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为何不去燕山隐居]
谢选骏文集
·天才与庸人
·经济学家缺乏人性
·警察只会调查,无法阻止犯罪
·核心技术的核心是基督教
·我更伟大
·要是胡适多一点宽容
·除了太监谁没有两个弹
·佛教为制毒窝点保驾护航
·当无产阶级专政的淫威渗透美利坚加拿大
·围绕知识产权的宗教战争
·野鸡大学还是雄安大学
·郭文贵为何如此值钱
·苏珊·桑塔格为什么会去中国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叛徒毛泽东包庇叛徒康生——这就砸烂了毛泽东的狗头
·独裁国家的信息民主
·美中贸易战成全习近平的全球战略
·中国的跳岛(台湾)战略面临挫败
·龙神又吃人
·马也会长兔唇吗
·特朗普正在帮助中国走向文明吗
·台湾正式升格为美国盟国了
·对川普的误判还是对文明的误判
·除了法院没有特权
·当总统是最好的享受
·佛教比共产党更加堕落和唯物主义
·江泽民说她被轮奸是罪有应得
·抗战胜利却丢了蒙古
·民选政府才会照顾人民
·微信是极权主义的产物
·好人不可能联合起来
·中国文明整合美国
·新一代恐怖分子的首脑诞生了
·吹牛犯法吗
·实战与花枪
·中国需要远交近攻、以邻为壑
·《遇见你之前》(Me Before You,2016)影射霍金吗
·自由的中国才能崛起
·中国游客是俄罗斯的衣食父母
·“军委主席就是一把手”的地方
·戈培尔精神传到英国
·不做生意才不会坐牢
·有钱却没有信用
·红色旅游有无死亡保险
·印度人为何欺软怕硬
·扫兴的东西最实惠
·如果列宁律师成功就不会有十月革命了
·未经授权的统治者是万恶之源
·会有第二次太平洋战争吗
·叫花子颂歌
·李鸿章只知大炮不懂文明
·马云要把客户都变成和尚吗
·叫美国人替我擦鞋
·没有自由就没有芯片,要芯片先给人自由吧
·美国为何点名批判盟国土耳其
·骗子制衡使其从良
·强奸犯人可以在此解放建国
·科米新书是要公义还是要复仇
·每个人都想独裁
·缺乏创新能力的共产党社会何以为继
·日本母的又要中国公的配种了
·五一节就是“无一节”,信息社会没有无产阶级
·全球互联网都将变成中国的局域网
·中国为何不敢武力威胁台湾
·中科院竟成萨满教的巢穴
·西方文明的东方化
·台湾独立国号“台北”
·台湾想上演敦刻尔克吗
·外强中干的中国芯
·投降越南从轻,投降美国从重
·红色历史的终结
·台湾会不会被逼变成塞班或波多黎各
·六四屠杀的社会后遗症
·法国海军是不祥之兆
·芬兰朝鲜方枘圆凿
·樊纲是一条理论界的乏走狗
·巴菲特是第五纵队成员吗
·不是养不起,而是生了没有用
·特朗普上任一年说3000多次谎话属于比较诚实的傻瓜
·中国的人血馒头不好吃了
·官方杀人魔
·川普总统终于累了
·诺贝尔文学奖是怎样选出来的
·旗袍是汉奸贱民禽兽的标志吗/“中华民国亡于旗袍!”
·信靠教廷的权势还是信靠基督的宝血
·虚无与颓废是世俗文明的最后归宿
·民主监督可能弄假成真
·要马克思还是要美国
·美国人对中国是攘外还是安内的判断完全错误
·反网络主权
·政府最缺德
·马克思主义是一种洋垃圾
·小说《大典》为电子监控做广告吗
·不自觉的侵犯
·宋玺是新时代的宋彬彬/宋要武
·美国假隐士的终南捷径
·波兰和法国都是性侵保护国
·广东清远纵火案的野蛮民风
·纽约市长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哪里有反抗哪里就有压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何不去燕山隐居

谢选骏:为何不去燕山隐居
   
   国内的第一隐居圣地为何是陕西的终南山莫属?因为那里临近汉唐的古都,素有“终南捷径”,便于出名。但是现在的“首都”是燕京了,既然如此,为何不去开发燕山,成为现代的升官发财的捷径——这样一来,终南捷径就会让位给了燕山便道,隐居的名士一定具有更大的斩获、海量的利市。为何不去燕山隐居?担心空气污染?
   
   

   
   《辞职隐居终南山的姑娘 付不起房租》(2018-12-29 综合新闻报道:
   
   若论国内的第一隐居圣地,那非陕西的终南山莫属了。
   
   前几日,壹默听说,早年隐居终南山读书摄影种菜的小楠姑娘,因为租借的小院年租金从400涨到2万,不堪重负,不得不回城来找工作了。
   都说北上广房租涨得太快,可小楠认为,这几年涨得最快的,其实是终南山的“隐士房”。由于来隐居的人实在太多了,几年来,山里的土坯房普遍暴涨了几十倍。想象和现实之间,总是隔着不止100个北京到上海的距离。房租猛涨导致很多隐士住不起下山,小楠只是其中一个而已。
   
   01
   
   终南山有种独特的吸引力,吸引着很多像小楠一样有终南山情结的人。
   从地理位置上说,终南山指的既是西安南面40公里处的终南山山峰,也指与之相邻的东西上百公里内的山峦,即秦岭的最北端。
   
   “天下修道,终南为冠”,自古以来,终南山就是修行圣地,是道教主流全真派发扬圣地。喜欢金庸小说的人一定记得“终南山下,活死人墓,神雕侠侣,绝迹江湖”。
   终南山对佛教的意义同样重要,中国佛教八大宗派中,五大派的祖庭在终南山,即三论宗、净土宗、华严宗、律宗和唯识宗。
   相传姜子牙、张良、孙思邈、陶渊明、王维等历史名人都曾隐居于此,由此奠定了它隐居第一山的地位。
   除了悠久的历史,作为修行胜地,好风水也必不可少。
   秦岭是中国南北地理分界线,这独特的地理位置让终南山四季分明,秋天很凉爽,夏天不太热,并且山中水源充沛,野果繁茂,适宜居住。
   环境优美,历史悠久,再加上说不清道不明的“灵气”加持,终南山成了很多人隐居修行的不二选择。
   
   02
   
   2015年,一对西安80后夫妻隐居终南山开医馆的故事,引起了关注。
   他们就是周杰夫妇。一开始夫妻俩是为了给父亲治病,后来得到了高人传授医术,于是在终南山一处的半山腰上,租了一座二层楼房的小院子,既当作一家人的住所,又当作“如是医庵”,给山民治病分文不收。
   
   据当时媒体报道,夫妻俩在城里有生意,足以支撑山里的开支。再说早年进山修行的住房成本并不高,山里的生活成本也低,很多东西可以自给自足。
   小楠就是在那一波的前一年,因为情场失意进而导致职场不顺,万念俱灰选择去终南山隐居的。
   她在终南山过了两年逍遥日子后,越来越多的人纷沓而至,打破了往日的平静。
   如今终南山本地居民早已搬下山,山上住的全是外地隐居者,据说,登记的和没登记的加起来不少于30000人。
   原本无人问津之地,变成了炙手可热,住所供不应求,价格也被市场推着水涨船高。
   小楠介绍说,往年终南山的房租行情大多为一年数百至数千元不等,偶有上万。现在很多土坯房一般为年付,需1万5至2万元,甚至出现有屋主要求租客一次付清5年10万租金。
   不仅房租,吃穿用度也比以前贵了很多。据统计,普通修行者, 连带房租年花费怎么也得3-4万。而一些奢侈的伪修行者,年花费或超10万。
   早年间,修行者嫌租房贵的话,还可以自己搭一个草房。现在当地加强了对于违规建筑的管制力度,已经不允许在终南山上私自修建房屋了。
   高昂的费用,和想象中云淡风轻、烟火不沾的隐士生活相去太远。导致很多像小楠一样财力不济的人,不堪重负,纷纷选择下山,离开终南山。
   小楠感慨地说,哪里有什么诗和远方,不过是靠钱撑着罢了。
   修行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不知道那对夫妻,至今是不是依然在终南山行医问药。
   
   03
   
   其实,自古以来,终南山就不乏沽名钓誉者。
   古代文人墨客,因为时运不济,生不逢时,空有一身才华与抱负无处施展,所以他们大多会选择在靠近皇城的终南山上修行,期待朝廷有朝一日能够重用自己。
   终南山是他们的暂避之处,是他们进入官场的跳板。这就是所谓的“终南捷径”。修行为假,为尘世的荣华富贵是真。
   当然,在古代,终南山也不乏一些“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的士大夫。如今,它仍然是全国乃至全世界为数不多的,还住着一些真隐士的地方。
   除此之外,来终南山居住的,更多的是以下三类人。
   1、逃避现实社会,不敢面对生活的人。
   现实生活中遇到一些困难,面对各种纷扰,很多人想逃避,去没有人的净土,于是”问道终南山“。
   其实,这是他们假想的清净。 现实中,山里并没有那样舒服。
   首先,山里的饮水、种地、劈柴等问题都需要考虑。比如要走一两小时山路去背水,晚上需要走夜路上厕所,还需要自己开垦荒地,种植一些农作物,否则基本无法在山中生活。
   其次,山里无WiFi无应酬,也没有人可以说话,需要忍受终日的孤寂和冬天的寒冷。
   还有安全问题,因为隐居的地方都比较偏僻,加上是独居,潜在危险并不少。
   那些所谓的美妙,你不克服一些困难没法享受。只有心无杂念的修行者才能在山中常住,他们能很圆融地处理各种问题。
   2、寻求新玩法的有钱人。
   有些有钱人,大鱼大肉吃腻了,花花世界玩腻了,就想着要修炼什么心境了,跑到钟南山来摆脱城市的浮躁喧嚣。
   其实,这是另外一种炫耀。
   当然,山中空气清新,山泉清澈,养生环境极好,能让人暂时放下烦恼,体验自在宁静的感觉。
   而且在大山中独居的时候,面对的就是自己,没有人我是非,这个时候更利于对自己心性的醒觉。
   3、投机倒把,另辟蹊径想要赚钱的人。
   很多商家也看到了这里的商机,一些“隐修培训班”应运而生。这些培训班主要是教别人如何快速的成为一个合格的修士,并且能够稳定的在终南山上生活下来。
   还有一些投机取巧的人,他们假扮隐士,骗取一些游客的钱财。
   世外桃源,精神家园,从来就没有那么简单。
   
   04
   
   有个做媒体的前辈,几年前踏访终南山,采访了几个终南山隐居者。
   去年他也隐居到了福建龙潭古镇,不知道是不是发现那里更安静,物价更便宜呢。
   每个人的生活中,其实都有两座终南山。一座是有形的,它是风景;另一座是无形的终南山,根植内心。
   古人云:“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隐,与其说是一种行为,不如说是一种心态。对于城市中的人来说,有勇气在世俗里活着,懂得欣赏,看淡红尘,无论入山不入山,都是修行人。
   这次终南山的房价猛涨,某种程度也起到了一定的积极意义,帮助一些内心不坚定的人,了解到社会现实,并重新踏入社会,积极入世。
   也许,从小楠决心选择下山的那一刻开始,她就已经成功了一大步。
   网传近日,一篇名为《那个辞职隐居终南山的姑娘,付不起房租又回来了》的文章将颇具神秘感的终南山“隐士”引入了公众的视野。文章称,目前不少终南山“隐士”因为房租和生活成本高涨,纷纷选择下山。北京青年报记者调查发现,“隐士”们的下山,租金或许并不是主要原因,更重要的是,针对近期当地政府对于终南山上的违章建筑进行清理,导致很多住在违建中的“隐士”们“重返红尘”。
   房租高涨逼退“隐士”?
   近日,一篇名为《那个辞职隐居终南山的姑娘,付不起房租又回来了》微信公众号文章走红网络。文中提到,不少早年进入终南山生活的“隐士”们因为房租和生活成本高涨,“不堪重负,纷纷选择下山,离开终南山”。
   文中提到,由于终南山有“天下修道,终南为冠”的美名,相传姜子牙、张良、孙思邈、陶渊明、王维等历史名人都曾隐居于此。近几年,更是吸引了众多山外的民众慕名前来隐居于此。
   不过,山中住所有限,所以最近出现了供不应求,价格水涨船高的现象。一位早年隐居终南山读书、摄影、种菜的姑娘小楠,因为租借的小院年租金从400元涨到2万,不堪重负,不得不回城找工作。
   据小楠介绍,早年终南山的房租行情大多为一年数百至数千元不等,偶有上万。现在很多土坯房一般为年付,需1.5万至2万元,甚至出现有屋主要求租客一次付清5年10万租金。不仅房租,吃穿用度也比以前贵了很多。据统计,在山上居住一年连带房租年花费至少需要3至4万。
   澄清
   下山系政府清理整治违建
   然而,对于公众号文章中所说的房租高涨逼退“隐士”的情况,西安长安区政协委员、长安区道教协会秘书长梁兴扬坐不住了。
   “近期,网传终南山‘隐士’因租金上涨离开秦岭,引发网民关注,实际情况并非如此。”梁兴扬因为工作的原因,对终南山“隐士”的生存状况颇为熟悉。12月26日,他在微博上表示,导致“隐士”们纷纷下山的并不是因为租金高涨,而是因为“秦岭近期一直在进行违章建筑整治和环境保护”。
   梁兴扬告诉北青报记者,从地理位置上讲,终南山一般是指西安南面40公里处的终南山山峰和与之相邻的东西上百公里内的秦岭北部,不少“隐士”都选择居住在西安长安区境内的天子峪和大峪等山间村落里。“住在哪儿的都有,有住山上小庙里的,有租住村民老房子的,也有自己搭窝棚和木屋的,甚至有直接找个山洞就住进去的。”
   “不少‘隐士’在终南山里租住的是没有合法手续的违章建筑,一方面影响环境,另一方面还存在很多的安全隐患,所以当地政府近期组织了一系列的违章建筑和环境保护的治理行动,不少‘隐士’没了住的地方,自然就下山了。”梁兴扬说。
   讲述
   不少人下山都去了南方
   今年8月初,“隐士”圈小有名气的“终南草堂”因为部分建筑属于违章建筑遭到了拆除。草堂工作人员刘女士告诉北青报记者,2008年创始人张剑峰上山租住大峪村民的房子,之后又逐渐搭建起来五六间木屋,接待一些有上山居住意愿的人,草堂拆除后大家都下了山。
   “大峪这边之前是‘隐士’比较集中的区域,开始治理以后,这边不少不合规的房子都被拆掉了,人是少了很多。”刘女士告诉北青报记者,“现在的终南山温度动辄零下好几度,除了山顶上还住了些没拆到的人,其他不少‘隐士’都下山去南方了。11月就开始下雪了,要在山上过冬只能储藏过冬的食物,喝水得化雪水,还不容易烧开。”
   另一位来自广东的90后“隐士”木原(化名)今年8月中旬也因为自己搭建的棚屋被拆下了山。“现在已经回到广东工作了,我在山上待了两年左右,主要就是想过一下清净的日子。”对于自己山上隐居的原因和目前的生活状况,木原并不愿意多说,回想起隐居的日子,木原表示每天的主要内容就是挑水、种地、晒太阳、喝茶和阅读。“山上的日子比山下是慢很多,但是也并不是那么舒服,尤其是冬天,半夜经常被冻醒。”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