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红二代反对红二代]
谢选骏文集
·强盗故居理所当然变成了警察局
·先夏城址的外来可能
·毛煮稀的绞索
·人生免不了上瘾
·黎智英是共产党,《苹果日报》成为《人民日报》了
·香港人权法案和共产党中国宪法一样都是废纸一张
·全世界独裁者控制了美国之音
·政治包养与海外民运
·一个半蓝色方案的战争
·国家主权压榨网络主权
·支付宝的“扶老人险”本身就是一个诈骗
·没有白色恐怖就是不行
·臭伊丽莎白
·聂荣臻的特务家族
·逆向淘汰的优生学
·从“拆哪”到“墙国”都是长城精神作祟
·欧洲之星为何落后于新干线
·西方文明的灵魂和宗教来自于回民的土耳其
·生命的毒素创造新的生命
·GDP增长率就是环境恶化率
·反对派人士为何出入共产党中国
·德国即将诞生新一代的毕加索了
·毛泽东是一个民族英雄吗
·英国人在死尸上都要抓一把毛
·抑郁、疯狂与变态——大国领袖的基本素质
·美国没有哲学只有实用主义
·俄苏文学让人亡国
·收破烂的奢侈品
·数学不是主观的也不是客观的
·律师楼是什么窝点
·狗比人更能助选
·焦国标以为真正的右派就是跪舔派
·焦国标以为真正的右派就是跪舔派
·焦国标以为真正的右派就是跪舔派
·向心中国的特务机关——大国崛起和小国时代的双重变奏
·邓聿文不懂“没有暴力何来民主”
·墨西哥政府就是恐怖组织
·希特勒为何灭亡
·有选票的人和没有选票的人
·从杀人殉葬到阴婚匹配的中国宗教
·共产党基层黑恶组织,共产党高层组织黑恶
·彭博(布隆伯格)是川普(特朗普)的爷爷
·后现代主义是通往废垃社会的道路
·唐太宗和隋炀帝如出一辙
·唐太宗和隋炀帝如出一辙
·伊斯兰为何比共产党长命
·司机的盛宴即将结束
·谁来封住总理的臭嘴
·铜锣湾书店案件是香港反送中运动的导火线
·我所经历的拘禁营
·从巴黎的游荡者到洛杉矶的流浪汉
·埃及妖孽浸染西方世界
·中国购买澳大利亚
·羊比狼更凶残
·“反共不是反华”派与“反共就是反华”派
·中国人是善良还是懦弱
·美国只要把投入韩战的兵力一半投入中国就可以维持国际均势
·共产党消灭了中国人的中国身份
·素食者更残暴
·动物也会趁火打劫、运用工具
·为什么唐宋的贪腐不及明清两朝
·2019年的共产党不像1919年、1949年的共产党了
·紧急审查获释恐怖分子是没有用的
·只有人类与与猿类不会游泳
·人类没有多少进步
·老母猪上树——大学教育泛滥成灾
·华人战胜了洋人
·为什么没有中国人权和民主法案
·政治要为历史服务
·新的冷战已经是全球内战了
·共产党帮助基督教锻炼成长
·英国的海盗大学
·毛泽东早已出卖了台湾
·香港那些没有窗户和浴室的劏房
·日本人没有道德但讲卫生
·北约脑死因为七十年是一个死亡周期
·中美之间的全球内战是全方位的
·广州地铁沦为坟场
·社会主义国家为何反社会
·少数民族是块宝
·国家主权的逻辑
·阴柔的邪恶
·美国转向帝国体制才能对抗中共的举国体制
·护国军神害死了蔡锷
·上瘾是创造力的源泉
·成也废垃败也废垃
·老干妈希拉里又出来帮川普竞选了
·中华民国背叛了中国
·日本是一个共妻国家——难怪自称“大和民族”
·铺满了鲜花与死亡的道路
·监控摄像统一全球
·无神论者战胜不了共产党
·崇祯帝是帮朱元璋还债的
·限制保险公司的勒索和搜刮
·文汇报正在教练香港人如何武装起义
·演艺圈就是色情圈、卖淫圈
·朋党资本主义是美国转向帝国体制的杠杆
·革命都要纵火法院
·2019年北京政权的第二个认输
·现代科学的末日神话
·印度的强暴案不如南非那么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红二代反对红二代

   谢选骏:红二代反对红二代
   
   《被禁出境 她致信习近平王沪宁》(2019-01-27 法广)报道:
   
   遭禁止出境的北京学者陈小雅27日向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中共常委王沪宁及公安部长郭声琨发表公开信,要求三位解释,“你们凭什么说,我的出境‘可能给国家安全带来危害’?”她申明自己不是来为自己“辩解”,而是要求他们“出具证据”。作者信末直指“病人掌国,是这个国家最大的危险!”


   
   著有『八九民运史』的中国政治学者陈小雅,1月11日准备出境到越南旅游时遭海关阻拦,相关人员告知,限制出境令是去年10月下达的,原因是“可能给国家安全带来危害”。
   
   在『纵览中国』转载的这份公开信中,陈小雅开门见山,16天前,她得知当局早在去年10月就已经对中国大陆各口岸发布了对她“禁止出境”的命令,理由是“可能给国家安全带来危害”,近日中共召开“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坚持底线思维着力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专题研讨班”这一消息让她得知,针对她的行动,原来是“中央的统一部署”。
   
   陈小雅表明为何直接写信给习近平王沪宁郭声琨的理由,“如果你们对我一无所知,不可能对我下这样的禁令;而如果你们对我完全了解,我也不会写这封信”。陈小雅表示,如果三位说不出来理由,“你们就欠我一个‘恶毒诽谤’的道歉”,“虽然只是一介公民,也是不可以随意加罪。”
   
   作者历数从去年10月开始,派出所以索要新电话号码,查看暖气为由频繁造访,随后又暗示她去哪里他们都清楚,以后又在南宁火车站,在长沙黄花国际机场受到的种种阻挠。
   
   这位『八九民运史』的作者之一质疑是不是今年是六四惨案爆发三十周年让北京当局紧张,她写道:“文革的罪人都已经开释,1989年出生的孩子如今都已为人父母;这三十年中,至少有二十年都是重新评价和认罪服错的最佳时机。但是,令人遗憾的是,这个人心盼望,举世期待的事情并没有发生。”但是,“如果政府不堂堂正正地走出第一步,这个历史的扭结是不可能解开的。”
   
   作者再度质问:“我就不明白,你们害怕美国跟你打贸易战,限制一个中国公民的行动自由干什么?”“政府“坐月子”,还要强迫全国人民卧床吗?对于你们的无理,我有时真不愿意用“执政能力”这样庄严的词汇来评价,我真怀疑你们是不是有病?!”
   作者愤怒地表示:“病人掌国,是这个国家最大的危险!看到习近平先生报告中关于“意识形态安全”的法西斯概念,看到他对于青年人的害怕,我真的想说,你最好什么学历都不要有,你只要有常识就行!你什么“自信”都不需要,你只要对自己的子女自信就行!”
   
   现年54岁的陈小雅,曾任『红旗』杂志副总编辑,任职资格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政治制度研究室副研究员期间,因写作『八九民运史』被解聘。除『八九民运史』,她还在海外出版了『佛之血-八九六四研究文集』、『沉重的回首1989天安门运动15周年文集』,去年夏天曾前往美国,拜访师友,并介绍自己的研究进展和进一步修订完善『八九民运史』的设想。
   
   谢选骏指出:法广无知,因为陈小雅并非曾任『红旗』杂志副总编辑,相反,她的爸爸才是曾任『红旗』杂志副总编辑——如此说来,陈小雅也算一个红二代,她的此次公开信,可以说是“红二代反对红二代”。而且,1955年10月生于湖南长沙的陈小雅,2019年怎么会“现年54岁”?法广真的太太太无知了。
(2019/01/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