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毛泽东鬼迷心窍]
谢选骏文集
·苏轼的汉奸哲学
·共产党自己给自己准备了“民主”这口棺材
·共产党哀嚎蒋介石铜像连夜被拆是否虚情假意
·释迦牟尼不是吃素的
·武汉的公安警察不说人话
·马斯克精神分裂了
·拔除十字架,瘟疫就到家
·司法审判就是恃强凌弱的走过场
·2020年这个庚子年也是国难年
·中国依然停留在家长制时代
·大家都在等候最高领导亲自来扑灭瘟疫
·武汉为何是一个足以致命的地点
·2020年的武汉就是1976年的唐山
·人一死了病就没有了
·瘟疫使人的生活回归正常
·海外华人捐1000万口罩驰援中国各省
·大陆和台湾都别吵了,快坐下来听上帝一课吧
·武昌起义与武汉起疫的地理基础
·瘟疫瓦解社会结构
·乱说英文算不算种族歧视
·海德格尔为何肤浅而且渺小——不能骑在希特勒头上作威作福
·人类能否关闭自己的老化程序
·中国加拿大互相影射武汉病毒是对方的细菌战所致
·查封教会降低了基督徒的感染瘟疫的机会
·武汉起疫——各省独立
·救灾导致满清灭亡
·恐怖电影来自生活的真实
·华南海鲜市场可能售卖病毒实验动物的尸体
·废垃人喜食野生动物的尸体
·中国的机会多还是美国的机会多
·现代人落入印第安陷阱
·西方人为何可以不戴口罩
·魏征是一位高级黑的狗官
·古代中医禁止男医生看到女病人真有道理
·从武汉起疫看毛猪头不懂天道之变
·世界隔离中国因为中国隔离武汉
·骑在希特勒头上作威作福,就像巫师骑在扫帚上兴风作浪
·瘟疫摧毁了共产党的无神论
·自由比瘟疫更为致命
·瘟疫是新文明的起点
·中国的转折点是2019年而非2020年
·特朗普感谢共产党出卖了中国
·无神论者的恐惧颤栗
·无神论者不懂祷告的奇妙作用
·航空公司大发瘟疫难民财
·反蒙面法使得中国人全都变成了蒙面大盗
·野生动物的冤魂索命中国城市
·封城社会最适合中国国情
·封闭全中国、保卫中南海
·武汉起疫的革命党史
·武汉起疫的世界意义
·台湾人就是中国人
·民进党就是共产党
·火神山雷神山是奥斯维辛灭绝营还是高干特供病房
·“灰犀牛”和“黑天鹅”都是自我实现的预言
·钟南山也是一条摇尾乞怜的狗官
·方舟子是一个印度逃来的船民
·不会说谎的人是第三期中国文明的根基
·华尔街日报是马克思主义的喉舌
·中共中央企图推卸李文亮死亡的责任
·新官病毒上任三把火
·德国人屠犹为何不能成功
·鬼城北京再现血染的风采
·共产党徒也会害怕神秘咒语
·拔除十字架的邪恶运动造成了中国的大瘟疫
·有天命的人无须口罩也不会感染恶疾
·人权律师的最后咽气
·李文亮死于他的共产党身份
·病毒阴谋论再添证据
·“国家”就是“谎言+官僚”
·星火燎原的最后挽歌——姑且称之为“火殇”
·共军如此解放美国
·民主不是游戏,而是可以降低物价三倍
·种族歧视有助于抑制传染病
·瘟疫是否罪的惩罚
·世界为何担忧中国瘟疫
·现代科技的末日困境
·“正能量”是骗子的幌子
·瘟疫是完美的“天解决”
·乌鸦就是喜鹊
·慈善捐款不过是另一种形式的生意
·共产党依靠人道灾难发家致富
·里程碑是一个中性的名词
·印度教是强奸犯的大学校
·川普2021年预算草案自己给自己发福利
·一二九运动见了日本鬼子就跑了
·现代日本是一个文明的中国
·武汉的人血馒头不好吃了
·BBC为何如此优秀
·共产党中国不是中国政府而是“党府”
·华人大众为何麻木不仁
·无神论者就是物质论者、无知论者
·禁食就是限制饮食
·非常时期维护心理健康的最好方式就是祈祷
·圣经记载的蝗灾会降临中国大地吗
·没有十字架就无法保护医护人员免遭瘟疫的攻击、魔鬼的陷害
·另类罪己诏
·野蛮时代是文明时代的休耕
·应对全球经济衰退的“中国策”就是全球政府
·细胞也会受到宣传的影响——但即使永葆青春也只有135年
·真菌可以把废人变成有用的东西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泽东鬼迷心窍

   谢选骏:毛泽东鬼迷心窍
   
   《声援佳士工人 逾30名大学毕业生遭羁押》(自由亚洲 2018-11-23)报道:
   
   2018年8月23日,中国南方城市惠州一间公寓,一群学生活动人士和毛泽东思想的左派青年声援深圳佳士科技公司工人。


   
   北京大学毕业生,青鹰社工中心始人王相宜,11月9日被捕。
   
   早前声援深圳佳士工人维权的一批大学毕业生、社工及活动人士遭到当局抓捕。据本台获悉,截至本周四(11月22日)先后有31人遭到羁押,其中11月9日被监视居住或刑事拘留的共18人。本台获得一份所有被捕者资料及他们被捕日期。知情者称,被捕人士的亲属未收到警方通知书,因此无法委托律师。
   
   今年7月,深圳佳士公司工人要求组建工会,改善员工福利待遇的维权行动,受到广州中山大学、北京大学等多所高校毕业生支持。8月,中山大学毕业生沈孟雨、北京大学毕业生岳昕、顾佳悦,北京科技大学毕业生徐忠良、杨少强,南京农业大学毕业生郑永明,北京理工大学研究生唐家梁以及一批工友先后被捕,他们至今仍被羁押。
   
   另一批声援被捕者的大学毕业生11月9日被捕。一位要求匿名的北大校友星期五(23日)对自由亚洲电台披露,各地警方联合进行的“1109”大抓捕行动,其规模比前一次更凶猛。当天,北大毕业生张圣业、孙敏、宗阳、贺鹏超、王相宜等人,分别在北京、广州、上海、武汉及深圳等地被捕。本台早前曾报道,有消息说,部分被拘留的学生和工人已经获释,但此消息无法得到核实。
   
   一位被捕者的校友对本台说:“截至11月22日,都没有放。11月9日,有两个学生在北大大讲堂附近,无故被殴打,之后被抓走。”知情者称,被捕人士的亲属未收到警方通知书,因此无法委托律师跟进。
   
   王相宜、贺鹏超在深圳创办的民间组织青鹰社工中心,有6名成员被抓。另一位要求匿名的人士告诉记者,被捕成员为北京大学、北京科技大学、北京外国语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南京信息工程大学等高校的毕业生。他们被公安“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或刑事拘留。
   
   王相宜的一位同学告诉记者,王相宜、贺鹏超是男女朋友,他们在深圳成立青鹰社工中心,协助当地工友创业:“在深圳那边支持年轻工人朋友创业,搞一些服务。贺鹏超后来跑到马克思主义学会去了。然后他们在北大给后勤的工人放电影,教他们英语。当然他们做了后勤工人的权益调研等比较敏感的事情。除了青鹰,还有一个青湖学堂,青湖学堂在这个圈子里更出名。”
   
   本台记者就此致电北京大学党委办公室,查询被捕人士。接听电话的人员叫记者致电该校国际合作部查询:“国际媒体,麻烦您打62757453国际合作部。”国际合作部的工作人员要记者向该校外宣部查询,而对外宣传办公室的电话无人接听。
   
   1109大抓捕后,北大毕业生在其微信圈转发被捕人士的消息,遭到校方威胁和警告。一位学生告诉记者,开学以来,该校的马克思主义学会遭到封杀,校方拒绝成员登记。
   
   一位刘姓学生家长本周致电北京大学党委办公室查询“马克思主义学会”是否被取缔,接听电话的工作人员拒绝正面回答。
   
   北大校友提供的一段电话录用中,刘姓学生的父亲质问校党委:“有几个同学被抓了,她很担心,因为她毕竟是一个女孩子,我想问一下究竟有没有这回事?”
   
   校党委人员:这是谁跟您说的情况?
   
   学生家长:我女儿跟我说的。
   
   校党委人员:我们并不了解您说的这个情况,如果是北京大学官方发布的信息,您可以相信。
   
   学生家长:还有一个(问题),你们学校是不是阻止他们参加马克思主义学会?
   
   校党委人员:这个事情跟你女儿有关系吗?
   
   学生家长:第一,我要核实你们学校党委,是不是坚决阻止马克思主义学会,有没有?
   
   校党委人员:我都给您解释完了,我就不再回答您了,再见。
   
   发生在深圳的工人运动因受到中国部分高校马克思主义学会的支持,触动了当局敏感神经。上个世纪二十年代中共成立初期,以“马克思主义”的名义组织学生运动,呼吁工人罢工维权,又以“农村包围城市”的斗争策略,最终取得政权。分析人士认为,当局封杀马克思主义小组实际上是担心执政权力受到威胁。
   
   《北大生声援工运被捕前疾呼:无产阶级连死都不怕》(2019年1月24日 转载中央社)报道:
   
   21日又有北京大学、人民大学共7名声援广东佳士科技公司工运的左翼学生被捕。
   
    21日又有北京大学、人民大学共7名声援广东佳士科技公司工运的左翼学生被捕。其中,北大学生张子尉被捕前发出影片疾呼:「无产阶级连死都不怕,还怕什么镇压呢?」
   
   佳士建会工人声援团官方推特昨晚发文指出,21日,为躲避政治警察的抓捕,张子尉躲在住处床底下7小时。根据他传出的讯息,公安部国内安全保卫人员首先破开邻居的门,发现弄错后,又破开他的房门,在屋里翻箱倒柜四处搜查物品;还有一名国保躺在他的床上打游戏、呼呼大睡。
   
   22日凌晨0时43分,张子尉发出一段影片后,即告失联。根据影片,张子尉说,今天已有6名同志被带走,其中两人就在他住处的楼下,被塞进车里高喊报警。现在,黑恶势力正挨家挨户搜查他的踪迹,想要把他带走,「但是为无产阶级而奋斗的人会害怕吗?无产阶级连死都不怕,还怕什么镇压呢!」
   
   除了张子尉,佳士建会工人声援团指出,21日下午,北大学生李子怡、马世泽、孙嘉言;北大毕业生李嘉豪、黄宇;人大毕业生严梓豪等人先后被国保逮捕。上述7人有4人是北大前马克思学会成员。佳士建会工人声援团扬言,他们要营救同志,斗争到底,绝不妥协。
   
   中共当局镇压佳士工运、打压左翼青年,近日再展开一波拘捕行动。20日,有学生发文透露被约谈并被迫观看岳昕等4名被捕成员的认罪影片。此事被境外媒体报导后,7名学生就在隔天被捕,显示当局试图完全切断左翼学生对外发声。
   
   在佳士工运发生地的广东深圳,春风劳动争议服务部负责人张治儒、工作人员简辉、深圳劳工活动人士吴贵军、工人代表宋佳慧及维权人士何远程等5名佳士声援成员,也在21日当天被捕。
   
   谢选骏指出:这些在防火墙下长大的学生真是被毛泽东的鬼迷了心窍了,他们自以为是在拯救工人,其实这是在饮鸩止渴。他们哪里懂得,与毛泽东的真共产主义比起来,还是现在的假共产主义好一点,至少他不敢共产共妻;正如与希特勒的真民族主义比起来,还是中国的假民族主义好一点,至少他不敢发动战争。而毛泽东鬼迷心窍了,则后患无穷也。这些没有汲取历史教训的“学生”,太可悲了。其实,他们的出现是有例可循的。例如1989年的时候,参与民运的学生中间就有许多毛派分子,他们憎恨赵紫阳计划剥夺大学毕业生“包分配”的铁饭碗特权,借着纪念胡耀邦起而抗议,他们的绝食是出于对于自身未来出路的忧惧。这就是后来出现的“新左派”的渊源。
(2019/01/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