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土八路英语也是外行领导内行的恶果]
谢选骏文集
·白人至上论者退出美洲澳洲西伯利亚
·中国还比美国落差100年
·诺贝尔奖就像一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美国费城的中文独立宫图书馆
·哺乳动物与世态炎凉
·中国的最高法院搬到了美国
·中国的最高法院搬到了美国
·地方政权与中央政权
·再说登山与朝圣
·科研发明与技术运用
·在中国从政、治学、明星……每个人都是狗
·拉铁摩尔是苏联间谍以及中国的二元性
·欣赏自己与欣赏他人
·日本核危机敲响了主权国家的丧钟
·王国维死于“国民党的文革”
·缺乏知识的哈佛主任
·欧洲最穷的地方特兰西瓦尼亚
·两个中国钱多人傻
·惨遭封杀的主权和猪权
·惨遭封杀的主权和猪权
·王岐山与孙中山都是美国公民
·真正的穷是越变越穷
·自由是通向奴役的道路
·24史都应该禁止出版
·中美关系是38年还是50年
·多数国家都参与了六四屠杀作恶——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二十
·国家主权控制思想主权的典型案例
·中国特有的创新并非中国特有的创新
·台湾逃犯为何反对郭文贵爆料
·普京牧师的忏悔
·把美国大学生改造成为共青团员
·共青团员进入美国会不会遭到审查
·中华复兴——在英国建立租界
·王岐山算是相对的清官
·美国逐渐变成两百年前的满清
·以夷制夷结果让中国变成了夷
·论苦行的医治作用
·上海不惜工本修补半殖民地垃圾
·“修昔底德陷阱”不就是“一山不容二虎”
·欧盟不甘心就这样走向灭亡
·美国已经开始走向“老二”
·谈谈匿名攻击的组织系统
·80%的谣言来源于政府
·“元规则”就是“元朝的规则”
·吸毒取代了吸烟成为流行趋势
·满洲奴隶比共产奴隶更加“爱国”
·感谢网友的声援
·欧美虚无主义的担忧
·保姆比母亲更加神圣吗
·孔府里的汉奸记录
·意大利人不全都是垃圾
·智商和地缘
·治国者不能治家
·刘晓波与瓦姆比尔
·蒙古狗娶了俄罗斯女人
·《约翰福音》应该纳入中国大学课本
·一切的丰盛
·“修齐治平”与制度性腐败
·国家主权的通病就是如此无情
·曾节明可以继续深刻的奇谈怪论
·中国迈向中央之国的道路
·堡垒都是从内部攻破的
·中国何时有望成为一个民主国家
·谢选骏:“毋宁死”与“没希望”
·人均产值后面的陷阱
·中美交战将不分胜负
·裴敏欣忽视了习近平本人的想法
·溃而不崩还是改朝换代
·张学良的特务生涯改写了历史
·张学良的毒瘾和党性
·刘晓波就是萨达姆侯赛因
·论圣人
·华人为什么喜欢吃肠子
·名校名牌与趋亡国奴性
·马克思的货币理论一钱不值
·三不朽与两杆子
·虚无主义是新宗教的前奏
·两个中国与苏俄卵翼
·“伦敦客”对一个生命的即将消失如此开心
·甘阳是八十年代文化热中的贩夫走卒
·北京也会否定中美三个联合公报
·亡国奴说“我们民族最缺笨人”
·“伦敦客”对一个生命的即将消失如此开心
·“伦敦客”喜看晓波“死也要死在西方”
·改变地缘的新技术
·是中医还是马铃薯让中国人口增长
·害人的魔鬼是老师而不是校友
·《河殇》为什么会“肤浅”
·ABC神学与洋泾浜英语
·中国如何才能征服日本
·中国学者为美国引爆定时炸弹
·中国没有自由因而比美国安全吗
·邓小平的阴魂复出香港
·英美何德何能建立世界帝国
·为什么中国模式无法复制
·小国时代不是谢选骏的臆测
·一国两制与南北朝政治
·李光耀必须成为吸血僵尸
·一国两制是南北朝而不是土司制度
·专制奴化的女生容易绑架
·俾斯麦是中国需要的稻草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土八路英语也是外行领导内行的恶果

   谢选骏:土八路英语也是外行领导内行的恶果
   
   土八路英语也是外行领导内行的总路线——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
   
   《中国人被外国人嘲笑了10年》(2018-12-23 参考消息)报道:


   
   “Poisonous & Evil Rubbish”。“有毒有害垃圾”被翻译成“有毒且邪恶的垃圾(英文)”——看起来像是冷笑话的情节,却真实地出现在中国的公共场合。外国人将这些或滑稽或不知所云的错译称为“chinglish”,即“中式英语”。
   
   近日,英国《太阳报》报道称,北京政府为迎接2022年冬奥会,正在加大力度整顿公共场所标识中的不规范英语翻译。报道透露,这项行动开展已久,自2017年12月以来,已审核超过200万字的公共标识。而这篇不到500字的文章,足足配了十张“中式英语”标识图片,把“中式英语”从头到脚调侃了一番。比如,“残疾人厕所”被翻译成“deformed(畸形人) toilet”、“民族园”成了“racist(种族主义) park”、“超市出口”变成了国际范十足的“supermarket export(输出、(货物)出口)”……
   这样的一幕并不陌生——早在10年前中国举办北京奥运会前夕,外媒就已经对花样百出的“中式英语”进行过一次大规模“群嘲”。路透社在2008年的一篇报道中直白地批评道:“漫步在北京这座拥有1500万人口的城市,我们会看到各种鲜艳的T恤和上面印着的神经错乱的英语,从语法到拼写到整段的胡说八道,真是错误百出。”美国CBS网站也语带戏谑地称,北京大多数人英语能力停留在“低水平”。
   事实上,在引来外媒关注之前,中国政府就已经意识到问题,并开展行动了。奥运会前夕,北京、天津等地开展了大规模纠正不规范英文标识行动,北京立起了6500余块标准英语标志牌。奥运会之后,中国又迎来2010年世博会。为此,上海在2009年发起了清除“中式英语”广告牌的活动。大批志愿者走上街头,清理错译错拼的英文标识。北京市还从中国人最关心的“吃”入手,在2012年发布《美食译苑——中文菜单英文译法》,规范餐饮业菜单翻译。
   宾夕法尼亚大学汉语言文学教授维克托·迈尔在2017年评价说,中国为外国游客提供了常遇到的数百个词汇的英语翻译,已经“做得很不错”。不过,千奇百怪的“中式英语”并没有就此“绝迹”,外媒的“关心”也一直没有停歇。
   《纽约时报》曾特意做了一个名为“中式英语选录”的图集,盘点在中国看到的糟糕翻译。社交媒体上,也不时有人分享搞笑的“中式英语”。“严禁酒后开车”被翻译成“do(务必) drunken driving”——有意思的是,在中国努力规范英语翻译和使用的同时,不少外国人对“中式英语”的态度正在悄然改变。
   2011年,百老汇迎来了一部特殊的舞台剧——《中式英语》。该剧由美籍华裔知名剧作家黄哲伦创作,用英语和普通话混合编写。用BBC的话来说,“这部舞台剧弥合了中英语言之间的差距”。而随着人员交流和网络的发展,一些诙谐有趣的“中式英语”更是被广泛传播,为外国人所喜爱。一些“中式英语”甚至成为了英语体系的一部分。
   在过去半个世纪,《牛津英语词典》已收录50多个“中式英语”词汇,比如大家耳熟能详的long time no see(好久不见),以及最近很“火”的add oil(加油)。
   从被“群嘲”到部分“出口”国外,“中式英语”处境的改变,一方面得益于中国文化在全球影响力的提升,另一方面,文化的不断交融,也促进了语言的日新月异。美国《连线》月刊网站在一篇文章中感慨道,任何语言都在不断发展,移植到新土壤中的英语也带来了不同寻常的成果。“很快,美国人在去国外旅游时不得不学习的语言之一,就是他们自己的语言——英语。”报道称。
   不过回到正题,尽管部分“中式英语”因为结合了中英文口语化表达的简单有趣走红西方,但开篇提到的如“deformed(畸形人) toilet”等“中式英语”确实还需要清理整顿。毕竟,即使在文化冲突的环境下,令人尴尬且含有冒犯性的语言,也是东西方文化都不会接受的。谢选骏:土八路英语也是外行领导内行
   
   《中国人被外国人嘲笑了10年》(2018-12-23 参考消息)报道:
   
   
   “Poisonous & Evil Rubbish”。
   “有毒有害垃圾”被翻译成“有毒且邪恶的垃圾(英文)”——看起来像是冷笑话的情节,却真实地出现在中国的公共场合。
   
   外国人将这些或滑稽或不知所云的错译称为“chinglish”,即“中式英语”。
   
   
   近日,英国《太阳报》报道称,北京政府为迎接2022年冬奥会,正在加大力度整顿公共场所标识中的不规范英语翻译。报道透露,这项行动开展已久,自2017年12月以来,已审核超过200万字的公共标识。
   
   而这篇不到500字的文章,足足配了十张“中式英语”标识图片,把“中式英语”从头到脚调侃了一番。
   比如,“残疾人厕所”被翻译成“deformed(畸形人) toilet”、“民族园”成了“racist(种族主义) park”、“超市出口”变成了国际范十足的“supermarket export(输出、(货物)出口)”……
   这样的一幕并不陌生——早在10年前中国举办北京奥运会前夕,外媒就已经对花样百出的“中式英语”进行过一次大规模“群嘲”。
   路透社在2008年的一篇报道中直白地批评道:“漫步在北京这座拥有1500万人口的城市,我们会看到各种鲜艳的T恤和上面印着的神经错乱的英语,从语法到拼写到整段的胡说八道,真是错误百出。”
   美国CBS网站也语带戏谑地称,北京大多数人英语能力停留在“低水平”。
   事实上,在引来外媒关注之前,中国政府就已经意识到问题,并开展行动了。
   奥运会前夕,北京、天津等地开展了大规模纠正不规范英文标识行动,北京立起了6500余块标准英语标志牌。
   奥运会之后,中国又迎来2010年世博会。为此,上海在2009年发起了清除“中式英语”广告牌的活动。大批志愿者走上街头,清理错译错拼的英文标识。
   北京市还从中国人最关心的“吃”入手,在2012年发布《美食译苑——中文菜单英文译法》,规范餐饮业菜单翻译。
   宾夕法尼亚大学汉语言文学教授维克托·迈尔在2017年评价说,中国为外国游客提供了常遇到的数百个词汇的英语翻译,已经“做得很不错”。
   不过,千奇百怪的“中式英语”并没有就此“绝迹”,外媒的“关心”也一直没有停歇。
   《纽约时报》曾特意做了一个名为“中式英语选录”的图集,盘点在中国看到的糟糕翻译。社交媒体上,也不时有人分享搞笑的“中式英语”。
   
   “严禁酒后开车”被翻译成“do(务必) drunken driving”
   有意思的是,小锐发现,在中国努力规范英语翻译和使用的同时,不少外国人对“中式英语”的态度正在悄然改变。
   2011年,百老汇迎来了一部特殊的舞台剧——《中式英语》。该剧由美籍华裔知名剧作家黄哲伦创作,用英语和普通话混合编写。
   用BBC的话来说,“这部舞台剧弥合了中英语言之间的差距”。
   而随着人员交流和网络的发展,一些诙谐有趣的“中式英语”更是被广泛传播,为外国人所喜爱。
   一些“中式英语”甚至成为了英语体系的一部分。
   在过去半个世纪,《牛津英语词典》已收录50多个“中式英语”词汇,比如大家耳熟能详的long time no see(好久不见),以及最近很“火”的add oil(加油)。
   从被“群嘲”到部分“出口”国外,“中式英语”处境的改变,一方面得益于中国文化在全球影响力的提升,另一方面,文化的不断交融,也促进了语言的日新月异。
   美国《连线》月刊网站在一篇文章中感慨道,任何语言都在不断发展,移植到新土壤中的英语也带来了不同寻常的成果。
   “很快,美国人在去国外旅游时不得不学习的语言之一,就是他们自己的语言——英语。”报道称。
   不过回到正题,尽管部分“中式英语”因为结合了中英文口语化表达的简单有趣走红西方,但小锐在开篇提到的如“deformed(畸形人) toilet”等“中式英语”确实还需要清理整顿。
   毕竟,即使在文化冲突的环境下,令人尴尬且含有冒犯性的语言,也是东西方文化都不会接受的。
   
   谢选骏指出:问题不是如何事后处理,而是如何事情防范——方法十分简单,就是组织一个全国共享的翻译平台,每条译文收费过滤。但是,这在红色中国行不通的,土八路英语也是外行领导内行的恶果,并且是其“总路线”(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的逻辑!土法炼钢,能省就省,伪劣产品行销世界。
(2019/01/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