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土八路英语也是外行领导内行的恶果]
谢选骏文集
·给特朗普挖一个陷阱吧
·“一中”与“文革”哪个更危险
·查士丁尼大帝早有先例
·中国凭什么和美国叫板
·是革命还是内斗
·历史观与世界观
·太平洋足以淹没中美两国
·川普应该做一个奥巴马式的骗子吗
·川普世界观是对全球的威胁吗
·用巫术和亡灵来对付川普
·美国媒体都是垃圾
·革命还是反革命
·一个全球性的危害
·金钱与思想之间的搏击
·川普的孤独与不孤独
·司法内战已经开始
·美国法官担心自己成为“人民公敌”
·答复邱国权或巴山老狼
·移民运动与废奴运动
·网络干预大选是一种文化战
·独狼行动是文化战的延续
·基督徒还是小人儒
·西方世界的人血馒头
·食品成熟——文明腐败
·不被囚禁就没有完整的人生
·超流的人生把错误变成创意
·莫斯科机场好像罗生门
·勿忘初心
·上帝的信息
·说到了等于做到了
·变逆向殖民,为全球整合
·变逆向殖民,为全球整合!
·向两河文明前进
·真言
·“矛盾”只是思想的死角
·苟富贵 勿相见
·苟富贵——勿相见!
·真言
·佛教与虚无主义
·投降吧年轻人
·意大利人都是公猪?
·中国开始“进出日本”
·全世界犹太人联合起来
·华尔街精英人渣的犹太骗局阴魂不散
·我与唐崇荣的对话
·美国新闻自由的限度
·纽约时报又在播报假新闻了
·土地改革是犹太人的拿手把戏
·长城、大运河、雄安新区
·共产党中国的“疯了”
·川普向纽约的复仇战争
·美国已被共产党军事管制
·瑞典女王是个虐待狂
·郭文贵同志会自杀还是被自杀
·中国人与中国国籍的人
·为什么男尊女卑
·旅行就是任人宰割
·没有语言统一,欧盟如何不散
·雷朋批判“川普的主要敗筆”
·谁是美国的寄生虫
·用穆斯林的方法解决伊斯兰教问题
·人类进步的动力
·人类进步的动力
·姓名学与极端主义
·命运的厉害
·胡人与洋鬼子
·川普是不是缩头乌龟
·川普老了!尚能饭否?
·砍下铁木真猪头成吉思狗头
·俄克拉荷马州的报应来得真快
·许多人的今生是动物
·你可以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特朗普承认中国对于朝鲜的统治权
·学霸、学阀与恶霸、军阀
·合法的行贿受贿
·资产者也会盗窃国库
·美容、整容、变容
·中国老百姓的咒语为什么不灵
·阿拉伯航空公司
·“君临世界”的意义
·“君临世界”的意义
·延安人民比亲弟弟和亲儿子还让毛泽东纠结?
·美国授权中国干预人民币汇率
·西伯利亚是中华文明的故乡
·川普不是恶魔、教皇不是天使
·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一
·意识形态是权力的奴仆
·美国为何迎合习近平的“世纪工程”?       &nbs
·西西里的海水具有不同的颜色
·有钱能使美国之音推磨
·亡灵的归来郭文贵
·文明的冲突还是文明的挣扎
·欧洲人如此推崇毛匪
·英国脱欧是个假命题
·驻日美军这样替慰安妇们报仇
·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四
·美国进入恐怖竞赛
·雕像和文字留得最久
·新疆西藏内蒙的基督教化
·“狼图腾”的先驱人物
·李白不懂活水的奥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土八路英语也是外行领导内行的恶果

   谢选骏:土八路英语也是外行领导内行的恶果
   
   土八路英语也是外行领导内行的总路线——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
   
   《中国人被外国人嘲笑了10年》(2018-12-23 参考消息)报道:


   
   “Poisonous & Evil Rubbish”。“有毒有害垃圾”被翻译成“有毒且邪恶的垃圾(英文)”——看起来像是冷笑话的情节,却真实地出现在中国的公共场合。外国人将这些或滑稽或不知所云的错译称为“chinglish”,即“中式英语”。
   
   近日,英国《太阳报》报道称,北京政府为迎接2022年冬奥会,正在加大力度整顿公共场所标识中的不规范英语翻译。报道透露,这项行动开展已久,自2017年12月以来,已审核超过200万字的公共标识。而这篇不到500字的文章,足足配了十张“中式英语”标识图片,把“中式英语”从头到脚调侃了一番。比如,“残疾人厕所”被翻译成“deformed(畸形人) toilet”、“民族园”成了“racist(种族主义) park”、“超市出口”变成了国际范十足的“supermarket export(输出、(货物)出口)”……
   这样的一幕并不陌生——早在10年前中国举办北京奥运会前夕,外媒就已经对花样百出的“中式英语”进行过一次大规模“群嘲”。路透社在2008年的一篇报道中直白地批评道:“漫步在北京这座拥有1500万人口的城市,我们会看到各种鲜艳的T恤和上面印着的神经错乱的英语,从语法到拼写到整段的胡说八道,真是错误百出。”美国CBS网站也语带戏谑地称,北京大多数人英语能力停留在“低水平”。
   事实上,在引来外媒关注之前,中国政府就已经意识到问题,并开展行动了。奥运会前夕,北京、天津等地开展了大规模纠正不规范英文标识行动,北京立起了6500余块标准英语标志牌。奥运会之后,中国又迎来2010年世博会。为此,上海在2009年发起了清除“中式英语”广告牌的活动。大批志愿者走上街头,清理错译错拼的英文标识。北京市还从中国人最关心的“吃”入手,在2012年发布《美食译苑——中文菜单英文译法》,规范餐饮业菜单翻译。
   宾夕法尼亚大学汉语言文学教授维克托·迈尔在2017年评价说,中国为外国游客提供了常遇到的数百个词汇的英语翻译,已经“做得很不错”。不过,千奇百怪的“中式英语”并没有就此“绝迹”,外媒的“关心”也一直没有停歇。
   《纽约时报》曾特意做了一个名为“中式英语选录”的图集,盘点在中国看到的糟糕翻译。社交媒体上,也不时有人分享搞笑的“中式英语”。“严禁酒后开车”被翻译成“do(务必) drunken driving”——有意思的是,在中国努力规范英语翻译和使用的同时,不少外国人对“中式英语”的态度正在悄然改变。
   2011年,百老汇迎来了一部特殊的舞台剧——《中式英语》。该剧由美籍华裔知名剧作家黄哲伦创作,用英语和普通话混合编写。用BBC的话来说,“这部舞台剧弥合了中英语言之间的差距”。而随着人员交流和网络的发展,一些诙谐有趣的“中式英语”更是被广泛传播,为外国人所喜爱。一些“中式英语”甚至成为了英语体系的一部分。
   在过去半个世纪,《牛津英语词典》已收录50多个“中式英语”词汇,比如大家耳熟能详的long time no see(好久不见),以及最近很“火”的add oil(加油)。
   从被“群嘲”到部分“出口”国外,“中式英语”处境的改变,一方面得益于中国文化在全球影响力的提升,另一方面,文化的不断交融,也促进了语言的日新月异。美国《连线》月刊网站在一篇文章中感慨道,任何语言都在不断发展,移植到新土壤中的英语也带来了不同寻常的成果。“很快,美国人在去国外旅游时不得不学习的语言之一,就是他们自己的语言——英语。”报道称。
   不过回到正题,尽管部分“中式英语”因为结合了中英文口语化表达的简单有趣走红西方,但开篇提到的如“deformed(畸形人) toilet”等“中式英语”确实还需要清理整顿。毕竟,即使在文化冲突的环境下,令人尴尬且含有冒犯性的语言,也是东西方文化都不会接受的。谢选骏:土八路英语也是外行领导内行
   
   《中国人被外国人嘲笑了10年》(2018-12-23 参考消息)报道:
   
   
   “Poisonous & Evil Rubbish”。
   “有毒有害垃圾”被翻译成“有毒且邪恶的垃圾(英文)”——看起来像是冷笑话的情节,却真实地出现在中国的公共场合。
   
   外国人将这些或滑稽或不知所云的错译称为“chinglish”,即“中式英语”。
   
   
   近日,英国《太阳报》报道称,北京政府为迎接2022年冬奥会,正在加大力度整顿公共场所标识中的不规范英语翻译。报道透露,这项行动开展已久,自2017年12月以来,已审核超过200万字的公共标识。
   
   而这篇不到500字的文章,足足配了十张“中式英语”标识图片,把“中式英语”从头到脚调侃了一番。
   比如,“残疾人厕所”被翻译成“deformed(畸形人) toilet”、“民族园”成了“racist(种族主义) park”、“超市出口”变成了国际范十足的“supermarket export(输出、(货物)出口)”……
   这样的一幕并不陌生——早在10年前中国举办北京奥运会前夕,外媒就已经对花样百出的“中式英语”进行过一次大规模“群嘲”。
   路透社在2008年的一篇报道中直白地批评道:“漫步在北京这座拥有1500万人口的城市,我们会看到各种鲜艳的T恤和上面印着的神经错乱的英语,从语法到拼写到整段的胡说八道,真是错误百出。”
   美国CBS网站也语带戏谑地称,北京大多数人英语能力停留在“低水平”。
   事实上,在引来外媒关注之前,中国政府就已经意识到问题,并开展行动了。
   奥运会前夕,北京、天津等地开展了大规模纠正不规范英文标识行动,北京立起了6500余块标准英语标志牌。
   奥运会之后,中国又迎来2010年世博会。为此,上海在2009年发起了清除“中式英语”广告牌的活动。大批志愿者走上街头,清理错译错拼的英文标识。
   北京市还从中国人最关心的“吃”入手,在2012年发布《美食译苑——中文菜单英文译法》,规范餐饮业菜单翻译。
   宾夕法尼亚大学汉语言文学教授维克托·迈尔在2017年评价说,中国为外国游客提供了常遇到的数百个词汇的英语翻译,已经“做得很不错”。
   不过,千奇百怪的“中式英语”并没有就此“绝迹”,外媒的“关心”也一直没有停歇。
   《纽约时报》曾特意做了一个名为“中式英语选录”的图集,盘点在中国看到的糟糕翻译。社交媒体上,也不时有人分享搞笑的“中式英语”。
   
   “严禁酒后开车”被翻译成“do(务必) drunken driving”
   有意思的是,小锐发现,在中国努力规范英语翻译和使用的同时,不少外国人对“中式英语”的态度正在悄然改变。
   2011年,百老汇迎来了一部特殊的舞台剧——《中式英语》。该剧由美籍华裔知名剧作家黄哲伦创作,用英语和普通话混合编写。
   用BBC的话来说,“这部舞台剧弥合了中英语言之间的差距”。
   而随着人员交流和网络的发展,一些诙谐有趣的“中式英语”更是被广泛传播,为外国人所喜爱。
   一些“中式英语”甚至成为了英语体系的一部分。
   在过去半个世纪,《牛津英语词典》已收录50多个“中式英语”词汇,比如大家耳熟能详的long time no see(好久不见),以及最近很“火”的add oil(加油)。
   从被“群嘲”到部分“出口”国外,“中式英语”处境的改变,一方面得益于中国文化在全球影响力的提升,另一方面,文化的不断交融,也促进了语言的日新月异。
   美国《连线》月刊网站在一篇文章中感慨道,任何语言都在不断发展,移植到新土壤中的英语也带来了不同寻常的成果。
   “很快,美国人在去国外旅游时不得不学习的语言之一,就是他们自己的语言——英语。”报道称。
   不过回到正题,尽管部分“中式英语”因为结合了中英文口语化表达的简单有趣走红西方,但小锐在开篇提到的如“deformed(畸形人) toilet”等“中式英语”确实还需要清理整顿。
   毕竟,即使在文化冲突的环境下,令人尴尬且含有冒犯性的语言,也是东西方文化都不会接受的。
   
   谢选骏指出:问题不是如何事后处理,而是如何事情防范——方法十分简单,就是组织一个全国共享的翻译平台,每条译文收费过滤。但是,这在红色中国行不通的,土八路英语也是外行领导内行的恶果,并且是其“总路线”(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的逻辑!土法炼钢,能省就省,伪劣产品行销世界。
(2019/01/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