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郑也夫最后的乞求]
谢选骏文集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后记/附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目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序言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01-1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11-2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21-3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30-4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41-5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51-6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61-7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71-80
·“人子”是耶稣在代表上帝发言
·ZT:马克思韦伯误判了天主教
·美国鹰之折翼—小罗斯福故居纪念馆的“赝品”
·思想主权论001
·思想主权论002
·思想主权论003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5
·思想主权论006
·思想主权论007
·思想主权论008
·思想主权论009
·思想主权论010
·思想主权论011
·思想主权论012
·思想主权论013
·思想主权论014
·思想主权论015
·思想主权论016
·思想主权论017
·思想主权论018
·思想主权论019
·思想主权论020
·思想主权论021
·思想主权论022
·思想主权论023
·思想主权论024
·思想主权论025
·思想主权论026
·思想主权论027
·思想主权论028
·思想主权论029
·思想主权论030
·思想主权论031
·思想主权论032
·思想主权论033
·思想主权论034
·思想主权论035
·思想主权论036
·思想主权论037
·思想主权论038
·思想主权论039
·思想主权论040
·思想主权论041
·思想主权论042
·思想主权论043
·思想主权论044
·思想主权论045
·思想主权论046
·思想主权论047
·思想主权论048
·思想主权论049
·思想主权论050
·思想主权论051
·思想主权论052
·思想主权论053
·思想主权论054
·思想主权论055
·思想主权论056
·思想主权论057
·思想主权论058
·思想主权论059
·思想主权论060
·思想主权论061
·思想主权论062
·思想主权论064
·思想主权论063
·思想主权论065
·思想主权论066
·思想主权论067
·思想主权论068
·思想主权论06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郑也夫最后的乞求

   谢选骏:郑也夫最后的乞求
   
   《疯传北大名教授郑也夫撰文吁“中共淡出历史舞台”》(阿波罗新闻网 2019-01-03 讯)报道:
   
   近日,网上传出北大知名教授郑也夫分析中共政改为何难产的文章。文章表示,政改从未迈出一步,是因为执政党魁意识到,政改的每一项都是在削弱其政党,并直指当今的领导人应引领其党淡出历史舞台,结束专制符合广大人民的利益。


   文章说,七十年代末叶,中国曾有过一场经济体制改革,但与之对应的政治体制改革尽管屡屡说及,却没有发生。正是因为没有政治体制改革,改革开放远未达到世人的期待,演变到今日更有倒退之虞。
   文章说,为什么政治体制改革始终停留在口头,一步也没有迈出,道理其实很浅显,只是从未被道破。
   文章表示,中共领导人的言论中的政改包括以下内容:一,党政分离和政企分离;二,下放权力,避免权力过于集中;三,完善法制;四,开启社会政治协商。
   为什么中共当局要提出政改,文章说,因为执政党首意识到:法治缺乏,权力滥用,社会经济生活不可能走上正轨。但为什么政改最终没有实施?因为执政党首意识到,“政改的每一项内容都是在削弱他的政党”。
   第一,党政分离和政企分离,意味着党的权力旁落,党将失去对国家行政和社会经济的操控。
   二,法制的健全,将限制执政党的行动范围,社会将不像过去那样被统治集团完全掌控。
   三,真正的政治协商一旦开启,执政党的主张在争论中有落入下风的可能。为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执政党最终打造出自己说了算的徒具形式的政治协商。
   四,在与党内党外对手的博弈中,决策者日益坚定地认为:要一直应对社会多样性、民主化、自由化的趋势,统治集团内部也不能民主,必须权力集中。
   
   网传北大教授郑也夫文章。(网络图片)
   “结束专制符合中国广大人民的利益”
   文章还说,经济体制改革之前,之后,中共的大多数方针政策都很难说是符合广大民众的根本利益的,但当前有一项符合中国人民共同利益的事情,就是共产党“和平地”,即以避免暴力的、最少社会动荡的方式,淡出历史舞台。
   作者认为,今后中共的领导人所能做的唯一可望载入史册的大事情,就是引领这个党淡出历史舞台。
   作者直言,在中共执政的70年历史中,这个党给中国人民带来太多的灾难。演化到今天,其权力的结构和生态决定了,它已经不能为中国社会输送优秀的各级领导者,它几乎完全丧失了自我纠错的机制。结束专制符合中国广大人民的利益。
   文章说,“保江山的态度败坏了当事者的心灵:对不同政见的仇视与日俱增,对危机的恐惧令自己失态。”
   “自上而下的改革只有一次”
   作者还说,自上而下的改革是稀罕的东西,因为上层的改革愿望、改革动力,只在稀少的时刻存在。作者只是在1978年看到一回,“只此一回”,但当时的改革原因是“不改革就亡党”。
   作者表示,亡党亡国常常放在一起说,但他认为,“不会有亡国的事情,殖民时代已经划上句号了,不再可能有亡国灭种的事情。面临的就是亡党,因为执政党把国家搞得那么糟糕,那么多人吃不上饭了。如果亡党怎么样呢?统治阶级将退出历史舞台。他们当然不愿意发生这种事情。所以就有了改革。是毛泽东(折腾)造就的。”
   作者还说,改革不是什么高深的共识,包产到户,明清就是这么干的,秦汉就是这么干的,城市搞民营经济,以前就有。
   “被统治者要主动发声,施加压力”
   作者还说,台湾民主派多年打拼,造成多元局面,使蒋经国做出选择。统治者与被统治者互相塑造,前者不会主动让权,改变现状,后者应该主动发出声音,“不施加压力,我们就不该、就不配看到专制政体的终结”。
   但作者认为,和平终结专制的历史,需要依赖于一位明智的领袖,不然就难有非暴力的转型。
   “只是作为党魁,带领该党走上这条路实在不易。吊诡的是,难处不在于党外有反对派,恰恰在于没有反对派。而没有反对派又是它自己造成的。没有打压不下去的反对派,他几乎就没有选择这条道路的理由。这也是笔者捅破这层窗纸的道理所在。”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至于写这篇文章的目的,作者说,因为“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还有一个卑微的动因,就是让我还能看得起自己。多年来我涂抹了上百万字。如果最终在这个我想了许久的、关乎民族大业的问题上不置一词,我会看不起自己的。”
   作者最后表示,“我以为,我们今天还没走到将一切责任都推给政治家的时候。因为今天的书生还没有尽责。如果他们都忠实于自己的良知,都勇于讲出自己的看法,中国不会是今天的样子。”
   文末显示该文是2018年8月初稿,12月定稿。
   资料显示,郑也夫是北大社会学系教授,曾多次炮轰“糟糕的中国教育体制”、学界黑幕,著有《吾国教育病理》,及由他指导的学生调查论文的结集《科场现形记》。《吾国教育病理》一文的前言中,他表示这是愤慨之作,眼见中国教育居然走到这步田地,管理者解答中国教育困境又这么弱智,他决定出手诊病、开药方。
   郑也夫反对科研腐败,从来不申请国家给钱的课题项目。在北大官方网页关于其介绍的最后一项“奖励及荣誉”中,注明“不申请并拒绝任何官方奖项”。谢选骏:郑也夫最后的乞求
   
   谢选骏指出:郑也夫是个温和理性的人,三十多年来一贯如此,现在连他都出来嚎叫了,可见事态之严重!但是,网络为何还要冠之以“疯传”呢?因为大家的常识都知道,要“中共淡出历史舞台”那是缘木求鱼的。毛泽东自己曾经供认——“凡是反动的东西,你不打,他就不倒。这正如地上的灰尘。扫帚不到,灰尘是不会自己跑掉的。”郑也夫吃了多年党的饭,不会不知道这个逻辑;退休以后却出来鼓吹相反的东西,意欲何为?事实上,中国的百年革命之所以伤口犹在、无法缝合、至今流血不已,就是“淡出”惹的祸!辛亥革命未能斩首夷酋反而让满清“淡出”,留下祸根;北伐革命未能斩首军阀反而让军阀“淡出”,留下祸根;共产党革命未能斩首国民党反而让台湾“淡出”,至今分裂中国——就是因为没有一个最高领导人对国家事务的失败负责杀头,所以后来者只会投机纵欲,不愿负责治理——反正坏事做绝也不会肝脑涂地。这些,都是“淡出”惹的祸。这就是郑也夫现在拿出的最后的乞求?
(2019/01/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