式回朝之前,排在前面的是“毛泽东军事思想”,钱钢撰写的报告书说:“历史一直都在我们后面不远。”
   
   谢选骏指出:官媒“造神”词汇虎头蛇尾,并非因为遭到党内抵制,因为这党已经朽烂,只会逢迎上意,毫无招架之力——当年戈尔巴乔夫一声令下,苏共立即解散,就是前例。这不是因为叶利钦等人强大,而是由于党和政府服从成为习惯了。官媒“造神”词汇虎头蛇尾,原因在于宣传机器失灵了。那么,宣传机器为何失灵呢?那是因为上意未明。那么上意为何未明呢?因为梦境总是飘忽不定的。
(2019/01/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