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如何防止总统叛国]
谢选骏文集
·18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9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9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如何防止总统叛国

   谢选骏:如何防止总统叛国
   
   《防川普 众议院“疯狂”先发制人》(2019-01-23 观察者网)报道: 
   
   总统带着美国退出多个国际组织后,美国政客再也不敢轻视他放出的风声了。


   
   数天前,才有政府人员披露特朗普过去一年多次私下提及退出北约,美众议院昨天(22日)就通过了一项法案,禁止总统在退出北约事宜上花公家的钱,以防再次“退群”。
   
   但连投赞成票的众议员都承认:“我们这么做太疯狂了。”
   
   “这事儿很疯狂,但我们必须这么做”
   据《华盛顿邮报》、《国会山报》等多家美媒1月22日报道,美国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当天成功通过一项两党议案,重申了国会对北约的支持。
   法案声明美国的政策是保留北约成员国身份,禁止政府为退出北约(NATO)而动用联邦资金,如用于支付撤离费用、调动军队开支等,因为美国扎根北约数十年,这将是一项“巨大工程”。
   同时,法案还要求美国不得通过抨击该战略联盟,以及减少对北约的贡献而间接“退群”。
   曾担任美国国务院助理国务卿的议员马林诺斯基(Tom Malinowski)坦言:“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这样做显得很疯狂,但我们必须这样做。既必要又紧迫。”
   不少美媒报道将该法案的限制对象圈定为了本届美国政府,不过,国会网站公布的内容中并未直接点名特朗普。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纽约时报》14日援引消息人士透露,除了去年7月的北约峰会,特朗普过去一年曾数次私下表露退出北约的想法。报道称FBI曾秘密调查总统是否为俄罗斯工作,以及特朗普极力隐瞒的与普京会晤内容,在与俄罗斯“不清不明”的情况下,若特朗普此时宣布退出北约,无异于摧毁整个联盟,并为普京“送上世纪大礼”。
   
   特朗普在北约峰会上发言 视频截图
   再加上特朗普就职后,美国已经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万国邮政联盟、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等多个重要组织,特朗普近日漏出的这一苗头让政客们不得不当真,也难怪众多报道直接将法案与特朗普政府联系起来。
   马林诺斯基放话称,“我们的意思是,若想退出北约,必定将在美国国会掀起一场斗争。”
   为防退出北约,众议院共和党人给民主党帮忙
   至于此次议案,众议院绝大多数共和党人与民主党人一起,以357票赞成、22票反对,通过了这项法案,而反对者都是共和党人。投票前,两党成员发表了慷慨激昂的演讲,解释维系北约的重要性。
   得克萨斯州众议员、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资深共和党人麦考尔(Michael McCaul)声称,“时间和联盟一次又一次地证明,世界上的‘自由人民’团结在一起,才是最强大的。”
   他还将北约称为“抵御国际恐怖主义的堡垒”,“对我们的国家安全和维护美国在世界各地军事实力来说至关重要。”
   议案发起人、加利福尼亚民主党籍议员帕内塔(Jimmy Panetta)则将“离开北约”称为“历史性的错误”。
   他评价说,有关共同防御的承诺使北约成为军事历史上最成功的的联盟,莫斯科从未与北约国家开战,“我们有基地和保证,永远不会独自作战。欧洲大陆的每个人都获得了和平、稳定的生活,便于发展民主。”
   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纽约州民主党人恩格尔(Eliot Engel)在国会山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看到美国就此前对北约的承诺发出模棱两可的信号,或将其视为一种负担的做法太令人不安了。对美国来说,要在没有盟友,没了这28个与美国有着共同价值观盟国的情况下尝试实施某一外交政策,才是一种负担。
   民主党:针对的就是特朗普!
   不过,在表示支持这一议案的同时,两党成员在直接谴责特朗普的犀利程度上仍有不同。
   该议案认可了北约各国在2014年英国威尔士峰会上做出的国防投入承诺。盟国当时表示,将努力“扭转国防预算下降的趋势”,保证将国防开支提升到占本国国内生产总值(GDP)2%的目标,以加强北约的防御能力。
   新华社曾指出,来自北约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5月,只有包括美国在内的5个国家达到这一标准。
   《华盛顿邮报》认为,特朗普则经常“错误解读”这一承诺,指控北约成员国“欠”了美国,且已经“拖欠债务”多年。
   支持议案的共和党人认为,支持议案是对2014年的宣言,以及北约各国随后在加大国防开支方面的努力作出积极表态,法案中呼吁北约成员国履行国防投资承诺,推动“对欧洲威慑行动的资金投入,以对抗俄罗斯的侵略”,但并未直接回应共和党籍总统特朗普的“索赔”。
   但民主党人则更为直率地表示,他们之所以支持这一法案,就是在反对特朗普的立场,警告后者不要使他与北约的政治僵局进一步升级。
   牵头人帕内塔称,“我们可以继续向北约伙伴施压,要求他们拿出GDP的2%,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要退出北约。北约不是一种交易关系,不能只关注谁付了钱,谁得到了什么。”
   参、众两院都被“吓坏”
   被特朗普“吓坏”的不只是众议院。去年7月,在特朗普抵达比利时布鲁塞尔参加北约峰会当天,由共和党领导的参议院也曾批准一项支持北约的动议。
   《国会山报》称,近日,参议院一个由两党议员组成的小组也重新提出了一项立法,旨在防止特朗普在未经参议院批准的情况下退出北约。
   据《纽约时报》此前报道,北约原定今年4月在华盛顿举行庆祝《北大西洋公约》签署70周年的领导人峰会。然而,有外交官担忧,特朗普将借次场合继续攻击盟友,遂将会议级别降至外交部长级。成员国领导人峰会被安排在2019年年末,且不会在华盛顿举行。
   
   谢选骏指出:美国国会这么做,不是共产党观察者网所说的“疯狂”,而是防止总统叛国。可惜的是,通过一个法案是远远不够的,大概要每天都要通过一些法案才行——川普每发一条推特,国会就得通过一个法案予以损害控制?还是派出一个国会代表团到莫斯科去,请求普京别再指挥川普乱搞?难道美国的药方放在俄国?就像中国一样?不过我相信,美国不是中国,不会出现毛泽东、江泽民那样的人,把中国的命脉和领土偷偷让给俄国——就是出现了,也是英特耐雄耐尔就一定实现不了。因为,美国的命脉和领土目前还由国会把关,不由总统说了算。
   

此文于2019年01月24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