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郑也夫最后的乞求]
谢选骏文集
·习近平不是没有能力技巧,而是没有抓住大势所趋
·人还没生下来就开始老了,直到死亡
·习近平“候谈室”颠覆了共产党,还差一步复兴中国梦
·共产党不是无产阶级先锋队而是金光党
·汪达尔人与穆斯林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讨好人与讨好狗
·讨好人与讨好狗
·蒋介石不懂历史所以失去蒙古琉球
·煞气世纪——1917年—2017年
·日本风景绝佳但房子像是鸡窝
·川普与男同性恋
·瞻仰一大会场 不如直接祭天
·日本对冲绳琉球民族的种族灭绝
·加泰罗尼亚和法兰德斯的缩头乌龟
·为什么统一德国的会是普鲁士杂种
·美国会不会出现“中国门”
·阿拉伯人之作为“变种欧洲人”
·祭天不能在天坛举行
·对恐怖分子及其信仰应否宽容和保护
·独狼攻击与“自杀他杀”
·纽约时报向儒家思想投降了
·沃尔玛为何发生枪击案
·中国面临的最大挑战不是处理中美关系而是确立国本
·如何肃清列宁的政治遗产
·中国能否跨越人均一万美元的民主化陷阱
·亚洲鲤鱼为何能够征服美国
·总统是不可能说谎的
·后宫腐败是专制制度的致命伤
·中华文明与中国政治有何区别
·伯尔尼的大钟与爱因斯坦的相对论
·总统的病就是国家的病
·宗教改革500周年与十月革命100周年
·《时代杂志》比我迟到了13年
·白人极端还是穆斯林极端
·阿富汗的普什图人还有尊严观念
·中国的外籍老师将大大减少
·生于移民,死于移民
·人民主权论犹如地心说
·文革为何阴魂不散,因为“红卫兵—活死人”还在
·圣像破坏运动来自回教压力
·中国人搞科学与民主,先把姓名颠倒过来
·全世界资产者的联合天堂
·天主教的圣徒崇拜与埃及的木乃伊传统
·苏莲托的悬崖与那不勒斯的魔鬼
·美国正在发生一场“无声的内战”
·川普到北京如何纪念共产主义受害者
·地产大亨遇上共产大亨
·笛卡尔的“不思依然在”——什么时候砍下孙中山毛泽东的脑袋
·孙文三民主义是对林肯东施效颦
·对人民主权论的证伪
·葛底斯堡演说与林肯之死
·美国是律师干出来而非谈出来的
·宽容是胜利者的特权
·军人就是杀人犯、纵火犯、强奸犯
·范仲淹问白发不知领导人个个染发
·美国时间银行企图逃避政府和银行的六大盘剥
·中国的“时间银行”是一个骗局
·“地缘政治学”之依据
·草民社会——王国心态视民如伤,帝国心态草菅人命
·马克思主义就是空手盗道
·日本比满清更中国化
·老布什摸屁股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
·越南统一两个中国
·埃及文明整合欧洲、中国文明整合美国
·“新中国”还是“非中国”
·亨廷顿是殖民者还是原住民,哈佛大学是种族歧视的贼窝
·“道法自然”的道不是创造世界的道
·非洲依赖中国输出多余人口
·“客观”就是“他视”
·美国是在“合纵抗秦”吗
·秦始皇征服了世界却被儿子征服了
·美国会追随中国重振旗鼓吗
·法国文化终于向穆斯林国家下放了
·我们在哪里中国就在哪里
·中国只能情治不能法治
·大众种族主义与精英种族主义
·从牛车与豪车看共产主义的困难
·杭州可能成为雅典吗
·“新时代”就是“监控一切的时代”
·敌基督的力量正在促进上帝的事业
·个人命运最终通过大事件体现了出来
·红色娘子军的大腿与布告上的红叉叉
·活史达与死曹操
·我是第三期中国文明的马前卒
·军队的盲目的愚蠢所造成的疯狂——中国依然是一个雷区
·一带一路的难度大于“长城+大运河”
·陈布雷让中国沦陷为雷区、培养无数雷锋雷管炸弹
·两个中国是“美国制造”吗
·基督教和佛教,有神论和无神论
·家族主义导致中国幼儿园虐童
·中国文明,寓居日本
·日本内在的中国文明与外在的文明开化
·错解“大一统”、不解文明周期的李零
·中国社会开始“脱野蛮”了吗
·为何中国是腐败的渊薮——汉字是历史、文明、腐败的的载体
·中国何时能够制作播出一部自己的《纸牌屋》
·“苹果”(Apple)产品是给人带来厄运的金苹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郑也夫最后的乞求

   谢选骏:郑也夫最后的乞求
   
   《疯传北大名教授郑也夫撰文吁“中共淡出历史舞台”》(阿波罗新闻网 2019-01-03 讯)报道:
   
   近日,网上传出北大知名教授郑也夫分析中共政改为何难产的文章。文章表示,政改从未迈出一步,是因为执政党魁意识到,政改的每一项都是在削弱其政党,并直指当今的领导人应引领其党淡出历史舞台,结束专制符合广大人民的利益。


   文章说,七十年代末叶,中国曾有过一场经济体制改革,但与之对应的政治体制改革尽管屡屡说及,却没有发生。正是因为没有政治体制改革,改革开放远未达到世人的期待,演变到今日更有倒退之虞。
   文章说,为什么政治体制改革始终停留在口头,一步也没有迈出,道理其实很浅显,只是从未被道破。
   文章表示,中共领导人的言论中的政改包括以下内容:一,党政分离和政企分离;二,下放权力,避免权力过于集中;三,完善法制;四,开启社会政治协商。
   为什么中共当局要提出政改,文章说,因为执政党首意识到:法治缺乏,权力滥用,社会经济生活不可能走上正轨。但为什么政改最终没有实施?因为执政党首意识到,“政改的每一项内容都是在削弱他的政党”。
   第一,党政分离和政企分离,意味着党的权力旁落,党将失去对国家行政和社会经济的操控。
   二,法制的健全,将限制执政党的行动范围,社会将不像过去那样被统治集团完全掌控。
   三,真正的政治协商一旦开启,执政党的主张在争论中有落入下风的可能。为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执政党最终打造出自己说了算的徒具形式的政治协商。
   四,在与党内党外对手的博弈中,决策者日益坚定地认为:要一直应对社会多样性、民主化、自由化的趋势,统治集团内部也不能民主,必须权力集中。
   
   网传北大教授郑也夫文章。(网络图片)
   “结束专制符合中国广大人民的利益”
   文章还说,经济体制改革之前,之后,中共的大多数方针政策都很难说是符合广大民众的根本利益的,但当前有一项符合中国人民共同利益的事情,就是共产党“和平地”,即以避免暴力的、最少社会动荡的方式,淡出历史舞台。
   作者认为,今后中共的领导人所能做的唯一可望载入史册的大事情,就是引领这个党淡出历史舞台。
   作者直言,在中共执政的70年历史中,这个党给中国人民带来太多的灾难。演化到今天,其权力的结构和生态决定了,它已经不能为中国社会输送优秀的各级领导者,它几乎完全丧失了自我纠错的机制。结束专制符合中国广大人民的利益。
   文章说,“保江山的态度败坏了当事者的心灵:对不同政见的仇视与日俱增,对危机的恐惧令自己失态。”
   “自上而下的改革只有一次”
   作者还说,自上而下的改革是稀罕的东西,因为上层的改革愿望、改革动力,只在稀少的时刻存在。作者只是在1978年看到一回,“只此一回”,但当时的改革原因是“不改革就亡党”。
   作者表示,亡党亡国常常放在一起说,但他认为,“不会有亡国的事情,殖民时代已经划上句号了,不再可能有亡国灭种的事情。面临的就是亡党,因为执政党把国家搞得那么糟糕,那么多人吃不上饭了。如果亡党怎么样呢?统治阶级将退出历史舞台。他们当然不愿意发生这种事情。所以就有了改革。是毛泽东(折腾)造就的。”
   作者还说,改革不是什么高深的共识,包产到户,明清就是这么干的,秦汉就是这么干的,城市搞民营经济,以前就有。
   “被统治者要主动发声,施加压力”
   作者还说,台湾民主派多年打拼,造成多元局面,使蒋经国做出选择。统治者与被统治者互相塑造,前者不会主动让权,改变现状,后者应该主动发出声音,“不施加压力,我们就不该、就不配看到专制政体的终结”。
   但作者认为,和平终结专制的历史,需要依赖于一位明智的领袖,不然就难有非暴力的转型。
   “只是作为党魁,带领该党走上这条路实在不易。吊诡的是,难处不在于党外有反对派,恰恰在于没有反对派。而没有反对派又是它自己造成的。没有打压不下去的反对派,他几乎就没有选择这条道路的理由。这也是笔者捅破这层窗纸的道理所在。”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至于写这篇文章的目的,作者说,因为“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还有一个卑微的动因,就是让我还能看得起自己。多年来我涂抹了上百万字。如果最终在这个我想了许久的、关乎民族大业的问题上不置一词,我会看不起自己的。”
   作者最后表示,“我以为,我们今天还没走到将一切责任都推给政治家的时候。因为今天的书生还没有尽责。如果他们都忠实于自己的良知,都勇于讲出自己的看法,中国不会是今天的样子。”
   文末显示该文是2018年8月初稿,12月定稿。
   资料显示,郑也夫是北大社会学系教授,曾多次炮轰“糟糕的中国教育体制”、学界黑幕,著有《吾国教育病理》,及由他指导的学生调查论文的结集《科场现形记》。《吾国教育病理》一文的前言中,他表示这是愤慨之作,眼见中国教育居然走到这步田地,管理者解答中国教育困境又这么弱智,他决定出手诊病、开药方。
   郑也夫反对科研腐败,从来不申请国家给钱的课题项目。在北大官方网页关于其介绍的最后一项“奖励及荣誉”中,注明“不申请并拒绝任何官方奖项”。谢选骏:郑也夫最后的乞求
   
   谢选骏指出:郑也夫是个温和理性的人,三十多年来一贯如此,现在连他都出来嚎叫了,可见事态之严重!但是,网络为何还要冠之以“疯传”呢?因为大家的常识都知道,要“中共淡出历史舞台”那是缘木求鱼的。毛泽东自己曾经供认——“凡是反动的东西,你不打,他就不倒。这正如地上的灰尘。扫帚不到,灰尘是不会自己跑掉的。”郑也夫吃了多年党的饭,不会不知道这个逻辑;退休以后却出来鼓吹相反的东西,意欲何为?事实上,中国的百年革命之所以伤口犹在、无法缝合、至今流血不已,就是“淡出”惹的祸!辛亥革命未能斩首夷酋反而让满清“淡出”,留下祸根;北伐革命未能斩首军阀反而让军阀“淡出”,留下祸根;共产党革命未能斩首国民党反而让台湾“淡出”,至今分裂中国——就是因为没有一个最高领导人对国家事务的失败负责杀头,所以后来者只会投机纵欲,不愿负责治理——反正坏事做绝也不会肝脑涂地。这些,都是“淡出”惹的祸。这就是郑也夫现在拿出的最后的乞求?
(2019/01/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