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为什么迷恋语言]
谢选骏文集
·两个门罗主义之间的冲突拉开序幕
·两位功勋演员上演我的《小国时代》
·库克船长死于冒充上帝的邪教崇拜
·左派和右派都可以救命
·新疆为何无法独立
·滴滴顺风车是一个犯罪团伙
·赌城为何起诉受害者
·中国知识分子是一种“党产”
·天不生猪头,万古如长夜
·川普为何不敢宣布中国是汇率操纵国
·中共是美国的盟友还是对手
·教会组织的人员首先学会教育自己吧
·跟着老毛子死路一条
·中共是美国的盟友还是对手
·邓小平成功地愚弄了美国
·“禅宗”和“佛教”同样可笑都是胡闹
·共产党扼杀学术研究
·只有君主可以制止贪腐
·上山遗址与天子万年
·川普的圣战——把传统纸媒送进棺材,连同主编和记者控制的电子媒体!
·海纳百川与长城精神
·共产党中国如何暗度陈仓
·台湾日本的武器都是玩具吗
·美国为什么没有欧洲那么臭
·中国的“抗生素崛起”
·为何说警匪一家
·他们是怎样传教的
·无神论的流行让美国出现了《毒疫》
·Uber变成了滴滴、谷歌变成了百度
·飞行会让人类变态吗
·借来的幸福能够持久吗
·吹牛也是要交税的
·曼德拉终于搞垮了南非
·中国的三重陷阱就是三个三十年
·共享经济崩盘因为中国不适合社会主义
·中共海军能否走出长城精神
·安纳塔汉岛杀戮揭示共产主义天堂鬼话
·韩国人就是笨
·台湾至今还是一个拉美化国家
·最安全的制度也是最危险的制度
·重庆党委为何纵容滴滴杀人犯归山
·重庆党委为何纵容滴滴杀人犯归山
·烈士都是求来的
·烈士都是求来的
·白富美的美国
·文革其实从未间断
·剪毛人除了欺负绵羊还能欺负谁
·新兴市场原来都要仰美国之鼻息
·女真蒙古满洲日本苏联为何能够入主中国
·中国怎样才能成为超级大国
·“爱国宗教”的典型代表
·川普不解小国时代的风情
·文化阶层能否统治中国
·戊戌过后两年就是灭顶之灾
·从《西方的没落》到《全球化的陷阱》
·横行霸道的公路杀手大货车
·除了美国谁会买中国和日本的货
·一带一路不如万国来朝
·极权和开放无法并存
·不是淫僧不会长
·财富就是毒药
·俄国占领的远东与外蒙古都离不开中国的滋养
·非洲君子,中国小人
·法国的文物古迹是安乐死的最佳点
·达赖喇嘛的中国文明整合全球
·川普为何软了,是吃了还是拿了
·不听党的话使得美国变得伟大
·没有歧视是不可能的
·英国的澳大利亚经验得到推广
·骗人的悉尼野生动物园
·有钱就能逃避法律制裁
·西班牙还不如把非洲还给非洲人
·朝鲜是中国的少数民族
·瑞典是打酱油的国家吗
·商品房预售是黑社会做法
·中国确实需要一点复古主义
·英国的澳大利亚经验得到新疆推广
·主教徒所信的不是基督而是教皇
·亚洲人喜欢鸟笼住宅
·温柔的一刀川普先生
·周恩来为何断子绝孙
·废垃怎能不当炮灰
·大学的堕落
·中国只是世界工厂的租界
·告诉你们没有中国只有红区你们不信
·共产党中国直接介入了美国选举
·中国人崇拜棺材——棺材就是“官—财”
·拉丁人与垃丁人
·中国海洋文明的最早范例
·中国的最大土特产就是皇帝
·政府才是最大炒家
·小的正义容易实现
·马来西亚人会重新变成猴子吗
·求仁而得仁又何怨
·中国好像热锅上的蚂蚁窝
·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真是一个吸血鬼
·燎原大火都是炒地皮惹的祸
·中共永远也比不上苏联了
·都是“高端”给“低端”惹的祸
·马克思主义是一种反人类的牲口哲学
·法官没有性侵,性侵的是酒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什么迷恋语言

   谢选骏:为什么迷恋语言
   
   《希腊语、拉丁语和希伯来语,学一个吧?》(某李小编 2015-09-02)报道:
   
   奥地利汉学家雷立柏(Leopold Leeb)用中文在北京教授三种古典语言:希腊语、拉丁语和希伯来语。


   
   19年前,还是年轻人的雷立柏在维也纳看到一幅海报,上面写着繁体的“台湾”,他说,“我当时对着这个词来来回回数它的繁复笔画,只感到眼花缭乱,结果后来我来到中国,掌握了这门让西方人头疼的语言,因为我对中国的文化、历史、哲学有强烈的兴趣。”
   
   来了中国十多年,雷立柏但逢上课,都有很多慕名而来的旁听者赶来。无论是在人大北师大还是西什库教堂,或是景山东街一侧的教室里。因为拉丁语和希腊语的美和他的名声来报名的学生以及工作多年的白领很多。有人为了语言之美,有人为了掌握一把可以深度解读各领域古典原著的古老钥匙,就象雷立柏所说:“学习古典语言,就是听古人直接对你说话,其乐莫大,无论是孔子对你说或苏格拉底或以赛亚先知。”
   
   拉丁语的初级掌握者也总能在阅读西语人名和地名获得分析和洞察的无限乐趣。比如南美洲的地名“桑塔纳”,“蒙得维的亚”,或美国的“辛辛那提”,“旧金山”等。很多汽车公司的名字也来自拉丁语:“沃尔沃”,“奥迪”,丰田的Corolla,现代的Equus……很多西方人名和地名也都来自一些拉丁语、希腊语或希伯来语的单字,雷立柏说:“因为拉丁文在西方人心目中是一门古老而且永恒的语言,所以很多为企业命名的西方人笃信为自己的公司和品牌以拉丁文命名,可以不会遭遇消亡倒闭的那一日。”说到这里他笑了笑:“当然到了现在,这一切都说不好了。”
   
   也许有人对拉丁语的认知还只停留在已近消亡的“欧洲上流社会才要学的非实用语言”,或是只一味考虑着这门语言相比于其他流行语种的实用度。但值得欣慰的是,在北京,持非实用主义精神希翼去领略一种古老语言之美的年轻人,依然大有人在。在后浪出版文化的教室里举行宣讲会的那天,人满为患,不得不在后排加了好些座位。如果说“唯恐知音者稀”,也许在每一期针对校外人士的希腊语和拉丁文班里,有那么些年轻人和上班多年的白领愿意每周放弃周末清晨的酣睡,坚持上课和背诵古老语言,已是意义非凡。
   
   如果你已经不满足手边可阅读到的西方古籍经典,还想更深入了解欧洲古代文化以及这个文化的现代性,拉丁文这把神秘钥匙不可缺的属性在这时候便会淋漓尽致地体现出来。拉丁语和西方文化有密切关联,英文的词根多半来自拉丁语。“口语英语50-60% 的单字有拉丁语词根,书面英语70-80% 的单字有拉丁语词根。很多欧洲人的母语是一种简化的拉丁语形式。如果想研究西方历史、文学、语言学、哲学、法学、医学、神学等学科都需要拉丁语(和希腊语)。”
   
   在中国教授拉丁语10余年,雷立柏发现了现代汉语和拉丁语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现代汉语的很多单词也来自拉丁语。雷立柏举了一个汉语文化和拉丁文关联的例子:“汉语的‘母校’来自一个拉丁语词:alma mater(‘伟大的母亲’,可以指一个学校)。如果说要‘热爱祖国’,这就包含着两个拉丁语的比喻:‘火热的爱’和‘祖先的国’。孔子没有谈论‘热烈的爱情’,而‘祖国’一词最早出现在明朝时期,当时这个词指的是回人的‘祖先之国’阿拉伯。”
   
   雷立柏谈到了文化的概念。他说:“西方人的文化(culture)这个词是从拉丁语cultus来的,原意是共同的敬拜。在古希腊的宗教节日中人们共同敬拜雅典娜女神,在敬拜时有戏剧表演。基督教也有共同唱歌和做礼拜的仪式。所以在西方,文化的概念包含了一种共性的东西。比如说法律,无论是在古希腊罗马还是中世纪,都非常重要,都强调共同的法律。西方人的法律强调的是自己的权利和共同的利益。而在中国,文化含义中关于个人的独修更为被强调。佛教也讲究个人的修行。在中国,文化就好比一个君子、一个哲人独立地进入某种境界。”在雷立柏眼中,文化在现代更意味着“一种共同的精神”。
   
   在人大,选修雷立柏希腊语课程和听他的希伯来语课的学生都非常认真。也许,今后在中国,除了专业学者之外,纯粹出于兴趣出发去领略西方古典语言之美的人会越来越多。无论是为了旅途过程中的愉悦,还是阅读的乐趣。用雷立柏的话来讲,拉丁文和希腊语以及希伯来语,是深入了解西方文化的三把钥匙。更深入理解西方人的思想,比如拉丁成语所呈现出的思维方式。与汉语成语一样,拉丁语的成语也能够独特地表达一些感受、关系或洞见。了解拉丁语成语可以无限接近欧洲人的世界观。哪怕单单只为语言本身,梁启超当年也曾建议中国的知识分子先学习了拉丁文而后学英文,他说这样更加事半功倍。
   
   雷立柏提到中国人应该重视古典语言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学习拉丁语可以走入一些新的研究领域:比较文学、古典语文学、罗马法、中世纪法律史、教会法、中世纪文学 史、欧洲中世纪历史、基督宗教史、神学、圣经学、中世纪哲学等等。这一切研究领域在中国没有获得充分的发展,主要是因为这些学术领域的前提条件是:对拉丁语(或古希腊语)要有基本的掌握。
   
   在一切精神性对话的开始,是理解对方的语言。很多年前,就在北京,当“德先生”和“赛先生”的称呼第一次被提出时,当年很多青年学者开始饮水思源地希望知道,“德”和“赛”这两个概念建立在什么思想传统之上,从什么文化母体中生长出来的?弗雷德里克·韦洛克的一句话或许可以解答它“拉丁语研究的至善就是阅读、分析和欣赏原汁原味的人文主义拉丁语经典作品,因为我们的文明深深地植根于它。”
   
   ——本文作者Agnes,原题目:唯恐知音稀——我们去学古典语言吧!
   
   载于《经济观察报》,转载自后浪
   
   谢选骏指出:记得1972年我十几岁的时候,为了获得一本拉丁语字典,而奔波在上海福州路(四马路)的大街小巷里,真是其乐无穷,完全忘记了俗不可耐的环境。尽管买一本陈旧的拉丁语英语字典,要花掉一个星期的工资!这还是中美解冻以后的文明初期。为什么迷恋语言?并非像上文所说的,希望听听古人的直接说话,而是为了获得思想的奥秘。所以我仅仅喜欢那些拥有经典的古老语言,而对野蛮民族或世俗语言,则兴趣不大——除非作为对比研究的时候。
(2019/01/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