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共产党真爱美国总统]
谢选骏文集
·他的老婆出卖了他
·乌克兰的红颜是祸水吗
·柯文哲没有文化
·两脚羊也会咬死狼
·纽约警察种族歧视
·企业家精神的背后是基督教
·上行下效的强迫劳动
·你们支那人是无法理解我们大和民族的情感的
·拥护中国共产党就是伤害这个世界
·台湾的长荣航空性骚吸客
·佛教的危害
·“自由航行”并非仅仅针对中国
·活不下去的梁家河
·北中国的没落一瞥
·北中国的没落一瞥
·欺人太甚的不是白人而是老板
·台湾不知亡国恨
·台湾的监狱像大陆
·为何不去燕山隐居
·预测——看得见的事实与看不见的事实
·我为什么有能力敲打毛泽东的脑袋
·政府关门是通俄门检察官造成的
·政府关门是通俄门检察官造成的
·欧盟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
·印度人——并非亚裔的亚裔
·习近平会成为隋炀帝吗
·基督教作为中国国教
·基督教中国化加速了中国基督教化
·如何防止总统叛国
·记杨恒均一事
·历史的桂冠往往都由窃国大盗说了算
·中国基督教化是下次转型的主轴
·川普又犯法了
·手太小的川普败在一个老女人手下
·毛泽东鬼迷心窍
·毛猪头复制了十亿猪脑
·索罗斯加冕习近平为全球首脑
·厕所也是可以吃的
·设伏陷害导致请君入瓮
·红二代反对红二代
·红二代反对红二代
·共产党中国已经从内部攻破了
·总统如此剥削非法移民
·她们从“毛主席儿媳妇”变成“毛主席情妇”
·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就是背叛了基督教
·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就是背叛了基督教
·中国人死无葬身之地
·加拿大驻华大使拍马屁还是拍马腿
·共和党变成了共产党
·沉默的羔羊都是他的母亲
·假新闻与假总统
·教会也无法免除人类的原罪
·联英制美分化五眼——中共的不归之路
·又一个古巴正在诞生
·为什么迷恋语言
·单极注定收获多极
·狗官吆喝的羊群社会
·状元的价值在于驸马
·中国人刁没有监控就不行了
·从阿奎那到马克思
·官民二元社会
·拉斯维加斯的犯罪基因
·民国斗不过党国
·反抗公司暴政的个人主义
·马崽洞里的毛泽东
·魂不守舍的古代人
·川普成功分裂北大西洋
·美国公民比皇帝还大
·美国公民比皇帝还大
·美国擦干了他的眼泪
·美丽的风景丑陋的人
·中国人发现了经济周期
·“得民心者得天下”总结了文化战争的制胜经验
·《含泪活着》为什么感动日本
·中国官员都是妖怪
·猪头们只懂利益不懂正义
·韩国什么事情都离不开中国
·共产党怎么走回头路
·后生不可畏也
·川普才是共产党中国的保护伞
·川普才是共产党中国的保护伞
·波兰女人一再破坏地球生态
·和平建设不能使用战争手段——军事共产主义的没落
·外行领导内行的又一代价
·你所不认识的NED
·中国为何产生不了名牌
·死也不要自由的中国人
·自相冲突价值观将剪断自己的命根
·皇帝与统一
·为什么中国人没有能力
·希拉里救了民主党
·川普受虐狂他的克星是老祖母
·看懂中国三十年都不够 
·看懂中国三十年都不够 
·看懂中国三十年都不够 
·猎巫才是一个假新闻——川普是一个社会主义者
·猪有时也比人民具有尊严——杀人放火就可以删除尊严
·无神论者和异教徒都不把人当人
·虐待儿童的“家”应该回吗?
·中国军队为什么不经打
·土八路的现代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产党真爱美国总统

   谢选骏:共产党真爱美国总统
   
   《他们制造全球大危机 川普或成替罪羊》(2019-01-05 参考消息)报道:
   
   2008年金融危机迄今已过十年。过去数十年间,西方世界约十年爆发一次金融危机(1987年、1998年、2008年),按照这一“周期”计算,在今后一两年时间内,美国是否会再次出现金融危机?这是很多人关注和讨论的问题。


   
   1月3日,俄罗斯战略文化基金会网站刊发文章,认为美国及西方世界的金融资本正在蓄意制造新的危机,美国股市等金融市场的近期波动必将在2019年至2020年升级为全面金融危机,特朗普将成为这场危机的“替罪羊”。
   
   其观点概要如下:
   1.西方世界存在超越国界的、操控庞大资本的利益集团,可深度影响甚至操控多国央行决策。
   2.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十年间,这一资本利益集团推动多国央行长期、主动“放水”,造成美国出现大量缺乏生存能力、仅靠廉价资金输血的“僵尸公司”。一旦西方主要国家央行普遍加息,资金成本上升,此类企业将难以为继。
   3.想要引发此次危机的正是印钞机的所有者——美联储的主要股东,具体计划是:“印钞机主人”先是拼命印钱,推动经济增长,创造新资产。然后突然间减少货币供应,引发危机并导致市场资产大幅贬值、企业破产增加。最后,“印钞机主人”以廉价收购各类资产,并启动新一轮经济周期——货币供给再次增加,为下一次掠夺创造条件。
   4.在此背景下,近来美联储不顾特朗普的反对而加息,欧洲央行、英国央行亦在同步加息,说明国际资本已在此轮动作中协调一致。
   4.美国股市近期大幅下跌,实质上说明了市场对此的认知与预期。
   5.如同威尔逊时代之后的历任美国总统一样,特朗普无法控制美联储,也无法避免危机的到来。
   6.特朗普将成为此次危机的“替罪羊”。
   原文篇幅约3000字,阅读需要10分钟,全文编译如下:
   
   俄罗斯战略文化基金会网站1月3日发表题为《金融市场的技术调整必将转变为全球危机》的文章认为,种种迹象表明,金融寡头故意制造世界危机,在国际金融界的游戏规始终没变的情况下,金融危机的风险将再次笼罩全球。
   已经到来的2019年是全球金融危机(2007年至2009年)结束10周年。以20世纪的标准来看,这段“平静期”的持续时间是创纪录的。美国政府前不久表示,国内经济已经增长了117个月。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美国将在今年3月庆祝经济10年连升。不过,美国可能坚持不到10周年纪念日了。
   太多迹象表明,金融危机或先一步笼罩全球。一些专家表示,这不是什么新危机,而是上次危机的第二浪。2007年至2009年的危机是局部性的,这一定程度上减轻了世界经济失衡状况,把它赶进了地下室。
   危机的暴风雨似乎已经过去,但天空并未放晴。雷声再次响起,只是2018年暴雨暂未来袭。这或许是因为欧洲央行的“量化宽松”牌印钞机还在继续工作,日本央行也是如此。两家央行都维持了存款负利率。也就是说,做了通常在克服危机的紧要关头才会做的事。然而,它们这么做的时间已经相当长了。10年来,世界主要央行首次向全球经济提供了海量便宜、甚至是免费的货币。
   资本主义变得很奇怪。把它称为“货币社会主义”更为正确,与央行有关系的投机分子从中受益。他们用天上掉下来的钱继续着自己心爱的事业——在金融市场吹泡泡(还有一部分在不动产市场)。金融市场定期发生价格和指数大跌,让所有人惊出一身冷汗。但没过多久,它们又止跌回升。用专业人士的话说,这种下跌属于市场的技术调整。
   此类调整是金融、商品、不动产市场的特点。它从生产过剩危机诞生之日起(1825年英国发生第一次生产过剩危机,1857年发生第一次全球经济危机)就伴随着资本主义。但调整不是危机,只是短期的失衡纠正。然而,任何技术调整都可能演变为生产指数和资产价格暴跌(不是下跌几个百分点,而是几十个甚至更多)的全面危机。
   自2007年至2009年的危机结束以来,美国金融市场发生的技术调整不可胜数(下跌0.1%也算调整,也有人以跌幅不小于1%为标准)。但2019年前夕开始的调整是近来未曾见过的。
   2018年12月3日至24日,美国主要股指(道琼斯、标普500、纳斯达克)下跌15%-16%,刷新了2017年的最低点。美国股市如此严重的单月下跌只在上世纪30年代初史上最严重的经济危机肆虐时才发生过。
   2018年12月,欧洲和亚洲股市也出现了类似走势。所有人已经准备好迎接“技术调整”演变为危机,但在此之后,钟摆却回头了,指数开始反弹。
   12月19日,美联储在公开市场委员会会议上决定加息25个基点(至2.25%-2.5%区间)。这激起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盛怒。特朗普认为,加息会给他的美国经济振兴计划增加难度,并引发危机。
   彭博新闻社12月23日报道,特朗普表示不排除替换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的可能。不久后美国媒体又说,他正在考虑替换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现在热议的新版本是:特朗普没说要辞退谁,一切都是记者的臆想,或许还是有人授意的。白宫新闻处否认了有关辞退的传闻,并证实两名官员仍然在任。于是,市场开始回暖。
   尽管如此,12月的“技术调整”仍然让人警惕。如果说仅凭彭博社的几篇报道就能引发如此深度的下跌,那么市场显然已经严重过热了。只要愿意,就可以再发起一轮连环信息攻势,引发这种“技术调整”,并演变成危机。
   比较两个市场指标就可以判断市场是否过热。一是公司股价和市值,二是公司年利润。可以从这个角度来看看股市的龙头老大——亚马逊公司。
   前不久,它的市值曾达到1万亿美元,经过一段下跌之后,现维持在8000亿美元左右,但仍然是其年利润的138倍多。不久之前,有人认为它的市值还能再翻10至15倍。
   埃隆·马斯克的特斯拉公司不仅不挣钱,反而还亏损,但它的市值仍然超过500亿美元。
   在“货币社会主义”条件下,美国涌现出大量没有生存能力、仅靠廉价贷款输血的“僵尸公司”。如果资金成本继续上升,它们的下场是可怕的。
   美联储提升关键利率乍一看来颇为奇怪。同时,它还开始清理这几年在“量化宽松”计划内购入的证券头寸。危机前,美联储的资产维持在8000亿美元水平。2014年10月最新一轮“量化宽松”完成后,其资产膨胀到4.5万亿美元。大约1年后,美联储开始清理证券头寸,抛售国债和抵押债,即回收流动性。现在平均每月回收500亿美元。抛售债券的效果和加息是一样的。在美国,经商变得困难,资金开始稀缺,爆发全面危机的风险在上升。
   毫无疑问,鲍威尔和姆努钦都比特朗普更清楚加息的危险。但鲍威尔却意味深长地说,国家正在形成有利的宏观经济环境——风险降低、需求增加等等。也就是说,加息是“有科学依据”的决定。也罢,美联储主席本来就只能说些陈词滥调,甚至是蠢话。但前主席艾伦·格林斯潘是可以说心里话的。他敲响了金融市场崩溃的警钟,呼吁全球投资者“为最坏情况作准备”。2018年8月,英国罗斯柴尔德投资信托公司主席雅各布·罗斯柴尔德也表达了对危机的担忧。他说:“低利率和量化宽松的时代即将结束,这给战后经济秩序和安全带来了风险。”
   美国《时代》周刊采访的半数以上专家承认,危机可能在2019年爆发。其他专家也认为危机不可避免,只是把时间改为2020年。
   不管听起来多么荒谬,想要引发危机的正是印钞机的所有者——美联储的主要股东,其中包括姆努钦曾经供职的高盛集团。算法早已做好。印钞机主人先拼命印钱,让经济增长,创造新资产。然后突然间减少货币引发危机。破产随之开始,资产成倍贬值。最后,印钞机主人再购回廉价的资产。在此之后,新经济周期启动,货币供给再次增加,为下一次掠夺创造条件。顺便说一句,1929年引发纽约证券交易所恐慌的正是美联储。
   种种迹象表明,金融寡头故意制造世界危机,因为美联储的危险行为刚好与其他主要央行同步。比如,欧洲央行行长马里奥·德拉吉(也是高盛集团出身)表示,欧元区正在收拢量化宽松计划,新的一年不会再有宽松。10年来一直把基准利率维持在0.25%的英国央行也出人意料地在2017年11月和2018年8月先后将利率提升至0.5%和0.75%。
   近10年来,所有主要经济主体——国家、企业、家庭都在享用廉价资金,增加杠杆。美国所有经济部门的债务总量已接近GDP的300%。欧洲和中国也是如此。资金成本提高将导致清偿各种债务(国债、公司债、个人债)的费用增加。美联储和其他央行收紧货币信贷政策必将引起所有经济部门的债务违约。
   上次金融危机结束以来,国际金融界的游戏规则始终没变。这个规则就是所谓的华盛顿共识。共识之一是不得限制跨境资本流动。因此,危机一旦在美国(或者欧洲)爆发,它将如燎原之火一般蔓延至全世界。而且,没有人知道该如何应对这场世界金融火灾。
   在这种情况下,特朗普可能沦为替罪羊。他想作为重振美国经济的总统青史留名,却可能作为引发经济危机的罪魁祸首被载入史册。这场危机一旦爆发,其规模将不逊于1929年的危机。
   然而,特朗普的历史作用是有所夸大的。从伍德罗·威尔逊开始,美国总统已经失去了统治国家的能力,因为他在1913年12月23日签署了《联邦储备法》。
   威尔逊很久之后才承认:“我是最不幸的人。我无意之中摧毁了自己的国家……我们是文明世界里最优柔寡断、最受人制约和控制的政府。我们不再是表达人民意志的政府,不再是多数人选出的政府,而是被一小撮人控制的政府。”
   
   谢选骏指出:共产党真爱美国总统,不管是俄国的,还是中国的,他们都把美国总总看做了替罪羊、受害人,而不是吃人狼、作恶者,从威尔逊到罗斯福,从尼克松到特朗普,本身都没有大问题,都是大财团的错。由此可见,共产党真爱美国总统。为什么共产党真爱美国总统?因为他们都是掌权的人,猩猩惜猩猩,猴子爱猴子。这就是权大于法。所以美苏可以缓和,所以毛泽东这只秃驴也说他喜欢共和党右派——不是他喜欢右派,是他喜欢和他一样手握权力的当权派,而且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难怪毛泽东要重新启用邓小平,因为他们本来就是一丘之貉。啊METOO佛。
(2019/01/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