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美國能不能尊重中國的道路?]
謝田文集
·罗马俱乐部预言与金砖终结
·西方世界的屠龙和抱熊猫者
·中国新富和杰克丹尼威士忌
·白宫差矣 美中分歧不在经济
·富同情心的资本主义在哪儿
·汽车屁股朝向和尊重的价钱
·开发商的夜壶论和卖乖实践
·捕头密档对中美的差异价值
·重庆刀光和台湾商贾的梦魇
·重庆模式怎么拯救经济中国
·中国乱不乱与稳不稳的思辩
·中国当前局势的毕马龙效应
·三叉口的中国政经向何处去
·经济出现危机时是什么景象
·白种人优势与共产党员优势
·好莱坞给中南海的最新忠告
·花四分之一国库是什么概念
·【谢田】:美国在经济上应该学习德国
·重慶注資:中共政治生命完結
·纽约印象:世界商都的众生相
·东西方投资者的叫屈与叫苦
·《致翻墙中国大学生的公開信》
·崛起为何得不到内外的欢呼
·傅高义邓传与辜布塔的传奇
·巨商辜布塔留下的深刻教训
·中国转型:宏观拐点微观缘由
·外企设党支部的司马昭之心
·欧洲负利率或燃起货币战火
·美国农业部的半个万亿美元
·中共国的崛起何以无始而终
·克鲁格曼险些爱沙尼亚翻船
·越南,从中国后尘变成先导
·罗姆尼奥巴马经济政策对比
·经济崩溃做为一种解脱方案
·中国何以缺乏衰退中的选项
·美国商业史上最大的劫持案
·彭博商周的中国观误在何处
·拉法耶特啖盒饭其实很自然
·美国大选的中国牌该怎么打
·梅赛德斯-奔驰在美国和中国
·奧巴馬和羅姆尼的歷史機會
·中国经济能否2020翻番
·美国的财政悬崖也许是好事
·李克强博士:披露真实的数据
·中国才面临真正的政经悬崖
·混水摸鱼与中国公司的除名
·中国和美国的城市化之对比
·中共官员退赃特赦能否施行
·罗纳德.寇斯及其《人类与经济》
·美国情报机构预言未来二十年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内讧之兆
·法國大革命的經濟危機今譯
·卖官鬻爵的价格与动态定价
·中国走向世界有哪几支军队
·银行家和政治家的激烈鏖战
·经济手段回应机构黑客之误
·华尔街七宗罪责的救赎方法
·香港政府断奶让自由港蒙羞
·中国GDP为何一半不知去向
·美国大学生们怎么筹款游学
·金砖五国的钱袋和动物图腾
·五大国际机构支招管不管用
·中国GDP六成归跨国资本?
·美国总统图书馆和中国地产
·哈佛经济教授的欧元区处方
·中国的央企算不算垄断企业(上)
·中国的央企算不算垄断企业(下)
·新纪元前夜欧洲行:英伦印象
·新纪元前夜欧洲行:将相帝王
·新纪元前夜欧洲行:伦敦的富
·中共会发行大面额的钞票吗?
·《致命中国》vs.“索命中共”
·从总裁被囚看中国社会失控
·钱荒能否逼出中国政经改革
·比特币的崛起和黄金的未来走向
·中国各级政府其实破产最好
·中国总理如何才能透过气来
·鬼城和錢荒之間有什麼關係
·新纪元前夜欧洲行:食在巴黎
·盘点世界银行给中国的建议
·影子银行地方债哪个更致命
·中国能不能再来个劫富济贫
·人民币上海试水能够成功吗?
·以房养老在中国根本行不通
·美聯儲主席之爭應波瀾不驚
·中共可能容忍地方债违约吗?
·美国前财长鲍尔森挂一漏万
·TPP何以让中南海心惊胆颤?
·中国房地产市场的九个问答
·中国为什么照猫却画不成虎
·中国为何全民捞钱却捞不着
·謝田新書《赤龍的錢囊》序與跋
·重访台湾:士林的夜市与早市
·重访台湾:福兮祸所伏的服贸
·中国高级白领的优越和忧伤
·如何拆解中国地方债的烂帐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韩国印象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狮城印象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印尼印象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万隆泗水
·中国大妈:身绑炸弹怀揣金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國能不能尊重中國的道路?

   美國能不能尊重中國的道路?by 謝田 2018.11.20

   美國能答應中共的要求、「尊重」中國的道路,以換取中共在貿易戰中的讓步嗎?肯定不能。圖為2007年河北泊頭一家1912年創辦的火柴廠面臨倒閉。(Getty Images)

   文 _ 謝田(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

   美中貿易戰熱火朝天之際,中共最近提出了新的條件,期盼透過「友好協商」,解決與美國之間的問題,但「美方也應尊重中方,按照自己選擇道路發展的權利」。並且說只要美國「尊重中國發展的道路」,中國可以做出巨大的讓步。

   顯然,這是中共在又一次試圖延遲制裁、拖延時間、乃至苟延殘喘了。中共所謂的「中國道路」,當然不是中國人民的道路,而只是「中共的道路」。所以,中共要求的,是要美國政府以至美國人民,去「尊重」中共的共產主義思想和理念、社會主義的制度、極權主義的控制,和箝制人民自由的獨裁統治。美國會答應嗎?用腳後跟想一想,肯定不能。美國總統特朗普不會,美國憲法不允許,美國人民也不會答應。

   顯然,這是中共的最新思考和對應。從根本上說,這已經是中共在跪地求饒、希望特朗普網開一面,也基本上是中共最後的哀鳴。特朗普的智慧、偉大和空前,可見一斑。以前歷任美國總統,都沒能如此的把中共打翻在地、痛苦求饒的,也從來沒有在與中共的博弈中占過上風,連打平手的機會都未曾有過。特朗普的幾記連環拳,從貿易戰到經濟外交,從知識財產權到武器擴散,從學術交流到南海衝突,步步緊逼,成效斐然。特朗普似乎是有天助;他的武器還沒用完呢,他要是再打出人權牌,把活摘器官和六四等反人類罪的老底揭開,中共立馬就會土崩瓦解。

   人們驚訝於為什麼中國局勢急轉直下的如此迅速、果斷、出人意外。僅僅半年前,中共當局還在雄心勃勃、高調「反腐」、整合權力、調動資源。半年後,一切都出現180度的大轉彎,反腐成為空談,經濟急遽惡化,權力機制動搖,內鬥你死我活……一時間,中共面臨的,看來是其起家以來最大的危機、面臨真正的生死存亡了。

   許多人認為,中共目前的策略,是因為中共覺得自己不需要韜光養晦了,自己已經財大氣粗,可以與美國、與自由世界叫板了。筆者倒是認為,中共其實不是那麼膽壯,也不一定真有那麼大的信心。中共根本就是以攻為守、主動出擊,以避免自己被中國人民淘汰、被世界潮流淘汰、被歷史掃入垃圾堆。與其被動挨打、像羅馬尼亞共產黨人(齊奧賽斯庫夫婦)那樣被亂槍擊斃、橫屍街頭,它們選擇了主動出擊,以進為退,以金錢收買和腐化人心的手段,在道德低下的社會,利用西方少部分人貪婪、墮落、反神、激進的弱點,從西方和自由世界的合圍中殺出一條路來,這應該是中共真正的打算。從六四開始,它已經知道自己失去了民心,從鎮壓法輪功開始,它已經知道自己失去了天意,從特朗普制裁開始,它更知道終結共產主義的恢恢天網,已經開始收緊。

   中共最近走投無路、黔驢技窮,居然把義和團給搬出來了,希望用義和團抗擊西方的故事,給自己打氣。紅朝急來抱佛腳,忘了他們是信奉「無神論」的了。中國繼續中共的「道路」,恐怕中國人自己也不會容忍。紅朝的倒行逆施,現已人神共憤。筆者的母校北京大學,自從來了中共國安、祕密警察背景的黨委書記,對教授和學生的控制越發嚴峻。北大最近成立的兩大監控新機構,是中共加大了對知識分子的打壓。網民說:「北大早已死去」,「校園裡還能放下一張平靜的書桌嗎?」後者可是五四運動時期的口號。警方公然在北大校園毆打、綁架學生,學生們對此發出強烈抗議。海外北大校友微信群中,不乏「再來一次五四運動」的呼籲。這可能真的要讓中共心驚膽戰,它們當年就是靠學生運動起家,這回栽在學生運動中,也算歷史的輪迴。

   美國副總統彭斯在去新加坡出席東盟會議前強調,如果中國要避免跟美國爆發冷戰,就必須改變行為、讓步。彭斯特別列出了幾條:智慧權保護、強迫技術轉讓、市場准入、遵守國際規則、保證國際水域航行自由、停止干預西方政治等,中共必須讓步。中共的社會主義道路,注定是要打翻資本主義的國際秩序;中共為了自己的生存,注定在南海與美軍衝突,也一定會影響國際水域的自由航行;如前所述,中共以攻為守,必須干預西方政治、干預美國選舉,試圖通過代理人把對中共強硬的特朗普弄下臺。

   習近平告訴美國前國務卿季辛吉 (Henry Kissinger),說中共「堅持和平,致力於發展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的中美關係。」但美國國會的年度報告指出,美國本希望支持中國加入WTO能夠改善中國人民生活,深化中國改革,實現政治自由化,但結果相反。中共正在加強控制14億人口,並將中國政府「黨化」。「在中共的統治下,黨和國家的界線已經消失。」美國朝野已經認識到了中共的狼子野心,中共只有在沒能力、沒財力、沒軍事力量的時候,才會不衝突、不對抗;即使在中國目前仍然人均經濟實力匱乏、軍事科技含金量低的條件下,紅朝仍野心勃勃。「尊重」中共道路、任由中共繼續壯大,一定使共產邪惡危害全球。這一點,已是美國朝野、兩黨的共識。

   美國能不能答應中共要求,「尊重」中國道路,以換取中共在貿易戰中讓步?肯定不能。總統特朗普不會,美國憲法、美國人民也不會答應。「尊重」中共的道路,意味著美國會容忍共產黨暴政,美國會繼續為共產黨政權輸血,美國會繼續無視中共殘害人民、迫害人權,美國會繼續容忍中共對美國進行滲透,包括在媒體、輿論、學術、商業和高科技方面全方位的滲透!

   中共的「中國道路」,不是中國人民的路,是「中共的路」。今天看來,中共領導人還真是不悟,非要一條路走到黑,碰南牆也不回頭。中國社會主義道路,或中國的中共統治,已經沒有自己改邪歸正、改弦更張的可能。所以,特朗普不僅不會「尊重」中共的道路,還會「堵死」中共的道路,讓紅朝無處可遁,才不愧為是當年埋葬了蘇聯共產主義的美國總統里根(雷根)的衣缽傳人。◇新紀元周刊 第609期

   新紀元周刊 電子雜誌 一年訂閱 ( 點擊進入 )

   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2019/01/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