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她们从“毛主席儿媳妇”变成“毛主席情妇”]
谢选骏文集
·19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她们从“毛主席儿媳妇”变成“毛主席情妇”

谢选骏:她们从“毛主席儿媳妇”变成“毛主席情妇”
   
   《她从“主席儿媳妇”变成“主席情妇”》(2019-01-27 多维)报道:  
   
   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Henry Alfred Kissinger)基辛格曾说:“权力是最好的春药”。这是中共腐败官员的一个生动写照。据统计,在被查处的中共贪官中,95%有情妇。大凡“贪绩”卓著者,如周永康、薄熙来等人,往往能在其桃色履历表中找到浓墨重彩的一笔。而许多贪官的情妇直接扮演贪官犯罪的同谋和催化剂角色,成克杰的情妇李平,就是一个例子。

   
   成克杰身为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在他主政广西时栽倒在李平的石榴裙下,变成疯狂敛财的贪官,最终走上不归之路,成为中共建政以来因腐败被处以极刑的第一个“党和国家领导人”,曾经轰动一时。
   
   李平出生在广西南宁一个普通家庭,有八分之一日本血统,算是沾“华侨身份”,但家族早已衰落,其父母均为普通市民。李平自小吃苦,但天资聪慧,姿色过人。
   高中毕业后,李平曾到农村播队,不久招工回广西壮族自治区商业厅当普通工人。不甘寂寞的李平凭其姿色和手段,获得广西自治区前政府主席韦纯束的儿子的青睐,成为“主席儿媳妇”,由此进入广西贵族行列,随后又调入广西区外事办公室下属的明园酒店任职,官品不高但手眼通天,不少地方官员拜倒其裙下。
   在中共喉舌《人民日报》旗下《大地》杂志发表的文章《成克杰:“八桂第一贪”的堕落人生》中,案发时年46岁的李平被称为,穿梭于达官贵人之间,行事专权,手段高超,有“广西江青”之称。
   韦纯束是于1983年至1990年任广西自治区政府主席,成克杰正是从他手中接过自治区主席之职的。成克杰对老领导充满感激之情,他们之间是邻居关系,抬头不见低头见,成克杰早就认识李平,但当时只是见面点个头而已。
   
   成克杰主政广西后,因官场迎来送往,常到明园饭店应酬。不久,李平就投到成克杰的怀抱,成为原公公接任者的新欢。两人长期通奸,在互相利用中产生了“真感情”,双方决定与各自配偶离婚后再结婚。
   1999年8月,中纪委对成克杰在广西违纪违法案展开调查。当时成克杰担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2000年4月,成克杰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移送司法。李平得知成克杰出事后,急忙买好机票,准备逃往澳大利亚,最终没能逃脱法网。
   在中纪委进行审查时,李平将她与成克杰受贿的全过程和盘托出。她觉得只要坦白了,又把赃款退了,就一定能够保住成克杰的性命。
   2000年7月,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对成克杰受贿案进行公开审理,成克杰把责任都揽到自己头上,希望保住李平的性命。7月31日,成克杰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法庭认定,1993年底,成克杰与李平商量各自离婚后结婚。两人商定:由李平出面联系有关请托事宜,成克杰利用当时任广西自治区党委副书记和政府主席的职务便利,为请托人谋取利益,两人收受钱财,存放境外,以备婚后使用。从1994年初至1998年初,成克杰利用其职务便利,单独或与李平共同收受贿赂款物合计人民币4,109万余元。全部受贿所得除由李平支付给帮助其转款、提款的香港商人张静海人民币1,150万元外,其余都按成、李的事先约定,由李平存入境外银行。案发后,上述款物已全部追缴。
   成克杰不服判决并上诉,结果被驳回。2000年9月14日,成克杰被执行死刑。
   而李平于2000年8月9日被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以受贿罪、走私普通货物罪并罚,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财产港币2,688万余元,罚金人民币40万元。
   法庭认为,李平虽然不具有国家工作人员的身份,但不仅与成克杰已构成受贿罪共犯,而且在共同受贿中起到重要作用。考虑到李平具有自首、立功及积极主动退出全部所得赃款等情节,予以减轻和从轻处罚。李平不服并提出上诉。
   就在成克杰奔赴黄泉的前一个星期,李平的上诉被驳回,维持无期徒刑的判决。
   
   谢选骏:上面《她从“主席儿媳妇”变成“主席情妇”》一文,写的是成克杰,影射的是毛泽东,因为毛泽东也有同样的劣迹,而且比成克杰更加突出——毛泽东是让一对姐妹俩(邵华和刘思齐,邵华是刘思齐同母异父的妹),都从“毛主席儿媳妇”变成了“毛主席情妇”!
   
   《毛新宇新书晒家庭照 毛泽东与儿媳十指相扣(组图)》(奇文2013年12月19日)报道:
   
   近日,中共前党魁毛泽东的孙子毛新宇的新书《母亲邵华》出版,书中公布了一些此前从未公布过的照片。其中有两张照片尤为引人注意,照片显示,毛与二儿媳邵华十指紧扣。
   
   1960年,毛岸青在青岛治精神病时,被结婚。 邵华与他手不碰手,他不知结婚是啥玩意儿!
   一张是毛泽东与二儿子毛岸青、二儿媳邵华在1962年春天的合照,毛泽东站在毛岸青和邵华中间,与儿子没有任何身体上的亲情接触,甚至表情都完全“不徇私情”但右手却和二儿媳邵华十指紧扣!
   
   1962年春,毛泽东与二儿子儿媳合影,与邵华偷偷十指紧扣! 毛邵像是蜜月中的老少配,岸青站在那里倒像是“电灯泡”。
   
   毛与儿媳十指紧扣局部放大图!
   另一张,毛泽东坐在沙发上,儿媳邵华坐在旁边的凳上,二人十指紧扣。另一张毛泽东与儿子毛岸青、儿媳邵华三人合照,毛泽东站在毛岸青和邵华中间,右手也与邵华十指紧扣。
   
   还有一张是毛泽东和二儿媳的单独合照,也同样是十指紧扣。
   
   毛泽东与儿媳邵华站着合影,十指相扣。
   
   毛主动伸出手放在儿媳邵华的大腿上,然后俩人十指紧扣。而毛从来没有这样对待过自己那两个结婚成人的亲生女儿!
   《人民网》署名姜青的文章分析,这些由中共自己的御用摄影记者留下的铁的证据,抽了“伟光正”的筋、剥了“红太阳”的皮。
   姜青指出,这让人想起一个毛岸青不要姓毛的新闻。1997年9月1日《大地》刊登的文章《在毛岸青、邵华家做客(2)》中写道:54岁的毛岸青在1977年去韶山时,熟悉的景物才使他想起一件与“父亲”有关的故事:小时候自己打碎了一个瓷杯,遭父亲训斥。母亲,在他心中的印象深多了,幼年时代,他一直在开慧妈妈的身边成长,曾用名叫“杨永寿”。当几十年后,他含着热泪来为妈妈扫墓,来到板仓旧居,他在签名簿上写下了“杨岸青”三个字。当时在场的人都以为他神经失常,所以写错了姓,哪里知道他比谁都明白!
   
   按照江青的话,毛泽东和二儿媳邵华的母亲张文秋早年时就有一腿,张文秋大女儿刘思齐和毛岸英结婚,没想到结婚刚一年,毛岸英死在朝鲜,刘思齐也没给毛家留下香火。丈夫死了,刘思齐也不离开中南海,介绍多好条件的男人她也不要,整天在毛身边转悠,江青最后后忍无可忍,不嫁人也不许她再继续住下去,非要赶刘思齐出去,毛无奈,才让她改了嫁。
   而邵华是刘思齐同母异父的妹妹。
   
   50年代初,邵华与妈妈张文秋、姐姐思齐、 妹妹少林在北京。1960年,毛岸青犯病在青岛住院,在毛泽东的鼓励下,邵华跑去偷着结了婚,在法律上成为了毛岸青名义上的妻子。当时医院提出,按照法律这种病人不能结婚,但是毛同意。
   
   毛泽东的淫乱史
   
   近年来,关于毛泽东的一些淫乱史轰动网路。据指,供其荒淫糜烂的地方除中南海外,还有其他十五处行宫。被毛泽东糟蹋的女子,多得如过江之鲗。而一些无名女子被毛泽东糟蹋后,被送往海南岛五指山、大小兴安岭等与世隔绝地带隐居等老死。
   陶毅,即电视剧《恰同学少年》中的陶斯咏。是富商家的小姐,有“江南第一才女”之美称,“周南三杰”之一。陶毅不堪忍受毛泽东激烈造反及暴力主张,同时发现了毛泽东专横残忍的性格及对杨开慧的移情别恋,愤而离开长沙,1932年去世,年仅30多岁。
   杨开慧,是毛泽东老师杨昌济的女儿,1920年毛泽东同杨开慧结婚,留下3个儿子:毛岸英、毛岸清和毛岸龙。在毛岸龙出生后不久,毛泽东喜新厌旧,奸污了同住在长沙清水塘院内的李立三的妻子。
   1927年秋天,毛泽东在江西井岗山与漂亮的贺子珍同居,并于1928年生下了第一个女儿。在这期间杨开慧隐居在长沙板仓老家避难,艰难度日,她一再向毛泽东请求去井岗山,但被毛泽东断然拒绝。1930年10月杨开慧被何键逮捕,同年11月14日被枪杀。
   1934年10月,中共党军被国民政府军赶出江西,在逃窜途中的一年期间,贺子珍三次怀孕,使她瘦弱多病,人老株黄。
   
   毛泽东到达陕北后,跟北京来的女学生、身边的英语翻译吴广慧及曲线分明最富性感的美国女记者史沫太莱勾搭成奸。被贺子珍撞见,毛泽东便将贺子珍驱逐出了延安。
   贺子珍被赶出延安后,怀着身孕去了莫斯科。最后贺子珍被关进了精神病院,并且一关就是六年。她先后六次怀孕生产,但只有李敏活下来。贺子珍于1984年4月19日17时17分逝世。
   吴莉莉,是北平女师大高材生,她就是被贺子珍抓脸、揪头发的女人,也正因为贺子珍的哭闹,毛泽东命令警卫员将贺子珍送回了家。1975年去世。
   江青,戏剧演员,1938年11月20日,与毛泽东结婚,并成为“共和国第一夫人”,不久毛泽东强奸了冯风鸣。冯风鸣甚为气愤,看穿了中共党头们的丑恶嘴脸,感到自己受到了极大的欺骗,愤而离开延安,不知所终。1991年5月14日江青于北京公安医院上吊自杀。
   张玉凤,1967年与同在铁道部工作的刘爱民结婚。因得到毛泽东的欣赏而于1970年7月被调入中南海,随后成为了毛泽东的生活秘书,后兼机要秘书,陪伴垂暮之年的毛泽东走完余生。
   
   伊梅尔达,菲律宾前第一夫人,以奢侈和浮华生活闻名于世。1974年9月,当时的毛已经是疾病缠绕极度虚弱。一次,毛泽东拉起了伊梅尔达的手,而后将手托到胸前,搁在嘴边轻轻地一吻,在场的人都没有来得及反应。后来这张照片迅速传遍全世界。
   据悉,被毛泽东蹂躏的女兵、文工团员、电影明星、杂剧明星,服务员等高达近千人,毛泽东的荒淫糜烂早就臭名昭著、远近闻名了。
   正如署名“xuejinghui”的文章“毛泽东淫乱史——被他蹂躏过的女性高达千人”说的那样:为掩盖“党的最高领袖”道德败坏的丑行,“党组织”或毛本人一定会对被毛玩弄过的女性作“善后处理”。
   “若女方是有头有面的人,碍于社会影响,不能把她杀人灭口,但通过层层‘党组织’监督、施压让她识趣自动闭口则不必说了。不走运的就在文化大革命中‘被畏罪自杀’了 。”
   而最不幸的是被地方官作“贡品”。文章说,上贡给毛的普通女性,被糟蹋完后就被送到东北大兴安岭或海南岛五指山等与世隔绝的地方终其一生——“为党保守最高机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